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2006-03-01 09: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兰,看见大街小巷的郁金香,都会想起那一天:我收到一束郁金香,那个人就坐在旁边,他小声地说,女士,看上去你很累。 他的意思我明白,如同我看过的一部电影,一个男人坐在长椅上,一个女人穿过红色的裙子从他面前走过,他站了起来,他止住自己的欲望。一年后,十年后,他们再次相遇,相爱了。电影镜头里始终有红色的郁金香。那种颜色想忘也忘不了。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牲者,躺在舱里,呻吟,挣扎,使水深绿,比河流更深绿。 我翻到第二页,还是讲同样的事。信邮出去,就是要人看。写信,有的人为写,不需要读,若需要读,大都是让别人难受。其实很少的人写信是为了自己读。 两者都是正常人,哪怕写了信,然后毁掉,也正常。那人写这些东西,可能不会邮出去,可能即使邮出去了,收信人已不在原来的地方,不会读到。那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写信是应该的。 有一点我是知道的:那人扔开所有的事,只专心一件事:写信。 仿佛有个感伤的故事,我还未进去,就已感觉到了。好,让一个陌生人知道,比一个认识的人知道好,无论怎么看,一天天过去,牵挂太多,担心太多,都会自作自受。 每次路过荷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牲者,躺在舱里,呻吟,挣扎,使水深绿,比河流更深绿。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     我翻到第二页,还是讲同样的事。信邮出去,就是要人看。写信,有的人为写,不需要读,若需要读,大都是让别人难受。其实很少的人写信是为了自己读。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     两者都是正常人,哪怕写了信,然后毁掉,也正常。那人写这些东西,可能不会邮出去,可能即使邮出去了,收信人已不在原来的地方,不会读到。那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写信是应该的。

     有一点我是知道的:那人扔开所有的事,只专心一件事:写信。

牲者,躺在舱里,呻吟,挣扎,使水深绿,比河流更深绿。 我翻到第二页,还是讲同样的事。信邮出去,就是要人看。写信,有的人为写,不需要读,若需要读,大都是让别人难受。其实很少的人写信是为了自己读。 两者都是正常人,哪怕写了信,然后毁掉,也正常。那人写这些东西,可能不会邮出去,可能即使邮出去了,收信人已不在原来的地方,不会读到。那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写信是应该的。 有一点我是知道的:那人扔开所有的事,只专心一件事:写信。 仿佛有个感伤的故事,我还未进去,就已感觉到了。好,让一个陌生人知道,比一个认识的人知道好,无论怎么看,一天天过去,牵挂太多,担心太多,都会自作自受。 每次路过荷     仿佛有个感伤的故事,我还未进去,就已感觉到了。好,让一个陌生人知道,比一个认识的人知道好,无论怎么看,一天天过去,牵挂太多,担心太多,都会自作自受。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

     每次路过荷兰,看见大街小巷的郁金香,都会想起那一天:我收到一束郁金香,那个人就坐在旁边,他小声地说,女士,看上去你很累。

相同的故事不同时间发生 虹影 天晴,我读信,信的第一页有污渍,但字迹没有被改变。我坐在房间里,却好似在荒野。你不明白,玫瑰都不见了,我新种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们会挡住对面灰暗的高楼,会使荒野成为真实。有竹子的小径,有一天,你会顺路走来。 冬天离这城市近了。从荷兰新开的航班,除了宴请,机票折扣,还带了各色郁金香,送给城市公园,公园里的熊猫第一次不害怕离开故土,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知道吗,我喜欢熊猫走路的笨拙劲。 而鱼鹰则相反,当我坐在船舷,鱼鹰的速度是一道光,刺眼,水的波纹与天空的波纹在一瞬间交错。鱼是牺

     他的意思我明白,如同我看过的一部电影,一个男人坐在长椅上,一个女人穿过红色的裙子从他面前走过,他站了起来,他止住自己的欲望。一年后,十年后,他们再次相遇,相爱了。电影镜头里始终有红色的郁金香。那种颜色想忘也忘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