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2006-11-29 03: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你在英国居住过十年,从你的个人体验出发,国内的写作环境与国外有些什么不同?体制内作家往往会被体制所包养,而自由作家会不会也有商业化的危险? 虹影:是的,这不仅是商业化的危险,还是艺术性的考验,在国外是无所顾忌,太自由了,你根本无所适从,而不仅是商业的考验,艺术性的考验,你就会发现什么都写不了,像海明威,他自杀,是因为他什么都写不了,所以这样的作家在国外是很多的,《Capote》 里Capote写了一部非小说的小说,正是我们所说的纪实性小说,他再也没有写第二部就死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你什么都可以写,但是你写了之后到底 是怎样的,更不要说商业性的,在国外商业性往往还会跳过来主宰你的艺术,如果你的作品不被市场多承认,那么你的艺术影响多高也不大可能让你的作品再现在读 者面前,这也有他的很多弊病。 (记者钟刚)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


到他们从这个关闭的门里走出,来和我打招呼。 新快报:提到上海,很多人会想起张爱玲的上海,与之相比,你在“上海三部曲”中的上海和她有些什么不同?或者说,你发现了这个最具现代性的城市的一个什么秘密? 虹影:这个城市体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现代性的形成是多元的。你看我的三部写上海的长篇,我更愿意把最后一部和前两部分开,因为前两部写的是很传奇性的人物,后一部更贴近我们本来的生活,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它们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缩影,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待续到1949年,可以说上海三部像君特· 格拉斯写的但泽三部曲一样,每一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反映出了这城市现代性形成的过程。像是一个瓶口――像上海女王筱月桂或者著名影星间谍于堇那样的生 活:至可以主宰命运,甚至主宰主宰整个历史,也可以像瓶底――最下层老百姓的子女兰胡儿和加里,他们连父母都不知道,家都没有,这个瓶子的全部,组成了上 海。 新快报:被指责抄袭,被人控告诽谤,由你来谈作家生态应是最合适的,你觉得我们的写作环境到底怎样? 虹影:应该是被污染了的,那么长久的所谓的道德判断,一代一代的承继下来,我们对于乱伦 的俄的普斯情节,都是不能敞开来看的,我们就盯住那一点,那一点是不可以的。一直都是这样下来的,你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是很难的,只能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你 看我们传下来的那些作品,古典的经典的,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 新快报:你说到比较健康,那么你觉得比较好的生态是怎样的呢? 虹影:我们每个作家像一条鱼一样,可以自由地游动,这样的一种状态,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状态,要很多人付出代价,也会有抗争和争取。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新快报:你在英国居住过十年,从你的个人体验出发,国内的写作环境与国外有些什么不同?体制内作家往往会被体制所包养,而自由作家会不会也有商业化的危险? 虹影:是的,这不仅是商业化的危险,还是艺术性的考验,在国外是无所顾忌,太自由了,你根本无所适从,而不仅是商业的考验,艺术性的考验,你就会发现什么都写不了,像海明威,他自杀,是因为他什么都写不了,所以这样的作家在国外是很多的,《Capote》 里Capote写了一部非小说的小说,正是我们所说的纪实性小说,他再也没有写第二部就死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你什么都可以写,但是你写了之后到底 是怎样的,更不要说商业性的,在国外商业性往往还会跳过来主宰你的艺术,如果你的作品不被市场多承认,那么你的艺术影响多高也不大可能让你的作品再现在读 者面前,这也有他的很多弊病。 (记者钟刚)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到他们从这个关闭的门里走出,来和我打招呼。 新快报:提到上海,很多人会想起张爱玲的上海,与之相比,你在“上海三部曲”中的上海和她有些什么不同?或者说,你发现了这个最具现代性的城市的一个什么秘密? 虹影:这个城市体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现代性的形成是多元的。你看我的三部写上海的长篇,我更愿意把最后一部和前两部分开,因为前两部写的是很传奇性的人物,后一部更贴近我们本来的生活,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它们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缩影,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待续到1949年,可以说上海三部像君特· 格拉斯写的但泽三部曲一样,每一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反映出了这城市现代性形成的过程。像是一个瓶口――像上海女王筱月桂或者著名影星间谍于堇那样的生 活:至可以主宰命运,甚至主宰主宰整个历史,也可以像瓶底――最下层老百姓的子女兰胡儿和加里,他们连父母都不知道,家都没有,这个瓶子的全部,组成了上 海。 新快报:被指责抄袭,被人控告诽谤,由你来谈作家生态应是最合适的,你觉得我们的写作环境到底怎样? 虹影:应该是被污染了的,那么长久的所谓的道德判断,一代一代的承继下来,我们对于乱伦 的俄的普斯情节,都是不能敞开来看的,我们就盯住那一点,那一点是不可以的。一直都是这样下来的,你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是很难的,只能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你 看我们传下来的那些作品,古典的经典的,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 新快报:你说到比较健康,那么你觉得比较好的生态是怎样的呢? 虹影:我们每个作家像一条鱼一样,可以自由地游动,这样的一种状态,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状态,要很多人付出代价,也会有抗争和争取。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到他们从这个关闭的门里走出,来和我打招呼。

到他们从这个关闭的门里走出,来和我打招呼。 新快报:提到上海,很多人会想起张爱玲的上海,与之相比,你在“上海三部曲”中的上海和她有些什么不同?或者说,你发现了这个最具现代性的城市的一个什么秘密? 虹影:这个城市体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现代性的形成是多元的。你看我的三部写上海的长篇,我更愿意把最后一部和前两部分开,因为前两部写的是很传奇性的人物,后一部更贴近我们本来的生活,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它们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缩影,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待续到1949年,可以说上海三部像君特· 格拉斯写的但泽三部曲一样,每一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反映出了这城市现代性形成的过程。像是一个瓶口――像上海女王筱月桂或者著名影星间谍于堇那样的生 活:至可以主宰命运,甚至主宰主宰整个历史,也可以像瓶底――最下层老百姓的子女兰胡儿和加里,他们连父母都不知道,家都没有,这个瓶子的全部,组成了上 海。 新快报:被指责抄袭,被人控告诽谤,由你来谈作家生态应是最合适的,你觉得我们的写作环境到底怎样? 虹影:应该是被污染了的,那么长久的所谓的道德判断,一代一代的承继下来,我们对于乱伦 的俄的普斯情节,都是不能敞开来看的,我们就盯住那一点,那一点是不可以的。一直都是这样下来的,你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是很难的,只能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你 看我们传下来的那些作品,古典的经典的,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 新快报:你说到比较健康,那么你觉得比较好的生态是怎样的呢? 虹影:我们每个作家像一条鱼一样,可以自由地游动,这样的一种状态,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状态,要很多人付出代价,也会有抗争和争取。

新快报:提到上海,很多人会想起张爱玲的上海,与之相比,你在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上海三部曲中的上海和她有些什么不同?或者说,你发现了这个最具现代性的城市的一个什么秘密?

到他们从这个关闭的门里走出,来和我打招呼。 新快报:提到上海,很多人会想起张爱玲的上海,与之相比,你在“上海三部曲”中的上海和她有些什么不同?或者说,你发现了这个最具现代性的城市的一个什么秘密? 虹影:这个城市体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现代性的形成是多元的。你看我的三部写上海的长篇,我更愿意把最后一部和前两部分开,因为前两部写的是很传奇性的人物,后一部更贴近我们本来的生活,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它们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缩影,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待续到1949年,可以说上海三部像君特· 格拉斯写的但泽三部曲一样,每一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反映出了这城市现代性形成的过程。像是一个瓶口――像上海女王筱月桂或者著名影星间谍于堇那样的生 活:至可以主宰命运,甚至主宰主宰整个历史,也可以像瓶底――最下层老百姓的子女兰胡儿和加里,他们连父母都不知道,家都没有,这个瓶子的全部,组成了上 海。 新快报:被指责抄袭,被人控告诽谤,由你来谈作家生态应是最合适的,你觉得我们的写作环境到底怎样? 虹影:应该是被污染了的,那么长久的所谓的道德判断,一代一代的承继下来,我们对于乱伦 的俄的普斯情节,都是不能敞开来看的,我们就盯住那一点,那一点是不可以的。一直都是这样下来的,你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是很难的,只能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你 看我们传下来的那些作品,古典的经典的,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 新快报:你说到比较健康,那么你觉得比较好的生态是怎样的呢? 虹影:我们每个作家像一条鱼一样,可以自由地游动,这样的一种状态,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状态,要很多人付出代价,也会有抗争和争取。

    虹影:这个城市体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现代性的形成是多元的。你看我的三部写上海的长篇,我更愿意把最后一部和前两部分开,因为前两部写的是很传奇性的人物,后一部更贴近我们本来的生活,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它们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缩影,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待续到1949年,可以说上海三部像君特· 格拉斯写的但泽三部曲一样,每一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反映出了这城市现代性形成的过程。像是一个瓶口――像上海女王筱月桂或者著名影星间谍于堇那样的生 活:至可以主宰命运,甚至主宰主宰整个历史,也可以像瓶底――最下层老百姓的子女兰胡儿和加里,他们连父母都不知道,家都没有,这个瓶子的全部,组成了上 海。

新快报:被指责抄袭,被人控告诽谤,由你来谈作家生态应是最合适的,你觉得我们的写作环境到底怎样?

虹影:应该是被污染了的,那么长久的所谓的道德判断,一代一代的承继下来,我们对于乱伦 的俄的普斯情节,都是不能敞开来看的,我们就盯住那一点,那一点是不可以的。一直都是这样下来的,你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是很难的,只能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你 看我们传下来的那些作品,古典的经典的,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 

虹影:我们的写作环境被污染了 --新快报近日采访虹影 新快报:在你即将面世《上海魔术师》当中,你说要把现代汉语拉碎了来看,展现出多变之美,你不担心过于注重文字技巧,会遮盖你的故事本身? 虹影:不会,因为像这样的文字,就更要讲究故事了,故事就不得不更精彩一些。其实现在很多人的小说不会像普鲁斯特那个时代,现代人讲故事的技巧,应该更强。至于很多人都在评文字,在于他们几乎都没看小说。 新快报:你说过,在写这部小说时,你的门锁坏了,冰箱不保鲜了,打印机坏了,而这都“让你不能回想”,那么,你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很烦躁? 虹影:我不烦躁。只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去解决,门修不好,又得去买,真是很麻烦。写作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环境,生活的琐事会让人感觉生活本来就是在一件又一件麻烦中和许多不顺心的事情走过来的,这就是我们本来的生活。 新快报:在《上海魔术师》当中有你的生活影子吗?大世界的关闭引发了你的写作,里面的怀旧情绪是无意识的,还是你的有意为之? 虹影:人都是怀旧的。但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在怀旧。这部小说主要讲不可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是人们希望的,觉得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的,而变成可能。从不可能到可能,成为一种真实的爱情或者我们向往的爱情。这恐怕是小说的另外一个主题。 新快报:你为什么会选择大世界这个背景? 虹影:我以前经常到大世界去,SARS的时候发现它关了,它代表一个时代,而那个时代以关门而闭之,沉积在历史的灰尘当中。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回想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切,包括创建人、黑帮以及各种各样的艺人,他们的生活和命运,都吸引着我。我感觉新快报:你说到比较健康,那么你觉得比较好的生态是怎样的呢?

虹影:我们每个作家像一条鱼一样,可以自由地游动,这样的一种状态,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状态,要很多人付出代价,也会有抗争和争取。

新快报:你在英国居住过十年,从你的个人体验出发,国内的写作环境与国外有些什么不同?体制内作家往往会被体制所包养,而自由作家会不会也有商业化的危险? 虹影:是的,这不仅是商业化的危险,还是艺术性的考验,在国外是无所顾忌,太自由了,你根本无所适从,而不仅是商业的考验,艺术性的考验,你就会发现什么都写不了,像海明威,他自杀,是因为他什么都写不了,所以这样的作家在国外是很多的,《Capote》 里Capote写了一部非小说的小说,正是我们所说的纪实性小说,他再也没有写第二部就死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你什么都可以写,但是你写了之后到底 是怎样的,更不要说商业性的,在国外商业性往往还会跳过来主宰你的艺术,如果你的作品不被市场多承认,那么你的艺术影响多高也不大可能让你的作品再现在读 者面前,这也有他的很多弊病。 (记者钟刚)

新快报:你在英国居住过十年,从你的个人体验出发,国内的写作环境与国外有些什么不同?体制内作家往往会被体制所包养,而自由作家会不会也有商业化的危险?

虹影:是的,这不仅是商业化的危险,还是艺术性的考验,在国外是无所顾忌,太自由了,你根本无所适从,而不仅是商业的考验,艺术性的考验,你就会发现什么都写不了,像海明威,他自杀,是因为他什么都写不了,所以这样的作家在国外是很多的,《Capote》 里Capote写了一部非小说的小说,正是我们所说的纪实性小说,他再也没有写第二部就死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你什么都可以写,但是你写了之后到底 是怎样的,更不要说商业性的,在国外商业性往往还会跳过来主宰你的艺术,如果你的作品不被市场多承认,那么你的艺术影响多高也不大可能让你的作品再现在读 者面前,这也有他的很多弊病。

(记者钟刚) 新快报:你在英国居住过十年,从你的个人体验出发,国内的写作环境与国外有些什么不同?体制内作家往往会被体制所包养,而自由作家会不会也有商业化的危险? 虹影:是的,这不仅是商业化的危险,还是艺术性的考验,在国外是无所顾忌,太自由了,你根本无所适从,而不仅是商业的考验,艺术性的考验,你就会发现什么都写不了,像海明威,他自杀,是因为他什么都写不了,所以这样的作家在国外是很多的,《Capote》 里Capote写了一部非小说的小说,正是我们所说的纪实性小说,他再也没有写第二部就死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你什么都可以写,但是你写了之后到底 是怎样的,更不要说商业性的,在国外商业性往往还会跳过来主宰你的艺术,如果你的作品不被市场多承认,那么你的艺术影响多高也不大可能让你的作品再现在读 者面前,这也有他的很多弊病。 (记者钟刚)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