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2006-11-06 00: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蒸饭也有绝招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品店老饕档案 虹影,女,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重庆,处女座,作家,曾出版小说《饥饿的女儿》、《K》等。 爱美食,爱厨房,拥有很高的美食天赋,天生像一个“温柔的厨娘”。 虹影语录: “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 “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 “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在每道菜上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法,而关于做菜的心得,她总结说“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 虹影说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厨房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做菜。 虹影:把感情融在饭菜里   虹影为人所知的是她的作家身份和她的小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一个美食家,除了写作,她最喜欢做一个“厨娘”。看过虹影有关吃喝的文字你就会知道,她能把一道菜的做法写得很清楚,也能把对美食的态度说得很淡定。虹影符合一个老饕的标准:能吃,会吃,懂得品味,会做,拥有高超的技艺,能把简单的食 物做得高级。   望闻而知味   一道菜端到虹影面前,她不会是第一个动筷子的人,她会先观其色,然后再闻其味,要是这两项都不能达到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吃这道菜。   虹影说:这两个步骤百试不爽,从未失误,不用吃,就能知道这道菜的味道。   虹影说,看颜色是要看菜新鲜不新鲜,做的时候放了哪些料,要是一道海鲜加了诸如大蒜等很重的调料,那么这道菜不一定好吃;闻其味则是判断这道菜 的味道,每种食物都应该自带香气,气味不对的话,也不会太好吃。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闻出咸淡,闻出用了哪些调料和香料。虹影说,最差的厨师是破坏食物 本身味道的人,他们不懂得烹饪的基本原理是呈现,而不是掩饰。   虹影说自己从没有因为吃而拉肚子。对于保护自己的身体,虹影有一套吃喝心得。   她说,吃川菜是最不容易得病的,因为川菜里有大量的花椒和辣椒,这都是清火消毒的食材,“所以四川、重庆的姑娘皮肤都特别好。”而大蒜也是川菜 中常用的材料,这更是排毒的好食物。川菜中很少有山珍海味、生猛海鲜,这也进一步杜绝了食物的不新鲜和很多寄生物。“所以川菜还是我的最爱。”   吃当地最好的菜   由于自己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虹影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停留。虹影说,在国外,有时候是出版商请客,他们无一例外地提议带虹影去吃中餐,而虹 影也无一例外地拒绝,因为虹影久居英国,对国外的中餐水平颇有体会。她总是让当地人带自己到当地最有特色的地方吃饭,“吃本地最好的菜总是对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到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菜价很贵,而份量很小,餐厅 的环境很好,于是我知道可能上当了。我点了菜,足够大家吃得很饱,而且还点了两瓶红酒,最后结账,10个人花了600元,快把服务员气坏了。后来我听 别人说,10个人在那里吃饭,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   那里的菜完全不值得,不会让朋友花冤枉钱。在北京,我很少吃粤菜,我觉得做粤菜最好的地方是香港,连广州都不行,北京更是怎么难吃怎么做。鲁菜也不怎么吃,因为很多鲁菜加放的酱油,上色素似的。   ■老饕荐吃 大里云南菜 大厨是内行高手   这儿的大厨懂得吃是一门艺术,云南鸡汤米线、魔鬼烤鱼、葵叶包带子、酸菜红豆汤都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的云南火腿最好,用鸡汤蒸制,瘦肉红如樱桃, 肥肉闪亮透明,不腻,入嘴满口香。这儿的每道菜其实都很美妙,既新鲜营养、又好看好吃,是生命里不可错失的。 狮子山下 地道的香港做法   尝一下这里的汤,就知道这里的菜是地道的香港做法,其中的粤菜要比很多五星级酒店里的粤菜做得还地道。除了工体4号院内的那家店,他们在东环广场又开了一家,味道也很好。 沸腾鱼乡 喜欢赛特后面那家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新京报2006-11-3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沸腾鱼乡有很多家,但是我最爱去的是赛特后面的那家,里面的很多菜品都是很地道的重庆口味。同样是沸腾鱼乡,其他的店我就不是特别喜欢。

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  新京报2006-11-3虹影如 果爱吃一道菜,还会询问菜的做法,有一次在韩国一家粥铺,她喝到一碗美味的粥,她问粥的做法,服务员不告诉她。虹影看到服务员手里的报纸上有对自己的整版 报道,虹影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我就是这个人,你能告诉我吗?”服务员很开心,原原本本把这道粥的做法告诉了虹影。   后来,这道粥成了虹影的拿手绝活。   蒸饭也有绝招   虹影做菜从不放味精,妙诀在放盐上。有的菜在下锅前放盐,有的菜在放油之后,有的菜在炒的时候,但一般不在快上盘时放,否则味道达不到预期。她 也不愿意放醋,而是以柠檬代替。虹影也从不看菜谱,她说“看菜谱做菜失去想象力。”她蒸饭也跟别人不一样,将西红柿的皮剥掉之后,一切为二,放在泰国米 上,用过夜茶水,再加点橄榄油、盐,饭蒸出来香气四溢,颜色很好看,有一点酸酸的味道,米粒不硬,也不粘。   又比如做茄子:可以把茄子放到烤箱里把皮烤到焦焦的,取出剥皮,再撕成丝。把已煮好的龙虾头里面的汁和西红柿汁拌在一起,浇到茄子上面,再把龙虾里的肉取出,放在盘子一边,再放一枝又嫩又好看的香菜。这道菜就等有口福之人了。   ■老饕侃吃 大锅饭最难做,在北京很少吃粤菜   记者:很多人都看过你的小说《饥饿的女儿》,你对小时候的食物有没有什么特殊印象?   虹影: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当时妈妈还在造船厂做苦力,我去妈妈的食堂吃饭,那天是花菜和蒸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花菜,我现在都能想起那花菜的味道,花菜里面没放特别的调料,只是加了米汤,非常好吃。   其实食堂餐有时真的很好吃,1989年,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食堂里也吃过特别好吃的食堂餐,那天做的是腌牛肉,豆瓣鱼,很简单,很美味。一个能把盒饭、大食堂饭做好的人并不简单。因为要符合大众的胃口,做得还要有味道,大锅饭是最难做的,必须掌握一定的美食要领才行。   记者:平时你自己也经常下厨,对于做饭一道,有没有什么自己的心得?   虹影:做饭肯定要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就连养植物都养不活,何况是把东西做好吃。比如简单的清蒸大闸蟹,需要先把它在水里养一会儿,让它吐尽身 体里的秽物;用普通的水与用矿泉水又不一样;用金属或竹制的箅子又不一样;怎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也不一样。一切都与是否用心有关,把感情融在做饭里,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吃。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点菜,对于外出就餐,你有什么讲究?   虹影: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外面吃饭,是一个外国朋友在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订的餐,我们提前记者赵子云  摄影/王远征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