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2005-12-30 15: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西德诉《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春桃侵权案(审理中),陈小滢诉《K》的作者虹影侵权案等——最后一案的情形比较接近我们要讨论的涂怀章案:涉案的对象都是小说,而前两案为报告文学。众所周知,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小说家应当拥有远远超出报告文学家的对作品人物的自由裁量权,距离法律上的名誉纠纷也只可能更为遥迢,但虹影与涂怀章还是撞上了厄运的枪口。 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小说家到底怎样做,才不会因言获罪?除去政治与道德附于法律上的限制,单论民事纠纷,公民的写作自由(隶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名誉权,依然会出现冲突。这两项权利应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无大小之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差异存在:言论自由虽然被写入宪法,而依中国的特例,宪法不能进入司法审判,宪法的条文更不能被法院的判决所引用,因而某些权利很容易被悬空;而名誉权的捍卫,却直接规范于《民法通则》的第101条规定及120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法院还附有详尽的司法解释:“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
本狐转载这文章,以此申援涂怀章教授。他和《人殃》的不幸,是整个文坛的不幸!希望《人殃》一案在上诉时法院能慎重审理,还公正给涂怀章教授,不然会滋长对号入座的恶风,在文化中国产生可怕的影响,作家们人人自危,禁区林立,陷阱四伏。本狐由此回想《K》官司的始末,那是一场连环套恶梦,不仅是整个社会,甚至来自亲人对本狐的不同形式打击,至今仍未结束。 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今年63岁的涂怀章教授于2003年8月写成了一部名为《人殃》的小说,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不幸的是,它却在两年之后令涂教授摊上官司,还可能为他带来长达半年的牢狱之灾。涂所供职的湖北大学,有老教授、老干部等13人,认为该书所写的正是自己,但具体情节却纯属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他们的人格和声誉,因此向武昌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12月中旬,一审结果出炉,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涂怀章教授拘役6个月。与此同时,法院驳回13名自诉人要求涂怀章教授分别赔偿各人精神损失费2万元的诉讼请求。自认无罪的涂怀章教授已经提请书面上诉。 发生于中国的类似案例并不罕见,新世纪以来,声名卓著的就有陈永贵后人诉《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的作者吴思侵权案(吴思败诉),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本狐转载这文章,以此申援涂怀章教授。他和《人殃》的不幸,是整个文坛的不幸!希望《人殃》一案在上诉时法院能慎重审理,还公正给涂怀章教授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地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武昌区法院舍弃民事申诉,单取刑事,因为不知内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惶惑之余,我却想起美国的一部电影与其中的案例。米洛斯·福曼导演的《性书大亨》中,靠出版色情杂志发家致富的赖利先生,在他经营的《好色客》上登载广告,说美国的一位大主教曾经与其母通奸。战火一直燃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虽然尽人皆知赖利在歪曲事实,但他还是胜诉。宪法宣判保卫他的色情书写与出版的自由,只要这种行为没有给其他公民带来一定的伤害。 (摘自新快报) ,不然会滋长"对号入座"的恶风,在文化中国产生可怕的影响,作家们人人自危,禁区林立,陷阱四伏。本狐由此回想《K》官司的始末,那是一场连环套恶梦,不仅是整个社会,甚至来自亲人对本狐的不同形式打击,至今仍未结束。

 

本狐转载这文章,以此申援涂怀章教授。他和《人殃》的不幸,是整个文坛的不幸!希望《人殃》一案在上诉时法院能慎重审理,还公正给涂怀章教授,不然会滋长对号入座的恶风,在文化中国产生可怕的影响,作家们人人自危,禁区林立,陷阱四伏。本狐由此回想《K》官司的始末,那是一场连环套恶梦,不仅是整个社会,甚至来自亲人对本狐的不同形式打击,至今仍未结束。 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今年63岁的涂怀章教授于2003年8月写成了一部名为《人殃》的小说,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不幸的是,它却在两年之后令涂教授摊上官司,还可能为他带来长达半年的牢狱之灾。涂所供职的湖北大学,有老教授、老干部等13人,认为该书所写的正是自己,但具体情节却纯属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他们的人格和声誉,因此向武昌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12月中旬,一审结果出炉,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涂怀章教授拘役6个月。与此同时,法院驳回13名自诉人要求涂怀章教授分别赔偿各人精神损失费2万元的诉讼请求。自认无罪的涂怀章教授已经提请书面上诉。 发生于中国的类似案例并不罕见,新世纪以来,声名卓著的就有陈永贵后人诉《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的作者吴思侵权案(吴思败诉),  

本狐转载这文章,以此申援涂怀章教授。他和《人殃》的不幸,是整个文坛的不幸!希望《人殃》一案在上诉时法院能慎重审理,还公正给涂怀章教授,不然会滋长对号入座的恶风,在文化中国产生可怕的影响,作家们人人自危,禁区林立,陷阱四伏。本狐由此回想《K》官司的始末,那是一场连环套恶梦,不仅是整个社会,甚至来自亲人对本狐的不同形式打击,至今仍未结束。 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今年63岁的涂怀章教授于2003年8月写成了一部名为《人殃》的小说,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不幸的是,它却在两年之后令涂教授摊上官司,还可能为他带来长达半年的牢狱之灾。涂所供职的湖北大学,有老教授、老干部等13人,认为该书所写的正是自己,但具体情节却纯属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他们的人格和声誉,因此向武昌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12月中旬,一审结果出炉,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涂怀章教授拘役6个月。与此同时,法院驳回13名自诉人要求涂怀章教授分别赔偿各人精神损失费2万元的诉讼请求。自认无罪的涂怀章教授已经提请书面上诉。 发生于中国的类似案例并不罕见,新世纪以来,声名卓著的就有陈永贵后人诉《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的作者吴思侵权案(吴思败诉), 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地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武昌区法院舍弃民事申诉,单取刑事,因为不知内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惶惑之余,我却想起美国的一部电影与其中的案例。米洛斯·福曼导演的《性书大亨》中,靠出版色情杂志发家致富的赖利先生,在他经营的《好色客》上登载广告,说美国的一位大主教曾经与其母通奸。战火一直燃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虽然尽人皆知赖利在歪曲事实,但他还是胜诉。宪法宣判保卫他的色情书写与出版的自由,只要这种行为没有给其他公民带来一定的伤害。 (摘自新快报)

 

今年张西德诉《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春桃侵权案(审理中),陈小滢诉《K》的作者虹影侵权案等——最后一案的情形比较接近我们要讨论的涂怀章案:涉案的对象都是小说,而前两案为报告文学。众所周知,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小说家应当拥有远远超出报告文学家的对作品人物的自由裁量权,距离法律上的名誉纠纷也只可能更为遥迢,但虹影与涂怀章还是撞上了厄运的枪口。 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小说家到底怎样做,才不会因言获罪?除去政治与道德附于法律上的限制,单论民事纠纷,公民的写作自由(隶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名誉权,依然会出现冲突。这两项权利应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无大小之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差异存在:言论自由虽然被写入宪法,而依中国的特例,宪法不能进入司法审判,宪法的条文更不能被法院的判决所引用,因而某些权利很容易被悬空;而名誉权的捍卫,却直接规范于《民法通则》的第101条规定及120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法院还附有详尽的司法解释:“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63岁的涂怀章教授于20038月写成了一部名为《人殃》的小说,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不幸的是,它却在两年之后令涂教授摊上官司,还可能为他带来长达半年的牢狱之灾。涂所供职的湖北大学,有老教授、老干部等13人,认为该书所写的正是自己,但具体情节却纯属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他们的人格和声誉,因此向武昌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12月中旬,一审结果出炉,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涂怀章教授拘役6个月。与此同时,法院驳回张西德诉《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春桃侵权案(审理中),陈小滢诉《K》的作者虹影侵权案等——最后一案的情形比较接近我们要讨论的涂怀章案:涉案的对象都是小说,而前两案为报告文学。众所周知,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小说家应当拥有远远超出报告文学家的对作品人物的自由裁量权,距离法律上的名誉纠纷也只可能更为遥迢,但虹影与涂怀章还是撞上了厄运的枪口。 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小说家到底怎样做,才不会因言获罪?除去政治与道德附于法律上的限制,单论民事纠纷,公民的写作自由(隶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名誉权,依然会出现冲突。这两项权利应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无大小之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差异存在:言论自由虽然被写入宪法,而依中国的特例,宪法不能进入司法审判,宪法的条文更不能被法院的判决所引用,因而某些权利很容易被悬空;而名誉权的捍卫,却直接规范于《民法通则》的第101条规定及120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法院还附有详尽的司法解释:“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13名自诉人要求涂怀章教授分别赔偿各人精神损失费2万元的诉讼请求。自认无罪的涂怀章教授已经提请书面上诉。

    发生于中国的类似案例并不罕见,新世纪以来,声名卓著的就有陈永贵后人诉《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的作者吴思侵权案(吴思败诉),张西德诉《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春桃侵权案(审理中),陈小滢诉《张西德诉《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春桃侵权案(审理中),陈小滢诉《K》的作者虹影侵权案等——最后一案的情形比较接近我们要讨论的涂怀章案:涉案的对象都是小说,而前两案为报告文学。众所周知,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小说家应当拥有远远超出报告文学家的对作品人物的自由裁量权,距离法律上的名誉纠纷也只可能更为遥迢,但虹影与涂怀章还是撞上了厄运的枪口。 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小说家到底怎样做,才不会因言获罪?除去政治与道德附于法律上的限制,单论民事纠纷,公民的写作自由(隶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名誉权,依然会出现冲突。这两项权利应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无大小之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差异存在:言论自由虽然被写入宪法,而依中国的特例,宪法不能进入司法审判,宪法的条文更不能被法院的判决所引用,因而某些权利很容易被悬空;而名誉权的捍卫,却直接规范于《民法通则》的第101条规定及120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法院还附有详尽的司法解释:“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K》的作者虹影侵权案等——最后一案的情形比较接近我们要讨论的涂怀章案:涉案的对象都是小说,而前两案为报告文学。众所周知,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小说家应当拥有远远超出报告文学家的对作品人物的自由裁量权,距离法律上的名誉纠纷也只可能更为遥迢,但虹影与涂怀章还是撞上了厄运的枪口。

本狐转载这文章,以此申援涂怀章教授。他和《人殃》的不幸,是整个文坛的不幸!希望《人殃》一案在上诉时法院能慎重审理,还公正给涂怀章教授,不然会滋长对号入座的恶风,在文化中国产生可怕的影响,作家们人人自危,禁区林立,陷阱四伏。本狐由此回想《K》官司的始末,那是一场连环套恶梦,不仅是整个社会,甚至来自亲人对本狐的不同形式打击,至今仍未结束。 这种所谓的隐私告状官司大泛滥,倒是侮辱了国人的智商。 今年63岁的涂怀章教授于2003年8月写成了一部名为《人殃》的小说,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不幸的是,它却在两年之后令涂教授摊上官司,还可能为他带来长达半年的牢狱之灾。涂所供职的湖北大学,有老教授、老干部等13人,认为该书所写的正是自己,但具体情节却纯属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他们的人格和声誉,因此向武昌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12月中旬,一审结果出炉,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涂怀章教授拘役6个月。与此同时,法院驳回13名自诉人要求涂怀章教授分别赔偿各人精神损失费2万元的诉讼请求。自认无罪的涂怀章教授已经提请书面上诉。 发生于中国的类似案例并不罕见,新世纪以来,声名卓著的就有陈永贵后人诉《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的作者吴思侵权案(吴思败诉), 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小说家到底怎样做,才不会因言获罪?除去政治与道德附于法律上的限制,单论民事纠纷,公民的写作自由(隶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名誉权,依然会出现冲突。这两项权利应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无大小之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差异存在:言论自由虽然被写入宪法,而依中国的特例,宪法不能进入司法审判,宪法的条文更不能被法院的判决所引用,因而某些权利很容易被悬空;而名誉权的捍卫,却直接规范于《民法通则》的第101条规定及120条规定:张西德诉《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春桃侵权案(审理中),陈小滢诉《K》的作者虹影侵权案等——最后一案的情形比较接近我们要讨论的涂怀章案:涉案的对象都是小说,而前两案为报告文学。众所周知,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小说家应当拥有远远超出报告文学家的对作品人物的自由裁量权,距离法律上的名誉纠纷也只可能更为遥迢,但虹影与涂怀章还是撞上了厄运的枪口。 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小说家到底怎样做,才不会因言获罪?除去政治与道德附于法律上的限制,单论民事纠纷,公民的写作自由(隶属于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名誉权,依然会出现冲突。这两项权利应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无大小之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差异存在:言论自由虽然被写入宪法,而依中国的特例,宪法不能进入司法审判,宪法的条文更不能被法院的判决所引用,因而某些权利很容易被悬空;而名誉权的捍卫,却直接规范于《民法通则》的第101条规定及120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法院还附有详尽的司法解释:“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法院还附有详尽的司法解释: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地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地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武昌区法院舍弃民事申诉,单取刑事,因为不知内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惶惑之余,我却想起美国的一部电影与其中的案例。米洛斯·福曼导演的《性书大亨》中,靠出版色情杂志发家致富的赖利先生,在他经营的《好色客》上登载广告,说美国的一位大主教曾经与其母通奸。战火一直燃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虽然尽人皆知赖利在歪曲事实,但他还是胜诉。宪法宣判保卫他的色情书写与出版的自由,只要这种行为没有给其他公民带来一定的伤害。 (摘自新快报)

    武昌区法院舍弃民事申诉,单取刑事,因为不知内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惶惑之余,我却想起美国的一部电影与其中的案例。米洛斯·福曼导演的《性书大亨》中,靠出版色情杂志发家致富的赖利先生,在他经营的《好色客》上登载广告,说美国的一位大主教曾经与其母通奸。战火一直燃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虽然尽人皆知赖利在歪曲事实,但他还是胜诉。宪法宣判保卫他的色情书写与出版的自由,只要这种行为没有给其他公民带来一定的伤害。 (摘自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地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武昌区法院舍弃民事申诉,单取刑事,因为不知内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惶惑之余,我却想起美国的一部电影与其中的案例。米洛斯·福曼导演的《性书大亨》中,靠出版色情杂志发家致富的赖利先生,在他经营的《好色客》上登载广告,说美国的一位大主教曾经与其母通奸。战火一直燃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虽然尽人皆知赖利在歪曲事实,但他还是胜诉。宪法宣判保卫他的色情书写与出版的自由,只要这种行为没有给其他公民带来一定的伤害。 (摘自新快报) 新快报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地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武昌区法院舍弃民事申诉,单取刑事,因为不知内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在惶惑之余,我却想起美国的一部电影与其中的案例。米洛斯·福曼导演的《性书大亨》中,靠出版色情杂志发家致富的赖利先生,在他经营的《好色客》上登载广告,说美国的一位大主教曾经与其母通奸。战火一直燃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虽然尽人皆知赖利在歪曲事实,但他还是胜诉。宪法宣判保卫他的色情书写与出版的自由,只要这种行为没有给其他公民带来一定的伤害。 (摘自新快报)  )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