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2006-12-11 09: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很,不过早就磨破袖口,明摆着用黑墨涂的。里面的白衣洗得过得了眼。对于她长久倒立,单手脱换,甚至双脱手,单靠头倒立,很多人禁不住好奇,但这个惹人不快的东西竟然一无所动。 她很生气,倒立着走向后台顶端,双脚重新靠在墙上,看不见那人了。就在这时,她扎头发的红布条散落了,头发撒在地上,像一匹闪亮的黑绸。一只手伸过来,长长的手指把那布条拾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老大老实说,从未见过男孩子手如此细巧。 这个令人烦心的中午,兰胡儿说的第二句话是:“少在此管不该管不能管不必管的事。” 此话很不客气,而且带有火药味。那少年拿着红布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肯定是故意装蒜绷面子。 “你以为拾个发带,密斯本人就会理你?”兰胡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另一条扎头发的红布带也落在地上,她一头黑发如烟花炸开,热闹唱一场。 少年又弯腰拾了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兰胡儿的眼睛倒斜着看少年,他依然不说话,不知在打什么臭主意。她怒火冲天而起:这个人至少应当感到好奇,至少应当问密斯本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上海魔术师之四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人两句,不能认为有人生来就该倒立着做人。兰胡儿心里定下主意,不给少年再献殷勤的机会。突然一个翻倒,她双脚挂上他的脖子。少年惊奇得张口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兰胡儿骂了一句:“看你就是个哑巴!”她的脑袋穿过他的双腿到他前面来,对着他恶作剧地一笑。 少年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像是在阻止自已不去拉掉这个不讲道理攀上来的身体。 兰胡儿脚轻轻一勾,双手往他的膝盖一勒。他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仰面倒在地上。爬起来,整个后台已经没有人。场子大门吱嘎一声,兰胡儿跑了出去。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得很,不过早就磨破袖口,明摆着用黑墨涂的。里面的白衣洗得过得了眼。对于她长久倒立,单手脱换,甚至双脱手,单靠头倒立,很多人禁不住好奇,但这个惹人不快的东西竟然一无所动。 她很生气,倒立着走向后台顶端,双脚重新靠在墙上,看不见那人了。就在这时,她扎头发的红布条散落了,头发撒在地上,像一匹闪亮的黑绸。一只手伸过来,长长的手指把那布条拾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老大老实说,从未见过男孩子手如此细巧。 这个令人烦心的中午,兰胡儿说的第二句话是:“少在此管不该管不能管不必管的事。” 此话很不客气,而且带有火药味。那少年拿着红布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肯定是故意装蒜绷面子。 “你以为拾个发带,密斯本人就会理你?”兰胡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另一条扎头发的红布带也落在地上,她一头黑发如烟花炸开,热闹唱一场。 少年又弯腰拾了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兰胡儿的眼睛倒斜着看少年,他依然不说话,不知在打什么臭主意。她怒火冲天而起:这个人至少应当感到好奇,至少应当问密斯本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人两句,不能认为有人生来就该倒立着做人。兰胡儿心里定下主意,不给少年再献殷勤的机会。突然一个翻倒,她双脚挂上他的脖子。少年惊奇得张口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兰胡儿骂了一句:“看你就是个哑巴!”她的脑袋穿过他的双腿到他前面来,对着他恶作剧地一笑。 少年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像是在阻止自已不去拉掉这个不讲道理攀上来的身体。 兰胡儿脚轻轻一勾,双手往他的膝盖一勒。他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仰面倒在地上。爬起来,整个后台已经没有人。场子大门吱嘎一声,兰胡儿跑了出去。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得很,不过早就磨破袖口,明摆着用黑墨涂的。里面的白衣洗得过得了眼。对于她长久倒立,单手脱换,甚至双脱手,单靠头倒立,很多人禁不住好奇,但这个惹人不快的东西竟然一无所动。 她很生气,倒立着走向后台顶端,双脚重新靠在墙上,看不见那人了。就在这时,她扎头发的红布条散落了,头发撒在地上,像一匹闪亮的黑绸。一只手伸过来,长长的手指把那布条拾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老大老实说,从未见过男孩子手如此细巧。 这个令人烦心的中午,兰胡儿说的第二句话是:“少在此管不该管不能管不必管的事。” 此话很不客气,而且带有火药味。那少年拿着红布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肯定是故意装蒜绷面子。 “你以为拾个发带,密斯本人就会理你?”兰胡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另一条扎头发的红布带也落在地上,她一头黑发如烟花炸开,热闹唱一场。 少年又弯腰拾了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兰胡儿的眼睛倒斜着看少年,他依然不说话,不知在打什么臭主意。她怒火冲天而起:这个人至少应当感到好奇,至少应当问密斯本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得很,不过早就磨破袖口,明摆着用黑墨涂的。里面的白衣洗得过得了眼。对于她长久倒立,单手脱换,甚至双脱手,单靠头倒立,很多人禁不住好奇,但这个惹人不快的东西竟然一无所动。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她很生气,倒立着走向后台顶端,双脚重新靠在墙上,看不见那人了。就在这时,她扎头发的红布条散落了,头发撒在地上,像一匹闪亮的黑绸。一只手伸过来,长长的手指把那布条拾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老大老实说,从未见过男孩子手如此细巧。得很,不过早就磨破袖口,明摆着用黑墨涂的。里面的白衣洗得过得了眼。对于她长久倒立,单手脱换,甚至双脱手,单靠头倒立,很多人禁不住好奇,但这个惹人不快的东西竟然一无所动。 她很生气,倒立着走向后台顶端,双脚重新靠在墙上,看不见那人了。就在这时,她扎头发的红布条散落了,头发撒在地上,像一匹闪亮的黑绸。一只手伸过来,长长的手指把那布条拾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老大老实说,从未见过男孩子手如此细巧。 这个令人烦心的中午,兰胡儿说的第二句话是:“少在此管不该管不能管不必管的事。” 此话很不客气,而且带有火药味。那少年拿着红布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肯定是故意装蒜绷面子。 “你以为拾个发带,密斯本人就会理你?”兰胡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另一条扎头发的红布带也落在地上,她一头黑发如烟花炸开,热闹唱一场。 少年又弯腰拾了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兰胡儿的眼睛倒斜着看少年,他依然不说话,不知在打什么臭主意。她怒火冲天而起:这个人至少应当感到好奇,至少应当问密斯本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这个令人烦心的中午,兰胡儿说的第二句话是:“少在此管不该管不能管不必管的事。”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此话很不客气,而且带有火药味。那少年拿着红布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肯定是故意装蒜绷面子。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你以为拾个发带,密斯本人就会理你?”兰胡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另一条扎头发的红布带也落在地上,她一头黑发如烟花炸开,热闹唱一场。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少年又弯腰拾了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兰胡儿的眼睛倒斜着看少年,他依然不说话,不知在打什么臭主意。她怒火冲天而起:这个人至少应当感到好奇,至少应当问密斯本人两句,不能认为有人生来就该倒立着做人。兰胡儿心里定下主意,不给少年再献殷勤的机会。突然一个翻倒,她双脚挂上他的脖子。少年惊奇得张口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兰胡儿骂了一句:“看你就是个哑巴!”她的脑袋穿过他的双腿到他前面来,对着他恶作剧地一笑。

上海魔术师之四 他们再次相遇在大世界大舞台 1945年春天来得夸张,鼓翻旗摇。这春天叫人觉得什么都真真假假花头十足。 比如,那个正上后台的少年,铁盖儿笨头傻脸。 兰胡儿喜欢梅大师,觉得此人是惊艳绝世。师父说他是男人装扮,才会那般牵肠风情,嗓音才会妙意百转。如遇机会,她愿告诉梅大师,他是顶顶第一好汉,因为有颗女人心。名字也有缘哪,梅有梅派,兰有兰技;梅有梅腔,兰有兰语。 这想法让她高兴起来。两个鹞子连翻,倒立在墙边,倒过来的眼睛继续看那少年,腾出右手在墙上拍了拍。 “行行有规,外人偷看练功要瞎眼!” 那家伙听见了,没有应答,倒是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既然师父没有拦,好像也不必把这小子赶出去,反正倒立的时候,她也没法动手。这个人皮鞋不新,尺寸比她自己的脚大半截,小孩大脚,不过鞋油擦得明光锃亮,裤管也没有脏灰。这点印象不坏,大部分男孩子脏里巴叽,让她横竖瞧不起。 兰胡儿眼睫毛翻动,一点点往上看。少年细眉细鼻,头发剪得整齐,穿了一件黑西服,合身

得很,不过早就磨破袖口,明摆着用黑墨涂的。里面的白衣洗得过得了眼。对于她长久倒立,单手脱换,甚至双脱手,单靠头倒立,很多人禁不住好奇,但这个惹人不快的东西竟然一无所动。 她很生气,倒立着走向后台顶端,双脚重新靠在墙上,看不见那人了。就在这时,她扎头发的红布条散落了,头发撒在地上,像一匹闪亮的黑绸。一只手伸过来,长长的手指把那布条拾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老大老实说,从未见过男孩子手如此细巧。 这个令人烦心的中午,兰胡儿说的第二句话是:“少在此管不该管不能管不必管的事。” 此话很不客气,而且带有火药味。那少年拿着红布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肯定是故意装蒜绷面子。 “你以为拾个发带,密斯本人就会理你?”兰胡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另一条扎头发的红布带也落在地上,她一头黑发如烟花炸开,热闹唱一场。 少年又弯腰拾了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兰胡儿的眼睛倒斜着看少年,他依然不说话,不知在打什么臭主意。她怒火冲天而起:这个人至少应当感到好奇,至少应当问密斯本    少年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像是在阻止自已不去拉掉这个不讲道理攀上来的身体。

人两句,不能认为有人生来就该倒立着做人。兰胡儿心里定下主意,不给少年再献殷勤的机会。突然一个翻倒,她双脚挂上他的脖子。少年惊奇得张口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兰胡儿骂了一句:“看你就是个哑巴!”她的脑袋穿过他的双腿到他前面来,对着他恶作剧地一笑。 少年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像是在阻止自已不去拉掉这个不讲道理攀上来的身体。 兰胡儿脚轻轻一勾,双手往他的膝盖一勒。他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仰面倒在地上。爬起来,整个后台已经没有人。场子大门吱嘎一声,兰胡儿跑了出去。        兰胡儿脚轻轻一勾,双手往他的膝盖一勒。他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仰面倒在地上。爬起来,整个后台已经没有人。场子大门吱嘎一声,兰胡儿跑了出去。人两句,不能认为有人生来就该倒立着做人。兰胡儿心里定下主意,不给少年再献殷勤的机会。突然一个翻倒,她双脚挂上他的脖子。少年惊奇得张口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兰胡儿骂了一句:“看你就是个哑巴!”她的脑袋穿过他的双腿到他前面来,对着他恶作剧地一笑。 少年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像是在阻止自已不去拉掉这个不讲道理攀上来的身体。 兰胡儿脚轻轻一勾,双手往他的膝盖一勒。他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仰面倒在地上。爬起来,整个后台已经没有人。场子大门吱嘎一声,兰胡儿跑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