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  

2006-01-20 03: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 虹影 有人说我是文字魔女,但谁知道写作对我是多么痛苦! 有人说我既胆怯又叛逆,既善良又心硬,既乖顺又刚愎自用。 有人说,我靠写作,拯救了自己。 有人说,我怀念18岁以后的流浪时光,不同寻常的经历给了我不同寻常的质地:一无所有,奇迹与危险并存;北上南下,与地下诗人、作家、画家们“扎堆儿”,体味着外面世界带来的每一次奇迹、邂逅、巧合和惊喜,但谁又知道此中我的厌恶? 有人说,我母亲敢爱敢恨,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女人敢爱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并且为他生下孩子,可谓是特立独行。我母亲这种特质毫无损耗地遗传到了我的体内,使我更加“疯狂”,不肯让自己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

 
                             虹影

 

。 有人说,我既未到临死和年老就写自传,是不合时宜,有“家丑外扬”之嫌,因为书中人物现都健在。但谁明白我深深的负疚? 有人说,是下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造就了我。 有人说,我不会与人相处。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参加演讲等文学活动,我几乎从不出门,也不参加任何Party。 有人说,我说过男性朋友可以抛弃,男人很少能走进我的心;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心一旦打开,就很容易建立牢固的友谊。女朋友不可抛弃,但谁了解我的绝望和对爱的渴望? 有人说,我是受法国女作家杜拉斯的影响,而我不以为然地说,如果杜拉斯活着,她也许会受我的影响,因法国门槛出版社出版了我N个长篇小说。 有人说,我好美食美衣,但谁懂得我心爱零度音乐和无舞之舞? 这些描述和有人说我是文字魔女,但谁知道写作对我是多么痛苦!

有人说我既胆怯又叛逆,既善良又心硬,既乖顺又刚愎自用。

。 有人说,我既未到临死和年老就写自传,是不合时宜,有“家丑外扬”之嫌,因为书中人物现都健在。但谁明白我深深的负疚? 有人说,是下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造就了我。 有人说,我不会与人相处。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参加演讲等文学活动,我几乎从不出门,也不参加任何Party。 有人说,我说过男性朋友可以抛弃,男人很少能走进我的心;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心一旦打开,就很容易建立牢固的友谊。女朋友不可抛弃,但谁了解我的绝望和对爱的渴望? 有人说,我是受法国女作家杜拉斯的影响,而我不以为然地说,如果杜拉斯活着,她也许会受我的影响,因法国门槛出版社出版了我N个长篇小说。 有人说,我好美食美衣,但谁懂得我心爱零度音乐和无舞之舞? 这些描述和

有人说,我靠写作,拯救了自己。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 虹影 有人说我是文字魔女,但谁知道写作对我是多么痛苦! 有人说我既胆怯又叛逆,既善良又心硬,既乖顺又刚愎自用。 有人说,我靠写作,拯救了自己。 有人说,我怀念18岁以后的流浪时光,不同寻常的经历给了我不同寻常的质地:一无所有,奇迹与危险并存;北上南下,与地下诗人、作家、画家们“扎堆儿”,体味着外面世界带来的每一次奇迹、邂逅、巧合和惊喜,但谁又知道此中我的厌恶? 有人说,我母亲敢爱敢恨,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女人敢爱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并且为他生下孩子,可谓是特立独行。我母亲这种特质毫无损耗地遗传到了我的体内,使我更加“疯狂”,不肯让自己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有人说,我怀念18岁以后的流浪时光,不同寻常的经历给了我不同寻常的质地:一无所有,奇迹与危险并存;北上南下,与地下诗人、作家、画家们。 有人说,我既未到临死和年老就写自传,是不合时宜,有“家丑外扬”之嫌,因为书中人物现都健在。但谁明白我深深的负疚? 有人说,是下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造就了我。 有人说,我不会与人相处。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参加演讲等文学活动,我几乎从不出门,也不参加任何Party。 有人说,我说过男性朋友可以抛弃,男人很少能走进我的心;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心一旦打开,就很容易建立牢固的友谊。女朋友不可抛弃,但谁了解我的绝望和对爱的渴望? 有人说,我是受法国女作家杜拉斯的影响,而我不以为然地说,如果杜拉斯活着,她也许会受我的影响,因法国门槛出版社出版了我N个长篇小说。 有人说,我好美食美衣,但谁懂得我心爱零度音乐和无舞之舞? 这些描述和扎堆儿,体味着外面世界带来的每一次奇迹、邂逅、巧合和惊喜,但谁又知道此中我的厌恶?

有人说,我母亲敢爱敢恨,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女人敢爱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并且为他生下孩子,可谓是特立独行。我母亲这种特质毫无损耗地遗传到了我的体内,使我更加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疯狂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不肯让自己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

有人说,我既未到临死和年老就写自传,是不合时宜,有家丑外扬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之嫌,因为书中人物现都健在。但谁明白我深深的负疚?

有人说,是下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造就了我。

有人说,我不会与人相处。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参加演讲等文学活动,我几乎从不出门,也不参加任何Party。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 虹影 有人说我是文字魔女,但谁知道写作对我是多么痛苦! 有人说我既胆怯又叛逆,既善良又心硬,既乖顺又刚愎自用。 有人说,我靠写作,拯救了自己。 有人说,我怀念18岁以后的流浪时光,不同寻常的经历给了我不同寻常的质地:一无所有,奇迹与危险并存;北上南下,与地下诗人、作家、画家们“扎堆儿”,体味着外面世界带来的每一次奇迹、邂逅、巧合和惊喜,但谁又知道此中我的厌恶? 有人说,我母亲敢爱敢恨,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女人敢爱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并且为他生下孩子,可谓是特立独行。我母亲这种特质毫无损耗地遗传到了我的体内,使我更加“疯狂”,不肯让自己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

有人说,我说过男性朋友可以抛弃,男人很少能走进我的心;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心一旦打开,就很容易建立牢固的友谊。女朋友不可抛弃,但谁了解我的绝望和对爱的渴望?

为什么我不能沉默? 虹影 有人说我是文字魔女,但谁知道写作对我是多么痛苦! 有人说我既胆怯又叛逆,既善良又心硬,既乖顺又刚愎自用。 有人说,我靠写作,拯救了自己。 有人说,我怀念18岁以后的流浪时光,不同寻常的经历给了我不同寻常的质地:一无所有,奇迹与危险并存;北上南下,与地下诗人、作家、画家们“扎堆儿”,体味着外面世界带来的每一次奇迹、邂逅、巧合和惊喜,但谁又知道此中我的厌恶? 有人说,我母亲敢爱敢恨,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女人敢爱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并且为他生下孩子,可谓是特立独行。我母亲这种特质毫无损耗地遗传到了我的体内,使我更加“疯狂”,不肯让自己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有人说,我是受法国女作家杜拉斯的影响,而我不以为然地说,如果杜拉斯活着,她也许会受我的影响,因法国门槛出版社出版了我N个长篇小说。

有人说,我好美食美衣,但谁懂得我心爱零度音乐和无舞之舞?

这些描述和反问都太皮相,我还没有彻底完成自我描画呢。

。 有人说,我既未到临死和年老就写自传,是不合时宜,有“家丑外扬”之嫌,因为书中人物现都健在。但谁明白我深深的负疚? 有人说,是下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造就了我。 有人说,我不会与人相处。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参加演讲等文学活动,我几乎从不出门,也不参加任何Party。 有人说,我说过男性朋友可以抛弃,男人很少能走进我的心;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心一旦打开,就很容易建立牢固的友谊。女朋友不可抛弃,但谁了解我的绝望和对爱的渴望? 有人说,我是受法国女作家杜拉斯的影响,而我不以为然地说,如果杜拉斯活着,她也许会受我的影响,因法国门槛出版社出版了我N个长篇小说。 有人说,我好美食美衣,但谁懂得我心爱零度音乐和无舞之舞? 这些描述和

我一向无辜而孱弱,但只要我还能说话,我就要告诉世人真相,天下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总是多数。我要说,在《饥饿的女儿》里虽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我还要说:饥饿是我的胎教,苦难是我的启蒙,在襁褓里因为是私生子,我在法庭上被人扔来抛去,多少年过去,有权者依然觉得权力滋味鲜美,而被牺牲者现在要讨个声音。

这声音会存在,正如你们和我都会上迦密山汇合。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