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黑,黑你世界  

2005-12-11 05: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午》,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我是化身博士,有各种理由,在夜晚,摇身一变,在伦敦肮脏的街道做黑暗的事。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我一边抱着进入疯人院的女友低声哭泣,她再也不会在我黑夜疾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打开车门跳出去。在药物的安慰下,她还认得出我,傻傻地笑。 可是我新交的女友,却在北京幽暗的马路上,一身夜礼服,对直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就是在这年末的一天傍晚,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最迷醉的一首黑夜里的歌!“爱上一个孤独的人”?她一直冰冻在医院里,葬礼在上周一的黑夜举行,每人亲吻她一下,然后喝葡萄酒,直到醉倒为止。几天几夜,陪她走上冥城一段,等待她重新归来。 一天24小时,虹七色中没有黑,紫接近黑,可能比黑理性;蓝也接近黑,可能超出黑的感性。虹可能是为衬托黑才出现的,以至于我从来没有看见虹。像我父亲,像我所有的朋友,由此他们才进入我的黑。 黑首先是一片,那是出生地,重庆南岸;黑有时也是黑板,我从未真正在黑板上学到任何知识和本领;黑有时也是一座城市,我从未像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在那儿受到应得到的尊敬,黑有时也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我必须拼得血淋淋,看着新鲜的红色流淌在黑的四周,我才可以喘
黑,黑你世界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正午》,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我是化身博士,有各种理由,在夜晚,摇身一变,在伦敦肮脏的街道做黑暗的事。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我一边抱着进入疯人院的女友低声哭泣,她再也不会在我黑夜疾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打开车门跳出去。在药物的安慰下,她还认得出我,傻傻地笑。 可是我新交的女友,却在北京幽暗的马路上,一身夜礼服,对直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就是在这年末的一天傍晚,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最迷醉的一首黑夜里的歌!“爱上一个孤独的人”?她一直冰冻在医院里,葬礼在上周一的黑夜举行,每人亲吻她一下,然后喝葡萄酒,直到醉倒为止。几天几夜,陪她走上冥城一段,等待她重新归来。 一天24小时,虹七色中没有黑,紫接近黑,可能比黑理性;蓝也接近黑,可能超出黑的感性。虹可能是为衬托黑才出现的,以至于我从来没有看见虹。像我父亲,像我所有的朋友,由此他们才进入我的黑。 黑首先是一片,那是出生地,重庆南岸;黑有时也是黑板,我从未真正在黑板上学到任何知识和本领;黑有时也是一座城市,我从未像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在那儿受到应得到的尊敬,黑有时也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我必须拼得血淋淋,看着新鲜的红色流淌在黑的四周,我才可以喘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一口气,甚至必须以红对红,蔑视他们,同时我多么瞧不起自己。为什么不是以黑对黑?以黑对黑,黑中自有行规,黑中自有尊严,令人心服口服;以黑对黑,黑中见真金,黑中识宝石,我一直在黑中生长,我本是黑中最美的英雄。 一天24小时,生活全部转换成舞台,白布飘垂,夜猫子家族的人全穿着可以飞起来的裤子,露出光洁的大腿。白是黑的极端,一直与黑相对。黑道白道,江湖世界,我演出的内容,是我存在的核心。灯光暗淡,灯光总是会有熄的时候,相信我,舞台就会移走,时间也会被生活重新夺走。等一切都黑下来,我就坐在你身边,我说,轻轻地说;你听着,静静地听着。真的,一样的黑,与不同的人一起看,就完全不同。    

黑,黑你世界

一口气,甚至必须以红对红,蔑视他们,同时我多么瞧不起自己。为什么不是以黑对黑?以黑对黑,黑中自有行规,黑中自有尊严,令人心服口服;以黑对黑,黑中见真金,黑中识宝石,我一直在黑中生长,我本是黑中最美的英雄。 一天24小时,生活全部转换成舞台,白布飘垂,夜猫子家族的人全穿着可以飞起来的裤子,露出光洁的大腿。白是黑的极端,一直与黑相对。黑道白道,江湖世界,我演出的内容,是我存在的核心。灯光暗淡,灯光总是会有熄的时候,相信我,舞台就会移走,时间也会被生活重新夺走。等一切都黑下来,我就坐在你身边,我说,轻轻地说;你听着,静静地听着。真的,一样的黑,与不同的人一起看,就完全不同。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黑,黑你世界         虹影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

正午》,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我是化身博士,有各种理由,在夜晚,摇身一变,在伦敦肮脏的街道做黑暗的事。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我一边抱着进入疯人院的女友低声哭泣,她再也不会在我黑夜疾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打开车门跳出去。在药物的安慰下,她还认得出我,傻傻地笑。 可是我新交的女友,却在北京幽暗的马路上,一身夜礼服,对直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就是在这年末的一天傍晚,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最迷醉的一首黑夜里的歌!“爱上一个孤独的人”?她一直冰冻在医院里,葬礼在上周一的黑夜举行,每人亲吻她一下,然后喝葡萄酒,直到醉倒为止。几天几夜,陪她走上冥城一段,等待她重新归来。 一天24小时,虹七色中没有黑,紫接近黑,可能比黑理性;蓝也接近黑,可能超出黑的感性。虹可能是为衬托黑才出现的,以至于我从来没有看见虹。像我父亲,像我所有的朋友,由此他们才进入我的黑。 黑首先是一片,那是出生地,重庆南岸;黑有时也是黑板,我从未真正在黑板上学到任何知识和本领;黑有时也是一座城市,我从未像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在那儿受到应得到的尊敬,黑有时也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我必须拼得血淋淋,看着新鲜的红色流淌在黑的四周,我才可以喘         虹影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黑,黑你世界         虹影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黑,黑你世界         虹影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 

一天一口气,甚至必须以红对红,蔑视他们,同时我多么瞧不起自己。为什么不是以黑对黑?以黑对黑,黑中自有行规,黑中自有尊严,令人心服口服;以黑对黑,黑中见真金,黑中识宝石,我一直在黑中生长,我本是黑中最美的英雄。 一天24小时,生活全部转换成舞台,白布飘垂,夜猫子家族的人全穿着可以飞起来的裤子,露出光洁的大腿。白是黑的极端,一直与黑相对。黑道白道,江湖世界,我演出的内容,是我存在的核心。灯光暗淡,灯光总是会有熄的时候,相信我,舞台就会移走,时间也会被生活重新夺走。等一切都黑下来,我就坐在你身边,我说,轻轻地说;你听着,静静地听着。真的,一样的黑,与不同的人一起看,就完全不同。     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正午》,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我是化身博士,有各种理由,在夜晚,摇身一变,在伦敦肮脏的街道做黑暗的事。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我一边抱着进入疯人院的女友低声哭泣,她再也不会在我黑夜疾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打开车门跳出去。在药物的安慰下,她还认得出我,傻傻地笑。 可是我新交的女友,却在北京幽暗的马路上,一身夜礼服,对直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就是在这年末的一天傍晚,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最迷醉的一首黑夜里的歌!“爱上一个孤独的人”?她一直冰冻在医院里,葬礼在上周一的黑夜举行,每人亲吻她一下,然后喝葡萄酒,直到醉倒为止。几天几夜,陪她走上冥城一段,等待她重新归来。 一天24小时,虹七色中没有黑,紫接近黑,可能比黑理性;蓝也接近黑,可能超出黑的感性。虹可能是为衬托黑才出现的,以至于我从来没有看见虹。像我父亲,像我所有的朋友,由此他们才进入我的黑。 黑首先是一片,那是出生地,重庆南岸;黑有时也是黑板,我从未真正在黑板上学到任何知识和本领;黑有时也是一座城市,我从未像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在那儿受到应得到的尊敬,黑有时也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我必须拼得血淋淋,看着新鲜的红色流淌在黑的四周,我才可以喘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黑,黑你世界         虹影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黑,黑你世界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黑,黑你世界         虹影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正午》,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我是化身博士,有各种理由,在夜晚,摇身一变,在伦敦肮脏的街道做黑暗的事。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我一边抱着进入疯人院的女友低声哭泣,她再也不会在我黑夜疾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打开车门跳出去。在药物的安慰下,她还认得出我,傻傻地笑。

可是我新交的女友,却在北京幽暗的马路上,一身夜礼服,对直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就是在这年末的一天傍晚,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最迷醉的一首黑夜里的歌!爱上一个孤独的人正午》,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我是化身博士,有各种理由,在夜晚,摇身一变,在伦敦肮脏的街道做黑暗的事。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我一边抱着进入疯人院的女友低声哭泣,她再也不会在我黑夜疾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打开车门跳出去。在药物的安慰下,她还认得出我,傻傻地笑。 可是我新交的女友,却在北京幽暗的马路上,一身夜礼服,对直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就是在这年末的一天傍晚,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最迷醉的一首黑夜里的歌!“爱上一个孤独的人”?她一直冰冻在医院里,葬礼在上周一的黑夜举行,每人亲吻她一下,然后喝葡萄酒,直到醉倒为止。几天几夜,陪她走上冥城一段,等待她重新归来。 一天24小时,虹七色中没有黑,紫接近黑,可能比黑理性;蓝也接近黑,可能超出黑的感性。虹可能是为衬托黑才出现的,以至于我从来没有看见虹。像我父亲,像我所有的朋友,由此他们才进入我的黑。 黑首先是一片,那是出生地,重庆南岸;黑有时也是黑板,我从未真正在黑板上学到任何知识和本领;黑有时也是一座城市,我从未像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在那儿受到应得到的尊敬,黑有时也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我必须拼得血淋淋,看着新鲜的红色流淌在黑的四周,我才可以喘?她一直冰冻在医院里,葬礼在上周一的黑夜举行,每人亲吻她一下,然后喝葡萄酒,直到醉倒为止。几天几夜,陪她走上冥城一段,等待她重新归来。

 

一天一口气,甚至必须以红对红,蔑视他们,同时我多么瞧不起自己。为什么不是以黑对黑?以黑对黑,黑中自有行规,黑中自有尊严,令人心服口服;以黑对黑,黑中见真金,黑中识宝石,我一直在黑中生长,我本是黑中最美的英雄。 一天24小时,生活全部转换成舞台,白布飘垂,夜猫子家族的人全穿着可以飞起来的裤子,露出光洁的大腿。白是黑的极端,一直与黑相对。黑道白道,江湖世界,我演出的内容,是我存在的核心。灯光暗淡,灯光总是会有熄的时候,相信我,舞台就会移走,时间也会被生活重新夺走。等一切都黑下来,我就坐在你身边,我说,轻轻地说;你听着,静静地听着。真的,一样的黑,与不同的人一起看,就完全不同。     24小时,虹七色中没有黑,紫接近黑,可能比黑理性;蓝也接近黑,可能超出黑的感性。虹可能是为衬托黑才出现的,以至于我从来没有看见虹。像我父亲,像我所有的朋友,由此他们才进入我的黑。

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 库斯勒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 我比金斯伯格更凶猛地嚎叫,迷恋同性,发泄一代人的愤怒。 黑,黑你世界         虹影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属于黑的,我都在工作,读书,会朋友,写作,去夜里12点还开着的超市购物。或与我一样习惯于黑的人在一起。别以为我是精怪,或是西方的吸血鬼,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并不反对,但我得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把我这一类人叫做夜猫子家族。 一天24小时,属于白的,我都在睡觉,都在黑的世界里,我常常梦见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都穿黑衣,跟着我熟悉的音乐跳舞,有一个人还扔了一枝黑杜鹃给我,他是我的父亲。我小时候不止一次希望他给我,但他装着不懂。黑影子们相重叠,整个山上、江边全是他们快乐的脚步。我跟着父亲摇动我僵硬的身体。父亲,你在施行什么巫术?你的眼睛瞎了,很多很多年,你一直有这么个世界,所以我离你很远,直到我自己也习惯黑暗,爱上黑暗,离不开黑暗,我才走近你。 一天24小时,属于黑的,我读的是《黑暗的心脏》,康拉德的心脏,也是我的心脏;我读《黑暗的黑首先是一片,那是出生地,重庆南岸;黑有时也是黑板,我从未真正在黑板上学到任何知识和本领;黑有时也是一座城市,我从未像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在那儿受到应得到的尊敬,黑有时也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我必须拼得血淋淋,看着新鲜的红色流淌在黑的四周,我才可以喘一口气,甚至必须以红对红,蔑视他们,同时我多么瞧不起自己。为什么不是以黑对黑?以黑对黑,黑中自有行规,黑中自有尊严,令人心服口服;以黑对黑,黑中见真金,黑中识宝石,我一直在黑中生长,我本是黑中最美的英雄。

 

一天24小时,生活全部转换成舞台,白布飘垂,夜猫子家族的人全穿着可以飞起来的裤子,露出光洁的大腿。白是黑的极端,一直与黑相对。黑道白道,江湖世界,我演出的内容,是我存在的核心。灯光暗淡,灯光总是会有熄的时候,相信我,舞台就会移走,时间也会被生活重新夺走。等一切都黑下来,我就坐在你身边,我说,轻轻地说;你听着,静静地听着。真的,一样的黑,与不同的人一起看,就完全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