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上海魔术师精选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2006-12-13 00: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上海魔术师精选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师后面,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用手拂开。 二先生说:“像今天这样的戏嘛,水缸上衔花有点别出心裁,不错。”二先生平日金口难开,今天还肯说几句,算是给了大面子:“要动脑子!依我之见,你的杂耍 变化不多,看过的人不再光顾。不像唱戏的,人家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举着雪茄,烟蒂似乎要掉下地,下意识时看周围有没有烟灰缸。 张天师递上一个小盘,替他接住烟灰,陪笑脸说:“二先生高明,小的明天就加新戏。” 二先生说:“晚了,我已经决定给你这个场子加戏,加西洋魔术!”他说得字字如钉。 张天师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致命的一招。没等他说话,二先生扫了一下兰胡儿燕飞飞,似乎是为他着想地说:“张班主你也真是,手里握着这么两个标致的脸蛋,漂亮旦角,得好好用好好用。否则,你跟不上这时代,时代也就不留情面。时代潮流一直滚滚向前,你就是被扫到一边。”他很得意会说时髦的文化词儿。 二先生翻了翻眼皮。“从今晚起天师班与洋大师所罗门王同台演出,按观众数分成。”他说完转身就走,两个跟班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前后相拥着。 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始终落下一步,一边说谢谢,一边塞给他一个裹好的小包,那是天师班这几天收入的一大半。 他这一走,整个天师班惶惶然,刚进大世界,难道要被洋人挤回街上吃西北风? 顾不得心疼那笔给二先生的保护费,虽然肚子饿得叽叽咕咕叫,张天师赶快下楼,匆匆穿过大厅,到大世界门口。右侧墙上果然贴出新海报,颜色花里胡哨写着: 今晚神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师后面,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用手拂开。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二先生说:“像今天这样的戏嘛,水缸上衔花有点别出心裁,不错。”二先生平日金口难开,今天还肯说几句,算是给了大面子:“要动脑子!依我之见,你的杂耍 变化不多,看过的人不再光顾。不像唱戏的,人家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举着雪茄,烟蒂似乎要掉下地,下意识时看周围有没有烟灰缸。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    张天师递上一个小盘,替他接住烟灰,陪笑脸说:“二先生高明,小的明天就加新戏。”

    二先生说:“晚了,我已经决定给你这个场子加戏,加西洋魔术!”他说得字字如钉。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张天师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致命的一招。没等他说话,二先生扫了一下兰胡儿燕飞飞,似乎是为他着想地说:“张班主你也真是,手里握着这么两个标致的脸蛋,漂亮旦角,得好好用好好用。否则,你跟不上这时代,时代也就不留情面。时代潮流一直滚滚向前,你就是被扫到一边。”他很得意会说时髦的文化词儿。

师后面,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用手拂开。 二先生说:“像今天这样的戏嘛,水缸上衔花有点别出心裁,不错。”二先生平日金口难开,今天还肯说几句,算是给了大面子:“要动脑子!依我之见,你的杂耍 变化不多,看过的人不再光顾。不像唱戏的,人家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举着雪茄,烟蒂似乎要掉下地,下意识时看周围有没有烟灰缸。 张天师递上一个小盘,替他接住烟灰,陪笑脸说:“二先生高明,小的明天就加新戏。” 二先生说:“晚了,我已经决定给你这个场子加戏,加西洋魔术!”他说得字字如钉。 张天师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致命的一招。没等他说话,二先生扫了一下兰胡儿燕飞飞,似乎是为他着想地说:“张班主你也真是,手里握着这么两个标致的脸蛋,漂亮旦角,得好好用好好用。否则,你跟不上这时代,时代也就不留情面。时代潮流一直滚滚向前,你就是被扫到一边。”他很得意会说时髦的文化词儿。 二先生翻了翻眼皮。“从今晚起天师班与洋大师所罗门王同台演出,按观众数分成。”他说完转身就走,两个跟班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前后相拥着。 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始终落下一步,一边说谢谢,一边塞给他一个裹好的小包,那是天师班这几天收入的一大半。 他这一走,整个天师班惶惶然,刚进大世界,难道要被洋人挤回街上吃西北风? 顾不得心疼那笔给二先生的保护费,虽然肚子饿得叽叽咕咕叫,张天师赶快下楼,匆匆穿过大厅,到大世界门口。右侧墙上果然贴出新海报,颜色花里胡哨写着: 今晚神    二先生翻了翻眼皮。“从今晚起天师班与洋大师所罗门王同台演出,按观众数分成。”他说完转身就走,两个跟班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前后相拥着。

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始终落下一步,一边说谢谢,一边塞给他一个裹好的小包,那是天师班这几天收入的一大半。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他这一走,整个天师班惶惶然,刚进大世界,难道要被洋人挤回街上吃西北风?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

师后面,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用手拂开。 二先生说:“像今天这样的戏嘛,水缸上衔花有点别出心裁,不错。”二先生平日金口难开,今天还肯说几句,算是给了大面子:“要动脑子!依我之见,你的杂耍 变化不多,看过的人不再光顾。不像唱戏的,人家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举着雪茄,烟蒂似乎要掉下地,下意识时看周围有没有烟灰缸。 张天师递上一个小盘,替他接住烟灰,陪笑脸说:“二先生高明,小的明天就加新戏。” 二先生说:“晚了,我已经决定给你这个场子加戏,加西洋魔术!”他说得字字如钉。 张天师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致命的一招。没等他说话,二先生扫了一下兰胡儿燕飞飞,似乎是为他着想地说:“张班主你也真是,手里握着这么两个标致的脸蛋,漂亮旦角,得好好用好好用。否则,你跟不上这时代,时代也就不留情面。时代潮流一直滚滚向前,你就是被扫到一边。”他很得意会说时髦的文化词儿。 二先生翻了翻眼皮。“从今晚起天师班与洋大师所罗门王同台演出,按观众数分成。”他说完转身就走,两个跟班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前后相拥着。 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始终落下一步,一边说谢谢,一边塞给他一个裹好的小包,那是天师班这几天收入的一大半。 他这一走,整个天师班惶惶然,刚进大世界,难道要被洋人挤回街上吃西北风? 顾不得心疼那笔给二先生的保护费,虽然肚子饿得叽叽咕咕叫,张天师赶快下楼,匆匆穿过大厅,到大世界门口。右侧墙上果然贴出新海报,颜色花里胡哨写着: 今晚神 

顾不得心疼那笔给二先生的保护费,虽然肚子饿得叽叽咕咕叫,张天师赶快下楼,匆匆穿过大厅,到大世界门口。右侧墙上果然贴出新海报,颜色花里胡哨写着:

师后面,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用手拂开。 二先生说:“像今天这样的戏嘛,水缸上衔花有点别出心裁,不错。”二先生平日金口难开,今天还肯说几句,算是给了大面子:“要动脑子!依我之见,你的杂耍 变化不多,看过的人不再光顾。不像唱戏的,人家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举着雪茄,烟蒂似乎要掉下地,下意识时看周围有没有烟灰缸。 张天师递上一个小盘,替他接住烟灰,陪笑脸说:“二先生高明,小的明天就加新戏。” 二先生说:“晚了,我已经决定给你这个场子加戏,加西洋魔术!”他说得字字如钉。 张天师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致命的一招。没等他说话,二先生扫了一下兰胡儿燕飞飞,似乎是为他着想地说:“张班主你也真是,手里握着这么两个标致的脸蛋,漂亮旦角,得好好用好好用。否则,你跟不上这时代,时代也就不留情面。时代潮流一直滚滚向前,你就是被扫到一边。”他很得意会说时髦的文化词儿。 二先生翻了翻眼皮。“从今晚起天师班与洋大师所罗门王同台演出,按观众数分成。”他说完转身就走,两个跟班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前后相拥着。 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始终落下一步,一边说谢谢,一边塞给他一个裹好的小包,那是天师班这几天收入的一大半。 他这一走,整个天师班惶惶然,刚进大世界,难道要被洋人挤回街上吃西北风? 顾不得心疼那笔给二先生的保护费,虽然肚子饿得叽叽咕咕叫,张天师赶快下楼,匆匆穿过大厅,到大世界门口。右侧墙上果然贴出新海报,颜色花里胡哨写着: 今晚神

 

上海魔术师精选五 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远东首次献演 观众还未散完,大世界经理二先生就来了,他嘴里叨着一根肥壮的雪茄。人还有十丈远,香喷喷的雪茄味就到了,比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好闻。 这位二先生,挺着滚圆的肚子,好在个子大,显得一副命该发横财做老板的样子,他耳大过常人,双下巴有点垂挂,嘴唇上留着一圈小胡子,气势果真显显赫赫。 都知道二先生是削水果出生,是上海滩青帮头子大先生名下第一大徒弟;大先生是大世界原先的总经理,非常时期不在上海。大先生与二先生长得不一样,奇瘦,已近 七十,不过身体硬朗。大先生削水果自然高出徒弟一筹,是有名的水果王,后来仰仗租界洋人,当了巡捕,拉帮立门户,挤走了大世界原来的老板,掌控了上海这块 最来钱的地盘,钞票多得麦克麦克。 大先生弟子上万,就二先生最懂他心思,他指派二先生当大世界经理。自己很少来,来也是听听京戏,或是小包间里抽阿芙蓉。他还好一样东西。“老二,上茶上酒。”大先生看够戏就淡淡地说。二先生总是投其所好找来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整个晚上,大先生就拥着一个美妇人躺在榻上吞云吐雾。大先生还在重庆没回来,这几年就是二先生做主。 张天师本来板着脸,对兰胡儿生着气,看到二先生来了,张天师马上胁肩陪笑。 “老板贵人登门,小的眼拙没看见,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少废话罗嗦,”二先生说话时,四下打量着这个班子准备的舞台。“我这个人不喜欢油嘴滑舌江湖腔。” “请指教请教。”张天师点头哈腰,兰胡儿在张天今晚神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师后面,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用手拂开。 二先生说:“像今天这样的戏嘛,水缸上衔花有点别出心裁,不错。”二先生平日金口难开,今天还肯说几句,算是给了大面子:“要动脑子!依我之见,你的杂耍 变化不多,看过的人不再光顾。不像唱戏的,人家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举着雪茄,烟蒂似乎要掉下地,下意识时看周围有没有烟灰缸。 张天师递上一个小盘,替他接住烟灰,陪笑脸说:“二先生高明,小的明天就加新戏。” 二先生说:“晚了,我已经决定给你这个场子加戏,加西洋魔术!”他说得字字如钉。 张天师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致命的一招。没等他说话,二先生扫了一下兰胡儿燕飞飞,似乎是为他着想地说:“张班主你也真是,手里握着这么两个标致的脸蛋,漂亮旦角,得好好用好好用。否则,你跟不上这时代,时代也就不留情面。时代潮流一直滚滚向前,你就是被扫到一边。”他很得意会说时髦的文化词儿。 二先生翻了翻眼皮。“从今晚起天师班与洋大师所罗门王同台演出,按观众数分成。”他说完转身就走,两个跟班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前后相拥着。 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始终落下一步,一边说谢谢,一边塞给他一个裹好的小包,那是天师班这几天收入的一大半。 他这一走,整个天师班惶惶然,刚进大世界,难道要被洋人挤回街上吃西北风? 顾不得心疼那笔给二先生的保护费,虽然肚子饿得叽叽咕咕叫,张天师赶快下楼,匆匆穿过大厅,到大世界门口。右侧墙上果然贴出新海报,颜色花里胡哨写着: 今晚神

 

奇西洋大魔术:所罗门国王加里王子! 巡回世界,远东首次献演!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他记起来,进大世界第一天,过道上见到过一个洋老头,带着一个中国少年。海报上画的少年倒有点像中东人。“这不是在上海混马路的犹太老头,还有他的小跟屁虫 吗?”张天师喃喃自语。上海滩这种混饭吃的洋人,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张天师心眼吊得好高。好吧,他心里想,玩假的拼不过玩命的,玩命的 拼不过不要命的!

    兰胡儿跟着张天师转圈儿,也看到了海报,什么国王王子嘎吱叫的家什!师父的心思,她自然看见了,却没当一回事。趁师父没注意,她窜回楼上,想去瞅一眼别的 戏台子,想那拖地古装衣裙水带,凤冠珠帘扎扎闪烁,首饰披挂叮当响――谁说我不像女孩?只消穿上这套行头,就能走出一个美人样,千里万里春风送秋风弄喜鹊 绕飞。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