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将转世为黑蜘蛛  

2005-11-19 01: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 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后。” 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我将转世为黑蜘蛛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后。” 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

            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 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 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我将转世为黑蜘蛛 虹影 很多年前我想过来到这儿,如同想吸这儿有香味的草叶,没有行李没有同伴。就我一个人从河里出来,披了件宽大的衣服,赤脚向山坡爬。山坡很高,我从容地向上爬,山坡就平缓下来。 天永远凉潮湿。这是一个木屋,屋顶上开了些黄花。我每天一进去就躺在床上,决定此生做

            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后。” 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我将转世为黑蜘蛛

 

              虹影

 

 

很多事,当然也可以不再做任何事。 恍惚中看见你从茅草屋经过,手里捧了金灿灿的花,你把花放在门口,温柔地走近我,我指着自己的心说,“我前世的名字叫阿多妮索,也叫摩登伽,只有你能懂我的语言,明白我的过去,因为前世我过于纠缠你,佛让我失去了你。” 你单腿跪下说,“我的逃离者,这次我们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我们都有罪,我们都犯了大孽。为此,我们同受惩罚:下一世我们将是最卑贱的虫豸,我们将是蜘蛛,永远在一起,你是那种“黑寡妇”的贪婪雌蜘蛛,我将让你吞食我,一口口撕咬吞进你的身体,在一场忘情的交合之很多年前我想过来到这儿,如同想吸这儿有香味的草叶,没有行李没有同伴。就我一个人从河里出来,披了件宽大的衣服,赤脚向山坡爬。山坡很高,我从容地向上爬,山坡就平缓下来。

 

很多事,当然也可以不再做任何事。 恍惚中看见你从茅草屋经过,手里捧了金灿灿的花,你把花放在门口,温柔地走近我,我指着自己的心说,“我前世的名字叫阿多妮索,也叫摩登伽,只有你能懂我的语言,明白我的过去,因为前世我过于纠缠你,佛让我失去了你。” 你单腿跪下说,“我的逃离者,这次我们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我们都有罪,我们都犯了大孽。为此,我们同受惩罚:下一世我们将是最卑贱的虫豸,我们将是蜘蛛,永远在一起,你是那种“黑寡妇”的贪婪雌蜘蛛,我将让你吞食我,一口口撕咬吞进你的身体,在一场忘情的交合之

 

 

后。” 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天永远凉潮湿。这是一个木屋,屋顶上开了些黄花。我每天一进去就躺在床上,决定此生做很多事,当然也可以不再做任何事。

 

后。” 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恍惚中看见你从茅草屋经过,手里捧了金灿灿的花,你把花放在门口,温柔地走近我,我指着自己的心说,“我前世的名字叫阿多妮索,也叫摩登伽,只有你能懂我的语言,明白我的过去,因为前世我过于纠缠你,佛让我失去了你。”

很多事,当然也可以不再做任何事。 恍惚中看见你从茅草屋经过,手里捧了金灿灿的花,你把花放在门口,温柔地走近我,我指着自己的心说,“我前世的名字叫阿多妮索,也叫摩登伽,只有你能懂我的语言,明白我的过去,因为前世我过于纠缠你,佛让我失去了你。” 你单腿跪下说,“我的逃离者,这次我们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我们都有罪,我们都犯了大孽。为此,我们同受惩罚:下一世我们将是最卑贱的虫豸,我们将是蜘蛛,永远在一起,你是那种“黑寡妇”的贪婪雌蜘蛛,我将让你吞食我,一口口撕咬吞进你的身体,在一场忘情的交合之

 

你单腿跪下说,“我的逃离者,这次我们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我们都有罪,我们都犯了大孽。为此,我们同受惩罚:下一世我们将是最卑贱的虫豸,我们将是蜘蛛,永远在一起,你是那种“黑寡妇”的贪婪雌蜘蛛,很多事,当然也可以不再做任何事。 恍惚中看见你从茅草屋经过,手里捧了金灿灿的花,你把花放在门口,温柔地走近我,我指着自己的心说,“我前世的名字叫阿多妮索,也叫摩登伽,只有你能懂我的语言,明白我的过去,因为前世我过于纠缠你,佛让我失去了你。” 你单腿跪下说,“我的逃离者,这次我们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我们都有罪,我们都犯了大孽。为此,我们同受惩罚:下一世我们将是最卑贱的虫豸,我们将是蜘蛛,永远在一起,你是那种“黑寡妇”的贪婪雌蜘蛛,我将让你吞食我,一口口撕咬吞进你的身体,在一场忘情的交合之将让你吞食我,一口口撕咬吞进你的身体,在一场忘情的交合之后。”

 

很多事,当然也可以不再做任何事。 恍惚中看见你从茅草屋经过,手里捧了金灿灿的花,你把花放在门口,温柔地走近我,我指着自己的心说,“我前世的名字叫阿多妮索,也叫摩登伽,只有你能懂我的语言,明白我的过去,因为前世我过于纠缠你,佛让我失去了你。” 你单腿跪下说,“我的逃离者,这次我们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我们都有罪,我们都犯了大孽。为此,我们同受惩罚:下一世我们将是最卑贱的虫豸,我们将是蜘蛛,永远在一起,你是那种“黑寡妇”的贪婪雌蜘蛛,我将让你吞食我,一口口撕咬吞进你的身体,在一场忘情的交合之若我告诉你,我前世出生在这儿,你应该不吃惊。如同有一天你读到我精心建筑小说中的一切,你会明白为什么我将这部小说献给你。

 

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地平线,你就不在我的眼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