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2005-11-14 13: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恐怕是治疗写作心理障碍的一个良方。 在写作的路上走得越远,越是朋友稀少。我家附近一带,有不少荒原,据说有狐鬼出没。我的确看见过一只漂亮的红狐,经常在我的花园里一闪即逝,这个雨水淅沥的城市,的确有股森森鬼气。 她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儿,一切和这里不同,那些鬼怪实际上都是与这个世界相处不了的人。他们彼此性情相似,不必用伪造的装饰包裹起来,一人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我划舟访问他们,沙滩便是纸,足迹就是文字。 我终日期待红狐再来,我将尾随她,同时,带去我不在世上和尚存世上的亲友。这时,我搁在阁楼上的帐篷真的就可以有用了,说明书上介绍,这种帐篷一吹就会变大三倍,三,正好是我的好运数字,它里面大到足够放上书桌。 (图片STALL L摄,我想念你!)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虹影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算命先生们对此说法各异,但我相信其中一种:我终生得靠这手吃饭。果不其然。 于是命中注定爬格生涯;至于怎么将字排得像模像样,活像一篇小说,甚至像一首诗,而且排得让读者瞅几眼,与其说靠才气,不如说靠运气。 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我就靠卖文为生。那时好高骛远,爱做分行游戏,爱在劣质酒中找灵感,用过好几个花花草草的笔名。那真是个诗人的好时光!发表二三首小诗就可有滋有味地过一个月。没钱的时候,灵感还又多又好,饥饿的胃里冒的声音全是佳句。实在紧要时,肯借钱给诗人的人,那时候还有那么几个。 记得第一次稿费30元,和一个女友,跑去烫火锅,大热天,边吃边背诗。一个晚上,才六元。现在六元钱,打个水漂都不值。主要是现在写诗要赚六元,还真不容易,更难找到一个有钱的人,看见诗人不赶快跑的。 从小家里人多,地小,写字常常就蹲在地上,有时趴在石头上。那时候做梦,也盼望能有一张桌子,一个属于我一人的房间。 在国外游荡的作家喜欢比谁换过多少床,有上百的,有几个大诗人近三百。我换过的桌子可能比他们的床还多,在那些不安定的年代,吃了上顿,下顿就得想办法,那时,我换过的桌子真多。那些桌子,结局皆不怎么如意。 本来我以为我会破换桌子的吉尼斯记录了。忽然,在伦敦安下一个“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桌子和房间,这年我已经29岁。 生活就这样,不少人羡慕我,说我有人养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不愁在国外谋生之苦。我当然是睁着眼睛找男人,满世界男人里挑,挑得太小心过分,如挑字,惹来坏名声。挑心肠慈悲,挑有学识又非书呆子。恰好撞上一个人怜惜我和我写的字,不嫌弃我那种身世,一般男人也不能不在乎的坏名声。他听了,一笑了之。在我看来,是老天可怜我,惟一的一次,好运的光环掉在了我头上。 总觉得书桌得之不易,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肯做一个寄生虫,不过我惟一会做的事只是写字。每日必坐在桌前,窗外有三棵老树,有奇怪的鸟光顾,想以特殊的吟唱引起我的注意,这时流泻在手下的字会禁不住跳动。有时,月亮在白日就出现了,书房里的音乐已经一周不变地重复着同一个曲子,我穿睡衣睡裤,葡萄酒快喝到瓶底时,我就知道天快亮了。 书桌上必然有一个镜子,我看着自己的眼睛,故事中已经淡掉的图像,还在里面走马灯似地打圈。第二日醒来,重看一行行字,有时发现有狡诈的灵魂附在字上,我只是在记录。更多时候,则明白是魔鬼在背后盯着我,让我尽写废话,只得赶快烧之。 因此,我必须与魔鬼交战,这是我写作的苦恼,只好尽量不去参加应酬聚会,尽量不去旅游。逛商店嘛,实在熬不住去一趟。明白自己写下的,很少会让自己满意,就只能将勤补拙,多写多扔。我因写字沉重的手,不时作出一个自己懂的姿势。我可以自豪,我是在一个陌生国度靠写汉字养活自己。 有两个地方我喜欢去,旧书店和新书店。站在那儿,上下左右扫一眼,做一个作家的渺小一清二楚。再伟大的作家,写作也只不过是为旧书店提供货源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不愁在国外谋生之苦。我当然是睁着眼睛找男人,满世界男人里挑,挑得太小心过分,如挑字,惹来坏名声。挑心肠慈悲,挑有学识又非书呆子。恰好撞上一个人怜惜我和我写的字,不嫌弃我那种身世,一般男人也不能不在乎的坏名声。他听了,一笑了之。在我看来,是老天可怜我,惟一的一次,好运的光环掉在了我头上。 总觉得书桌得之不易,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肯做一个寄生虫,不过我惟一会做的事只是写字。每日必坐在桌前,窗外有三棵老树,有奇怪的鸟光顾,想以特殊的吟唱引起我的注意,这时流泻在手下的字会禁不住跳动。有时,月亮在白日就出现了,书房里的音乐已经一周不变地重复着同一个曲子,我穿睡衣睡裤,葡萄酒快喝到瓶底时,我就知道天快亮了。 书桌上必然有一个镜子,我看着自己的眼睛,故事中已经淡掉的图像,还在里面走马灯似地打圈。第二日醒来,重看一行行字,有时发现有狡诈的灵魂附在字上,我只是在记录。更多时候,则明白是魔鬼在背后盯着我,让我尽写废话,只得赶快烧之。 因此,我必须与魔鬼交战,这是我写作的苦恼,只好尽量不去参加应酬聚会,尽量不去旅游。逛商店嘛,实在熬不住去一趟。明白自己写下的,很少会让自己满意,就只能将勤补拙,多写多扔。我因写字沉重的手,不时作出一个自己懂的姿势。我可以自豪,我是在一个陌生国度靠写汉字养活自己。 有两个地方我喜欢去,旧书店和新书店。站在那儿,上下左右扫一眼,做一个作家的渺小一清二楚。再伟大的作家,写作也只不过是为旧书店提供货源虹影

 

 

,不愁在国外谋生之苦。我当然是睁着眼睛找男人,满世界男人里挑,挑得太小心过分,如挑字,惹来坏名声。挑心肠慈悲,挑有学识又非书呆子。恰好撞上一个人怜惜我和我写的字,不嫌弃我那种身世,一般男人也不能不在乎的坏名声。他听了,一笑了之。在我看来,是老天可怜我,惟一的一次,好运的光环掉在了我头上。 总觉得书桌得之不易,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肯做一个寄生虫,不过我惟一会做的事只是写字。每日必坐在桌前,窗外有三棵老树,有奇怪的鸟光顾,想以特殊的吟唱引起我的注意,这时流泻在手下的字会禁不住跳动。有时,月亮在白日就出现了,书房里的音乐已经一周不变地重复着同一个曲子,我穿睡衣睡裤,葡萄酒快喝到瓶底时,我就知道天快亮了。 书桌上必然有一个镜子,我看着自己的眼睛,故事中已经淡掉的图像,还在里面走马灯似地打圈。第二日醒来,重看一行行字,有时发现有狡诈的灵魂附在字上,我只是在记录。更多时候,则明白是魔鬼在背后盯着我,让我尽写废话,只得赶快烧之。 因此,我必须与魔鬼交战,这是我写作的苦恼,只好尽量不去参加应酬聚会,尽量不去旅游。逛商店嘛,实在熬不住去一趟。明白自己写下的,很少会让自己满意,就只能将勤补拙,多写多扔。我因写字沉重的手,不时作出一个自己懂的姿势。我可以自豪,我是在一个陌生国度靠写汉字养活自己。 有两个地方我喜欢去,旧书店和新书店。站在那儿,上下左右扫一眼,做一个作家的渺小一清二楚。再伟大的作家,写作也只不过是为旧书店提供货源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算命先生们对此说法各异,但我相信其中一种:我终生得靠这手吃饭。果不其然。

于是命中注定爬格生涯;至于怎么将字排得像模像样,活像一篇小说,甚至像一首诗,而且排得让读者瞅几眼,与其说靠才气,不如说靠运气。

20世纪80年代初起,我就靠卖文为生。那时好高骛远,爱做分行游戏,爱在劣质酒中找灵感,用过好几个花花草草的笔名。那真是个诗人的好时光!发表二三首小诗就可有滋有味地过一个月。没钱的时候,灵感还又多又好,饥饿的胃里冒的声音全是佳句。实在紧要时,肯借钱给诗人的人,那时候还有那么几个。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虹影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算命先生们对此说法各异,但我相信其中一种:我终生得靠这手吃饭。果不其然。 于是命中注定爬格生涯;至于怎么将字排得像模像样,活像一篇小说,甚至像一首诗,而且排得让读者瞅几眼,与其说靠才气,不如说靠运气。 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我就靠卖文为生。那时好高骛远,爱做分行游戏,爱在劣质酒中找灵感,用过好几个花花草草的笔名。那真是个诗人的好时光!发表二三首小诗就可有滋有味地过一个月。没钱的时候,灵感还又多又好,饥饿的胃里冒的声音全是佳句。实在紧要时,肯借钱给诗人的人,那时候还有那么几个。 记得第一次稿费30元,和一个女友,跑去烫火锅,大热天,边吃边背诗。一个晚上,才六元。现在六元钱,打个水漂都不值。主要是现在写诗要赚六元,还真不容易,更难找到一个有钱的人,看见诗人不赶快跑的。 从小家里人多,地小,写字常常就蹲在地上,有时趴在石头上。那时候做梦,也盼望能有一张桌子,一个属于我一人的房间。 在国外游荡的作家喜欢比谁换过多少床,有上百的,有几个大诗人近三百。我换过的桌子可能比他们的床还多,在那些不安定的年代,吃了上顿,下顿就得想办法,那时,我换过的桌子真多。那些桌子,结局皆不怎么如意。 本来我以为我会破换桌子的吉尼斯记录了。忽然,在伦敦安下一个“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桌子和房间,这年我已经29岁。 生活就这样,不少人羡慕我,说我有人养

记得第一次稿费30元,和一个女友,跑去烫火锅,大热天,边吃边背诗。一个晚上,才六元。现在六元钱,打个水漂都不值。主要是现在写诗要赚六元,还真不容易,更难找到一个有钱的人,看见诗人不赶快跑的。

从小家里人多,地小,写字常常就蹲在地上,有时趴在石头上。那时候做梦,也盼望能有一张桌子,一个属于我一人的房间。

。这恐怕是治疗写作心理障碍的一个良方。 在写作的路上走得越远,越是朋友稀少。我家附近一带,有不少荒原,据说有狐鬼出没。我的确看见过一只漂亮的红狐,经常在我的花园里一闪即逝,这个雨水淅沥的城市,的确有股森森鬼气。 她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儿,一切和这里不同,那些鬼怪实际上都是与这个世界相处不了的人。他们彼此性情相似,不必用伪造的装饰包裹起来,一人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我划舟访问他们,沙滩便是纸,足迹就是文字。 我终日期待红狐再来,我将尾随她,同时,带去我不在世上和尚存世上的亲友。这时,我搁在阁楼上的帐篷真的就可以有用了,说明书上介绍,这种帐篷一吹就会变大三倍,三,正好是我的好运数字,它里面大到足够放上书桌。 (图片STALL L摄,我想念你!) 在国外游荡的作家喜欢比谁换过多少床,有上百的,有几个大诗人近三百。我换过的桌子可能比他们的床还多,在那些不安定的年代,吃了上顿,下顿就得想办法,那时,我换过的桌子真多。那些桌子,结局皆不怎么如意。

本来我以为我会破换桌子的吉尼斯记录了。忽然,在伦敦安下一个“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桌子和房间,这年我已经29岁。

 

。这恐怕是治疗写作心理障碍的一个良方。 在写作的路上走得越远,越是朋友稀少。我家附近一带,有不少荒原,据说有狐鬼出没。我的确看见过一只漂亮的红狐,经常在我的花园里一闪即逝,这个雨水淅沥的城市,的确有股森森鬼气。 她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儿,一切和这里不同,那些鬼怪实际上都是与这个世界相处不了的人。他们彼此性情相似,不必用伪造的装饰包裹起来,一人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我划舟访问他们,沙滩便是纸,足迹就是文字。 我终日期待红狐再来,我将尾随她,同时,带去我不在世上和尚存世上的亲友。这时,我搁在阁楼上的帐篷真的就可以有用了,说明书上介绍,这种帐篷一吹就会变大三倍,三,正好是我的好运数字,它里面大到足够放上书桌。 (图片STALL L摄,我想念你!) 生活就这样,不少人羡慕我,说我有人养,不愁在国外谋生之苦。我当然是睁着眼睛找男人,满世界男人里挑,挑得太小心过分,如挑字,惹来坏名声。挑心肠慈悲,挑有学识又非书呆子。恰好撞上一个人怜惜我和我写的字,不嫌弃我那种身世,一般男人也不能不在乎的坏名声。他听了,一笑了之。在我看来,是老天可怜我,惟一的一次,好运的光环掉在了我头上。

 

,不愁在国外谋生之苦。我当然是睁着眼睛找男人,满世界男人里挑,挑得太小心过分,如挑字,惹来坏名声。挑心肠慈悲,挑有学识又非书呆子。恰好撞上一个人怜惜我和我写的字,不嫌弃我那种身世,一般男人也不能不在乎的坏名声。他听了,一笑了之。在我看来,是老天可怜我,惟一的一次,好运的光环掉在了我头上。 总觉得书桌得之不易,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肯做一个寄生虫,不过我惟一会做的事只是写字。每日必坐在桌前,窗外有三棵老树,有奇怪的鸟光顾,想以特殊的吟唱引起我的注意,这时流泻在手下的字会禁不住跳动。有时,月亮在白日就出现了,书房里的音乐已经一周不变地重复着同一个曲子,我穿睡衣睡裤,葡萄酒快喝到瓶底时,我就知道天快亮了。 书桌上必然有一个镜子,我看着自己的眼睛,故事中已经淡掉的图像,还在里面走马灯似地打圈。第二日醒来,重看一行行字,有时发现有狡诈的灵魂附在字上,我只是在记录。更多时候,则明白是魔鬼在背后盯着我,让我尽写废话,只得赶快烧之。 因此,我必须与魔鬼交战,这是我写作的苦恼,只好尽量不去参加应酬聚会,尽量不去旅游。逛商店嘛,实在熬不住去一趟。明白自己写下的,很少会让自己满意,就只能将勤补拙,多写多扔。我因写字沉重的手,不时作出一个自己懂的姿势。我可以自豪,我是在一个陌生国度靠写汉字养活自己。 有两个地方我喜欢去,旧书店和新书店。站在那儿,上下左右扫一眼,做一个作家的渺小一清二楚。再伟大的作家,写作也只不过是为旧书店提供货源总觉得书桌得之不易,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肯做一个寄生虫,不过我惟一会做的事只是写字。每日必坐在桌前,窗外有三棵老树,有奇怪的鸟光顾,想以特殊的吟唱引起我的注意,这时流泻在手下的字会禁不住跳动。有时,月亮在白日就出现了,书房里的音乐已经一周不变地重复着同一个曲子,我穿睡衣睡裤,葡萄酒快喝到瓶底时,我就知道天快亮了。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虹影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算命先生们对此说法各异,但我相信其中一种:我终生得靠这手吃饭。果不其然。 于是命中注定爬格生涯;至于怎么将字排得像模像样,活像一篇小说,甚至像一首诗,而且排得让读者瞅几眼,与其说靠才气,不如说靠运气。 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我就靠卖文为生。那时好高骛远,爱做分行游戏,爱在劣质酒中找灵感,用过好几个花花草草的笔名。那真是个诗人的好时光!发表二三首小诗就可有滋有味地过一个月。没钱的时候,灵感还又多又好,饥饿的胃里冒的声音全是佳句。实在紧要时,肯借钱给诗人的人,那时候还有那么几个。 记得第一次稿费30元,和一个女友,跑去烫火锅,大热天,边吃边背诗。一个晚上,才六元。现在六元钱,打个水漂都不值。主要是现在写诗要赚六元,还真不容易,更难找到一个有钱的人,看见诗人不赶快跑的。 从小家里人多,地小,写字常常就蹲在地上,有时趴在石头上。那时候做梦,也盼望能有一张桌子,一个属于我一人的房间。 在国外游荡的作家喜欢比谁换过多少床,有上百的,有几个大诗人近三百。我换过的桌子可能比他们的床还多,在那些不安定的年代,吃了上顿,下顿就得想办法,那时,我换过的桌子真多。那些桌子,结局皆不怎么如意。 本来我以为我会破换桌子的吉尼斯记录了。忽然,在伦敦安下一个“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桌子和房间,这年我已经29岁。 生活就这样,不少人羡慕我,说我有人养书桌上必然有一个镜子,我看着自己的眼睛,故事中已经淡掉的图像,还在里面走马灯似地打圈。第二日醒来,重看一行行字,有时发现有狡诈的灵魂附在字上,我只是在记录。更多时候,则明白是魔鬼在背后盯着我,让我尽写废话,只得赶快烧之。

因此,我必须与魔鬼交战,这是我写作的苦恼,只好尽量不去参加应酬聚会,尽量不去旅游。逛商店嘛,实在熬不住去一趟。明白自己写下的,很少会让自己满意,就只能将勤补拙,多写多扔。我因写字沉重的手,不时作出一个自己懂的姿势。我可以自豪,我是在一个陌生国度靠写汉字养活自己。

 

 

有两个地方我喜欢去,旧书店和新书店。站在那儿,上下左右扫一眼,做一个作家的渺小一清二楚。再伟大的作家,写作也只不过是为旧书店提供货源。这恐怕是治疗写作心理障碍的一个良方。

在写作的路上走得越远,越是朋友稀少。我家附近一带,有不少荒原,据说有狐鬼出没。我的确看见过一只漂亮的红狐,经常在我的花园里一闪即逝,这个雨水淅沥的城市,的确有股森森鬼气。

,不愁在国外谋生之苦。我当然是睁着眼睛找男人,满世界男人里挑,挑得太小心过分,如挑字,惹来坏名声。挑心肠慈悲,挑有学识又非书呆子。恰好撞上一个人怜惜我和我写的字,不嫌弃我那种身世,一般男人也不能不在乎的坏名声。他听了,一笑了之。在我看来,是老天可怜我,惟一的一次,好运的光环掉在了我头上。 总觉得书桌得之不易,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肯做一个寄生虫,不过我惟一会做的事只是写字。每日必坐在桌前,窗外有三棵老树,有奇怪的鸟光顾,想以特殊的吟唱引起我的注意,这时流泻在手下的字会禁不住跳动。有时,月亮在白日就出现了,书房里的音乐已经一周不变地重复着同一个曲子,我穿睡衣睡裤,葡萄酒快喝到瓶底时,我就知道天快亮了。 书桌上必然有一个镜子,我看着自己的眼睛,故事中已经淡掉的图像,还在里面走马灯似地打圈。第二日醒来,重看一行行字,有时发现有狡诈的灵魂附在字上,我只是在记录。更多时候,则明白是魔鬼在背后盯着我,让我尽写废话,只得赶快烧之。 因此,我必须与魔鬼交战,这是我写作的苦恼,只好尽量不去参加应酬聚会,尽量不去旅游。逛商店嘛,实在熬不住去一趟。明白自己写下的,很少会让自己满意,就只能将勤补拙,多写多扔。我因写字沉重的手,不时作出一个自己懂的姿势。我可以自豪,我是在一个陌生国度靠写汉字养活自己。 有两个地方我喜欢去,旧书店和新书店。站在那儿,上下左右扫一眼,做一个作家的渺小一清二楚。再伟大的作家,写作也只不过是为旧书店提供货源

她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儿,一切和这里不同,那些鬼怪实际上都是与这个世界相处不了的人。他们彼此性情相似,不必用伪造的装饰包裹起来,一人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我划舟访问他们,沙滩便是纸,足迹就是文字。

 

我终日期待红狐再来,我将尾随她,同时,带去我不在世上和尚存世上的亲友。这时,我搁在阁楼上的帐篷真的就可以有用了,说明书上介绍,这种帐篷一吹就会变大三倍,三,正好是我的好运数字,它里面大到足够放上书桌。

 

 

(图片STALL L摄,我想念你!)

 

 

 

 

。这恐怕是治疗写作心理障碍的一个良方。 在写作的路上走得越远,越是朋友稀少。我家附近一带,有不少荒原,据说有狐鬼出没。我的确看见过一只漂亮的红狐,经常在我的花园里一闪即逝,这个雨水淅沥的城市,的确有股森森鬼气。 她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儿,一切和这里不同,那些鬼怪实际上都是与这个世界相处不了的人。他们彼此性情相似,不必用伪造的装饰包裹起来,一人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我划舟访问他们,沙滩便是纸,足迹就是文字。 我终日期待红狐再来,我将尾随她,同时,带去我不在世上和尚存世上的亲友。这时,我搁在阁楼上的帐篷真的就可以有用了,说明书上介绍,这种帐篷一吹就会变大三倍,三,正好是我的好运数字,它里面大到足够放上书桌。 (图片STALL L摄,我想念你!)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 虹影 我的右手心生有一黑痣,算命先生们对此说法各异,但我相信其中一种:我终生得靠这手吃饭。果不其然。 于是命中注定爬格生涯;至于怎么将字排得像模像样,活像一篇小说,甚至像一首诗,而且排得让读者瞅几眼,与其说靠才气,不如说靠运气。 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我就靠卖文为生。那时好高骛远,爱做分行游戏,爱在劣质酒中找灵感,用过好几个花花草草的笔名。那真是个诗人的好时光!发表二三首小诗就可有滋有味地过一个月。没钱的时候,灵感还又多又好,饥饿的胃里冒的声音全是佳句。实在紧要时,肯借钱给诗人的人,那时候还有那么几个。 记得第一次稿费30元,和一个女友,跑去烫火锅,大热天,边吃边背诗。一个晚上,才六元。现在六元钱,打个水漂都不值。主要是现在写诗要赚六元,还真不容易,更难找到一个有钱的人,看见诗人不赶快跑的。 从小家里人多,地小,写字常常就蹲在地上,有时趴在石头上。那时候做梦,也盼望能有一张桌子,一个属于我一人的房间。 在国外游荡的作家喜欢比谁换过多少床,有上百的,有几个大诗人近三百。我换过的桌子可能比他们的床还多,在那些不安定的年代,吃了上顿,下顿就得想办法,那时,我换过的桌子真多。那些桌子,结局皆不怎么如意。 本来我以为我会破换桌子的吉尼斯记录了。忽然,在伦敦安下一个“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桌子和房间,这年我已经29岁。 生活就这样,不少人羡慕我,说我有人养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