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2006-01-25 05: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   写作时一味想到潮流,那么就会不自觉地“搭顺风车”,走别人的“成功公式”。当今文坛上缺乏艺术原创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作为一个严肃作家,就在于不把畅销与否当作写作的目的。我对艺术负责,读者有权要求读到一本故事精彩、手法新鲜的小说。 如果你们觉得好,跟我,我不就在引导一个“时尚”? 其实各位不妨一试:在听演讲或听音乐时,你鼓掌喊好,是因为大家都鼓掌喊好。现在你率先鼓掌,你会看到,只要你有勇气,不妥协地坚持,全场最终会跟上来。不少缺乏自信的朋友,试过之后都惊奇地发现,的确每个人都有资格引导潮流。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虹影

写作时一味想到潮流,那么就会不自觉地“搭顺风车”,走别人的“成功公式”。当今文坛上缺乏艺术原创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作为一个严肃作家,就在于不把畅销与否当作写作的目的。我对艺术负责,读者有权要求读到一本故事精彩、手法新鲜的小说。 如果你们觉得好,跟我,我不就在引导一个“时尚”? 其实各位不妨一试:在听演讲或听音乐时,你鼓掌喊好,是因为大家都鼓掌喊好。现在你率先鼓掌,你会看到,只要你有勇气,不妥协地坚持,全场最终会跟上来。不少缺乏自信的朋友,试过之后都惊奇地发现,的确每个人都有资格引导潮流。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眉们努力把自己“国际化”,她们的存在养了我们的眼,她们的走出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多快杂的各种选美比赛不停歇地增生,但哪怕是举办了全国性的模特大赛,也没见溅起太大的水花。这种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仅仅是形式而已。 譬如说头发的颜色。有一年我回家乡重庆,在街上看到许多红发女郎,觉得特别奇怪:口号是把重庆打造为芝加哥,结果是头发领先“芝加哥化”。仅仅因为时尚如此,每个人就必须如此?红发本身并不难看,难堪的是见不到几个黑发少女,敢于留在时尚之外。 有人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这话很对。比如这几天有网友说我的旗袍穿反襟了,难道他们不明白我是有意的吗?也有不少朋友写信给我,说你应该换些“像作家”的照片,意思是要严肃一些。可是为什么别的作家严肃,我就必须严肃?我的确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不奇怪,也就不叫虹影了。我不是头脑里满是奇思异想怪念头,还写什么小说,还写什么BLOG? 艺术是个魔术,要不即不离:靠太近的,就离开一些;离太远的,不妨靠近一点。但是,近不如远,获得丰富的想象空间,是最主要的。 不跟时尚,也是我的写作原则:如果在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眉们努力把自己“国际化”,她们的存在养了我们的眼,她们的走出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多快杂的各种选美比赛不停歇地增生,但哪怕是举办了全国性的模特大赛,也没见溅起太大的水花。这种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仅仅是形式而已。 譬如说头发的颜色。有一年我回家乡重庆,在街上看到许多红发女郎,觉得特别奇怪:口号是把重庆打造为芝加哥,结果是头发领先“芝加哥化”。仅仅因为时尚如此,每个人就必须如此?红发本身并不难看,难堪的是见不到几个黑发少女,敢于留在时尚之外。 有人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这话很对。比如这几天有网友说我的旗袍穿反襟了,难道他们不明白我是有意的吗?也有不少朋友写信给我,说你应该换些“像作家”的照片,意思是要严肃一些。可是为什么别的作家严肃,我就必须严肃?我的确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不奇怪,也就不叫虹影了。我不是头脑里满是奇思异想怪念头,还写什么小说,还写什么BLOG? 艺术是个魔术,要不即不离:靠太近的,就离开一些;离太远的,不妨靠近一点。但是,近不如远,获得丰富的想象空间,是最主要的。 不跟时尚,也是我的写作原则:如果在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眉们努力把自己“国际化”,她们的存在养了我们的眼,她们的走出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多快杂的各种选美比赛不停歇地增生,但哪怕是举办了全国性的模特大赛,也没见溅起太大的水花。这种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仅仅是形式而已。

眉们努力把自己“国际化”,她们的存在养了我们的眼,她们的走出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多快杂的各种选美比赛不停歇地增生,但哪怕是举办了全国性的模特大赛,也没见溅起太大的水花。这种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仅仅是形式而已。 譬如说头发的颜色。有一年我回家乡重庆,在街上看到许多红发女郎,觉得特别奇怪:口号是把重庆打造为芝加哥,结果是头发领先“芝加哥化”。仅仅因为时尚如此,每个人就必须如此?红发本身并不难看,难堪的是见不到几个黑发少女,敢于留在时尚之外。 有人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这话很对。比如这几天有网友说我的旗袍穿反襟了,难道他们不明白我是有意的吗?也有不少朋友写信给我,说你应该换些“像作家”的照片,意思是要严肃一些。可是为什么别的作家严肃,我就必须严肃?我的确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不奇怪,也就不叫虹影了。我不是头脑里满是奇思异想怪念头,还写什么小说,还写什么BLOG? 艺术是个魔术,要不即不离:靠太近的,就离开一些;离太远的,不妨靠近一点。但是,近不如远,获得丰富的想象空间,是最主要的。 不跟时尚,也是我的写作原则:如果在

譬如说头发的颜色。有一年我回家乡重庆,在街上看到许多红发女郎,觉得特别奇怪:口号是把重庆打造为芝加哥,结果是头发领先“芝加哥化”。仅仅因为时尚如此,每个人就必须如此?红发本身并不难看,难堪的是见不到几个黑发少女,敢于留在时尚之外。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

有人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这话很对。比如这几天有网友说我的旗袍穿反襟了,难道他们不明白我是有意的吗?也有不少朋友写信给我,说你应该换些“像作家”的照片,意思是要严肃一些。可是为什么别的作家严肃,我就必须严肃?我的确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不奇怪,也就不叫虹影了。我不是头脑里满是奇思异想怪念头,还写什么小说,还写什么眉们努力把自己“国际化”,她们的存在养了我们的眼,她们的走出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多快杂的各种选美比赛不停歇地增生,但哪怕是举办了全国性的模特大赛,也没见溅起太大的水花。这种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仅仅是形式而已。 譬如说头发的颜色。有一年我回家乡重庆,在街上看到许多红发女郎,觉得特别奇怪:口号是把重庆打造为芝加哥,结果是头发领先“芝加哥化”。仅仅因为时尚如此,每个人就必须如此?红发本身并不难看,难堪的是见不到几个黑发少女,敢于留在时尚之外。 有人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这话很对。比如这几天有网友说我的旗袍穿反襟了,难道他们不明白我是有意的吗?也有不少朋友写信给我,说你应该换些“像作家”的照片,意思是要严肃一些。可是为什么别的作家严肃,我就必须严肃?我的确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不奇怪,也就不叫虹影了。我不是头脑里满是奇思异想怪念头,还写什么小说,还写什么BLOG? 艺术是个魔术,要不即不离:靠太近的,就离开一些;离太远的,不妨靠近一点。但是,近不如远,获得丰富的想象空间,是最主要的。 不跟时尚,也是我的写作原则:如果在BLOG 写作时一味想到潮流,那么就会不自觉地“搭顺风车”,走别人的“成功公式”。当今文坛上缺乏艺术原创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作为一个严肃作家,就在于不把畅销与否当作写作的目的。我对艺术负责,读者有权要求读到一本故事精彩、手法新鲜的小说。 如果你们觉得好,跟我,我不就在引导一个“时尚”? 其实各位不妨一试:在听演讲或听音乐时,你鼓掌喊好,是因为大家都鼓掌喊好。现在你率先鼓掌,你会看到,只要你有勇气,不妥协地坚持,全场最终会跟上来。不少缺乏自信的朋友,试过之后都惊奇地发现,的确每个人都有资格引导潮流。

艺术是个魔术,要不即不离:靠太近的,就离开一些;离太远的,不妨靠近一点。但是,近不如远,获得丰富的想象空间,是最主要的。

谁有资格“引导时尚”? 虹影 有不少记者问我这个话题,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最讨厌时尚!” 我理解的“时尚”,是能够帮助显露内在气质的衣饰。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可以是淡雅、可以是别致、可以是和谐,甚至可以是另类。气质不同,时尚就不同。 所谓的时尚就是别人鼓噪喊好,大家就跟风而上。我是一个特别不跟时尚的人,要么走在尚未时尚之前,要么坚持在时尚已过后。“正在时尚中”,就是中产阶级把那种特别低俗的恶俗的趣味强加给你,让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认同我的价值观,你必须跟随我特定的艺术标准,由此,你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族,如果你跟不上,你就在时尚之外。 这就剥夺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自由是最可贵的。 我不跟潮流,尤其恨“世界潮流”。我一向我行我素, 我买东西,向来根据自己喜好,而且还经常警惕,问自己是否把别人的喜欢当作自己的喜欢?我喜欢萨特的话:为了自由作自由的选择,才是选择了自我的好选择,而不作选择是最坏的选择。 中国一些城市在改变,从现象到本质,所有的变化却可以从满大街的美女们身上一眼看出来。美不跟时尚,也是我的写作原则:如果在写作时一味想到潮流,那么就会不自觉地“搭顺风车”,走别人的“成功公式”。当今文坛上缺乏艺术原创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作为一个严肃作家,就在于不把畅销与否当作写作的目的。我对艺术负责,读者有权要求读到一本故事精彩、手法新鲜的小说。

眉们努力把自己“国际化”,她们的存在养了我们的眼,她们的走出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多快杂的各种选美比赛不停歇地增生,但哪怕是举办了全国性的模特大赛,也没见溅起太大的水花。这种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仅仅是形式而已。 譬如说头发的颜色。有一年我回家乡重庆,在街上看到许多红发女郎,觉得特别奇怪:口号是把重庆打造为芝加哥,结果是头发领先“芝加哥化”。仅仅因为时尚如此,每个人就必须如此?红发本身并不难看,难堪的是见不到几个黑发少女,敢于留在时尚之外。 有人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这话很对。比如这几天有网友说我的旗袍穿反襟了,难道他们不明白我是有意的吗?也有不少朋友写信给我,说你应该换些“像作家”的照片,意思是要严肃一些。可是为什么别的作家严肃,我就必须严肃?我的确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不奇怪,也就不叫虹影了。我不是头脑里满是奇思异想怪念头,还写什么小说,还写什么BLOG? 艺术是个魔术,要不即不离:靠太近的,就离开一些;离太远的,不妨靠近一点。但是,近不如远,获得丰富的想象空间,是最主要的。 不跟时尚,也是我的写作原则:如果在如果你们觉得好,跟我,我不就在引导一个“时尚”?

其实各位不妨一试:在听演讲或听音乐时,你鼓掌喊好,是因为大家都鼓掌喊好。现在你率先鼓掌,你会看到,只要你有勇气,不妥协地坚持,全场最终会跟上来。不少缺乏自信的朋友,试过之后都惊奇地发现,的确每个人都有资格引导潮流。

写作时一味想到潮流,那么就会不自觉地“搭顺风车”,走别人的“成功公式”。当今文坛上缺乏艺术原创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作为一个严肃作家,就在于不把畅销与否当作写作的目的。我对艺术负责,读者有权要求读到一本故事精彩、手法新鲜的小说。 如果你们觉得好,跟我,我不就在引导一个“时尚”? 其实各位不妨一试:在听演讲或听音乐时,你鼓掌喊好,是因为大家都鼓掌喊好。现在你率先鼓掌,你会看到,只要你有勇气,不妥协地坚持,全场最终会跟上来。不少缺乏自信的朋友,试过之后都惊奇地发现,的确每个人都有资格引导潮流。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