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玉米革命  

2005-10-30 10: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米革命 虹影 超女狂潮扫过中国,有点东西无可复原地变了。文化学家已经谈过不少,政治学家也加入进来,他们的观察我都不反对,但是有一点谁都没有说到,或许因为我是女人,才一清二楚。我今天说出来,不怕犯忌。 那就是:玉米爱春春,是女人爱女人,也是男人爱女人,但是我们爱的,是一个不像传统女人的女人。春春的胜利,是一个新的审美观在中国的胜利――这是一场革命,这是一个新时代轰轰烈烈的开场。 几千年来,中国人观赏女人,是有定规的。读一下中国小说,谈女色的如《青楼梦》,用的词汇完全一样。什么“骨柔肌腻”,什么“纤腰袅娜”,什么“凌波冉冉”,什么“娇如红杏”。甚至谈男色的如《品花宝鉴》,也用完全一样的词汇。大半个世纪革命化之后,中国人看女人,依然是同样眼光。写小说赞美女性美,只是文言翻成白话。 粉丝绝对是女人多于男人,玉米更是如此。女孩子爱春春的帅气,阳光少年味儿十足,不带女性柔媚腼腆,动作洒脱利落。女人看中的是不像女人的女人,证明女人的眼光不必受男人主宰。春春的脱颖而出,证明女孩子多半是天生同性恋――证明她们并不喜欢女人“娇如红杏”。 玉米男人,多半却有点异样眼光:因为春春有几分男人没有的恬静,有些许男人没有的灿烂,尤其是她笑起来,眼睛明亮清纯,还带有点羞色,足以打动这种类型的男人,甚至是那种心灵受创的男人孤独的心灵。真正懂得女人的男人,见了春春,会忽然眼前一亮,因为她和“纯女性
玉米革命
玉米革命 虹影 超女狂潮扫过中国,有点东西无可复原地变了。文化学家已经谈过不少,政治学家也加入进来,他们的观察我都不反对,但是有一点谁都没有说到,或许因为我是女人,才一清二楚。我今天说出来,不怕犯忌。 那就是:玉米爱春春,是女人爱女人,也是男人爱女人,但是我们爱的,是一个不像传统女人的女人。春春的胜利,是一个新的审美观在中国的胜利――这是一场革命,这是一个新时代轰轰烈烈的开场。 几千年来,中国人观赏女人,是有定规的。读一下中国小说,谈女色的如《青楼梦》,用的词汇完全一样。什么“骨柔肌腻”,什么“纤腰袅娜”,什么“凌波冉冉”,什么“娇如红杏”。甚至谈男色的如《品花宝鉴》,也用完全一样的词汇。大半个世纪革命化之后,中国人看女人,依然是同样眼光。写小说赞美女性美,只是文言翻成白话。 粉丝绝对是女人多于男人,玉米更是如此。女孩子爱春春的帅气,阳光少年味儿十足,不带女性柔媚腼腆,动作洒脱利落。女人看中的是不像女人的女人,证明女人的眼光不必受男人主宰。春春的脱颖而出,证明女孩子多半是天生同性恋――证明她们并不喜欢女人“娇如红杏”。 玉米男人,多半却有点异样眼光:因为春春有几分男人没有的恬静,有些许男人没有的灿烂,尤其是她笑起来,眼睛明亮清纯,还带有点羞色,足以打动这种类型的男人,甚至是那种心灵受创的男人孤独的心灵。真正懂得女人的男人,见了春春,会忽然眼前一亮,因为她和“纯女性
          虹影

     超女狂潮扫过中国,有点东西无可复原地变了。文化学家已经谈过不少,政治学家也加入进来,他们的观察我都不反对,但是有一点谁都没有说到,或许因为我是女人,才一清二楚。我今天说出来,不怕犯忌。
     那就是:玉米爱春春,是女人爱女人,也是男人爱女人,但是我们爱的,是一个不像传统女人的女人。春春的胜利,是一个新的审美观在中国的胜利――这是一场革命,这是一个新时代轰轰烈烈的开场。
     几千年来,中国人观赏女人,是有定规的。读一下中国小说,谈女色的如《青楼梦》,用的词汇完全一样。什么“骨柔肌腻”,什么“纤腰袅娜”,什么“凌波冉冉”,什么“娇如红杏”。甚至谈男色的如《品花宝鉴》,也用完全一样的词汇。大半个世纪革命化之后,中国人看女人,依然是同样眼光。写小说赞美女性美,只是文言翻成白话。
     粉丝绝对是女人多于男人,玉米更是如此。女孩子爱春春的帅气,阳光少年味儿十足,不带女性柔媚腼腆,动作洒脱利落。女人看中的是不像女人的女人,证明女人的眼光不必受男人主宰。春春的脱颖而出,证明女孩子多半是天生同性恋――证明她们并不喜欢女人“娇如红杏”。不是玉米,不能抱我家黑黑。”她还解释一句:“黑黑也是玉米。别人上场,黑黑就乱跳,春春出场,黑黑就静下来专心听。” 我傻在原地,看着父女俩的背影,这世界怪了,光天白日之下,还有强行玉米的吗?我连黑黑的性别都没有问清!不过男女玉米,老少玉米,爱春春的理由实际上是相同的――这才是女人味,新的女性美。 看来新时代的开端,不由我们控制,第一次民意“选举”的胜利,的确在改变某些腐朽透顶的基石――女性美的传统标准,一直是一种文化规定。那么春春得人心,就说明文化大变。 我为春春砸进了多少票,属于革命机密,暂不透露。楼上音乐家的女儿也未免太缺少眼光: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这种气质,我这样的一贯觉悟,玉米党还能少了我这个思想家?
    玉米男人,多半却有点异样眼光:因为春春有几分男人没有的恬静,有些许男人没有的灿烂,尤其是她笑起来,眼睛明亮清纯,还带有点羞色,足以打动这种类型的男人,甚至是那种心灵受创的男人孤独的心灵。真正懂得女人的男人,见了春春,会忽然眼前一亮,因为她和“纯女性美”不同,这点异样的美,令人同样过目不忘。
    我的成都朋友J是男玉米的一个典型例子,他一直是凉粉,喜欢她的英文歌,喜欢她紧张的样子,喜欢她的性感。可是在看终极PK那一晚,忽然变心,变成铁杆玉米,甚至动员妻子、妻子的弟弟一家子全参与投春春的票,一个晚上不停守在电视前按动手机上的键。
    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在拉票的过程中,他和春春命运就联系在一起:不知不觉成了“玉狂”,天天看录下的唱带,去买地摊上的盗版光碟分送给朋友,听说春春到上海,他竞然抛开手里的大堆工作,专程坐飞机去上海,只是为了能亲眼目睹她一次风采。他在机场玉米地的喧哗中给我打电话:“谁都爱春春不得了,哪有动手打她的?记者乱说。”他在手机里激动地叫。“我太幸福了,比第一次恋爱还幸福。”他说不下去,声音呜咽。他这副样子,不像个三十岁的成熟男子。果然我接到了他妻子的电子信,抱怨丈夫“变心”。我告诉她:你本来就有春春的豪爽。现在你照春春的打扮,学春春的动作,这个男人就永远是你的。不是玉米,不能抱我家黑黑。”她还解释一句:“黑黑也是玉米。别人上场,黑黑就乱跳,春春出场,黑黑就静下来专心听。” 我傻在原地,看着父女俩的背影,这世界怪了,光天白日之下,还有强行玉米的吗?我连黑黑的性别都没有问清!不过男女玉米,老少玉米,爱春春的理由实际上是相同的――这才是女人味,新的女性美。 看来新时代的开端,不由我们控制,第一次民意“选举”的胜利,的确在改变某些腐朽透顶的基石――女性美的传统标准,一直是一种文化规定。那么春春得人心,就说明文化大变。 我为春春砸进了多少票,属于革命机密,暂不透露。楼上音乐家的女儿也未免太缺少眼光: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这种气质,我这样的一贯觉悟,玉米党还能少了我这个思想家?
    为什么?因为判断女性美的标准在发生变化。
    还有怪事:我楼上的邻居是音乐家,弹的是巴赫,听的是马勒,从不关心这等俗歌俚曲之事。他的女儿仪态高雅,二十开外,养一条黑狗,每傍晚父女必在公园上溜狗。我散步遇见了,会抱抱这黑狗。
    这天例行抱狗时,突然音乐家问我:“你是玉米还是凉粉?”玉米革命 虹影 超女狂潮扫过中国,有点东西无可复原地变了。文化学家已经谈过不少,政治学家也加入进来,他们的观察我都不反对,但是有一点谁都没有说到,或许因为我是女人,才一清二楚。我今天说出来,不怕犯忌。 那就是:玉米爱春春,是女人爱女人,也是男人爱女人,但是我们爱的,是一个不像传统女人的女人。春春的胜利,是一个新的审美观在中国的胜利――这是一场革命,这是一个新时代轰轰烈烈的开场。 几千年来,中国人观赏女人,是有定规的。读一下中国小说,谈女色的如《青楼梦》,用的词汇完全一样。什么“骨柔肌腻”,什么“纤腰袅娜”,什么“凌波冉冉”,什么“娇如红杏”。甚至谈男色的如《品花宝鉴》,也用完全一样的词汇。大半个世纪革命化之后,中国人看女人,依然是同样眼光。写小说赞美女性美,只是文言翻成白话。 粉丝绝对是女人多于男人,玉米更是如此。女孩子爱春春的帅气,阳光少年味儿十足,不带女性柔媚腼腆,动作洒脱利落。女人看中的是不像女人的女人,证明女人的眼光不必受男人主宰。春春的脱颖而出,证明女孩子多半是天生同性恋――证明她们并不喜欢女人“娇如红杏”。 玉米男人,多半却有点异样眼光:因为春春有几分男人没有的恬静,有些许男人没有的灿烂,尤其是她笑起来,眼睛明亮清纯,还带有点羞色,足以打动这种类型的男人,甚至是那种心灵受创的男人孤独的心灵。真正懂得女人的男人,见了春春,会忽然眼前一亮,因为她和“纯女性
    “我?”我一愣,没有想到他会问这问题。
    他女儿一把将我怀中的黑狗抱过去,振振有词:“不是玉米,不能抱我家黑黑。”她还解释一句:“黑黑也是玉米。别人上场,黑黑就乱跳,春春出场,黑黑就静下来专心听。”
    我傻在原地,看着父女俩的背影,这世界怪了,光天白日之下,还有强行玉米的吗?我连黑黑的性别都没有问清!不是玉米,不能抱我家黑黑。”她还解释一句:“黑黑也是玉米。别人上场,黑黑就乱跳,春春出场,黑黑就静下来专心听。” 我傻在原地,看着父女俩的背影,这世界怪了,光天白日之下,还有强行玉米的吗?我连黑黑的性别都没有问清!不过男女玉米,老少玉米,爱春春的理由实际上是相同的――这才是女人味,新的女性美。 看来新时代的开端,不由我们控制,第一次民意“选举”的胜利,的确在改变某些腐朽透顶的基石――女性美的传统标准,一直是一种文化规定。那么春春得人心,就说明文化大变。 我为春春砸进了多少票,属于革命机密,暂不透露。楼上音乐家的女儿也未免太缺少眼光: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这种气质,我这样的一贯觉悟,玉米党还能少了我这个思想家?
    不过男女玉米,老少玉米,爱春春的理由实际上是相同的――这才是女人味,新的女性美。
    看来新时代的开端,不由我们控制,第一次民意“选举”的胜利,的确在改变某些腐朽透顶的基石――女性美的传统标准,一直是一种文化规定。那么春春得人心,就说明文化大变。
    我为春春砸进了多少票,属于革命机密,暂不透露。楼上音乐家的女儿也未免太缺少眼光: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这种气质,我这样的一贯觉悟,玉米党还能少了我这个思想家?
美”不同,这点异样的美,令人同样过目不忘。我的成都朋友J是男玉米的一个典型例子,他一直是凉粉,喜欢她的英文歌,喜欢她紧张的样子,喜欢她的性感。可是在看终极PK那一晚,忽然变心,变成铁杆玉米,甚至动员妻子、妻子的弟弟一家子全参与投春春的票,一个晚上不停守在电视前按动手机上的键。 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在拉票的过程中,他和春春命运就联系在一起:不知不觉成了“玉狂”,天天看录下的唱带,去买地摊上的盗版光碟分送给朋友,听说春春到上海,他竞然抛开手里的大堆工作,专程坐飞机去上海,只是为了能亲眼目睹她一次风采。他在机场玉米地的喧哗中给我打电话:“谁都爱春春不得了,哪有动手打她的?记者乱说。”他在手机里激动地叫。“我太幸福了,比第一次恋爱还幸福。”他说不下去,声音呜咽。他这副样子,不像个三十岁的成熟男子。果然我接到了他妻子的电子信,抱怨丈夫“变心”。我告诉她:你本来就有春春的豪爽。现在你照春春的打扮,学春春的动作,这个男人就永远是你的。 为什么?因为判断女性美的标准在发生变化。 还有怪事:我楼上的邻居是音乐家,弹的是巴赫,听的是马勒,从不关心这等俗歌俚曲之事。他的女儿仪态高雅,二十开外,养一条黑狗,每傍晚父女必在公园上溜狗。我散步遇见了,会抱抱这黑狗。 这天例行抱狗时,突然音乐家问我:“你是玉米还是凉粉?” “我?”我一愣,没有想到他会问这问题。 他女儿一把将我怀中的黑狗抱过去,振振有词:“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