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一生必读的三本书  

2006-12-21 09: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切斯特先生的人定终身,后来发现这种“父女”之爱带有盲目理想色彩,离真正幸福还有一段路。可是好些日子,我都以简爱的走路方式走路。我本就倔强、孤僻,又自持聪明,与周围人更难融合。 读到《呼啸山庄》是一年之后,我泪流满面,湿了手绢,高声狂叫:我要写一本书如此,不要枉来世一遭! 可是那时我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的恨。庆幸无情的时光带走了我心里的恨,当我成为一个职业作家后,四面狂风如往昔一样袭来,我的头发和衣衫被吹得不成样子,我的心却能宁静。 杜拉斯的家乡经常举办图书节。我去那儿时,正是她去世不久,我对观众的谈话自然谈到了她的作品及其在中国女作家中的影响。她家乡有一个她的作品委员会,找了我好几次要我写一篇文章,谈我怎么与她的书结识。 《情人》读过好几种中文译本,最喜欢王道乾先生的,后来买了一本英译本,觉得优美之极,可以领会法国朋友谈到原文本的那种文采。比较《冲破太平洋的堤坝》,我觉得《情人》更多是一个女人年迈后对从前青春往事的片片段段的回忆,同样写了母亲形象,却少了《冲破太平洋的堤坝》不畏一切的顽强精神。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在《情人》里,杜拉斯以一个白人女子的倨高临下来看其移民地。也许这就是我不肯少杜拉斯家乡人的兴、未写那文章的原因。 生命太多是错误和遗憾,虽然我们不得不在某一天后悔莫及。 我十八岁离家出走时,因为太年轻,我对现实愤怒而绝望,我对未来迷茫一生必读的三本书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而不知所措,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我读到一首诗: 有一天我失去了一个世界。 有人看见了吗? 凭它前额上环绕的一排星星 你就能认出它。 知音,真是知音也。我激动之余,艾米莉·迪狄森走进了我。她相貌平平,终生未嫁人,生前只发表过八首诗,死后竟成为比惠特曼更重要的诗人,甚至与莎士比亚齐名。我不得不承认我着迷她的身世,早期诗自觉不自觉地受她的影响,之后是保罗·泽兰。这两个诗人在我作为诗人的角色里份量非常大。 每天皆如此:垂下窗纱,打开台灯前,泡一杯红茶,加上奶和方糖,靠在床头读一本散发着纸香的书,沉入梦乡。醒来已是第二日黎明,坐在桌前,我开始写一个新的故事。艾米莉说:“我为美而死。”我想说,我为美而生。

一生必读的三本书

 

 

 

一生必读的三本书 近日到大学去演讲,有学生要我推荐一生必看的三本书。我说了《荒漠甘泉》、《丁丁历险记》和金庸小说。 第一本书我经常阅读,每次读,心境都不一样,它可以使任何时候的我平静,如同向神祈祷:“深渊说,不在我内。”第二本,我错过好些年,A要我读它,我还有些不屑,但是读一本就放不下,紧跟着把丁丁们都网罗了。因为喜欢这个善良正义又勇敢的小记者,开始收集他的漆画和体恤衫。有一次闲步走到伦敦的一条小街,发现一家艺术品店全是跟丁丁相关的物品,还在这店里发现一个热爱丁丁的俱乐部。买了一张很大早期丁丁,像中国画,只有黑白两色,准备带回北京,结果走时匆忙,忘在伦敦家里,时至今日心情也欠佳。金庸的《倚天屠龙记》读的次数最多,电视剧再拍得地道也觉得别扭。我在一次研究会上写了金庸小说里的放毒女人,比如赵敏,被金庸公开私下都赞不绝口,弄得在场的一些学究不高兴。 其实他们不必如此,我就是喜欢那些放毒女人,原因在于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作品中也常常充满毒气,为主流社会所不屑,我被称之为“另类”和“最受争议的作家”。 我这种性格,从来读书无拘无束,幼年时所读之书皆是辛苦借来,养成读书速度一目十行。《九三年》在一堆书里跳出来,让我一夜未睡。有一个寒冷的周日,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我读了《简爱》,读得眼睛透亮,胸口直跳――这正是我渴望的爱情,或许就是在那时愿和一个近日到大学去演讲,有学生要我推荐一生必看的三本书。我说了《荒漠甘泉》、《丁丁历险记》和金庸小说。

第一本书我经常阅读,每次读,心境都不一样,它可以使任何时候的我平静,如同向神祈祷:“深渊说,不在我内。”第二本,我错过好些年,A要我读它,我还有些不屑,但是读一本就放不下,紧跟着把丁丁们都网罗了。因为喜欢这个善良正义又勇敢的小记者,开始收集他的漆画和体恤衫。有一次闲步走到伦敦的一条小街,发现一家艺术品店全是跟丁丁相关的物品,还在这店里发现一个热爱丁丁的俱乐部。买了一张很大早期丁丁,像中国画,只有黑白两色,准备带回北京,结果走时匆忙,忘在伦敦家里,时至今日心情也欠佳。金庸的《倚天屠龙记》读的次数最多,电视剧再拍得地道也觉得别扭。我在一次研究会上写了金庸小说里的放毒女人,比如赵敏,被金庸公开私下都赞不绝口,弄得在场的一些学究不高兴。

而不知所措,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我读到一首诗: 有一天我失去了一个世界。 有人看见了吗? 凭它前额上环绕的一排星星 你就能认出它。 知音,真是知音也。我激动之余,艾米莉·迪狄森走进了我。她相貌平平,终生未嫁人,生前只发表过八首诗,死后竟成为比惠特曼更重要的诗人,甚至与莎士比亚齐名。我不得不承认我着迷她的身世,早期诗自觉不自觉地受她的影响,之后是保罗·泽兰。这两个诗人在我作为诗人的角色里份量非常大。 每天皆如此:垂下窗纱,打开台灯前,泡一杯红茶,加上奶和方糖,靠在床头读一本散发着纸香的书,沉入梦乡。醒来已是第二日黎明,坐在桌前,我开始写一个新的故事。艾米莉说:“我为美而死。”我想说,我为美而生。

     一生必读的三本书 近日到大学去演讲,有学生要我推荐一生必看的三本书。我说了《荒漠甘泉》、《丁丁历险记》和金庸小说。 第一本书我经常阅读,每次读,心境都不一样,它可以使任何时候的我平静,如同向神祈祷:“深渊说,不在我内。”第二本,我错过好些年,A要我读它,我还有些不屑,但是读一本就放不下,紧跟着把丁丁们都网罗了。因为喜欢这个善良正义又勇敢的小记者,开始收集他的漆画和体恤衫。有一次闲步走到伦敦的一条小街,发现一家艺术品店全是跟丁丁相关的物品,还在这店里发现一个热爱丁丁的俱乐部。买了一张很大早期丁丁,像中国画,只有黑白两色,准备带回北京,结果走时匆忙,忘在伦敦家里,时至今日心情也欠佳。金庸的《倚天屠龙记》读的次数最多,电视剧再拍得地道也觉得别扭。我在一次研究会上写了金庸小说里的放毒女人,比如赵敏,被金庸公开私下都赞不绝口,弄得在场的一些学究不高兴。 其实他们不必如此,我就是喜欢那些放毒女人,原因在于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作品中也常常充满毒气,为主流社会所不屑,我被称之为“另类”和“最受争议的作家”。 我这种性格,从来读书无拘无束,幼年时所读之书皆是辛苦借来,养成读书速度一目十行。《九三年》在一堆书里跳出来,让我一夜未睡。有一个寒冷的周日,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我读了《简爱》,读得眼睛透亮,胸口直跳――这正是我渴望的爱情,或许就是在那时愿和一个其实他们不必如此,我就是喜欢那些放毒女人,原因在于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作品中也常常充满毒气,为主流社会所不屑,我被称之为“另类”和“最受争议的作家”。

  一生必读的三本书 近日到大学去演讲,有学生要我推荐一生必看的三本书。我说了《荒漠甘泉》、《丁丁历险记》和金庸小说。 第一本书我经常阅读,每次读,心境都不一样,它可以使任何时候的我平静,如同向神祈祷:“深渊说,不在我内。”第二本,我错过好些年,A要我读它,我还有些不屑,但是读一本就放不下,紧跟着把丁丁们都网罗了。因为喜欢这个善良正义又勇敢的小记者,开始收集他的漆画和体恤衫。有一次闲步走到伦敦的一条小街,发现一家艺术品店全是跟丁丁相关的物品,还在这店里发现一个热爱丁丁的俱乐部。买了一张很大早期丁丁,像中国画,只有黑白两色,准备带回北京,结果走时匆忙,忘在伦敦家里,时至今日心情也欠佳。金庸的《倚天屠龙记》读的次数最多,电视剧再拍得地道也觉得别扭。我在一次研究会上写了金庸小说里的放毒女人,比如赵敏,被金庸公开私下都赞不绝口,弄得在场的一些学究不高兴。 其实他们不必如此,我就是喜欢那些放毒女人,原因在于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作品中也常常充满毒气,为主流社会所不屑,我被称之为“另类”和“最受争议的作家”。 我这种性格,从来读书无拘无束,幼年时所读之书皆是辛苦借来,养成读书速度一目十行。《九三年》在一堆书里跳出来,让我一夜未睡。有一个寒冷的周日,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我读了《简爱》,读得眼睛透亮,胸口直跳――这正是我渴望的爱情,或许就是在那时愿和一个
    
我这种性格,从来读书无拘无束,幼年时所读之书皆是辛苦借来,养成读书速度一目十行。《九三年》在一堆书里跳出来,让我一夜未睡。有一个寒冷的周日,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我读了《简爱》,读得眼睛透亮,胸口直跳――这正是我渴望的爱情,或许就是在那时愿和一个罗切斯特先生的人定终身,后来发现这种“父女”之爱带有盲目理想色彩,离真正幸福还有一段路。可是好些日子,我都以简爱的走路方式走路。我本就倔强、孤僻,又自持聪明,与周围人更难融合。

罗切斯特先生的人定终身,后来发现这种“父女”之爱带有盲目理想色彩,离真正幸福还有一段路。可是好些日子,我都以简爱的走路方式走路。我本就倔强、孤僻,又自持聪明,与周围人更难融合。 读到《呼啸山庄》是一年之后,我泪流满面,湿了手绢,高声狂叫:我要写一本书如此,不要枉来世一遭! 可是那时我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的恨。庆幸无情的时光带走了我心里的恨,当我成为一个职业作家后,四面狂风如往昔一样袭来,我的头发和衣衫被吹得不成样子,我的心却能宁静。 杜拉斯的家乡经常举办图书节。我去那儿时,正是她去世不久,我对观众的谈话自然谈到了她的作品及其在中国女作家中的影响。她家乡有一个她的作品委员会,找了我好几次要我写一篇文章,谈我怎么与她的书结识。 《情人》读过好几种中文译本,最喜欢王道乾先生的,后来买了一本英译本,觉得优美之极,可以领会法国朋友谈到原文本的那种文采。比较《冲破太平洋的堤坝》,我觉得《情人》更多是一个女人年迈后对从前青春往事的片片段段的回忆,同样写了母亲形象,却少了《冲破太平洋的堤坝》不畏一切的顽强精神。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在《情人》里,杜拉斯以一个白人女子的倨高临下来看其移民地。也许这就是我不肯少杜拉斯家乡人的兴、未写那文章的原因。 生命太多是错误和遗憾,虽然我们不得不在某一天后悔莫及。 我十八岁离家出走时,因为太年轻,我对现实愤怒而绝望,我对未来迷茫

读到《呼啸山庄》是一年之后,我泪流满面,湿了手绢,高声狂叫:我要写一本书如此,不要枉来世一遭!

可是那时我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的恨。庆幸无情的时光带走了我心里的恨,当我成为一个职业作家后,四面狂风如往昔一样袭来,我的头发和衣衫被吹得不成样子,我的心却能宁静。

     杜拉斯的家乡经常举办图书节。我去那儿时,正是她去世不久,我对观众的谈话自然谈到了她的作品及其在中国女作家中的影响。她家乡有一个她的作品委员会,找了我好几次要我写一篇文章,谈我怎么与她的书结识。

     《情人》读过好几种中文译本,最喜欢王道乾先生的,后来买了一本英译本,觉得优美之极,可以领会法国朋友谈到原文本的那种文采。比较《冲破太平洋的堤坝》,我觉得《情人》更多是一个女人年迈后对从前青春往事的片片段段的回忆,同样写了母亲形象,却少了《冲破太平洋的堤坝》不畏一切的顽强精神。

而不知所措,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我读到一首诗: 有一天我失去了一个世界。 有人看见了吗? 凭它前额上环绕的一排星星 你就能认出它。 知音,真是知音也。我激动之余,艾米莉·迪狄森走进了我。她相貌平平,终生未嫁人,生前只发表过八首诗,死后竟成为比惠特曼更重要的诗人,甚至与莎士比亚齐名。我不得不承认我着迷她的身世,早期诗自觉不自觉地受她的影响,之后是保罗·泽兰。这两个诗人在我作为诗人的角色里份量非常大。 每天皆如此:垂下窗纱,打开台灯前,泡一杯红茶,加上奶和方糖,靠在床头读一本散发着纸香的书,沉入梦乡。醒来已是第二日黎明,坐在桌前,我开始写一个新的故事。艾米莉说:“我为美而死。”我想说,我为美而生。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在《情人》里,杜拉斯以一个白人女子的倨高临下来看其移民地。也许这就是我不肯少杜拉斯家乡人的兴、未写那文章的原因。

 

而不知所措,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我读到一首诗: 有一天我失去了一个世界。 有人看见了吗? 凭它前额上环绕的一排星星 你就能认出它。 知音,真是知音也。我激动之余,艾米莉·迪狄森走进了我。她相貌平平,终生未嫁人,生前只发表过八首诗,死后竟成为比惠特曼更重要的诗人,甚至与莎士比亚齐名。我不得不承认我着迷她的身世,早期诗自觉不自觉地受她的影响,之后是保罗·泽兰。这两个诗人在我作为诗人的角色里份量非常大。 每天皆如此:垂下窗纱,打开台灯前,泡一杯红茶,加上奶和方糖,靠在床头读一本散发着纸香的书,沉入梦乡。醒来已是第二日黎明,坐在桌前,我开始写一个新的故事。艾米莉说:“我为美而死。”我想说,我为美而生。      生命太多是错误和遗憾,虽然我们不得不在某一天后悔莫及。

我十八岁离家出走时,因为太年轻,我对现实愤怒而绝望,我对未来迷茫而不知所措,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我读到一首诗:

           有一天我失去了一个世界。

罗切斯特先生的人定终身,后来发现这种“父女”之爱带有盲目理想色彩,离真正幸福还有一段路。可是好些日子,我都以简爱的走路方式走路。我本就倔强、孤僻,又自持聪明,与周围人更难融合。 读到《呼啸山庄》是一年之后,我泪流满面,湿了手绢,高声狂叫:我要写一本书如此,不要枉来世一遭! 可是那时我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的恨。庆幸无情的时光带走了我心里的恨,当我成为一个职业作家后,四面狂风如往昔一样袭来,我的头发和衣衫被吹得不成样子,我的心却能宁静。 杜拉斯的家乡经常举办图书节。我去那儿时,正是她去世不久,我对观众的谈话自然谈到了她的作品及其在中国女作家中的影响。她家乡有一个她的作品委员会,找了我好几次要我写一篇文章,谈我怎么与她的书结识。 《情人》读过好几种中文译本,最喜欢王道乾先生的,后来买了一本英译本,觉得优美之极,可以领会法国朋友谈到原文本的那种文采。比较《冲破太平洋的堤坝》,我觉得《情人》更多是一个女人年迈后对从前青春往事的片片段段的回忆,同样写了母亲形象,却少了《冲破太平洋的堤坝》不畏一切的顽强精神。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在《情人》里,杜拉斯以一个白人女子的倨高临下来看其移民地。也许这就是我不肯少杜拉斯家乡人的兴、未写那文章的原因。 生命太多是错误和遗憾,虽然我们不得不在某一天后悔莫及。 我十八岁离家出走时,因为太年轻,我对现实愤怒而绝望,我对未来迷茫

        有人看见了吗?

        凭它前额上环绕的一排星星

        你就能认出它。

    知音,真是知音也。我激动之余,艾米莉·迪狄森走进了我。她相貌平平,终生未嫁人,生前只发表过八首诗,死后竟成为比惠特曼更重要的诗人,甚至与莎士比亚齐名。我不得不承认我着迷她的身世,早期诗自觉不自觉地受她的影响,之后是保罗·泽兰。这两个诗人在我作为诗人的角色里份量非常大。

罗切斯特先生的人定终身,后来发现这种“父女”之爱带有盲目理想色彩,离真正幸福还有一段路。可是好些日子,我都以简爱的走路方式走路。我本就倔强、孤僻,又自持聪明,与周围人更难融合。 读到《呼啸山庄》是一年之后,我泪流满面,湿了手绢,高声狂叫:我要写一本书如此,不要枉来世一遭! 可是那时我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的恨。庆幸无情的时光带走了我心里的恨,当我成为一个职业作家后,四面狂风如往昔一样袭来,我的头发和衣衫被吹得不成样子,我的心却能宁静。 杜拉斯的家乡经常举办图书节。我去那儿时,正是她去世不久,我对观众的谈话自然谈到了她的作品及其在中国女作家中的影响。她家乡有一个她的作品委员会,找了我好几次要我写一篇文章,谈我怎么与她的书结识。 《情人》读过好几种中文译本,最喜欢王道乾先生的,后来买了一本英译本,觉得优美之极,可以领会法国朋友谈到原文本的那种文采。比较《冲破太平洋的堤坝》,我觉得《情人》更多是一个女人年迈后对从前青春往事的片片段段的回忆,同样写了母亲形象,却少了《冲破太平洋的堤坝》不畏一切的顽强精神。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在《情人》里,杜拉斯以一个白人女子的倨高临下来看其移民地。也许这就是我不肯少杜拉斯家乡人的兴、未写那文章的原因。 生命太多是错误和遗憾,虽然我们不得不在某一天后悔莫及。 我十八岁离家出走时,因为太年轻,我对现实愤怒而绝望,我对未来迷茫    每天皆如此:垂下窗纱,打开台灯前,泡一杯红茶,加上奶和方糖,靠在床头读一本散发着纸香的书,沉入梦乡。醒来已是第二日黎明,坐在桌前,我开始写一个新的故事。艾米莉说:“我为美而死。”我想说,我为美而生。

        

而不知所措,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我读到一首诗: 有一天我失去了一个世界。 有人看见了吗? 凭它前额上环绕的一排星星 你就能认出它。 知音,真是知音也。我激动之余,艾米莉·迪狄森走进了我。她相貌平平,终生未嫁人,生前只发表过八首诗,死后竟成为比惠特曼更重要的诗人,甚至与莎士比亚齐名。我不得不承认我着迷她的身世,早期诗自觉不自觉地受她的影响,之后是保罗·泽兰。这两个诗人在我作为诗人的角色里份量非常大。 每天皆如此:垂下窗纱,打开台灯前,泡一杯红茶,加上奶和方糖,靠在床头读一本散发着纸香的书,沉入梦乡。醒来已是第二日黎明,坐在桌前,我开始写一个新的故事。艾米莉说:“我为美而死。”我想说,我为美而生。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