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2006-01-23 05: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虹影 你问过我 你问过我,是否有过一个人流泪的时候,尤其在这段时间――我生病在床上?你告诉过我,每天清晨大都在听大提琴或听竹扫帚划过院墙的声音,心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忧伤。你说过我是离得最近的人,但我也是离得最远的人。 你问我:太阳上山了,你是否还在沉睡? 亲爱的,我没有睡。我在看书,我以每天看一本书的速度,跨越孤独和病痛的海洋,忧伤只属于一个人,一个人,包括哭的时候。如果你非要问我,是否这两者都时常 伴随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听了不要害怕:我每天傍晚都在想结束自已的生命,想从空中往这个尘世坠落,以此来掀倒聚集在我身上厚重的黑色。我之所以没飞出天际,就是因为有你挡在我面前,我仅仅站在窗口,看到一片云海翻卷。 我只能远行,飞机把我带到一个个陌生的国度,我在陌生中企图忘掉一切。当我精疲力竭,不能再前行,需要寻找一个可藏身之地时,我便条件反射地面朝你的方向, 买张离你最近的机票。那遥远的方向,一望无际的机场外                   ,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虹影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虹影 你问过我 你问过我,是否有过一个人流泪的时候,尤其在这段时间――我生病在床上?你告诉过我,每天清晨大都在听大提琴或听竹扫帚划过院墙的声音,心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忧伤。你说过我是离得最近的人,但我也是离得最远的人。 你问我:太阳上山了,你是否还在沉睡? 亲爱的,我没有睡。我在看书,我以每天看一本书的速度,跨越孤独和病痛的海洋,忧伤只属于一个人,一个人,包括哭的时候。如果你非要问我,是否这两者都时常 伴随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听了不要害怕:我每天傍晚都在想结束自已的生命,想从空中往这个尘世坠落,以此来掀倒聚集在我身上厚重的黑色。我之所以没飞出天际,就是因为有你挡在我面前,我仅仅站在窗口,看到一片云海翻卷。 我只能远行,飞机把我带到一个个陌生的国度,我在陌生中企图忘掉一切。当我精疲力竭,不能再前行,需要寻找一个可藏身之地时,我便条件反射地面朝你的方向, 买张离你最近的机票。那遥远的方向,一望无际的机场外

,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

你问过我  你问过我,是否有过一个人流泪的时候,尤其在这段时间――我生病在床上?你告诉过我,每天清晨大都在听大提琴或听竹扫帚划过院墙的声音,心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忧伤。你说过我是离得最近的人,但我也是离得最远的人。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你问我:太阳上山了,你是否还在沉睡?

亲爱的,我没有睡。我在看书,我以每天看一本书的速度,跨越孤独和病痛的海洋,忧伤只属于一个人,一个人,包括哭的时候。如果你非要问我,是否这两者都时常 伴随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听了不要害怕:我每天傍晚都在想结束自已的生命,想从空中往这个尘世坠落,以此来掀倒聚集在我身上厚重的黑色。我之所以没飞出天际,就是因为有你挡在我面前,我仅仅站在窗口,看到一片云海翻卷。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我只能远行,飞机把我带到一个个陌生的国度,我在陌生中企图忘掉一切。当我精疲力竭,不能再前行,需要寻找一个可藏身之地时,我便条件反射地面朝你的方向, 买张离你最近的机票。那遥远的方向,一望无际的机场外,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虹影 你问过我 你问过我,是否有过一个人流泪的时候,尤其在这段时间――我生病在床上?你告诉过我,每天清晨大都在听大提琴或听竹扫帚划过院墙的声音,心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忧伤。你说过我是离得最近的人,但我也是离得最远的人。 你问我:太阳上山了,你是否还在沉睡? 亲爱的,我没有睡。我在看书,我以每天看一本书的速度,跨越孤独和病痛的海洋,忧伤只属于一个人,一个人,包括哭的时候。如果你非要问我,是否这两者都时常 伴随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听了不要害怕:我每天傍晚都在想结束自已的生命,想从空中往这个尘世坠落,以此来掀倒聚集在我身上厚重的黑色。我之所以没飞出天际,就是因为有你挡在我面前,我仅仅站在窗口,看到一片云海翻卷。 我只能远行,飞机把我带到一个个陌生的国度,我在陌生中企图忘掉一切。当我精疲力竭,不能再前行,需要寻找一个可藏身之地时,我便条件反射地面朝你的方向, 买张离你最近的机票。那遥远的方向,一望无际的机场外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 虹影 你问过我 你问过我,是否有过一个人流泪的时候,尤其在这段时间――我生病在床上?你告诉过我,每天清晨大都在听大提琴或听竹扫帚划过院墙的声音,心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忧伤。你说过我是离得最近的人,但我也是离得最远的人。 你问我:太阳上山了,你是否还在沉睡? 亲爱的,我没有睡。我在看书,我以每天看一本书的速度,跨越孤独和病痛的海洋,忧伤只属于一个人,一个人,包括哭的时候。如果你非要问我,是否这两者都时常 伴随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听了不要害怕:我每天傍晚都在想结束自已的生命,想从空中往这个尘世坠落,以此来掀倒聚集在我身上厚重的黑色。我之所以没飞出天际,就是因为有你挡在我面前,我仅仅站在窗口,看到一片云海翻卷。 我只能远行,飞机把我带到一个个陌生的国度,我在陌生中企图忘掉一切。当我精疲力竭,不能再前行,需要寻找一个可藏身之地时,我便条件反射地面朝你的方向, 买张离你最近的机票。那遥远的方向,一望无际的机场外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停有一辆白车。你总是一身休闲装,好不容易在我的说服下开始蓄长发,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温暖的目光包容着我,把我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你每次都不忘了带一束鲜花,身子灵巧地一闪,带上门走了。花香陪伴我进入梦乡:我裸身在水边行走,沙滩绵延起伏,摇着 波浪,水妖在身后低低地哼起哀歌:让我们看一个邪恶的时代,让我们划十字。 我掉头,水妖藏起白色的翅膀。 那有天使护卫的人,必是有福祉的。 你从不问我为什么迷恋远行?我在异国它乡时,经常去墓地,那些十字架在阴雨雾霭中变幻,记得有整整一个山坡生长着白十字架,仿佛在预言战争将开始。你对我 说,如果人们不能背诵那些死去的名字,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这么心平气和地入睡!皇帝以前爱听织布的声音,现在百姓喜欢看燕子飞过瓦楞的姿势。 我怀疑地看着紫玉兰树如鸟般盛开,或许浸染着销烟的空中也能有美存在的理由?可是当我们低下头来,看清我们各自的位置、各自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无法只拥有对方一人。 我天天望着天由白变黑,由黑变白。窗帘外流荡着死神轻盈的身影。天使的脸庞在耀眼的光斑中。如果爱能分开河水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一连串戴着枷锁的人们走过去,就能走上岸,爬上青绿的山岗,他们就会走入风景。 你说,透过我们,有谁看得见?我无法走得比这个更远了。 难道我能做到? 如果是我,在这个晚上,我的身体即将变成一道美丽弧线,我的遗书会怎么写?但我肯定不是写给你看。 在这个世界上,亲爱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不然会让另一个人孤单地留在世上。 你流着泪,继续说。我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刻:我不像一道光一样从天空划过。 可是,可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希望是你躺在我身边。我将第一次耐心地等你前来。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