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2006-02-13 17: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饿的女儿》日本版封面)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作者:向晓周 近来听到很多人跟我说关于虹影。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她的缘故,所以我也格外在意旁人对她的评价。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与她的文字形成了契合。有一度,我曾很反感一个女人太过迷恋衣着,但若是仅仅迷恋某一类衣着意义上应该也就有所不同。   我想我们在看一个女人的作品时能不能先抛开一些性别以外的因素。这样再来重新审视或许会更公平,也更容易看到通常被忽略的东西。   不可否认,虹影的小说往往故事性很强,弱一点的可能都是些早期的作品。我最初接触她的文字是从《K》开始。《K》算不算流氓主义小说,我想很多人在第一遍阅读时应该都会有如是的疑问。虹影的文字到了《K》就已然显现出其顽固和嚣张的一面了。我最喜欢的是附录上的诗,全然是一种凝固与分流的状态,有别于一般现代诗人的气质,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色彩。仅从这一点而言,她就做到了极致。先前也喜欢林白陈染等一些女性作家的文字,但感觉和虹影完全不属一个类别。相比之下,虹影的作品更显从容之态,也不容易被定义为私人化写作。   其实在一个人的众多作品中我们通常会寻到许多似曾相似的影子,现在我想把这种影子称之为还愿。这个词的来源也还是虹影。似乎所有伟大的作家都一定要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或者是一段见不得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饥饿的女儿》日本版封面)
(《饥饿的女儿》日本版封面)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作者:向晓周 近来听到很多人跟我说关于虹影。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她的缘故,所以我也格外在意旁人对她的评价。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与她的文字形成了契合。有一度,我曾很反感一个女人太过迷恋衣着,但若是仅仅迷恋某一类衣着意义上应该也就有所不同。   我想我们在看一个女人的作品时能不能先抛开一些性别以外的因素。这样再来重新审视或许会更公平,也更容易看到通常被忽略的东西。   不可否认,虹影的小说往往故事性很强,弱一点的可能都是些早期的作品。我最初接触她的文字是从《K》开始。《K》算不算流氓主义小说,我想很多人在第一遍阅读时应该都会有如是的疑问。虹影的文字到了《K》就已然显现出其顽固和嚣张的一面了。我最喜欢的是附录上的诗,全然是一种凝固与分流的状态,有别于一般现代诗人的气质,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色彩。仅从这一点而言,她就做到了极致。先前也喜欢林白陈染等一些女性作家的文字,但感觉和虹影完全不属一个类别。相比之下,虹影的作品更显从容之态,也不容易被定义为私人化写作。   其实在一个人的众多作品中我们通常会寻到许多似曾相似的影子,现在我想把这种影子称之为还愿。这个词的来源也还是虹影。似乎所有伟大的作家都一定要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或者是一段见不得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作者:向晓周

(《饥饿的女儿》日本版封面)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作者:向晓周 近来听到很多人跟我说关于虹影。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她的缘故,所以我也格外在意旁人对她的评价。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与她的文字形成了契合。有一度,我曾很反感一个女人太过迷恋衣着,但若是仅仅迷恋某一类衣着意义上应该也就有所不同。   我想我们在看一个女人的作品时能不能先抛开一些性别以外的因素。这样再来重新审视或许会更公平,也更容易看到通常被忽略的东西。   不可否认,虹影的小说往往故事性很强,弱一点的可能都是些早期的作品。我最初接触她的文字是从《K》开始。《K》算不算流氓主义小说,我想很多人在第一遍阅读时应该都会有如是的疑问。虹影的文字到了《K》就已然显现出其顽固和嚣张的一面了。我最喜欢的是附录上的诗,全然是一种凝固与分流的状态,有别于一般现代诗人的气质,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色彩。仅从这一点而言,她就做到了极致。先前也喜欢林白陈染等一些女性作家的文字,但感觉和虹影完全不属一个类别。相比之下,虹影的作品更显从容之态,也不容易被定义为私人化写作。   其实在一个人的众多作品中我们通常会寻到许多似曾相似的影子,现在我想把这种影子称之为还愿。这个词的来源也还是虹影。似乎所有伟大的作家都一定要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或者是一段见不得


近来听到很多人跟我说关于虹影。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她的缘故,所以我也格外在意旁人对她的评价。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与她的文字形成了契合。有一度,我曾很反感一个女人太过迷恋衣着,但若是仅仅迷恋某一类衣着意义上应该也就有所不同。

这是对上海长久以来对于外乡人偏见的一次讨伐,同时也是为她虹影对自己写作所给予的一次重生。我们看惯了张爱玲笔下的上海,也熟悉了王安忆绘声绘色描画的那个王琦瑶。一个虹影跳出来了,她就偏偏要改写那些固守的老印象。她的筱月桂难道就说不得,她这个外乡人难道就不能以置身事外的身份来还上海一个更真实的面目。仅仅这点,虹影的笔就足够算作一种抗争。   我所看到的是虹影身上某种特立独行的气质。我不认同说她为写作而写作的态度。其实任何一个用笔说话的人都是弱着,不同的是有些人说的话更直白一些,而有些人更愿意藏在委婉的包袱里。我不敢轻易就把虹影归为前者或者后者。或许对于文学和商业她结合的很好,这也是为什么她的书总会那么畅销的缘故。专业化的小说可不可以好看,这和电影其实是一个道理。好莱坞好不好,欧洲文艺片好不好。仁者见仁。   文字是用来让人感知和获得的。它可以反映人间百态更是对人间百态的汇集。从这一点上说,虹影绝不是个俗气的作家。

  我想我们在看一个女人的作品时能不能先抛开一些性别以外的因素。这样再来重新审视或许会更公平,也更容易看到通常被忽略的东西。

人的经历,所以他们才会在之后的岁月里用文字去一遍遍描述那些曾几何时的不堪。在读过的虹影所有作品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饥饿的女儿》,虽然后来这部小说又被移名多次,但我个人觉得还是这个名字最能代表小说中的感觉。文字最初而直接的目的便是带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是她自传体的一部小说,究竟是不是自传,大概多少还是有一些成分在其中的。并且从后来她的许多作品来看,这或许也的确是一部自传。作家是否应该去用一支笔来对抗整个世界,我想文字是拒绝去玩许多流行游戏的。这部小说很沉重,或许正是因为打上了太多作者个人的烙印在里面,所以无论如何也显不出从容。当一个人开始说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是不可能做到完全置之度外的。   这大概就是我喜欢这部作品最简单的一个理由。虹影借它说出了很多话,很多可能是一直闷在心里的话。同时她也借它给出了自己曾经的困境和一大群世世辈辈生活在长江沿岸的灵魂的困境。这些困境平常没有人去关注,它在长年的岁月中已经成为了麻木和坚韧。但是现在当虹影突然把它们提出来的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因为地域的缘故,我一直对于她所描写的很多状态都能感同身受。其实作家不是神,没有哪一个可以面面俱到,但只要能够关注到自己能关注的一点点,即使这个过程很费解,也是好的。   虹影的先生说她是个为了写作而疯狂的女人。在之后的很多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这种疯狂,同时也看到了她在取材上的独辟蹊径。比如说《K》或者《上海王》这样的小说。必须承认,这样的取材肯定会使小说变得更好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故事性强,易改编成影视剧。有时侯我很难想象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精力和激情去构思出那些常人所想不到的故事。虹影身居海外,但是她所关注的落脚点始终在于她祖国的历史和文化。一部《上海王》曾引发了她与许多老上海之间剧烈的争执,而虹影更愿意将其看做是对自己父亲的还愿。这在某种程度上说,又是一次气焰了得的宣战,不是上海人难道就不能写上海了吗。   不可否认,虹影的小说往往故事性很强,弱一点的可能都是些早期的作品。我最初接触她的文字是从《K》开始。《K》算不算流氓主义小说,我想很多人在第一遍阅读时应该都会有如是的疑问。虹影的文字到了《这是对上海长久以来对于外乡人偏见的一次讨伐,同时也是为她虹影对自己写作所给予的一次重生。我们看惯了张爱玲笔下的上海,也熟悉了王安忆绘声绘色描画的那个王琦瑶。一个虹影跳出来了,她就偏偏要改写那些固守的老印象。她的筱月桂难道就说不得,她这个外乡人难道就不能以置身事外的身份来还上海一个更真实的面目。仅仅这点,虹影的笔就足够算作一种抗争。   我所看到的是虹影身上某种特立独行的气质。我不认同说她为写作而写作的态度。其实任何一个用笔说话的人都是弱着,不同的是有些人说的话更直白一些,而有些人更愿意藏在委婉的包袱里。我不敢轻易就把虹影归为前者或者后者。或许对于文学和商业她结合的很好,这也是为什么她的书总会那么畅销的缘故。专业化的小说可不可以好看,这和电影其实是一个道理。好莱坞好不好,欧洲文艺片好不好。仁者见仁。   文字是用来让人感知和获得的。它可以反映人间百态更是对人间百态的汇集。从这一点上说,虹影绝不是个俗气的作家。 K》就已然显现出其顽固和嚣张的一面了。我最喜欢的是附录上的诗,全然是一种凝固与分流的状态,有别于一般现代诗人的气质,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色彩。仅从这一点而言,她就做到了极致。先前也喜欢林白陈染等一些女性作家的文字,但感觉和虹影完全不属一个类别。相比之下,虹影的作品更显从容之态,也不容易被定义为私人化写作。

  其实在一个人的众多作品中我们通常会寻到许多似曾相似的影子,现在我想把这种影子称之为还愿。这个词的来源也还是虹影。似乎所有伟大的作家都一定要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或者是一段见不得人的经历,所以他们才会在之后的岁月里用文字去一遍遍描述那些曾几何时的不堪。在读过的虹影所有作品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饥饿的女儿》,虽然后来这部小说又被移名多次,但我个人觉得还是这个名字最能代表小说中的感觉。文字最初而直接的目的便是带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是她自传体的一部小说,究竟是不是自传,大概多少还是有一些成分在其中的。并且从后来她的许多作品来看,这或许也的确是一部自传。作家是否应该去用一支笔来对抗整个世界,我想文字是拒绝去玩许多流行游戏的。这部小说很沉重,或许正是因为打上了太多作者个人的烙印在里面,所以无论如何也显不出从容。当一个人开始说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是不可能做到完全置之度外的。


  这大概就是我喜欢这部作品最简单的一个理由。虹影借它说出了很多话,很多可能是一直闷在心里的话。同时她也借它给出了自己曾经的困境和一大群世世辈辈生活在长江沿岸的灵魂的困境。这些困境平常没有人去关注,它在长年的岁月中已经成为了麻木和坚韧。但是现在当虹影突然把它们提出来的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因为地域的缘故,我一直对于她所描写的很多状态都能感同身受。其实作家不是神,没有哪一个可以面面俱到,但只要能够关注到自己能关注的一点点,即使这个过程很费解,也是好的。


(《饥饿的女儿》日本版封面)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作者:向晓周 近来听到很多人跟我说关于虹影。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她的缘故,所以我也格外在意旁人对她的评价。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与她的文字形成了契合。有一度,我曾很反感一个女人太过迷恋衣着,但若是仅仅迷恋某一类衣着意义上应该也就有所不同。   我想我们在看一个女人的作品时能不能先抛开一些性别以外的因素。这样再来重新审视或许会更公平,也更容易看到通常被忽略的东西。   不可否认,虹影的小说往往故事性很强,弱一点的可能都是些早期的作品。我最初接触她的文字是从《K》开始。《K》算不算流氓主义小说,我想很多人在第一遍阅读时应该都会有如是的疑问。虹影的文字到了《K》就已然显现出其顽固和嚣张的一面了。我最喜欢的是附录上的诗,全然是一种凝固与分流的状态,有别于一般现代诗人的气质,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色彩。仅从这一点而言,她就做到了极致。先前也喜欢林白陈染等一些女性作家的文字,但感觉和虹影完全不属一个类别。相比之下,虹影的作品更显从容之态,也不容易被定义为私人化写作。   其实在一个人的众多作品中我们通常会寻到许多似曾相似的影子,现在我想把这种影子称之为还愿。这个词的来源也还是虹影。似乎所有伟大的作家都一定要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或者是一段见不得

  虹影的先生说她是个为了写作而疯狂的女人。在之后的很多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这种疯狂,同时也看到了她在取材上的独辟蹊径。比如说《K》或者《上海王》这样的小说。必须承认,这样的取材肯定会使小说变得更好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故事性强,易改编成影视剧。有时侯我很难想象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精力和激情去构思出那些常人所想不到的故事。虹影身居海外,但是她所关注的落脚点始终在于她祖国的历史和文化。一部《上海王》曾引发了她与许多老上海之间剧烈的争执,而虹影更愿意将其看做是对自己父亲的还愿。这在某种程度上说,又是一次气焰了得的宣战,不是上海人难道就不能写上海了吗。这是对上海长久以来对于外乡人偏见的一次讨伐,同时也是为她虹影对自己写作所给予的一次重生。我们看惯了张爱玲笔下的上海,也熟悉了王安忆绘声绘色描画的那个王琦瑶。一个虹影跳出来了,她就偏偏要改写那些固守的老印象。她的筱月桂难道就说不得,她这个外乡人难道就不能以置身事外的身份来还上海一个更真实的面目。仅仅这点,虹影的笔就足够算作一种抗争。

  我所看到的是虹影身上某种特立独行的气质。我不认同说她为写作而写作的态度。其实任何一个用笔说话的人都是弱着,不同的是有些人说的话更直白一些,而有些人更愿意藏在委婉的包袱里。我不敢轻易就把虹影归为前者或者后者。或许对于文学和商业她结合的很好,这也是为什么她的书总会那么畅销的缘故。专业化的小说可不可以好看,这和电影其实是一个道理。好莱坞好不好,欧洲文艺片好不好。仁者见仁。

人的经历,所以他们才会在之后的岁月里用文字去一遍遍描述那些曾几何时的不堪。在读过的虹影所有作品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饥饿的女儿》,虽然后来这部小说又被移名多次,但我个人觉得还是这个名字最能代表小说中的感觉。文字最初而直接的目的便是带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是她自传体的一部小说,究竟是不是自传,大概多少还是有一些成分在其中的。并且从后来她的许多作品来看,这或许也的确是一部自传。作家是否应该去用一支笔来对抗整个世界,我想文字是拒绝去玩许多流行游戏的。这部小说很沉重,或许正是因为打上了太多作者个人的烙印在里面,所以无论如何也显不出从容。当一个人开始说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是不可能做到完全置之度外的。   这大概就是我喜欢这部作品最简单的一个理由。虹影借它说出了很多话,很多可能是一直闷在心里的话。同时她也借它给出了自己曾经的困境和一大群世世辈辈生活在长江沿岸的灵魂的困境。这些困境平常没有人去关注,它在长年的岁月中已经成为了麻木和坚韧。但是现在当虹影突然把它们提出来的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因为地域的缘故,我一直对于她所描写的很多状态都能感同身受。其实作家不是神,没有哪一个可以面面俱到,但只要能够关注到自己能关注的一点点,即使这个过程很费解,也是好的。   虹影的先生说她是个为了写作而疯狂的女人。在之后的很多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这种疯狂,同时也看到了她在取材上的独辟蹊径。比如说《K》或者《上海王》这样的小说。必须承认,这样的取材肯定会使小说变得更好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故事性强,易改编成影视剧。有时侯我很难想象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精力和激情去构思出那些常人所想不到的故事。虹影身居海外,但是她所关注的落脚点始终在于她祖国的历史和文化。一部《上海王》曾引发了她与许多老上海之间剧烈的争执,而虹影更愿意将其看做是对自己父亲的还愿。这在某种程度上说,又是一次气焰了得的宣战,不是上海人难道就不能写上海了吗。   文字是用来让人感知和获得的。它可以反映人间百态更是对人间百态的汇集。从这一点上说,虹影绝不是个俗气的作家。

 

(《饥饿的女儿》日本版封面)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 虹影是不是俗气的作家? 作者:向晓周 近来听到很多人跟我说关于虹影。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她的缘故,所以我也格外在意旁人对她的评价。   有人说她俗气,把自己的照片像墙纸一般贴的满世界都是。虹影是个极喜穿衣的女子,在伦敦时也曾做过摄影模特。但是我看她的穿衣却和那些通俗意义上的美女作家们不一样。她爱旗袍,无论是对小说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各色各式的旗袍最是她的钟爱。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与她的文字形成了契合。有一度,我曾很反感一个女人太过迷恋衣着,但若是仅仅迷恋某一类衣着意义上应该也就有所不同。   我想我们在看一个女人的作品时能不能先抛开一些性别以外的因素。这样再来重新审视或许会更公平,也更容易看到通常被忽略的东西。   不可否认,虹影的小说往往故事性很强,弱一点的可能都是些早期的作品。我最初接触她的文字是从《K》开始。《K》算不算流氓主义小说,我想很多人在第一遍阅读时应该都会有如是的疑问。虹影的文字到了《K》就已然显现出其顽固和嚣张的一面了。我最喜欢的是附录上的诗,全然是一种凝固与分流的状态,有别于一般现代诗人的气质,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色彩。仅从这一点而言,她就做到了极致。先前也喜欢林白陈染等一些女性作家的文字,但感觉和虹影完全不属一个类别。相比之下,虹影的作品更显从容之态,也不容易被定义为私人化写作。   其实在一个人的众多作品中我们通常会寻到许多似曾相似的影子,现在我想把这种影子称之为还愿。这个词的来源也还是虹影。似乎所有伟大的作家都一定要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或者是一段见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