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2006-12-14 00: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虹影:你们好。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  虹影:对,还有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主持人:为什么?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虹影:当然。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请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虹影新浪网聊《上海魔术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读书频道的主持人术术。今天光临嘉宾聊天室是著名作家虹影,虹影你好。虹影先跟网友打声招呼。   虹影:你们好。   主持人:虹影也是新浪的老朋友了,最近有一部新的长篇小说《上海魔术师》在新浪连载,这是你第几部长篇小说?   虹影:第七还是第八部。   主持人: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虹影:我从来没算过。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虹影的最新动态,关注她的《上海魔术师》,除了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上新浪网,关注移动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的聊天通过手机也可以参与。   虹影:那太好了。   主持人:虹影这部《上海魔术师》写的是魔术师的故事,我看到你在前言里写很多作品也是跟魔术师有关,故事到底取源于一部作品还是取源于你的经历?   虹影:都有,但我对魔术师很感兴趣。跟我自己的经历也有关,我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这是第三部。   主持人:《上海王》、《上海之死》。   虹影:对,还有《鹤止步》。最近几年不会再写上海,应该算是最后一部小说,暂时不写关于上海的小说了。   主持人:上海三部曲:《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你觉得你能阶段性地表达对上海的感受吗?   虹影:肯定表达不尽,因为感觉是越来越深的。关于这部小说,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从我自己来看我比较喜欢这一部,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在上边,跟以前有不太一样的感受,我对少年成长的故事也比较在意,对魔术本身也比较在意。   主持人:《上海之死》、《上海王》是故事性比较强的小说,叙述上相对来讲也比较传统。   虹影:叙述传统吗?   主持人:当然是跟《上海魔术师》比起来。   虹影:我一向比较反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我一向比较赞成萨洛特对小说的看法:她反对19世纪小说传统的叙事方法。比如叙述一个什么花,比如我们坐的什么椅子,穿的什么衣服,或者是我们用的什么电脑,或者用的什么纸张,我一向觉得这在小说里没有什么太重要。   主持人:《上海王》和《上海之死》相对于《上海魔术师》这种比较复杂的语言来讲,它们还是比较传统的。当然跟中国比较传统的、非常古典主义的小说还是有点区别的?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自己在《饥饿的女儿》里用四川话,都是单语。这样让作品里每一个人用自己的声音、思想,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几乎是没有。这个故事本身是关于上海魔术师,像兰胡儿这么一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身世,在一种很奇怪的方式里面长大,比如身体流扭揉去的,开口那一瞬间就意味她用一种别人不可能有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很新奇的揉和了各种戏曲和流浪艺人的语言来写。我说“兰语”就是我的语言,其实我经常也是这样在说话。可能会有人不会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为什么要跟所有的人说一样的话。   主持人:而且有一种表达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理解的,只要我可以感受到就可以了。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上海魔术师》是写的一个在上海大世界的魔术师,你是怎么想用上海大世界这个背景来表达呢?

  虹影:因为上海外滩只是一个外壳,而大世界才是上海的一种精神、血 虹影:只可能说我对故事本身比较在意,而且比较着迷于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是非专业小说或者是专业小说这两种区别而已。   主持人:我开头就跟你讲我应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这部小说的感受,《上海魔术师》是一部我真的没有看懂的小说(笑)。   虹影:太好了,你要看不懂我最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   虹影:因为就是要让人家看不懂的。   主持人:听说你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提到了“你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虹影:对,最终会有看得懂的人。   主持人:你相信有看得懂的人。   虹影:当然。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到过那些看得懂的人表达对这部小说的感受?   虹影:在网上搜索一下,他们有的在《收获》读到、有的在新浪连载上看到, 有的看到了书,有的一晚上就看完了,有很多想法。不一定是他懂了,这个人就真懂了。其实和我期待的那种懂得还是有距离的。一个人写小说并不是为了让人家懂,有的是为了吓唬一下人,有的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声音,有的是为了让人家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人,比如曾经有这样的杂耍班子,像张天师所罗门这样的人……都是不同的存在,存在于不同不同的人的心里而已。   主持人:你期待什么人看懂你的小说?你期待别人是怎样理解你的小说?   虹影:起码在新浪的网友里,他们应该感兴趣,看一下,对我的小说和对我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话,不要在新浪的博客里使劲乱骂,看都没看就开始骂,看完了才开始骂,我会很耐心听。   主持人:我说看不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我认为有一种作品就是不需要人看懂的,比如有些像《圣经》那样的作品,也可以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确实不需要你去看懂,只需要用心灵去感受。还有比如一些文学作品,像我看过的马丽华的散文,包括安妮宝贝的 一些作品,她们都不是用逻辑可以理解的作品,而是用心灵感受的作品。另外一个所谓的看不懂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确实没有太能够读通这个故事,就像你说它是一 个非常复杂的一种结构,是复调的,你当时怎么回想到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讲述一个魔术师的故事?改成魔术套魔术的感觉。   虹影:对,像俄罗斯的盒子一样。在中国文学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作家想到做这种复调的一种文学形式的作品。在以前做过,比如说像贾平凹的《秦腔》, 像老舍的《骆驼祥子》,还有很多,包括用北京话写的,包括还有四川以前老的作家用四川话写,甚至像我肉。既然我写了前面比如《上海王》,写了女教父一样的女性,《上海之死》写了一个女间谍一样的女性,像一个瓶子上端有了,基础还没有,但我要把一个瓶子摆到大家面前,下面这个瓶子写什么呢?当然是写最下层的老百姓,所以就写到了下层的老百姓,像这些流浪艺人、玩杂技、魔术的,而展现这些人最多的、最丰富的地方就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大世界。(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