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反贺岁片”  

2006-01-04 04: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反贺岁片”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 “反贺岁片” 标题不是反对贺岁片,我没有这个胆量。全国人民要快快乐乐过年,包四喜饺子,看春节晚会,加贺岁新片。普天同乐,天经地义,世界洁净无贼,何人会反对? 我的标题打快了,引号错置:不是“反”贺岁片,我只是想说:“反贺”岁片,或许是个更好的主意。 “贺岁故事”是英国人,叫狄更斯,他在一百五十年前发明的文体,集成一本《圣诞欢歌》。狄更斯很创新,此后人人学样,情节就公式化之极――世界上有好人坏人:好人受苦,坏人得意;好人宽容,坏人心窄;好人乐天,坏人老跟自己过不去。一年364天如此,但是圣诞夜要翻一下个儿,让那种得意、凶狠、心窄的坏人“觉悟”一夜,做点好事,第二天呢无妨依然故我,继续为富不仁。但是圣诞平安夜,人人必须变一下。 此种“贺岁”故事,一看就是“反现实主义”。人的本性哪能那么容易改变?这种故事,无非是讨个彩头,许个愿。过节就能“改造社会”,还要花若许力气革命或者改良吗?天天记住节庆精神,欣赏互相交换的礼物,人类不就进入大同天地?实际情况恰恰 相反:“贺岁小说”或“贺岁片”的毛病,不在于虚假不现实,而在于太真实。每年这一夜,凡是货真价实的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反贺岁片”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 “反贺岁片” 标题不是反对贺岁片,我没有这个胆量。全国人民要快快乐乐过年,包四喜饺子,看春节晚会,加贺岁新片。普天同乐,天经地义,世界洁净无贼,何人会反对? 我的标题打快了,引号错置:不是“反”贺岁片,我只是想说:“反贺”岁片,或许是个更好的主意。 “贺岁故事”是英国人,叫狄更斯,他在一百五十年前发明的文体,集成一本《圣诞欢歌》。狄更斯很创新,此后人人学样,情节就公式化之极――世界上有好人坏人:好人受苦,坏人得意;好人宽容,坏人心窄;好人乐天,坏人老跟自己过不去。一年364天如此,但是圣诞夜要翻一下个儿,让那种得意、凶狠、心窄的坏人“觉悟”一夜,做点好事,第二天呢无妨依然故我,继续为富不仁。但是圣诞平安夜,人人必须变一下。 此种“贺岁”故事,一看就是“反现实主义”。人的本性哪能那么容易改变?这种故事,无非是讨个彩头,许个愿。过节就能“改造社会”,还要花若许力气革命或者改良吗?天天记住节庆精神,欣赏互相交换的礼物,人类不就进入大同天地?实际情况恰恰 相反:“贺岁小说”或“贺岁片”的毛病,不在于虚假不现实,而在于太真实。每年这一夜,凡是货真价实的                                    

标题不是反对贺岁片,我没有这个胆量。全国人民要快快乐乐过年,包四喜饺子,看春节晚会,加贺岁新片。普天同乐,天经地义,世界洁净无贼,何人会反对?

我的标题打快了,引号错置:不是“反”贺岁片,我只是想说:“反贺”岁片,或许是个更好的主意。

“贺岁故事”是英国人,叫狄更斯,他在一百五十年前发明的文体,集成一本《圣诞欢歌》。狄更斯很创新,此后人人学样,情节就公式化之极――世界上有好人坏人:好人受苦,坏人得意;好人宽容,坏人心窄;好人乐天,坏人老跟自己过不去。一年364天如此,但是圣诞夜要翻一下个儿,让那种得意、凶狠、心窄的坏人“觉悟”一夜,做点好事,第二天呢无妨依然故我,继续为富不仁。但是圣诞平安夜,人人必须变一下。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此种“贺岁”故事,一看就是“反现实主义”。人的本性哪能那么容易改变?这种故事,无非是讨个彩头,许个愿。过节就能“改造社会”,还要花若许力气革命或者改良吗?天天记住节庆精神,欣赏互相交换的礼物,人类不就进入大同天地?

坏人都想做一点好事,凡是老实巴交的好人都想放纵一 回;营养不良的穷人必需饱餐一顿,捞足捞够的富翁都愿意施舍一点。所以我怀疑所有的节庆,都不是“文明”的产物,而是原始社会平等精神残留。最明显的例子,圣诞节,连战争都可能打不下去。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波尔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出现过“圣诞休战”:交战双方士兵,小心翼翼地互发信号,谈定了条件,才跳出战壕,在篝火旁握手言欢,打牌歌舞,分享过节伙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下层士兵的“反战”抗议。但是现在研究档案发现,指挥官虽然生气,冲淡了冬季攻势的腾腾杀气,但是都睁眼闭眼,没有去抓几个带头人就地正法。而下级军官参加战地狂欢的为数不少。可惜的是,第二天大炮又开始轰鸣,狙击手又狠又准地打烂昨天刚拥抱过的对方守门员头颅。各交战国一贯煽动沙文主义热狂的报纸,都赞扬报道“节日停战”,但是也都警告:假日一过,就该为国壮烈牺牲。这本不奇怪:一年中吵得不亦乐乎的兄弟姐妹,圣诞都要聚一桌。谁借醉生事,谁最没风度。要打官司,明天就是来年,什么都来得及。 由此可见, “贺岁故事”实在是假中之假。真正贺岁,应当反其道而行之:果然近年开始流行“反贺岁片”:《恐怖圣诞》(Surviving Christmas),《一家疯子过圣诞》(Christmas with the Kranks),甚至《圣诞坏老》(Bad Santa)。里面有老太太吸煤气自杀,假扮的圣诞老人行凶杀人,堆雪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实际情况恰恰 相反:“贺岁小说”或“贺岁片”的毛病,不在于虚假不现实,而在于太真实。每年这一夜,凡是货真价实的坏人都想做一点好事,凡是老实巴交的好人都想放纵一 回;营养不良的穷人必需饱餐一顿,捞足捞够的富翁都愿意施舍一点。所以我怀疑所有的节庆,都不是“文明”的产物,而是原始社会平等精神残留。最明显的例子,圣诞节,连战争都可能打不下去。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波尔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出现过“圣诞休战”:交战双方士兵,小心翼翼地互发信号,谈定了条件,才跳出战壕,在篝火旁握手言欢,打牌歌舞,分享过节伙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下层士兵的“反战”抗议。但是现在研究档案发现,指挥官虽然生气,冲淡了冬季攻势的腾腾杀气,但是都睁眼闭眼,没有去抓几个带头人就地正法。而下级军官参加战地狂欢的为数不少。
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可惜的是,第二天大炮又开始轰鸣,狙击手又狠又准地打烂昨天刚拥抱过的对方守门员头颅。各交战国一贯煽动沙文主义热狂的报纸,都赞扬报道“节日停战”,但是也都警告:假日一过,就该为国壮烈牺牲。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 “反贺岁片” 标题不是反对贺岁片,我没有这个胆量。全国人民要快快乐乐过年,包四喜饺子,看春节晚会,加贺岁新片。普天同乐,天经地义,世界洁净无贼,何人会反对? 我的标题打快了,引号错置:不是“反”贺岁片,我只是想说:“反贺”岁片,或许是个更好的主意。 “贺岁故事”是英国人,叫狄更斯,他在一百五十年前发明的文体,集成一本《圣诞欢歌》。狄更斯很创新,此后人人学样,情节就公式化之极――世界上有好人坏人:好人受苦,坏人得意;好人宽容,坏人心窄;好人乐天,坏人老跟自己过不去。一年364天如此,但是圣诞夜要翻一下个儿,让那种得意、凶狠、心窄的坏人“觉悟”一夜,做点好事,第二天呢无妨依然故我,继续为富不仁。但是圣诞平安夜,人人必须变一下。 此种“贺岁”故事,一看就是“反现实主义”。人的本性哪能那么容易改变?这种故事,无非是讨个彩头,许个愿。过节就能“改造社会”,还要花若许力气革命或者改良吗?天天记住节庆精神,欣赏互相交换的礼物,人类不就进入大同天地?实际情况恰恰 相反:“贺岁小说”或“贺岁片”的毛病,不在于虚假不现实,而在于太真实。每年这一夜,凡是货真价实的
这本不奇怪:一年中吵得不亦乐乎的兄弟姐妹,圣诞都要聚一桌。谁借醉生事,谁最没风度。要打官司,明天就是来年,什么都来得及。

由此可见, 坏人都想做一点好事,凡是老实巴交的好人都想放纵一 回;营养不良的穷人必需饱餐一顿,捞足捞够的富翁都愿意施舍一点。所以我怀疑所有的节庆,都不是“文明”的产物,而是原始社会平等精神残留。最明显的例子,圣诞节,连战争都可能打不下去。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波尔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出现过“圣诞休战”:交战双方士兵,小心翼翼地互发信号,谈定了条件,才跳出战壕,在篝火旁握手言欢,打牌歌舞,分享过节伙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下层士兵的“反战”抗议。但是现在研究档案发现,指挥官虽然生气,冲淡了冬季攻势的腾腾杀气,但是都睁眼闭眼,没有去抓几个带头人就地正法。而下级军官参加战地狂欢的为数不少。可惜的是,第二天大炮又开始轰鸣,狙击手又狠又准地打烂昨天刚拥抱过的对方守门员头颅。各交战国一贯煽动沙文主义热狂的报纸,都赞扬报道“节日停战”,但是也都警告:假日一过,就该为国壮烈牺牲。这本不奇怪:一年中吵得不亦乐乎的兄弟姐妹,圣诞都要聚一桌。谁借醉生事,谁最没风度。要打官司,明天就是来年,什么都来得及。 由此可见, “贺岁故事”实在是假中之假。真正贺岁,应当反其道而行之:果然近年开始流行“反贺岁片”:《恐怖圣诞》(Surviving Christmas),《一家疯子过圣诞》(Christmas with the Kranks),甚至《圣诞坏老》(Bad Santa)。里面有老太太吸煤气自杀,假扮的圣诞老人行凶杀人,堆雪“贺岁故事”实在是假中之假。真正贺岁,应当反其道而行之:果然近年开始流行“反贺岁片”:《恐怖圣诞》(Surviving Christmas),《一家疯子过圣诞》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Christmas with the Kranks),甚至《圣诞坏老》(Bad Santa)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 “反贺岁片” 标题不是反对贺岁片,我没有这个胆量。全国人民要快快乐乐过年,包四喜饺子,看春节晚会,加贺岁新片。普天同乐,天经地义,世界洁净无贼,何人会反对? 我的标题打快了,引号错置:不是“反”贺岁片,我只是想说:“反贺”岁片,或许是个更好的主意。 “贺岁故事”是英国人,叫狄更斯,他在一百五十年前发明的文体,集成一本《圣诞欢歌》。狄更斯很创新,此后人人学样,情节就公式化之极――世界上有好人坏人:好人受苦,坏人得意;好人宽容,坏人心窄;好人乐天,坏人老跟自己过不去。一年364天如此,但是圣诞夜要翻一下个儿,让那种得意、凶狠、心窄的坏人“觉悟”一夜,做点好事,第二天呢无妨依然故我,继续为富不仁。但是圣诞平安夜,人人必须变一下。 此种“贺岁”故事,一看就是“反现实主义”。人的本性哪能那么容易改变?这种故事,无非是讨个彩头,许个愿。过节就能“改造社会”,还要花若许力气革命或者改良吗?天天记住节庆精神,欣赏互相交换的礼物,人类不就进入大同天地?实际情况恰恰 相反:“贺岁小说”或“贺岁片”的毛病,不在于虚假不现实,而在于太真实。每年这一夜,凡是货真价实的。里面有老太太吸煤气自杀,假扮的圣诞老人行凶杀人,堆雪人的木铲可以把人打晕。各种各样本来应当过了年节才发生的事情,成了反贺岁片热衷的故事。

如此冲撞神明,亵渎喜庆,坏人都想做一点好事,凡是老实巴交的好人都想放纵一 回;营养不良的穷人必需饱餐一顿,捞足捞够的富翁都愿意施舍一点。所以我怀疑所有的节庆,都不是“文明”的产物,而是原始社会平等精神残留。最明显的例子,圣诞节,连战争都可能打不下去。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波尔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出现过“圣诞休战”:交战双方士兵,小心翼翼地互发信号,谈定了条件,才跳出战壕,在篝火旁握手言欢,打牌歌舞,分享过节伙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下层士兵的“反战”抗议。但是现在研究档案发现,指挥官虽然生气,冲淡了冬季攻势的腾腾杀气,但是都睁眼闭眼,没有去抓几个带头人就地正法。而下级军官参加战地狂欢的为数不少。可惜的是,第二天大炮又开始轰鸣,狙击手又狠又准地打烂昨天刚拥抱过的对方守门员头颅。各交战国一贯煽动沙文主义热狂的报纸,都赞扬报道“节日停战”,但是也都警告:假日一过,就该为国壮烈牺牲。这本不奇怪:一年中吵得不亦乐乎的兄弟姐妹,圣诞都要聚一桌。谁借醉生事,谁最没风度。要打官司,明天就是来年,什么都来得及。 由此可见, “贺岁故事”实在是假中之假。真正贺岁,应当反其道而行之:果然近年开始流行“反贺岁片”:《恐怖圣诞》(Surviving Christmas),《一家疯子过圣诞》(Christmas with the Kranks),甚至《圣诞坏老》(Bad Santa)。里面有老太太吸煤气自杀,假扮的圣诞老人行凶杀人,堆雪会不会遭观众反对?票房实践证明恰恰相反:老老少少观众都蜂拥去看这些有意败坏吉利的电影。《恶人》(Elf)及时在节令上演,一周票房收入为投资的九倍。观众掏腰包之余,感谢导演让他们在圣诞的灯彩酒香中看到,人的劣根性不会改变。人类不再原始,文明已经成熟。

坏人都想做一点好事,凡是老实巴交的好人都想放纵一 回;营养不良的穷人必需饱餐一顿,捞足捞够的富翁都愿意施舍一点。所以我怀疑所有的节庆,都不是“文明”的产物,而是原始社会平等精神残留。最明显的例子,圣诞节,连战争都可能打不下去。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波尔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出现过“圣诞休战”:交战双方士兵,小心翼翼地互发信号,谈定了条件,才跳出战壕,在篝火旁握手言欢,打牌歌舞,分享过节伙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下层士兵的“反战”抗议。但是现在研究档案发现,指挥官虽然生气,冲淡了冬季攻势的腾腾杀气,但是都睁眼闭眼,没有去抓几个带头人就地正法。而下级军官参加战地狂欢的为数不少。可惜的是,第二天大炮又开始轰鸣,狙击手又狠又准地打烂昨天刚拥抱过的对方守门员头颅。各交战国一贯煽动沙文主义热狂的报纸,都赞扬报道“节日停战”,但是也都警告:假日一过,就该为国壮烈牺牲。这本不奇怪:一年中吵得不亦乐乎的兄弟姐妹,圣诞都要聚一桌。谁借醉生事,谁最没风度。要打官司,明天就是来年,什么都来得及。 由此可见, “贺岁故事”实在是假中之假。真正贺岁,应当反其道而行之:果然近年开始流行“反贺岁片”:《恐怖圣诞》(Surviving Christmas),《一家疯子过圣诞》(Christmas with the Kranks),甚至《圣诞坏老》(Bad Santa)。里面有老太太吸煤气自杀,假扮的圣诞老人行凶杀人,堆雪


我喜欢在吉庆宴会上大声讨论不吉利题目,例如明年流感爆发,股市大跌之类,引起全场侧目,我偷偷窃笑:至多明年不请我。鲁迅说过:不吉利话,是最真实的话。只是过节的人,不喜欢知道真相。

一年年过去,吉利已经变成虚伪,贺岁总会甜腻陈旧,那时人们就会欢迎“反贺岁片”。我在此宣布:我已经想出一个坏人在除夕轰轰烈烈做坏事的故事,不知哪个中国导演敢拍,哪些中国观众会对我表示感激?

坏人都想做一点好事,凡是老实巴交的好人都想放纵一 回;营养不良的穷人必需饱餐一顿,捞足捞够的富翁都愿意施舍一点。所以我怀疑所有的节庆,都不是“文明”的产物,而是原始社会平等精神残留。最明显的例子,圣诞节,连战争都可能打不下去。拿破仑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波尔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出现过“圣诞休战”:交战双方士兵,小心翼翼地互发信号,谈定了条件,才跳出战壕,在篝火旁握手言欢,打牌歌舞,分享过节伙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下层士兵的“反战”抗议。但是现在研究档案发现,指挥官虽然生气,冲淡了冬季攻势的腾腾杀气,但是都睁眼闭眼,没有去抓几个带头人就地正法。而下级军官参加战地狂欢的为数不少。可惜的是,第二天大炮又开始轰鸣,狙击手又狠又准地打烂昨天刚拥抱过的对方守门员头颅。各交战国一贯煽动沙文主义热狂的报纸,都赞扬报道“节日停战”,但是也都警告:假日一过,就该为国壮烈牺牲。这本不奇怪:一年中吵得不亦乐乎的兄弟姐妹,圣诞都要聚一桌。谁借醉生事,谁最没风度。要打官司,明天就是来年,什么都来得及。 由此可见, “贺岁故事”实在是假中之假。真正贺岁,应当反其道而行之:果然近年开始流行“反贺岁片”:《恐怖圣诞》(Surviving Christmas),《一家疯子过圣诞》(Christmas with the Kranks),甚至《圣诞坏老》(Bad Santa)。里面有老太太吸煤气自杀,假扮的圣诞老人行凶杀人,堆雪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