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2005-11-28 1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虹影 哇噻,我这几天在治一个名女人,她一心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她的下身被套上了带刺的鱼尾,悬在半空,衣不遮体,再接下来命运如何,大家都明白,省了我费口舌。 可她呢,劝也劝不住,她一根筋:我在等命中的王子到来。 要么被生吃,要么丑闻被全球爆光,聪明的姑娘,赶快醒来。 我这几天除了跟这条美人鱼打交道,还跟一种山里长的东西较劲着呢,集场里的卖菜师傅应电话所需,送来山里的野蘑菇。我拿到手里,一看,言称不能要。 怎么啦? “因为这东西有毒又会有后遗症。”我告诉他。 “钱拿来,我走人,少费话。” 他一把拉过钱,动作太恶太凶。 他还不解气,扔下话来:“不就是像咱男人那了不起的玩意儿,不要,你还活不成呢――” 天哪,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么?”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么?”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

              虹影

 

么?”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哇噻,我这几天在治一个名女人,她一心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她的下身被套上了带刺的鱼尾,悬在半空,衣不遮体,再接下来命运如何,大家都明白,省了我费口舌。

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虹影 哇噻,我这几天在治一个名女人,她一心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她的下身被套上了带刺的鱼尾,悬在半空,衣不遮体,再接下来命运如何,大家都明白,省了我费口舌。 可她呢,劝也劝不住,她一根筋:我在等命中的王子到来。 要么被生吃,要么丑闻被全球爆光,聪明的姑娘,赶快醒来。 我这几天除了跟这条美人鱼打交道,还跟一种山里长的东西较劲着呢,集场里的卖菜师傅应电话所需,送来山里的野蘑菇。我拿到手里,一看,言称不能要。 怎么啦? “因为这东西有毒又会有后遗症。”我告诉他。 “钱拿来,我走人,少费话。” 他一把拉过钱,动作太恶太凶。 他还不解气,扔下话来:“不就是像咱男人那了不起的玩意儿,不要,你还活不成呢――” 天哪,可她呢,劝也劝不住,她一根筋:我在等命中的王子到来。

要么被生吃,要么丑闻被全球爆光,聪明的姑娘,赶快醒来。

么?”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我这几天除了跟这条美人鱼打交道,还跟一种山里长的东西较劲着呢,集场里的卖菜师傅应电话所需,送来山里的野蘑菇。我拿到手里,一看,言称不能要。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怎么啦?

“因为这东西有毒又会有后遗症。”我告诉他。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钱拿来,我走人,少费话。”

他一把拉过钱,动作太恶太凶。

么?”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他还不解气,扔下话来:“不就是像咱男人那了不起的玩意儿,不要,你还活不成呢――”

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虹影 哇噻,我这几天在治一个名女人,她一心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她的下身被套上了带刺的鱼尾,悬在半空,衣不遮体,再接下来命运如何,大家都明白,省了我费口舌。 可她呢,劝也劝不住,她一根筋:我在等命中的王子到来。 要么被生吃,要么丑闻被全球爆光,聪明的姑娘,赶快醒来。 我这几天除了跟这条美人鱼打交道,还跟一种山里长的东西较劲着呢,集场里的卖菜师傅应电话所需,送来山里的野蘑菇。我拿到手里,一看,言称不能要。 怎么啦? “因为这东西有毒又会有后遗症。”我告诉他。 “钱拿来,我走人,少费话。” 他一把拉过钱,动作太恶太凶。 他还不解气,扔下话来:“不就是像咱男人那了不起的玩意儿,不要,你还活不成呢――” 天哪,天哪,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 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虹影 哇噻,我这几天在治一个名女人,她一心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她的下身被套上了带刺的鱼尾,悬在半空,衣不遮体,再接下来命运如何,大家都明白,省了我费口舌。 可她呢,劝也劝不住,她一根筋:我在等命中的王子到来。 要么被生吃,要么丑闻被全球爆光,聪明的姑娘,赶快醒来。 我这几天除了跟这条美人鱼打交道,还跟一种山里长的东西较劲着呢,集场里的卖菜师傅应电话所需,送来山里的野蘑菇。我拿到手里,一看,言称不能要。 怎么啦? “因为这东西有毒又会有后遗症。”我告诉他。 “钱拿来,我走人,少费话。” 他一把拉过钱,动作太恶太凶。 他还不解气,扔下话来:“不就是像咱男人那了不起的玩意儿,不要,你还活不成呢――” 天哪,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虹影 哇噻,我这几天在治一个名女人,她一心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她的下身被套上了带刺的鱼尾,悬在半空,衣不遮体,再接下来命运如何,大家都明白,省了我费口舌。 可她呢,劝也劝不住,她一根筋:我在等命中的王子到来。 要么被生吃,要么丑闻被全球爆光,聪明的姑娘,赶快醒来。 我这几天除了跟这条美人鱼打交道,还跟一种山里长的东西较劲着呢,集场里的卖菜师傅应电话所需,送来山里的野蘑菇。我拿到手里,一看,言称不能要。 怎么啦? “因为这东西有毒又会有后遗症。”我告诉他。 “钱拿来,我走人,少费话。” 他一把拉过钱,动作太恶太凶。 他还不解气,扔下话来:“不就是像咱男人那了不起的玩意儿,不要,你还活不成呢――” 天哪,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么?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唔 喇,呸,我吓得直打抖。Don’t you think it’s rather funny.啊,哟,喷嚏! 因为生病,我这几天吃多了藏药,头冒着金花,总看窗外的大楼不像雪山,倒像奥威尔1948年写的未来小说《1984》,不错,没准置身其中,大兄弟用电脑控制了我们。正看着本狐的博客们,请问哪一个离开了电脑能活下去? 离了母亲,离了爱人,离了爱犬,离了快乐的性,可赖活着,可没电脑等于抽掉我们的魂,要了我们的命? 电脑是一个球! 骂得好,突然我的电脑对我说。 电脑是一个门! 我不等电脑喊好,直接说,你这妖精妖怪,不就是为了挤点油炒盘好菜?告诉你,老家伙,本狐不做你这大厨,回山里种豆芽过清静日子去。 电脑笑了:“好了,好了,我的主,你想想,.如果我是管马的, 你叫我马夫;如果我是管车的, 你叫我车夫;如果我是管帐的,你应该叫我什
 

么?” 那么你也可叫管钱的,就该叫――。我跟电脑争什么?一看时间,该吃药了。止痛药是痛时吃,不痛不吃,可是我时时痛分分痛,我得加紧吃,当做干豆子吃不成了吗?瞧瞧这屋子里滴水观音要水,黄菊也要水,这电脑哼哼叽叽也要水。可是我没有水,只有身体里的血,给了植物,我所剩无几,电脑大叫起来了。我走近电脑,突然看见你在里面,你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我,还是暴戾地把嘴伸出屏幕来。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我后退半步,轻轻地说:“专制的大兄弟,你千知万知,就是不知,我一直只对温柔妥协。”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