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记录布拉格  

2005-12-22 11: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多年来生命里所经历的一切,停留在未出世、尚在母亲子宫中的那刻,对即将面对的这个世界还充满惊愕和希冀。或许这些感觉都不如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这是惟一的武器、无可奈何的武器。 我终于被一块磁铁——要流落就流落到布拉格这座城市的想法所吸住,我注视自己,像一粒尘土,在空气之中飘浮。没有拥有,只有存在。多少年前,在这个城市,卡夫卡对所有的孩子说:只有一种追求最后的呼吸,追求窒息的存在。 就让我贴紧离我最近的城堡钟楼,看冰凉尖锐的铁针划出时间。岁月沧桑真实的一面,转向历史轮回虚妄的一面。好吧,只要一身在,就能把终极变为开端,只要一心在,就可以把开端视为顶点。 小阳台上有一盆玫瑰,叶子几乎掉尽,有两把椅子,冰冷地对着天空。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
记录布拉格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十多年来生命里所经历的一切,停留在未出世、尚在母亲子宫中的那刻,对即将面对的这个世界还充满惊愕和希冀。或许这些感觉都不如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这是惟一的武器、无可奈何的武器。 我终于被一块磁铁——要流落就流落到布拉格这座城市的想法所吸住,我注视自己,像一粒尘土,在空气之中飘浮。没有拥有,只有存在。多少年前,在这个城市,卡夫卡对所有的孩子说:只有一种追求最后的呼吸,追求窒息的存在。 就让我贴紧离我最近的城堡钟楼,看冰凉尖锐的铁针划出时间。岁月沧桑真实的一面,转向历史轮回虚妄的一面。好吧,只要一身在,就能把终极变为开端,只要一心在,就可以把开端视为顶点。 小阳台上有一盆玫瑰,叶子几乎掉尽,有两把椅子,冰冷地对着天空。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 

十多年来生命里所经历的一切,停留在未出世、尚在母亲子宫中的那刻,对即将面对的这个世界还充满惊愕和希冀。或许这些感觉都不如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这是惟一的武器、无可奈何的武器。 我终于被一块磁铁——要流落就流落到布拉格这座城市的想法所吸住,我注视自己,像一粒尘土,在空气之中飘浮。没有拥有,只有存在。多少年前,在这个城市,卡夫卡对所有的孩子说:只有一种追求最后的呼吸,追求窒息的存在。 就让我贴紧离我最近的城堡钟楼,看冰凉尖锐的铁针划出时间。岁月沧桑真实的一面,转向历史轮回虚妄的一面。好吧,只要一身在,就能把终极变为开端,只要一心在,就可以把开端视为顶点。 小阳台上有一盆玫瑰,叶子几乎掉尽,有两把椅子,冰冷地对着天空。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记录布拉格

“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记录布拉格              虹影 那声音在说,孩子不应该到世界上来,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怀善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在,丝毫帮不上;父母亡,孩子孤零零,得不到些微的安慰,哪怕廉价的安慰;孩子的一生要忍受多少失败、挫折,再强悍,也强不过这个世界,仅是一股风,就可把孩子架向彼岸的一座座桥截断。 那声音又说,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多难呀!多难呀!那声音说。让我越过这四 

“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记录布拉格              虹影 那声音在说,孩子不应该到世界上来,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怀善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在,丝毫帮不上;父母亡,孩子孤零零,得不到些微的安慰,哪怕廉价的安慰;孩子的一生要忍受多少失败、挫折,再强悍,也强不过这个世界,仅是一股风,就可把孩子架向彼岸的一座座桥截断。 那声音又说,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多难呀!多难呀!那声音说。让我越过这四 

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虹影

 

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那声音在说,孩子不应该到世界上来,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怀善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在,丝毫帮不上;父母亡,孩子孤零零,得不到些微的安慰,哪怕廉价的安慰;孩子的一生要忍受多少失败、挫折,再强悍,也强不过这个世界,仅是一股风,就可把孩子架向彼岸的一座座桥截断。

十多年来生命里所经历的一切,停留在未出世、尚在母亲子宫中的那刻,对即将面对的这个世界还充满惊愕和希冀。或许这些感觉都不如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这是惟一的武器、无可奈何的武器。 我终于被一块磁铁——要流落就流落到布拉格这座城市的想法所吸住,我注视自己,像一粒尘土,在空气之中飘浮。没有拥有,只有存在。多少年前,在这个城市,卡夫卡对所有的孩子说:只有一种追求最后的呼吸,追求窒息的存在。 就让我贴紧离我最近的城堡钟楼,看冰凉尖锐的铁针划出时间。岁月沧桑真实的一面,转向历史轮回虚妄的一面。好吧,只要一身在,就能把终极变为开端,只要一心在,就可以把开端视为顶点。 小阳台上有一盆玫瑰,叶子几乎掉尽,有两把椅子,冰冷地对着天空。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那声音又说,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多难呀!多难呀 “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记录布拉格              虹影 那声音在说,孩子不应该到世界上来,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怀善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在,丝毫帮不上;父母亡,孩子孤零零,得不到些微的安慰,哪怕廉价的安慰;孩子的一生要忍受多少失败、挫折,再强悍,也强不过这个世界,仅是一股风,就可把孩子架向彼岸的一座座桥截断。 那声音又说,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多难呀!多难呀!那声音说。让我越过这四!那声音说。让我越过这四十多年来生命里所经历的一切,停留在未出世、尚在母亲子宫中的那刻,对即将面对的这个世界还充满惊愕和希冀。或许这些感觉都不如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这是惟一的武器、无可奈何的武器。

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我终于被一块磁铁——要流落就流落到布拉格这座城市的想法所吸住,我注视自己,像一粒尘土,在空气之中飘浮。没有拥有,只有存在。多少年前,在这个城市,卡夫卡对所有的孩子说:只有一种追求最后的呼吸,追求窒息的存在。

就让我贴紧离我最近的城堡钟楼,看冰凉尖锐的铁针划出时间。岁月沧桑真实的一面,转向历史轮回虚妄的一面。好吧,只要一身在,就能把终极变为开端,只要一心在,就可以把开端视为顶点。

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记录布拉格              虹影 那声音在说,孩子不应该到世界上来,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怀善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在,丝毫帮不上;父母亡,孩子孤零零,得不到些微的安慰,哪怕廉价的安慰;孩子的一生要忍受多少失败、挫折,再强悍,也强不过这个世界,仅是一股风,就可把孩子架向彼岸的一座座桥截断。 那声音又说,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多难呀!多难呀!那声音说。让我越过这四小阳台上有一盆玫瑰,叶子几乎掉尽,有两把椅子,冰冷地对着天空。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你觉得苦时,他也觉得是苦,她更是,所以,你最好忘记你自己。K说到我的城堡里看一次不够,当你准备好了,怎么面对那些人,你再来一次。

“在索林格住下的黑塞说,我不再因为离开伯恩而感觉难过了,自己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卡夫卡的朋友K,穿得整齐,走过来对我说,你无法选择,你总是被选择,有时是一个女人,有时是一个男人,可能是你的孩子,可能是你的父亲,更可能是你的敌人。” 记录布拉格              虹影 那声音在说,孩子不应该到世界上来,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怀善意;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在,丝毫帮不上;父母亡,孩子孤零零,得不到些微的安慰,哪怕廉价的安慰;孩子的一生要忍受多少失败、挫折,再强悍,也强不过这个世界,仅是一股风,就可把孩子架向彼岸的一座座桥截断。 那声音又说,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多难呀!多难呀!那声音说。让我越过这四我昨夜在窄小的街上迷了路,找不到住所,就站在桥上,河水在静静流淌,感觉这个冬天寒冷到骨头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