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2006-01-26 07: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到那水城去,感觉小说里的场景。那位大作家,那位大音乐家,都沉下河道的水波:轻如弃情,重似义气。 今天我去,手指缠了缠精灵女孩子兰胡儿的魔法,往水波里一指:我爱你们所爱,我恨你们所恨,所以你们升出水面,站到岸上来吧。 苏格拉底警告过我们:“美将人带向智慧,也带向激情和痛苦的深渊。” 哲学家好为人师。到威尼斯去的人,就是准备跳进这个“激情和痛苦的深渊”。所以,共渡乐(Gondola)船手已经荡起桨。让我们唱:“爱美的人,这是你的家乡!”摧心之爱已经来临,我们都不愿在瘟疫中幸存。是的,兰胡儿,你会死,你不会死。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最近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最近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最近;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最近

最近没有做菜的心情,昨天倒是无意中给一个老朋友的病指了一条路,她不用担心在英国做大手术了,在北京,一个简单的小手术就可解决大问题。这是好事。想着做菜,就想起只有到那水城去,感觉小说里的场景。那位大作家,那位大音乐家,都沉下河道的水波:轻如弃情,重似义气。 今天我去,手指缠了缠精灵女孩子兰胡儿的魔法,往水波里一指:我爱你们所爱,我恨你们所恨,所以你们升出水面,站到岸上来吧。 苏格拉底警告过我们:“美将人带向智慧,也带向激情和痛苦的深渊。” 哲学家好为人师。到威尼斯去的人,就是准备跳进这个“激情和痛苦的深渊”。所以,共渡乐(Gondola)船手已经荡起桨。让我们唱:“爱美的人,这是你的家乡!”摧心之爱已经来临,我们都不愿在瘟疫中幸存。是的,兰胡儿,你会死,你不会死。 特·格林威的电影里的一个镜头,把一个男人全裸烤熟端上大餐桌,舞台音乐响起来,人人衣服丽都上场。

可是我正在去威尼斯的路上,我旅行,总是随身带着电脑。在超空间,这个地球是平的。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最近

到威尼斯去,到温柔乡去 虹影 今年伊始,已第二次上机场。坐在椅子上看《荒漠甘泉》,这本书是永远的旅行读物,是和上帝的儿女们对话,是一把钥匙,打开心灵擦抹的每个角落。元年正月,耶和华开了殿门。这个时候我不再回忆梦境,因为尼布甲尼撒王突然从我身体内走开。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修改完新长篇,也无法交杂志社稿,第一次要食言了,希望他们能体谅我。 每年一本小说,写得太辛苦。眼前是雪国冬天,回到英国后,橡树没被狂风吹得癫狂。我的新小说的主人公兰胡儿是很被动的,她的命运一直是被某种神秘的东西决定,她如我一样,不是决定者。但我和她都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从没害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结局不是太坏,也该把她的结局写得尽量好一些,不像《上海王》里的筱月桂弄得爱人女儿分离,―家破碎; 也不愿像《上海之死》的于堇,断然跳楼,与父亲生离死别。此刻兰胡儿正青春年少,一身侠气:她不会死,她会死。 最近我是要去威尼斯。每个城市都特别,这个城市更特别。马可波罗走遍中国,也得回到威尼斯。海明威在威尼斯的夏利酒吧天天喝醉、写出他一生最糟的小说。托马斯·曼住在这里,想到了朋友马勒,突然想到如何惩治这个傲慢的朋友――让他在小说中爱上一个威尼斯美少年,甚至瘟疫施虐时,都不愿意离开,最后爱得摧肝裂心而死。托马斯·曼真找到一个让朋友永生不朽的好办法。

只有到那水城去,感觉小说里的场景。那位大作家,那位大音乐家,都沉下河道的水波:轻如弃情,重似义气。 今天我去,手指缠了缠精灵女孩子兰胡儿的魔法,往水波里一指:我爱你们所爱,我恨你们所恨,所以你们升出水面,站到岸上来吧。 苏格拉底警告过我们:“美将人带向智慧,也带向激情和痛苦的深渊。” 哲学家好为人师。到威尼斯去的人,就是准备跳进这个“激情和痛苦的深渊”。所以,共渡乐(Gondola)船手已经荡起桨。让我们唱:“爱美的人,这是你的家乡!”摧心之爱已经来临,我们都不愿在瘟疫中幸存。是的,兰胡儿,你会死,你不会死。

我来想想,看把哪个朋友扔入威尼斯温柔乡碎心而死――朋友们,请来报名。

我一直在找《死于威尼斯》改编的电影,一直未如愿,虽然看过不少剧照。那么只有到那水城去,感觉小说里的场景。那位大作家,那位大音乐家,都沉下河道的水波:轻如弃情,重似义气。

今天我去,手指缠了缠精灵女孩子兰胡儿的魔法,往水波里一指:我爱你们所爱,我恨你们所恨,所以你们升出水面,站到岸上来吧。

没有做菜的心情,昨天倒是无意中给一个老朋友的病指了一条路,她不用担心在英国做大手术了,在北京,一个简单的小手术就可解决大问题。这是好事。想着做菜,就想起皮特·格林威的电影里的一个镜头,把一个男人全裸烤熟端上大餐桌,舞台音乐响起来,人人衣服丽都上场。 可是我正在去威尼斯的路上,我旅行,总是随身带着电脑。在超空间,这个地球是平的。 我是要去威尼斯。每个城市都特别,这个城市更特别。马可波罗走遍中国,也得回到威尼斯。海明威在威尼斯的夏利酒吧天天喝醉、写出他一生最糟的小说。托马斯·曼住在这里,想到了朋友马勒,突然想到如何惩治这个傲慢的朋友――让他在小说中爱上一个威尼斯美少年,甚至瘟疫施虐时,都不愿意离开,最后爱得摧肝裂心而死。托马斯·曼真找到一个让朋友永生不朽的好办法。 我来想想,看把哪个朋友扔入威尼斯温柔乡碎心而死――朋友们,请来报名。 我一直在找《死于威尼斯》改编的电影,一直未如愿,虽然看过不少剧照。那么

苏格拉底警告过我们:“美将人带向智慧,也带向激情和痛苦的深渊。” 哲学家好为人师。到威尼斯去的人,就是准备跳进这个“激情和痛苦的深渊”。所以,共渡乐(Gondola)船手已经荡起桨。让我们唱:“爱美的人,这是你的家乡!”

摧心之爱已经来临,我们都不愿在瘟疫中幸存。是的,兰胡儿,只有到那水城去,感觉小说里的场景。那位大作家,那位大音乐家,都沉下河道的水波:轻如弃情,重似义气。 今天我去,手指缠了缠精灵女孩子兰胡儿的魔法,往水波里一指:我爱你们所爱,我恨你们所恨,所以你们升出水面,站到岸上来吧。 苏格拉底警告过我们:“美将人带向智慧,也带向激情和痛苦的深渊。” 哲学家好为人师。到威尼斯去的人,就是准备跳进这个“激情和痛苦的深渊”。所以,共渡乐(Gondola)船手已经荡起桨。让我们唱:“爱美的人,这是你的家乡!”摧心之爱已经来临,我们都不愿在瘟疫中幸存。是的,兰胡儿,你会死,你不会死。 你会死,你不会死。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