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2006-11-30 12: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些句子后面的是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地去寻求答案。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想象的离奇与虹影的这一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给我想象最多的是她最后的一句“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这一句是全诗的重点,是让我们苦苦思索的主题,也是打开这首诗的金钥匙。这声音才是让诗人被反卷得象一根舌头的根源。这便是虹影的诗的魅力所在,让我们不得不去思答案。   我个人理解那声音是一种反抗的声音,是一种精神。诗人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样子,她痛苦,她受不了,可她又不得不承受。于是,从她的灵魂里冒出了这种声音。   她为什么受不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现?都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   这一切是她发现的,便有了这一首《发现》。   虹影的诗不是歌颂时代的赞歌,她无意去表达大场面,也无意做大众的代言人。她所写的大多都是个人的小情绪,小生活。与那些以时代为背景,以民众为诗之本的大手笔,虹影的诗显得个人化了。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她的诗的艺术魅力,相反,更贴近我们的灵魂深处,更吸引我。   虹影曾说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才似乎明白了。真正的好诗与现实口语诗是有着天差之别的,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接受。   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朋友一定不会反对虹影的诗,因为她的诗比她的小说更有艺术性。诗才是虹影的灵魂,虹影其实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些句子后面的是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地去寻求答案。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想象的离奇与虹影的这一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给我想象最多的是她最后的一句“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这一句是全诗的重点,是让我们苦苦思索的主题,也是打开这首诗的金钥匙。这声音才是让诗人被反卷得象一根舌头的根源。这便是虹影的诗的魅力所在,让我们不得不去思答案。   我个人理解那声音是一种反抗的声音,是一种精神。诗人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样子,她痛苦,她受不了,可她又不得不承受。于是,从她的灵魂里冒出了这种声音。   她为什么受不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现?都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   这一切是她发现的,便有了这一首《发现》。   虹影的诗不是歌颂时代的赞歌,她无意去表达大场面,也无意做大众的代言人。她所写的大多都是个人的小情绪,小生活。与那些以时代为背景,以民众为诗之本的大手笔,虹影的诗显得个人化了。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她的诗的艺术魅力,相反,更贴近我们的灵魂深处,更吸引我。   虹影曾说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才似乎明白了。真正的好诗与现实口语诗是有着天差之别的,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接受。   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朋友一定不会反对虹影的诗,因为她的诗比她的小说更有艺术性。诗才是虹影的灵魂,虹影其实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些句子后面的是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地去寻求答案。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想象的离奇与虹影的这一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给我想象最多的是她最后的一句“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这一句是全诗的重点,是让我们苦苦思索的主题,也是打开这首诗的金钥匙。这声音才是让诗人被反卷得象一根舌头的根源。这便是虹影的诗的魅力所在,让我们不得不去思答案。   我个人理解那声音是一种反抗的声音,是一种精神。诗人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样子,她痛苦,她受不了,可她又不得不承受。于是,从她的灵魂里冒出了这种声音。   她为什么受不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现?都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   这一切是她发现的,便有了这一首《发现》。   虹影的诗不是歌颂时代的赞歌,她无意去表达大场面,也无意做大众的代言人。她所写的大多都是个人的小情绪,小生活。与那些以时代为背景,以民众为诗之本的大手笔,虹影的诗显得个人化了。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她的诗的艺术魅力,相反,更贴近我们的灵魂深处,更吸引我。   虹影曾说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才似乎明白了。真正的好诗与现实口语诗是有着天差之别的,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接受。   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朋友一定不会反对虹影的诗,因为她的诗比她的小说更有艺术性。诗才是虹影的灵魂,虹影其实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些句子后面的是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地去寻求答案。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想象的离奇与虹影的这一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给我想象最多的是她最后的一句“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这一句是全诗的重点,是让我们苦苦思索的主题,也是打开这首诗的金钥匙。这声音才是让诗人被反卷得象一根舌头的根源。这便是虹影的诗的魅力所在,让我们不得不去思答案。   我个人理解那声音是一种反抗的声音,是一种精神。诗人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样子,她痛苦,她受不了,可她又不得不承受。于是,从她的灵魂里冒出了这种声音。   她为什么受不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现?都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   这一切是她发现的,便有了这一首《发现》。   虹影的诗不是歌颂时代的赞歌,她无意去表达大场面,也无意做大众的代言人。她所写的大多都是个人的小情绪,小生活。与那些以时代为背景,以民众为诗之本的大手笔,虹影的诗显得个人化了。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她的诗的艺术魅力,相反,更贴近我们的灵魂深处,更吸引我。   虹影曾说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才似乎明白了。真正的好诗与现实口语诗是有着天差之别的,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接受。   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朋友一定不会反对虹影的诗,因为她的诗比她的小说更有艺术性。诗才是虹影的灵魂,虹影其实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头颅搁在一块木板上,她写的是一个令人心灵颤抖的爱情故事,她的语言是直接的,更是有力的。   诗人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她唱道,“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一片黑色可以折叠起来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到这里,诗人的心灵之痛凝为一颗巨大的泪珠。读完全诗,我仿佛真的听到了一种琴声自黑暗中萦萦传来。琴声的呜咽是诗人心灵深处最绝望的号叫,诗人疯了。我们也跟着她一起,疯了。   虹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读这首《琴声》,我就有这种感觉。她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个与生俱来的诗人。   在她的答记者问中,我听到过她的自白。她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大意)诗是虹影生活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一刻也未离开过她。她说 她一个月里,至少会写七——八首诗。她最初就是以写诗的方式才进入文坛的。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她爱上了诗歌,像顾城和北岛一样,她把诗当成了自己的 另一生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喜爱读她写的小 说。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结果。她自认为诗写得并不差于小说,可现实就是如此,你的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开阔的市场。有出版商找她购买小说的稿件, 有些小说还没有开始写时,就有人提前订购,却没有一家出版社主动找她发表她的诗。   诗是与物质无缘的精神产物,它纯粹属于精神范畴,它与金钱无关。   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虹影的诗是独树一帜的精品。她发表的诗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诗却是我们学习的重要对象。她的诗毫无当前流行诗的“做作”“无病呻吟”“伪装”诸病,她的诗简短,直接,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实在是难得的好作品。   我们再看她的《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眼睛贴到纸上像无数闪亮的球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这首诗是怪怪的,读后你一定是这种感觉。在这首诗里,我们一直都可感觉到一种形象,就是那张纸。那张红色的纸是什么纸?   于是,有人这样理解,认为那就是一张涂口红的纸。在中国古代,女人都是以这种纸来涂抹口唇。你不知道当时诗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她是真在用这种纸来描唇?还是看到电影或电视镜头里的女人在使用这种纸才引发了诗兴?我们很难知道。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
  我认为这种理解肯定是错误的。
  最直接的理解方法是想象她正那里照镜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于是,她把自己想象成是一张纸。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一种理解。些句子后面的是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地去寻求答案。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想象的离奇与虹影的这一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给我想象最多的是她最后的一句“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这一句是全诗的重点,是让我们苦苦思索的主题,也是打开这首诗的金钥匙。这声音才是让诗人被反卷得象一根舌头的根源。这便是虹影的诗的魅力所在,让我们不得不去思答案。   我个人理解那声音是一种反抗的声音,是一种精神。诗人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样子,她痛苦,她受不了,可她又不得不承受。于是,从她的灵魂里冒出了这种声音。   她为什么受不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现?都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   这一切是她发现的,便有了这一首《发现》。   虹影的诗不是歌颂时代的赞歌,她无意去表达大场面,也无意做大众的代言人。她所写的大多都是个人的小情绪,小生活。与那些以时代为背景,以民众为诗之本的大手笔,虹影的诗显得个人化了。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她的诗的艺术魅力,相反,更贴近我们的灵魂深处,更吸引我。   虹影曾说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才似乎明白了。真正的好诗与现实口语诗是有着天差之别的,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接受。   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朋友一定不会反对虹影的诗,因为她的诗比她的小说更有艺术性。诗才是虹影的灵魂,虹影其实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诗人的想象是奇特而大胆的,“从纸背的弧度开始/她被反卷,象一根古怪的舌头”,这个画面既古怪,又新鲜。读后,我们肯定难以忘怀。蕴藏在这些句子后面的是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地去寻求答案。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想象的离奇与虹影的这一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给我想象最多的是她最后的一句“她寻觅已久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这一句是全诗的重点,是让我们苦苦思索的主题,也是打开这首诗的金钥匙。这声音才是让诗人被反卷得象一根舌头的根源。这便是虹影的诗的魅力所在,让我们不得不去思答案。
  我个人理解那声音是一种反抗的声音,是一种精神。诗人不希望自己是那个样子,她痛苦,她受不了,可她又不得不承受。于是,从她的灵魂里冒出了这种声音。
  她为什么受不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现?都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
  这一切是她发现的,便有了这一首《发现》。

狐在此谢谢这文章,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小说家。 虹影和她与众不同的诗 - 烟雨红尘文学频道 湖北公子(原创首发) 在中国的诗坛,女诗人太多,优秀的女诗人也不少。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虹影的女诗人。在诗歌界,她的名气不是很大,恐怕好些文学爱好者还不知道她写诗,而且写得相当不错。 虹影是以小说享誉文坛的,她的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曾一度风靡中国大陆。读她的小说的人远远比读她的诗的人多,人们知道虹影是一个小说家,却对她写的诗知之甚少。作为虹影的铁杆粉丝,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和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诗。   虹影的身世早在《饥饿的女儿》一书里公布于天下了,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对她的身世之谜不是很感兴趣,对她的诗却情有独钟。   虹影早期的诗写得十分直率,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可惜的是那些诗,几乎一首也找不到了。她后期的诗写得比较成熟,风格独特,在艺术成就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海子和顾城。   这样说,读者一定认为我在夸大其词。还是先让我们来读一读她的作品《琴声》吧! 我不知道这首诗合不合别人的胃口,我本人对这样的语句是非常赞赏的。我觉得在这首诗里有着一种不容推卸的力量直逼人心。首句便让我触目, 我藏起来的木板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诗的主题如同一汪洪水,一下子就涮了过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死在诗人之手?引着我们的视线继续向下移动。   这是一首爱情诗,悲苦的爱情诗。读这样的诗,我们的心弦会绷得紧紧的,稍一着力,可能就会弦断人伤。   接着诗人说“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或许说从来都原谅他们”,“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为什么是这样子?是诗人犯贱?还是命运的捉弄?诗人的爱情注定了凄苦,她必然要跌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诗人又说,“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这个人真值得你等吗?女人,面对爱情,她总是一往情深,却又是这些女人,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我想问一问,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好,他真的会把你变成一个如此痴情的女人?在这里,诗人以反语表达了诗意。写作手法跟普通的写法有所不同,但似乎表达的意思更鲜明了。   虹影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与别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她做到了,从她为数不多的诗里,我们看得出来。“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可以是我的未来可以是这个夜晚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诗人把爱情全部放在他的身上了,她可以为他接受一切,她真的可以吗?   最后的结局就是诗的开端,诗人杀死了她心爱的人,把他冰凉的  虹影的诗不是歌颂时代的赞歌,她无意去表达大场面,也无意做大众的代言人。她所写的大多都是个人的小情绪,小生活。与那些以时代为背景,以民众为诗之本的大手笔,虹影的诗显得个人化了。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她的诗的艺术魅力,相反,更贴近我们的灵魂深处,更吸引我。

  虹影曾说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才似乎明白了。真正的好诗与现实口语诗是有着天差之别的,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接受。
  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朋友一定不会反对虹影的诗,因为她的诗比她的小说更有艺术性。诗才是虹影的灵魂,虹影其实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