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生离死别的卡桑布兰卡  

2006-02-24 06: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生离死别的卡桑布兰卡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欢在游泳时想起这些。在东京穿上和服,我则喜欢听那首《专对我佛倾诉》。东京一周是蜜月,在那儿是我们一生最紫兰陀的时候。生死别离的地方卡桑布兰卡,我有一次飞过那儿,和一个中东的王子,他要我嫁给他。我说我正守寡二十年,中国的传统。我等你。王子说。你等我二十年?谢谢。我说。我让他吻手,为了这句甜蜜的谎言。然后,我与他各走各的路。 那地方白房子蓝屋顶,每天破晓,群蜂绕房三圈。等亲人们远离我,没有人再需要我,我就移居到这儿的小村庄,在这儿慢慢失去记忆,成为一个从里到外都快乐的人。当天我就给你打电话,希望你知道我在为你“守寡”。可是你的电话没有人接,我就一遍遍听你留言上的声音。我从不这么疯狂。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你想得没有办法。我每天刷牙五次,早晚各一次,三餐各三次。有一支牙刷是为你准备的。医生认为我的牙应该重做,但我不想改变,牙一变,脸形就变。医生说脸形只                            虹影

会更美。但我就是不愿意,因为担心你会认不出我来。我穿着绣花拖鞋,蓝丝绒的衣裤。我的头发还是老样:左边长右边短。每次我回到别墅来,都听留言机,都看电脑,有没有你的消息?可是没有,总是没有。一个傲慢独断的男人真是非常可恨。当然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不提旧事,给我无限的惊喜。我心里有点内疚。我知道,如果我的雄心小一些,你就不会那样:神通广大,拼搏天下。如果我心里只有一个家,你心里也只会有我一人。只有到失去,才明白。卡桑布兰卡是生死别离的地方,但愿有一天也是幸运重逢的天堂。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

 
会更美。但我就是不愿意,因为担心你会认不出我来。我穿着绣花拖鞋,蓝丝绒的衣裤。我的头发还是老样:左边长右边短。每次我回到别墅来,都听留言机,都看电脑,有没有你的消息?可是没有,总是没有。一个傲慢独断的男人真是非常可恨。当然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不提旧事,给我无限的惊喜。我心里有点内疚。我知道,如果我的雄心小一些,你就不会那样:神通广大,拼搏天下。如果我心里只有一个家,你心里也只会有我一人。只有到失去,才明白。卡桑布兰卡是生死别离的地方,但愿有一天也是幸运重逢的天堂。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
会更美。但我就是不愿意,因为担心你会认不出我来。我穿着绣花拖鞋,蓝丝绒的衣裤。我的头发还是老样:左边长右边短。每次我回到别墅来,都听留言机,都看电脑,有没有你的消息?可是没有,总是没有。一个傲慢独断的男人真是非常可恨。当然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不提旧事,给我无限的惊喜。我心里有点内疚。我知道,如果我的雄心小一些,你就不会那样:神通广大,拼搏天下。如果我心里只有一个家,你心里也只会有我一人。只有到失去,才明白。卡桑布兰卡是生死别离的地方,但愿有一天也是幸运重逢的天堂。
我故意点点头。
我喜欢在游泳时想起这些。在东京穿上和服,我则喜欢听那首《专对我佛倾诉》。东京一周是蜜月,在那儿是我们一生最紫兰陀的时候。
欢在游泳时想起这些。在东京穿上和服,我则喜欢听那首《专对我佛倾诉》。东京一周是蜜月,在那儿是我们一生最紫兰陀的时候。生死别离的地方卡桑布兰卡,我有一次飞过那儿,和一个中东的王子,他要我嫁给他。我说我正守寡二十年,中国的传统。我等你。王子说。你等我二十年?谢谢。我说。我让他吻手,为了这句甜蜜的谎言。然后,我与他各走各的路。 那地方白房子蓝屋顶,每天破晓,群蜂绕房三圈。等亲人们远离我,没有人再需要我,我就移居到这儿的小村庄,在这儿慢慢失去记忆,成为一个从里到外都快乐的人。当天我就给你打电话,希望你知道我在为你“守寡”。可是你的电话没有人接,我就一遍遍听你留言上的声音。我从不这么疯狂。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你想得没有办法。我每天刷牙五次,早晚各一次,三餐各三次。有一支牙刷是为你准备的。医生认为我的牙应该重做,但我不想改变,牙一变,脸形就变。医生说脸形只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别离的地方卡桑布兰卡,我有一次飞过那儿,和一个中东的王子,他要我嫁给他。我说我正守寡二十年,中国的传统。

我等你。王子说。
欢在游泳时想起这些。在东京穿上和服,我则喜欢听那首《专对我佛倾诉》。东京一周是蜜月,在那儿是我们一生最紫兰陀的时候。生死别离的地方卡桑布兰卡,我有一次飞过那儿,和一个中东的王子,他要我嫁给他。我说我正守寡二十年,中国的传统。我等你。王子说。你等我二十年?谢谢。我说。我让他吻手,为了这句甜蜜的谎言。然后,我与他各走各的路。 那地方白房子蓝屋顶,每天破晓,群蜂绕房三圈。等亲人们远离我,没有人再需要我,我就移居到这儿的小村庄,在这儿慢慢失去记忆,成为一个从里到外都快乐的人。当天我就给你打电话,希望你知道我在为你“守寡”。可是你的电话没有人接,我就一遍遍听你留言上的声音。我从不这么疯狂。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你想得没有办法。我每天刷牙五次,早晚各一次,三餐各三次。有一支牙刷是为你准备的。医生认为我的牙应该重做,但我不想改变,牙一变,脸形就变。医生说脸形只
你等我二十年?谢谢。我说。我让他吻手,为了这句甜蜜的谎言。然后,我与他各走各的路。


那地方白房子蓝屋顶,每天破晓,群蜂绕房三圈。等亲人们远离我,没有人再需要我,我就移居到这儿的小村庄,在这儿慢慢失去记忆,成为一个从里到外都快乐的人。

会更美。但我就是不愿意,因为担心你会认不出我来。我穿着绣花拖鞋,蓝丝绒的衣裤。我的头发还是老样:左边长右边短。每次我回到别墅来,都听留言机,都看电脑,有没有你的消息?可是没有,总是没有。一个傲慢独断的男人真是非常可恨。当然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不提旧事,给我无限的惊喜。我心里有点内疚。我知道,如果我的雄心小一些,你就不会那样:神通广大,拼搏天下。如果我心里只有一个家,你心里也只会有我一人。只有到失去,才明白。卡桑布兰卡是生死别离的地方,但愿有一天也是幸运重逢的天堂。
当天我就给你打电话,希望你知道我在为你“守寡”。可是你的电话没有人接,我就一遍遍听你留言上的声音。


我从不这么疯狂。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你想得没有办法。


我每天刷牙五次,早晚各一次,三餐各三次。有一支牙刷是为你准备的。医生认为我的牙应该重做,但我不想改变,牙一变,脸形就变。医生说脸形只会更美。但我就是不愿意,因为担心你会认不出我来。


我穿着绣花拖鞋,蓝丝绒的衣裤。我的头发还是老样:左边长右边短。每次我回到别墅来,都听留言机,都看电脑,有没有你的消息?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
可是没有,总是没有。一个傲慢独断的男人真是非常可恨。当然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不提旧事,给我无限的惊喜。

生死别离的卡桑布兰卡 虹影 房间里的落地窗帘敞开,正对着蔚蓝的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整匹山,什么树都绿,什么花都在开。每个人都在逃避存在的恐慌,是不是每个人都得将秘密隐藏心里,不愿向任何人讲述才行?谁也信不得,谁也救不了谁。 你已经感觉那黑色,裹卷着悲剧的颜色向你追击而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刚吵了一架。收购美国米高梅?你认为这样扩展传媒帝国,与传媒大王默道克比个输赢,气魄的确很大,但是没有实质意义,而且风险太大。如你一贯的风格:你否决,不容我反驳,也不想听我描述的美好图景。站起身,你说走了,也不告诉我去哪里。 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觉,可以前不是这样。 我的脸埋在水里,就听见你的音乐响起。呵,紫兰陀,天外国度,萍水相逢的消魂音乐。我们认识的那天,你反问我:你不喜欢吧?我故意点点头。我喜
我心里有点内疚。我知道,如果我的雄心小一些,你就不会那样:神通广大,拼搏天下。如果我心里只有一个家,你心里也只会有我一人。只有到失去,才明白
。卡桑布兰卡是别离的地方,但愿有一天也是幸运重逢的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