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2005-11-24 08: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今开始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将进醋 虹影 都知道我喜欢吃醋。没见过我的人,知道我醋劲十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人,更觉得我是在醋罐子里长大的。 男人怕惹一身醋味,由此决定不必与我打交道;女人躲我更远些,以免不小心醋火烧身。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清闲,冷观风花雪月,热对雷电狂雨,透过久远的历史,残酷的战争,重述心里一层层映像,在讲故事中度过平淡日子。写故事累时,给友人写写专栏,偶尔浇上浓厚的四川麻辣醋,让不爱我故乡之人,吱唔得一言发不出。 说起故乡,都说重庆人“口重”。哪怕一碗普通的担担面,也要放十多种调料,辣椒、花椒、麻油、蒜、姜、糖、花生酱等一样少不了,自然不可没有醋。重庆人做菜少不了醋,什么糖醋排骨、醋溜肉丝和白菜等等。每家小店铺里最占地方的,就是一个大酱油缸,一个更宏伟的大醋缸。 我小时几乎天天只能吃泡菜,吃腻了,还是得吃。母亲长年在外做工,父亲眼盲,摸着换泡菜缸沿的水,所以,家里泡菜较酸,夏天经常用来做酸菜汤。那时全国经济紧张,生活困难,凭票买肉,肉稀罕要命,无肉的漂着几叶青菜的酸菜汤,久吃让我倒胃口,恨酸味。当时我是给酸怕了,决定逃离重庆,远走他乡。他乡再苦,至少可以与吃醋再见。 不料全中国人民都吃醋:北方人吃饺子,没有醋宁愿饿肚子;南方人宽容一些,
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从今开始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将进醋 虹影 都知道我喜欢吃醋。没见过我的人,知道我醋劲十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人,更觉得我是在醋罐子里长大的。 男人怕惹一身醋味,由此决定不必与我打交道;女人躲我更远些,以免不小心醋火烧身。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清闲,冷观风花雪月,热对雷电狂雨,透过久远的历史,残酷的战争,重述心里一层层映像,在讲故事中度过平淡日子。写故事累时,给友人写写专栏,偶尔浇上浓厚的四川麻辣醋,让不爱我故乡之人,吱唔得一言发不出。 说起故乡,都说重庆人“口重”。哪怕一碗普通的担担面,也要放十多种调料,辣椒、花椒、麻油、蒜、姜、糖、花生酱等一样少不了,自然不可没有醋。重庆人做菜少不了醋,什么糖醋排骨、醋溜肉丝和白菜等等。每家小店铺里最占地方的,就是一个大酱油缸,一个更宏伟的大醋缸。 我小时几乎天天只能吃泡菜,吃腻了,还是得吃。母亲长年在外做工,父亲眼盲,摸着换泡菜缸沿的水,所以,家里泡菜较酸,夏天经常用来做酸菜汤。那时全国经济紧张,生活困难,凭票买肉,肉稀罕要命,无肉的漂着几叶青菜的酸菜汤,久吃让我倒胃口,恨酸味。当时我是给酸怕了,决定逃离重庆,远走他乡。他乡再苦,至少可以与吃醋再见。 不料全中国人民都吃醋:北方人吃饺子,没有醋宁愿饿肚子;南方人宽容一些,

“从今开始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

将进醋

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

 

“从今开始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将进醋 虹影 都知道我喜欢吃醋。没见过我的人,知道我醋劲十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人,更觉得我是在醋罐子里长大的。 男人怕惹一身醋味,由此决定不必与我打交道;女人躲我更远些,以免不小心醋火烧身。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清闲,冷观风花雪月,热对雷电狂雨,透过久远的历史,残酷的战争,重述心里一层层映像,在讲故事中度过平淡日子。写故事累时,给友人写写专栏,偶尔浇上浓厚的四川麻辣醋,让不爱我故乡之人,吱唔得一言发不出。 说起故乡,都说重庆人“口重”。哪怕一碗普通的担担面,也要放十多种调料,辣椒、花椒、麻油、蒜、姜、糖、花生酱等一样少不了,自然不可没有醋。重庆人做菜少不了醋,什么糖醋排骨、醋溜肉丝和白菜等等。每家小店铺里最占地方的,就是一个大酱油缸,一个更宏伟的大醋缸。 我小时几乎天天只能吃泡菜,吃腻了,还是得吃。母亲长年在外做工,父亲眼盲,摸着换泡菜缸沿的水,所以,家里泡菜较酸,夏天经常用来做酸菜汤。那时全国经济紧张,生活困难,凭票买肉,肉稀罕要命,无肉的漂着几叶青菜的酸菜汤,久吃让我倒胃口,恨酸味。当时我是给酸怕了,决定逃离重庆,远走他乡。他乡再苦,至少可以与吃醋再见。 不料全中国人民都吃醋:北方人吃饺子,没有醋宁愿饿肚子;南方人宽容一些,              虹影

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 

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

都知道我喜欢吃醋。没见过我的人,知道我醋劲十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人,更觉得我是在醋罐子里长大的。

“从今开始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将进醋 虹影 都知道我喜欢吃醋。没见过我的人,知道我醋劲十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人,更觉得我是在醋罐子里长大的。 男人怕惹一身醋味,由此决定不必与我打交道;女人躲我更远些,以免不小心醋火烧身。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清闲,冷观风花雪月,热对雷电狂雨,透过久远的历史,残酷的战争,重述心里一层层映像,在讲故事中度过平淡日子。写故事累时,给友人写写专栏,偶尔浇上浓厚的四川麻辣醋,让不爱我故乡之人,吱唔得一言发不出。 说起故乡,都说重庆人“口重”。哪怕一碗普通的担担面,也要放十多种调料,辣椒、花椒、麻油、蒜、姜、糖、花生酱等一样少不了,自然不可没有醋。重庆人做菜少不了醋,什么糖醋排骨、醋溜肉丝和白菜等等。每家小店铺里最占地方的,就是一个大酱油缸,一个更宏伟的大醋缸。 我小时几乎天天只能吃泡菜,吃腻了,还是得吃。母亲长年在外做工,父亲眼盲,摸着换泡菜缸沿的水,所以,家里泡菜较酸,夏天经常用来做酸菜汤。那时全国经济紧张,生活困难,凭票买肉,肉稀罕要命,无肉的漂着几叶青菜的酸菜汤,久吃让我倒胃口,恨酸味。当时我是给酸怕了,决定逃离重庆,远走他乡。他乡再苦,至少可以与吃醋再见。 不料全中国人民都吃醋:北方人吃饺子,没有醋宁愿饿肚子;南方人宽容一些,       男人怕惹一身醋味,由此决定不必与我打交道;女人躲我更远些,以免不小心醋火烧身。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清闲,冷观风花雪月,热对雷电狂雨,透过久远的历史,残酷的战争,重述心里一层层映像,在讲故事中度过平淡日子。写故事累时,给友人写写专栏,偶尔浇上浓厚的四川麻辣醋,让不爱我故乡之人,吱唔得一言发不出。

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说起故乡,都说重庆人“口重”。哪怕一碗普通的担担面,也要放十多种调料,辣椒、花椒、麻油、蒜、姜、糖、花生酱等一样少不了,自然不可没有醋。重庆人做菜少不了醋,什么糖醋排骨、醋溜肉丝和白菜等等。每家小店铺里最占地方的,就是一个大酱油缸,一个更宏伟的大醋缸。

我小时几乎天天只能吃泡菜,吃腻了,还是得吃。母亲长年在外做工,父亲眼盲,摸着换泡菜缸沿的水,所以,家里泡菜较酸,夏天经常用来做酸菜汤。那时全国经济紧张,生活困难,凭票买肉,肉稀罕要命,无肉的漂着几叶青菜的酸菜汤,久吃让我倒胃口,恨酸味。当时我是给酸怕了,决定逃离重庆,远走他乡。他乡再苦,至少可以与吃醋再见。


 

    不料全中国人民都吃醋:北方人吃饺子,没有醋宁愿饿肚子;南方人宽容一些,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从今开始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 将进醋 虹影 都知道我喜欢吃醋。没见过我的人,知道我醋劲十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人,更觉得我是在醋罐子里长大的。 男人怕惹一身醋味,由此决定不必与我打交道;女人躲我更远些,以免不小心醋火烧身。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清闲,冷观风花雪月,热对雷电狂雨,透过久远的历史,残酷的战争,重述心里一层层映像,在讲故事中度过平淡日子。写故事累时,给友人写写专栏,偶尔浇上浓厚的四川麻辣醋,让不爱我故乡之人,吱唔得一言发不出。 说起故乡,都说重庆人“口重”。哪怕一碗普通的担担面,也要放十多种调料,辣椒、花椒、麻油、蒜、姜、糖、花生酱等一样少不了,自然不可没有醋。重庆人做菜少不了醋,什么糖醋排骨、醋溜肉丝和白菜等等。每家小店铺里最占地方的,就是一个大酱油缸,一个更宏伟的大醋缸。 我小时几乎天天只能吃泡菜,吃腻了,还是得吃。母亲长年在外做工,父亲眼盲,摸着换泡菜缸沿的水,所以,家里泡菜较酸,夏天经常用来做酸菜汤。那时全国经济紧张,生活困难,凭票买肉,肉稀罕要命,无肉的漂着几叶青菜的酸菜汤,久吃让我倒胃口,恨酸味。当时我是给酸怕了,决定逃离重庆,远走他乡。他乡再苦,至少可以与吃醋再见。 不料全中国人民都吃醋:北方人吃饺子,没有醋宁愿饿肚子;南方人宽容一些,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吃馄饨,也要沾着醋才香。不过到秋天螃蟹肥大,就非要姜丝和醋沾着吃,不然对不起被烧红的螃蟹。真是祖国大地一片醋香。 我却坚持初衷,许多年,都拒醋而远之,若无菜,宁愿拌酱油下饭。后来到了西方,食品不一样,英国的辣椒酱带甜味,着实不好吃,也将就着混过去。欧洲好几国有特色醋,吹得好听,尝过依然是醋,我依然不敢恭维。 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才知道年轻时,有的叛逆心理,实在是缺乏大包容之心。觉悟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五年前的春天,到长沙签售新书《阿难》,出版社就在当地,对我照顾得很周到,美容足浴全套服务,吃饭每顿选不同的饭铺。 我当然非常高兴,胃口大开。况且每顿饭,虽然店铺不同,却必有一样,上好的红葡萄酒,比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名酿醇得多。赞美之余,我忍不住打听湖南人的职业机密:为何酒到湖南,就香味奇特爽口滑润,让我精神也好,睡眠也佳。说了不少好话,才听出了湖南人的秘密:酒里兑了一种醋,叫做贵妃醋。原来湖南人闹革命,理由总与别人不一样。我的拒醋决心,开始动摇。 回到北京后,竟然思之心切。查寻京城,竟无一店售之,只好打电话订购了一箱贵妃醋,天天晚上当饮料喝。 后来与朋友一起到一家香港人办的饭店吃饭,首先端上来一种淡淡的清汤,味美如天外之水。喝了,又要了一碗。一问,结果是饭店老板自家酿的醋。 到东南亚一圈,看见柠檬的多种用途,也尝试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了各种用柠檬做出的菜、汤和鸡尾酒,都是恰如其份的好。回到家里,我试着用青柠檬和黄柠檬做菜,酸味完全不同,青柠檬更鲜,黄柠檬酸味中性。用柠檬更能消除鱼牛肉的腥味,加入沙拉或中式凉菜,更能提味,满嘴清香。 若是吃饺子或面条,加入柠檬汁,可保持饺子本来的美味。 为了试出柠檬的更多用途,我比较了一向受宠的贵妃醋,仍觉得柠檬胜出这醋一筹,口感纯正。 于是我下定决心,做个沾酸惹醋的女人。说到底,不在醋罐子里游泳的女人,不能翻江倒海般发醋威掀醋风的女人,肯定被男人看不起。世界秩序太乱,没有吃醋女人出来维持秩序,男人肯定弄得自己不想活下去。 因此,我还是借着那越来越浓的记忆,从厨房漂出的醋味,写了这文章。快哉此醋,可浮一大白。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