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2005-12-13 04: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 信则灵,不信拉倒。算命人像香烟广告般预作忠告,这太煞风景。我拂袖而去,我就是一直不信命,所以我才成为我。我找了家小饭馆靠窗位子坐着。要了一碗面 条。岛上洋人多,前嘻皮在这里才如鱼得水:种种语言与怪声怪气的广东话普通话乱飞。我望着上早班的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这一刻,若是有你在身旁就好了。一个 金发男人停在窗口,朝我看。我站了起来,走出去。我朝右边小贩摊走,新鲜的水果,可当早点。 莫非这个人是你装扮,你早就到了?。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 可能你早就到了,甚至比我还早,你一直喜欢演戏,生活太乏味,你喜欢找刺激,我甚至怀疑你不断经营的胃口也是刺激。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我回到别墅,却发现你带着礼物在等着我。你递我一大纸盒,我打开来,紫红的中式长衫,丝绸面上梅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虹影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命 信则灵,不信拉倒。算命人像香烟广告般预作忠告,这太煞风景。我拂袖而去,我就是一直不信命,所以我才成为我。我找了家小饭馆靠窗位子坐着。要了一碗面 条。岛上洋人多,前嘻皮在这里才如鱼得水:种种语言与怪声怪气的广东话普通话乱飞。我望着上早班的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这一刻,若是有你在身旁就好了。一个 金发男人停在窗口,朝我看。我站了起来,走出去。我朝右边小贩摊走,新鲜的水果,可当早点。 莫非这个人是你装扮,你早就到了?。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 可能你早就到了,甚至比我还早,你一直喜欢演戏,生活太乏味,你喜欢找刺激,我甚至怀疑你不断经营的胃口也是刺激。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我回到别墅,却发现你带着礼物在等着我。你递我一大纸盒,我打开来,紫红的中式长衫,丝绸面上梅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花,兰草,银闪闪,弄得我眼睛湿了。我在心里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怎么感激你! 穿上这衣服,我觉得身心自由,坐下时,腰自然挺直,你喜欢我手指涂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油,说是看上去美,又能保护手指。这就是你要我成为的形象?我对着镜子问。 穿成这样,去讨饭,准行。你的话让我笑起来。 我问,就这个样儿愿和我一起站在香港街上行乞? 行乞?你重复,然后说,是的。但是这一刻,我们裹着丝绸的身体揉进了对方光滑的内部, 房外雷电交加。一场暴雨降临。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虹影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

花,兰草,银闪闪,弄得我眼睛湿了。我在心里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怎么感激你! 穿上这衣服,我觉得身心自由,坐下时,腰自然挺直,你喜欢我手指涂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油,说是看上去美,又能保护手指。这就是你要我成为的形象?我对着镜子问。 穿成这样,去讨饭,准行。你的话让我笑起来。 我问,就这个样儿愿和我一起站在香港街上行乞? 行乞?你重复,然后说,是的。但是这一刻,我们裹着丝绸的身体揉进了对方光滑的内部, 房外雷电交加。一场暴雨降临。                                     虹影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虹影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虹影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命 信则灵,不信拉倒。算命人像香烟广告般预作忠告,这太煞风景。我拂袖而去,我就是一直不信命,所以我才成为我。我找了家小饭馆靠窗位子坐着。要了一碗面 条。岛上洋人多,前嘻皮在这里才如鱼得水:种种语言与怪声怪气的广东话普通话乱飞。我望着上早班的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这一刻,若是有你在身旁就好了。一个 金发男人停在窗口,朝我看。我站了起来,走出去。我朝右边小贩摊走,新鲜的水果,可当早点。 莫非这个人是你装扮,你早就到了?。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 可能你早就到了,甚至比我还早,你一直喜欢演戏,生活太乏味,你喜欢找刺激,我甚至怀疑你不断经营的胃口也是刺激。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我回到别墅,却发现你带着礼物在等着我。你递我一大纸盒,我打开来,紫红的中式长衫,丝绸面上梅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花,兰草,银闪闪,弄得我眼睛湿了。我在心里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怎么感激你! 穿上这衣服,我觉得身心自由,坐下时,腰自然挺直,你喜欢我手指涂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油,说是看上去美,又能保护手指。这就是你要我成为的形象?我对着镜子问。 穿成这样,去讨饭,准行。你的话让我笑起来。 我问,就这个样儿愿和我一起站在香港街上行乞? 行乞?你重复,然后说,是的。但是这一刻,我们裹着丝绸的身体揉进了对方光滑的内部, 房外雷电交加。一场暴雨降临。    

命 信则灵,不信拉倒。算命人像香烟广告般预作忠告,这太煞风景。我拂袖而去,我就是一直不信命,所以我才成为我。我找了家小饭馆靠窗位子坐着。要了一碗面 条。岛上洋人多,前嘻皮在这里才如鱼得水:种种语言与怪声怪气的广东话普通话乱飞。我望着上早班的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这一刻,若是有你在身旁就好了。一个 金发男人停在窗口,朝我看。我站了起来,走出去。我朝右边小贩摊走,新鲜的水果,可当早点。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虹影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

莫非这个人是你装扮,你早就到了?。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

命 信则灵,不信拉倒。算命人像香烟广告般预作忠告,这太煞风景。我拂袖而去,我就是一直不信命,所以我才成为我。我找了家小饭馆靠窗位子坐着。要了一碗面 条。岛上洋人多,前嘻皮在这里才如鱼得水:种种语言与怪声怪气的广东话普通话乱飞。我望着上早班的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这一刻,若是有你在身旁就好了。一个 金发男人停在窗口,朝我看。我站了起来,走出去。我朝右边小贩摊走,新鲜的水果,可当早点。 莫非这个人是你装扮,你早就到了?。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 可能你早就到了,甚至比我还早,你一直喜欢演戏,生活太乏味,你喜欢找刺激,我甚至怀疑你不断经营的胃口也是刺激。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我回到别墅,却发现你带着礼物在等着我。你递我一大纸盒,我打开来,紫红的中式长衫,丝绸面上梅可能你早就到了,甚至比我还早,你一直喜欢演戏,生活太乏味,你喜欢找刺激,我甚至怀疑你不断经营的胃口也是刺激。

花,兰草,银闪闪,弄得我眼睛湿了。我在心里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怎么感激你! 穿上这衣服,我觉得身心自由,坐下时,腰自然挺直,你喜欢我手指涂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油,说是看上去美,又能保护手指。这就是你要我成为的形象?我对着镜子问。 穿成这样,去讨饭,准行。你的话让我笑起来。 我问,就这个样儿愿和我一起站在香港街上行乞? 行乞?你重复,然后说,是的。但是这一刻,我们裹着丝绸的身体揉进了对方光滑的内部, 房外雷电交加。一场暴雨降临。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我回到别墅,却发现你带着礼物在等着我。你递我一大纸盒,我打开来,紫红的中式长衫,丝绸面上梅花,兰草,银闪闪,弄得我眼睛湿了。我在心里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怎么感激你!

穿上这衣服,我觉得身心自由,坐下时,腰自然挺直,你喜欢我手指涂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油,说是看上去美,又能保护手指。这就是你要我成为的形象?我对着镜子问。

穿成这样,去讨饭,准行。你的话让我笑起来。

花,兰草,银闪闪,弄得我眼睛湿了。我在心里说,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怎么感激你! 穿上这衣服,我觉得身心自由,坐下时,腰自然挺直,你喜欢我手指涂一种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油,说是看上去美,又能保护手指。这就是你要我成为的形象?我对着镜子问。 穿成这样,去讨饭,准行。你的话让我笑起来。 我问,就这个样儿愿和我一起站在香港街上行乞? 行乞?你重复,然后说,是的。但是这一刻,我们裹着丝绸的身体揉进了对方光滑的内部, 房外雷电交加。一场暴雨降临。

我问,就这个样儿愿和我一起站在香港街上行乞?

没有约在机场,是我们的明智。机场大如海洋,人一进去,就象一个透明的虾消失在海里。机场的播音恐怖,总在提醒人已是离去时辰。 一周困在小岛简记 虹影 这个小岛在安娜号台风中摇撼,像水面的一个豆荚,几乎翻了过来。已有一周,电视里报道四周许多小岛房屋坍塌,树木折断,岸边走的人落入巨浪。 忽然又风平浪静,小岛没沉下去,又是太平盛世,灯红酒绿。新年刚过,街上装扮依旧,远望维多利亚港湾,焰火炸开,人群相拥大笑。他们总有可庆祝的大事小事。我从别墅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会如约于今日来?这个小得到憋扭的岛,成了相互舔伤口的洞穴。 我等了一夜,没睡,等不到你。雨细得似有似无,象猛兽轻柔的尾毛。我觉得肚子饿,就到林子里走了好久,色迷迷的蝴蝶总飞来遮挡我的眼睛。 走到渡口。有人追着我要算命。AB血型。生肖:龙。星座:巨蟹座。 行乞?你重复,然后说,是的。但是这一刻,我们裹着丝绸的身体揉进了对方光滑的内部,

房外雷电交加。一场暴雨降临。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