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尴尬的虹影  

2005-12-14 03: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尴尬的虹影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  
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尴尬的虹影
  
            
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林汐

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

 

曾经有人这样说道,8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90年代,我的绯闻最多,不是我的小说和诗歌的绯闻,而是我个人。此言语出女作家虹影之口,可谓是其一种自我评说,或多或少向大家暗示点什么。笔者把其中的含义理解为某种文学圈内的尴尬和灰调,大都与娱乐界、政治界瓜葛密切的绯闻一词,在文坛上,实属少见。而虹影就是这样的例子。可以说,虹影从踏上文坛真正到被评论界刮目相看,绯闻就没有断过。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 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且看,她从1997年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举成名后作品遭到的种种误读,接着是《K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的小说人物原型带来的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加上她的小说题材之新颖、主题之大胆、思想之前卫,都向来被舆论所关注。作为一名华裔女作家,即使她的小说一印再印,即使她俨然成 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即使她的书在欧洲和伍尔芙、杜拉斯放在同一书架上,享受着迄今为止任何一个大陆作家都未曾有过的殊荣,但是在国内的文学界,虹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

争议似乎无休止地出现。尴尬之一首先是身份定位之难。不可否认,虹影首先是一位诗人。成名是因其小说。至于虹影的诗歌,用虹影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诗歌比小说写得好。但是她说了也没用,说了读者也不读。虹影诗歌的才情在她的小说中其实也做到了很好的体现。例如《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   尴尬的虹影 文林汐 曾经有人这样说道,8、90年代,我的绯闻最多,不是我的小说和诗歌的绯闻,而是我个人。此言语出女作家虹影之口,可谓是其一种自我评说,或多或少向大家暗示点什么。笔者把其中的含义理解为某种文学圈内的尴尬和灰调,大都与娱乐界、政治界瓜葛密切的“绯闻”一词,在文坛上,实属少见。而虹影就是这样的例子。可以说,虹影从踏上文坛真正到被评论界刮目相看,绯闻就没有断过。且看,她从1997年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举成名后作品遭到的种种误读,接着是《K》的小说人物原型带来的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加上她的小说题材之新颖、主题之大胆、思想之前卫,都向来被舆论所关注。作为一名华裔女作家,即使她的小说一印再印,即使她俨然成 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即使她的书在欧洲和伍尔芙、杜拉斯放在同一书架上,享受着迄今为止任何一个大陆作家都未曾有过的殊荣,但是在国内的文学界,虹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争议似乎无休止地出现。尴尬之一首先是身份定位之难。不可否认,虹影首先是一位诗人。成名是因其小说。至于虹影的诗歌,用虹影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诗歌比小说写得好。但是她说了也没用,说了读者也不读。虹影诗歌的才情在她的小说中其实也做到了很好的体现。例如《K》 里面刻画的女主人公林本身就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在小说的末尾,虹影就借女主人公之笔书写了一系列虹影色彩的诗。然而问题是,作为诗人,虹 影在诗坛上的位置又将怎样来定位?笔者很欣慰地看到,在一些著名的诗歌网站上已看到虹影的身影,并且有理由相信,虹影完全有作为一个诗人的天赋被诗歌界正 名。一些作家,不仅K》 里面刻画的女主人公林本身就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在小说的末尾,虹影就借女主人公之笔书写了一系列虹影色彩的诗。然而问题是,作为诗人,虹 影在诗坛上的位置又将怎样来定位?笔者很欣慰地看到,在一些著名的诗歌网站上已看到虹影的身影,并且有理由相信,虹影完全有作为一个诗人的天赋被诗歌界正 名。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   尴尬的虹影 文林汐 曾经有人这样说道,8、90年代,我的绯闻最多,不是我的小说和诗歌的绯闻,而是我个人。此言语出女作家虹影之口,可谓是其一种自我评说,或多或少向大家暗示点什么。笔者把其中的含义理解为某种文学圈内的尴尬和灰调,大都与娱乐界、政治界瓜葛密切的“绯闻”一词,在文坛上,实属少见。而虹影就是这样的例子。可以说,虹影从踏上文坛真正到被评论界刮目相看,绯闻就没有断过。且看,她从1997年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举成名后作品遭到的种种误读,接着是《K》的小说人物原型带来的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加上她的小说题材之新颖、主题之大胆、思想之前卫,都向来被舆论所关注。作为一名华裔女作家,即使她的小说一印再印,即使她俨然成 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即使她的书在欧洲和伍尔芙、杜拉斯放在同一书架上,享受着迄今为止任何一个大陆作家都未曾有过的殊荣,但是在国内的文学界,虹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争议似乎无休止地出现。尴尬之一首先是身份定位之难。不可否认,虹影首先是一位诗人。成名是因其小说。至于虹影的诗歌,用虹影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诗歌比小说写得好。但是她说了也没用,说了读者也不读。虹影诗歌的才情在她的小说中其实也做到了很好的体现。例如《K》 里面刻画的女主人公林本身就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在小说的末尾,虹影就借女主人公之笔书写了一系列虹影色彩的诗。然而问题是,作为诗人,虹 影在诗坛上的位置又将怎样来定位?笔者很欣慰地看到,在一些著名的诗歌网站上已看到虹影的身影,并且有理由相信,虹影完全有作为一个诗人的天赋被诗歌界正 名。一些作家,不仅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   尴尬的虹影 文林汐 曾经有人这样说道,8、90年代,我的绯闻最多,不是我的小说和诗歌的绯闻,而是我个人。此言语出女作家虹影之口,可谓是其一种自我评说,或多或少向大家暗示点什么。笔者把其中的含义理解为某种文学圈内的尴尬和灰调,大都与娱乐界、政治界瓜葛密切的“绯闻”一词,在文坛上,实属少见。而虹影就是这样的例子。可以说,虹影从踏上文坛真正到被评论界刮目相看,绯闻就没有断过。且看,她从1997年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举成名后作品遭到的种种误读,接着是《K》的小说人物原型带来的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加上她的小说题材之新颖、主题之大胆、思想之前卫,都向来被舆论所关注。作为一名华裔女作家,即使她的小说一印再印,即使她俨然成 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即使她的书在欧洲和伍尔芙、杜拉斯放在同一书架上,享受着迄今为止任何一个大陆作家都未曾有过的殊荣,但是在国内的文学界,虹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争议似乎无休止地出现。尴尬之一首先是身份定位之难。不可否认,虹影首先是一位诗人。成名是因其小说。至于虹影的诗歌,用虹影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诗歌比小说写得好。但是她说了也没用,说了读者也不读。虹影诗歌的才情在她的小说中其实也做到了很好的体现。例如《K》 里面刻画的女主人公林本身就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在小说的末尾,虹影就借女主人公之笔书写了一系列虹影色彩的诗。然而问题是,作为诗人,虹 影在诗坛上的位置又将怎样来定位?笔者很欣慰地看到,在一些著名的诗歌网站上已看到虹影的身影,并且有理由相信,虹影完全有作为一个诗人的天赋被诗歌界正 名。一些作家,不仅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   尴尬的虹影 文林汐 曾经有人这样说道,8、90年代,我的绯闻最多,不是我的小说和诗歌的绯闻,而是我个人。此言语出女作家虹影之口,可谓是其一种自我评说,或多或少向大家暗示点什么。笔者把其中的含义理解为某种文学圈内的尴尬和灰调,大都与娱乐界、政治界瓜葛密切的“绯闻”一词,在文坛上,实属少见。而虹影就是这样的例子。可以说,虹影从踏上文坛真正到被评论界刮目相看,绯闻就没有断过。且看,她从1997年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举成名后作品遭到的种种误读,接着是《K》的小说人物原型带来的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加上她的小说题材之新颖、主题之大胆、思想之前卫,都向来被舆论所关注。作为一名华裔女作家,即使她的小说一印再印,即使她俨然成 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即使她的书在欧洲和伍尔芙、杜拉斯放在同一书架上,享受着迄今为止任何一个大陆作家都未曾有过的殊荣,但是在国内的文学界,虹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争议似乎无休止地出现。尴尬之一首先是身份定位之难。不可否认,虹影首先是一位诗人。成名是因其小说。至于虹影的诗歌,用虹影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诗歌比小说写得好。但是她说了也没用,说了读者也不读。虹影诗歌的才情在她的小说中其实也做到了很好的体现。例如《K》 里面刻画的女主人公林本身就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在小说的末尾,虹影就借女主人公之笔书写了一系列虹影色彩的诗。然而问题是,作为诗人,虹 影在诗坛上的位置又将怎样来定位?笔者很欣慰地看到,在一些著名的诗歌网站上已看到虹影的身影,并且有理由相信,虹影完全有作为一个诗人的天赋被诗歌界正 名。一些作家,不仅

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
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 一些作家,不仅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   尴尬的虹影 文林汐 曾经有人这样说道,8、90年代,我的绯闻最多,不是我的小说和诗歌的绯闻,而是我个人。此言语出女作家虹影之口,可谓是其一种自我评说,或多或少向大家暗示点什么。笔者把其中的含义理解为某种文学圈内的尴尬和灰调,大都与娱乐界、政治界瓜葛密切的“绯闻”一词,在文坛上,实属少见。而虹影就是这样的例子。可以说,虹影从踏上文坛真正到被评论界刮目相看,绯闻就没有断过。且看,她从1997年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举成名后作品遭到的种种误读,接着是《K》的小说人物原型带来的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加上她的小说题材之新颖、主题之大胆、思想之前卫,都向来被舆论所关注。作为一名华裔女作家,即使她的小说一印再印,即使她俨然成 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即使她的书在欧洲和伍尔芙、杜拉斯放在同一书架上,享受着迄今为止任何一个大陆作家都未曾有过的殊荣,但是在国内的文学界,虹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争议似乎无休止地出现。尴尬之一首先是身份定位之难。不可否认,虹影首先是一位诗人。成名是因其小说。至于虹影的诗歌,用虹影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诗歌比小说写得好。但是她说了也没用,说了读者也不读。虹影诗歌的才情在她的小说中其实也做到了很好的体现。例如《K》 里面刻画的女主人公林本身就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在小说的末尾,虹影就借女主人公之笔书写了一系列虹影色彩的诗。然而问题是,作为诗人,虹 影在诗坛上的位置又将怎样来定位?笔者很欣慰地看到,在一些著名的诗歌网站上已看到虹影的身影,并且有理由相信,虹影完全有作为一个诗人的天赋被诗歌界正 名。一些作家,不仅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K》的自序中写到质素不为评论界所认同和接受的缘故。这也恰恰说明,国内批评界的思维方式以及理论资源的陈旧。尴 尬之三还在于话语认同之难。无可否认,虹影是一位旅英华裔女作家。但在虹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她的祖国,并坚持用中文写作。在男性话语中心的文化氛围中,一 位女作家,而且身居海外,她的作品能否得到承认和理解,又需要比普通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个人的苦难经历,私生女的身份,造就了虹影的敏感和坚忍, 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与融汇促使虹影通过创作寻求灵魂的皈依和精神归属。这个过程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寻求自我突破和超越也显然是艰难和困苦的。虹影在《K》的自序中写到“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虹影在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年预言:“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在西方,作一个中文作家也许正表达了她内心的挣扎和追求。

虹影国内文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陈晓明在1996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年预言:是诗人,同时也是小说家,而靠诗歌去生存的作家恐怕是凤毛麟角了,担负起作家“生存使命”的往往都是小说。像韩东,那么,虹影的小说卖得好不好呢?答案显而易见。虹影的成名恰恰因为其小说,她作为小说家的身份认同,也是最近十年间的事。而虹影作为一个诗人,很多时候却被文坛忽视,而事实上是,从开始到现在,虹影的诗歌创作都没有停止过。 尴尬之二在于,作品认同之难。这一点要求用事实说话。要寻找到一个作家的位置,为其命名或是寻找位置,最有力的当然是用作品来证明。虹影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1980年代以诗歌为主,1990年代后小说见长。关于虹影诗歌,王宏图在《震动不己的竖琴--虹影诗歌论》中称,“虹影是一个真诚而又独特的诗人”,虹影的诗歌作品大都趋向于灰暗、死亡、恐惧、绝望等主题。这也正是虹影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却无人问津,而她的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一问世就掀起轩然大波,从而逼迫评论界不得不对她作出回应的重要原因。而 这恐怕也是一些具有类似命运的作家遭遇的相同的尴尬。1997年,虹影因《饥饿的女儿》而闻名于文坛,而后她的小说、诗歌被不断出版,其中反响较大的皆以长篇小说居多,如《阿难》、《女子有行》、《K》、 《上海王》、《绿袖子》、《上海之死》等。综观虹影的小说作品,追求文学的现代性张扬得尤为有力和明显。虹影对个体身体的认识和关照,对个人存在苦难意识 的诠释和理解,对文学审美的渴望和探求,凭借她独特的女性敏感观察力和感知力,在作品中极力展现出来。这种基于女性普遍处境但又抛弃了仅仅作为女性作家的 单一视角的书写,在国内文坛的女性作品中确实是独树一帜的。对于小说,虹影坚持的原则是“好故事,说得妙”,其小说的畅销也暗示着一种文学创作专业化的可能性。虹影作品在欧洲和台湾获得巨大成功,而在国内却遭受着被忽视的偏见,就其作品而言,也许正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新鲜而独特的正如人们终究接受了先锋派的小说叙事一样,也正如人们以复杂的心态兴趣盎然地阅读王朔的小说一样,人们终究会对虹影的小说刮目相看。事实证明,这样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