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2005-12-01 10: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在追赶我们 在翻卷着波浪,尽管任意的灰暗 偷窃了你,而且你 已在我的希望之中溅落 雨下吧,更清晰些,倾倒在这里!可是 当雨摆动在我凋谢的海滩上,你在躲,你真在躲! 也许在你变成你之时 在变成你之前,回忆就在那儿。在那儿只 有记忆易燃易爆易散易被蝗虫似的机群发现 火焰抓住我 火焰拥有抓住的我 我被火一字字重复 展开成平衡的读法 像又一本小说,又一幢坍塌的教堂

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虹影 孔雀蓝的大海在阳光中找到根据:你 转动崖岸寒白的尖顶 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而我的悲哀驱车在公路上,向我赶来 你裸泳在海水里,等着下午尽快过去 海豚抖落的水点湿透了下午的意图 这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前的眼光 这是我的液体 在结晶的海面上探看你:毁约者兼守护者 尽管暮色正从海上爬起来 尽管云裹住闪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虹影 孔雀蓝的大海在阳光中找到根据:你 转动崖岸寒白的尖顶 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而我的悲哀驱车在公路上,向我赶来 你裸泳在海水里,等着下午尽快过去 海豚抖落的水点湿透了下午的意图 这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前的眼光 这是我的液体 在结晶的海面上探看你:毁约者兼守护者 尽管暮色正从海上爬起来 尽管云裹住闪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虹影

 

 

孔雀蓝的大海在阳光中找到根据:你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转动崖岸寒白的尖顶

电在追赶我们 在翻卷着波浪,尽管任意的灰暗 偷窃了你,而且你 已在我的希望之中溅落 雨下吧,更清晰些,倾倒在这里!可是 当雨摆动在我凋谢的海滩上,你在躲,你真在躲! 也许在你变成你之时 在变成你之前,回忆就在那儿。在那儿只 有记忆易燃易爆易散易被蝗虫似的机群发现 火焰抓住我 火焰拥有抓住的我 我被火一字字重复 展开成平衡的读法 像又一本小说,又一幢坍塌的教堂 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而我的悲哀驱车在公路上,向我赶来

你裸泳在海水里,等着下午尽快过去

海豚抖落的水点湿透了下午的意图

这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前的眼光

这是我的液体

在结晶的海面上探看你:毁约者兼守护者

尽管暮色正从海上爬起来

尽管云裹住闪电在追赶我们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在翻卷着波浪,尽管任意的灰暗

偷窃了你,而且你

 

已在我的希望之中溅落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雨下吧,更清晰些,倾倒在这里!可是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当雨摆动在我凋谢的海滩上,你在躲,你真在躲!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也许在你变成你之时

在变成你之前,回忆就在那儿。在那儿只

电在追赶我们 在翻卷着波浪,尽管任意的灰暗 偷窃了你,而且你 已在我的希望之中溅落 雨下吧,更清晰些,倾倒在这里!可是 当雨摆动在我凋谢的海滩上,你在躲,你真在躲! 也许在你变成你之时 在变成你之前,回忆就在那儿。在那儿只 有记忆易燃易爆易散易被蝗虫似的机群发现 火焰抓住我 火焰拥有抓住的我 我被火一字字重复 展开成平衡的读法 像又一本小说,又一幢坍塌的教堂 有记忆易燃易爆易散易被蝗虫似的机群发现

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虹影 孔雀蓝的大海在阳光中找到根据:你 转动崖岸寒白的尖顶 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而我的悲哀驱车在公路上,向我赶来 你裸泳在海水里,等着下午尽快过去 海豚抖落的水点湿透了下午的意图 这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前的眼光 这是我的液体 在结晶的海面上探看你:毁约者兼守护者 尽管暮色正从海上爬起来 尽管云裹住闪火焰抓住我

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虹影 孔雀蓝的大海在阳光中找到根据:你 转动崖岸寒白的尖顶 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而我的悲哀驱车在公路上,向我赶来 你裸泳在海水里,等着下午尽快过去 海豚抖落的水点湿透了下午的意图 这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前的眼光 这是我的液体 在结晶的海面上探看你:毁约者兼守护者 尽管暮色正从海上爬起来 尽管云裹住闪火焰拥有抓住的我

我被火一字字重复

展开成平衡的读法

这一天,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虹影 孔雀蓝的大海在阳光中找到根据:你 转动崖岸寒白的尖顶 你,把白色染在我的血里 而我的悲哀驱车在公路上,向我赶来 你裸泳在海水里,等着下午尽快过去 海豚抖落的水点湿透了下午的意图 这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前的眼光 这是我的液体 在结晶的海面上探看你:毁约者兼守护者 尽管暮色正从海上爬起来 尽管云裹住闪像又一本小说,又一幢坍塌的教堂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电在追赶我们 在翻卷着波浪,尽管任意的灰暗 偷窃了你,而且你 已在我的希望之中溅落 雨下吧,更清晰些,倾倒在这里!可是 当雨摆动在我凋谢的海滩上,你在躲,你真在躲! 也许在你变成你之时 在变成你之前,回忆就在那儿。在那儿只 有记忆易燃易爆易散易被蝗虫似的机群发现 火焰抓住我 火焰拥有抓住的我 我被火一字字重复 展开成平衡的读法 像又一本小说,又一幢坍塌的教堂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电在追赶我们 在翻卷着波浪,尽管任意的灰暗 偷窃了你,而且你 已在我的希望之中溅落 雨下吧,更清晰些,倾倒在这里!可是 当雨摆动在我凋谢的海滩上,你在躲,你真在躲! 也许在你变成你之时 在变成你之前,回忆就在那儿。在那儿只 有记忆易燃易爆易散易被蝗虫似的机群发现 火焰抓住我 火焰拥有抓住的我 我被火一字字重复 展开成平衡的读法 像又一本小说,又一幢坍塌的教堂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像制造我的痛苦,其中包括对你的要求 你从现实中驱逐我,把我从你的头 脑中放出。你是我的野心和肉体 你把我放入空空的燃烧弹壳里,让我 再次烧空 我身有怪味。跟那年飞得最低的 炸弹一个味儿,你差不多可以忽视我,除非 除非你是我的记忆,是我实验不下去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