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心爱的女孩  

2006-04-21 10: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心爱的女孩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我心爱的女孩 虹影 我伫立在一个“家庭旅馆”落地窗前,凝视咆哮的大海,悬崖,黑脊的鸥鸟翻飞在一叶风帆也没有的海面上,波浪的利爪不时击向峭岸。但是,站在这儿,听不见剥裸的山被巨风抽打的声音,也听不到人坠入深渊的长长的一声惨叫。双层玻璃窗隔开了一切。被折断的树,遍布通向海边的陡滑的小路。 房间里很静。壁炉里燃烧的木柴爆裂出轻微的声响。 在那幢临江的房子顶楼,墙上画一个深黑眼珠、瘦长脖子的女孩?只要我转过身来,就能见到。一个纸风车,转动着,仍然执于女孩的右手里。她的头发纷乱,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脸。黑夜来临,女孩的眼珠镀上一层雪白的光,冷漠,蔑视。她在我的小说《脏手指·瓶盖子》里出现过。记得我把仅有的一大盘墨汁用尽,女孩的形和魂才留在了白墙

我心爱的女孩

 
                        虹影

 

我心爱的女孩 虹影 我伫立在一个“家庭旅馆”落地窗前,凝视咆哮的大海,悬崖,黑脊的鸥鸟翻飞在一叶风帆也没有的海面上,波浪的利爪不时击向峭岸。但是,站在这儿,听不见剥裸的山被巨风抽打的声音,也听不到人坠入深渊的长长的一声惨叫。双层玻璃窗隔开了一切。被折断的树,遍布通向海边的陡滑的小路。 房间里很静。壁炉里燃烧的木柴爆裂出轻微的声响。 在那幢临江的房子顶楼,墙上画一个深黑眼珠、瘦长脖子的女孩?只要我转过身来,就能见到。一个纸风车,转动着,仍然执于女孩的右手里。她的头发纷乱,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脸。黑夜来临,女孩的眼珠镀上一层雪白的光,冷漠,蔑视。她在我的小说《脏手指·瓶盖子》里出现过。记得我把仅有的一大盘墨汁用尽,女孩的形和魂才留在了白墙

我伫立在一个 我心爱的女孩 虹影 我伫立在一个“家庭旅馆”落地窗前,凝视咆哮的大海,悬崖,黑脊的鸥鸟翻飞在一叶风帆也没有的海面上,波浪的利爪不时击向峭岸。但是,站在这儿,听不见剥裸的山被巨风抽打的声音,也听不到人坠入深渊的长长的一声惨叫。双层玻璃窗隔开了一切。被折断的树,遍布通向海边的陡滑的小路。 房间里很静。壁炉里燃烧的木柴爆裂出轻微的声响。 在那幢临江的房子顶楼,墙上画一个深黑眼珠、瘦长脖子的女孩?只要我转过身来,就能见到。一个纸风车,转动着,仍然执于女孩的右手里。她的头发纷乱,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脸。黑夜来临,女孩的眼珠镀上一层雪白的光,冷漠,蔑视。她在我的小说《脏手指·瓶盖子》里出现过。记得我把仅有的一大盘墨汁用尽,女孩的形和魂才留在了白墙家庭旅馆落地窗前,凝视咆哮的大海,悬崖,黑脊的鸥鸟翻飞在一叶风帆也没有的海面上,波浪的利爪不时击向峭岸。但是,站在这儿,听不见剥裸的山被巨风抽打的声音,也听不到人坠入深渊的长长的一声惨叫。双层玻璃窗隔开了一切。被折断的树,遍布通向海边的陡滑的小路。

上。一周之后,我怀着不允许任何解释的心理,离开了那幢度过漫长时光的房子。 难道我带走的不仅仅是自己? 如果有必要,那么现在我描述的女孩是怎么样的呢?她是否仅仅在我的小说里历经了沧桑?她当然得结婚,她结婚那一天最好由我当伴娘。她站在高处,听自己的婚礼钟声,一遍又一遍。她很不幸,那个男人不爱她,她最好离婚,现在是独身,或是个拖儿带女的母亲,但她一定会不断地逃亡,奔跑。为什么我要流泪? 那个夜晚,房间里的一切都像是临时拼搭而成的。我慢慢地解开盘在脑后的发髻,镜子反射出残月的轮廓,我的头发如水一样倾泻下肩。女孩与我并排躺在地板上。但月光比女孩的手指更柔软,细嫩。我的眼睛使劲儿睁开着,想拼命看清这个饥饿的时刻。门外的木梯摇摆起来,忽然拔起在半空,既不靠墙,也不倒地。 女孩肤色黝黑,眼睛和嘴因

房间里很静。壁炉里燃烧的木柴爆裂出轻微的声响。

上。一周之后,我怀着不允许任何解释的心理,离开了那幢度过漫长时光的房子。 难道我带走的不仅仅是自己? 如果有必要,那么现在我描述的女孩是怎么样的呢?她是否仅仅在我的小说里历经了沧桑?她当然得结婚,她结婚那一天最好由我当伴娘。她站在高处,听自己的婚礼钟声,一遍又一遍。她很不幸,那个男人不爱她,她最好离婚,现在是独身,或是个拖儿带女的母亲,但她一定会不断地逃亡,奔跑。为什么我要流泪? 那个夜晚,房间里的一切都像是临时拼搭而成的。我慢慢地解开盘在脑后的发髻,镜子反射出残月的轮廓,我的头发如水一样倾泻下肩。女孩与我并排躺在地板上。但月光比女孩的手指更柔软,细嫩。我的眼睛使劲儿睁开着,想拼命看清这个饥饿的时刻。门外的木梯摇摆起来,忽然拔起在半空,既不靠墙,也不倒地。 女孩肤色黝黑,眼睛和嘴因

 

为闭着,一点不让人觉得小。头发却像三月里的树叶,生机盎然。她的脚趾圆圆的,跟行走在地上一般,微微张开。 当我翻过身,从地板上爬起,我打了个寒颤!我对自己摇头,但交叉在胸前的手却松开了。然后走向壁炉,用铁夹捣了捣火,火焰变得更加幽蓝,与室内家具、墙纸的浅藕色形成一股晦色的气势,随着我的身影在摇晃,为什么我要流泪? 亲爱的女孩,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盼望你能够得到幸福,哪怕两分钟甚至一分钟也好。 在那幢临江的房子顶楼,墙上画一个深黑眼珠、瘦长脖子的女孩?只要我转过身来,就能见到。一个纸风车,转动着,仍然执于女孩的右手里。她的头发纷乱,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脸。黑夜来临,女孩的眼珠镀上一层雪白的光,冷漠,蔑视。她在我的小说《脏手指·瓶盖子》里出现过。记得我把仅有的一大盘墨汁用尽,女孩的形和魂才留在了白墙上。一周之后,我怀着不允许任何解释的心理,离开了那幢度过漫长时光的房子。

难道我带走的不仅仅是自己?

我心爱的女孩 虹影 我伫立在一个“家庭旅馆”落地窗前,凝视咆哮的大海,悬崖,黑脊的鸥鸟翻飞在一叶风帆也没有的海面上,波浪的利爪不时击向峭岸。但是,站在这儿,听不见剥裸的山被巨风抽打的声音,也听不到人坠入深渊的长长的一声惨叫。双层玻璃窗隔开了一切。被折断的树,遍布通向海边的陡滑的小路。 房间里很静。壁炉里燃烧的木柴爆裂出轻微的声响。 在那幢临江的房子顶楼,墙上画一个深黑眼珠、瘦长脖子的女孩?只要我转过身来,就能见到。一个纸风车,转动着,仍然执于女孩的右手里。她的头发纷乱,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脸。黑夜来临,女孩的眼珠镀上一层雪白的光,冷漠,蔑视。她在我的小说《脏手指·瓶盖子》里出现过。记得我把仅有的一大盘墨汁用尽,女孩的形和魂才留在了白墙

如果有必要,那么现在我描述的女孩是怎么样的呢?她是否仅仅在我的小说里历经了沧桑?她当然得结婚,她结婚那一天最好由我当伴娘。她站在高处,听自己的婚礼钟声,一遍又一遍。她很不幸,那个男人不爱她,她最好离婚,现在是独身,或是个拖儿带女的母亲,但她一定会不断地逃亡,奔跑。为什么我要流泪?

上。一周之后,我怀着不允许任何解释的心理,离开了那幢度过漫长时光的房子。 难道我带走的不仅仅是自己? 如果有必要,那么现在我描述的女孩是怎么样的呢?她是否仅仅在我的小说里历经了沧桑?她当然得结婚,她结婚那一天最好由我当伴娘。她站在高处,听自己的婚礼钟声,一遍又一遍。她很不幸,那个男人不爱她,她最好离婚,现在是独身,或是个拖儿带女的母亲,但她一定会不断地逃亡,奔跑。为什么我要流泪? 那个夜晚,房间里的一切都像是临时拼搭而成的。我慢慢地解开盘在脑后的发髻,镜子反射出残月的轮廓,我的头发如水一样倾泻下肩。女孩与我并排躺在地板上。但月光比女孩的手指更柔软,细嫩。我的眼睛使劲儿睁开着,想拼命看清这个饥饿的时刻。门外的木梯摇摆起来,忽然拔起在半空,既不靠墙,也不倒地。 女孩肤色黝黑,眼睛和嘴因 

 那个夜晚,房间里的一切都像是临时拼搭而成的。我慢慢地解开盘在脑后的发髻,镜子反射出残月的轮廓,我的头发如水一样倾泻下肩。女孩与我并排躺在地板上。但月光比女孩的手指更柔软,细嫩。我的眼睛使劲儿睁开着,想拼命看清这个饥饿的时刻。门外的木梯摇摆起来,忽然拔起在半空,既不靠墙,也不倒地。

为闭着,一点不让人觉得小。头发却像三月里的树叶,生机盎然。她的脚趾圆圆的,跟行走在地上一般,微微张开。 当我翻过身,从地板上爬起,我打了个寒颤!我对自己摇头,但交叉在胸前的手却松开了。然后走向壁炉,用铁夹捣了捣火,火焰变得更加幽蓝,与室内家具、墙纸的浅藕色形成一股晦色的气势,随着我的身影在摇晃,为什么我要流泪? 亲爱的女孩,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盼望你能够得到幸福,哪怕两分钟甚至一分钟也好。

女孩肤色黝黑,眼睛和嘴因为闭着,一点不让人觉得小。头发却像三月里的树叶,生机盎然。她的脚趾圆圆的,跟行走在地上一般,微微张开。

上。一周之后,我怀着不允许任何解释的心理,离开了那幢度过漫长时光的房子。 难道我带走的不仅仅是自己? 如果有必要,那么现在我描述的女孩是怎么样的呢?她是否仅仅在我的小说里历经了沧桑?她当然得结婚,她结婚那一天最好由我当伴娘。她站在高处,听自己的婚礼钟声,一遍又一遍。她很不幸,那个男人不爱她,她最好离婚,现在是独身,或是个拖儿带女的母亲,但她一定会不断地逃亡,奔跑。为什么我要流泪? 那个夜晚,房间里的一切都像是临时拼搭而成的。我慢慢地解开盘在脑后的发髻,镜子反射出残月的轮廓,我的头发如水一样倾泻下肩。女孩与我并排躺在地板上。但月光比女孩的手指更柔软,细嫩。我的眼睛使劲儿睁开着,想拼命看清这个饥饿的时刻。门外的木梯摇摆起来,忽然拔起在半空,既不靠墙,也不倒地。 女孩肤色黝黑,眼睛和嘴因当我翻过身,从地板上爬起,我打了个寒颤!我对自己摇头,但交叉在胸前的手却松开了。然后走向壁炉,用铁夹捣了捣火,火焰变得更加幽蓝,与室内家具、墙纸的浅藕色形成一股晦色的气势,随着我的身影在摇晃,为什么我要流泪?

 

为闭着,一点不让人觉得小。头发却像三月里的树叶,生机盎然。她的脚趾圆圆的,跟行走在地上一般,微微张开。 当我翻过身,从地板上爬起,我打了个寒颤!我对自己摇头,但交叉在胸前的手却松开了。然后走向壁炉,用铁夹捣了捣火,火焰变得更加幽蓝,与室内家具、墙纸的浅藕色形成一股晦色的气势,随着我的身影在摇晃,为什么我要流泪? 亲爱的女孩,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盼望你能够得到幸福,哪怕两分钟甚至一分钟也好。 亲爱的女孩,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盼望你能够得到幸福,哪怕两分钟甚至一分钟也好。

我心爱的女孩 虹影 我伫立在一个“家庭旅馆”落地窗前,凝视咆哮的大海,悬崖,黑脊的鸥鸟翻飞在一叶风帆也没有的海面上,波浪的利爪不时击向峭岸。但是,站在这儿,听不见剥裸的山被巨风抽打的声音,也听不到人坠入深渊的长长的一声惨叫。双层玻璃窗隔开了一切。被折断的树,遍布通向海边的陡滑的小路。 房间里很静。壁炉里燃烧的木柴爆裂出轻微的声响。 在那幢临江的房子顶楼,墙上画一个深黑眼珠、瘦长脖子的女孩?只要我转过身来,就能见到。一个纸风车,转动着,仍然执于女孩的右手里。她的头发纷乱,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脸。黑夜来临,女孩的眼珠镀上一层雪白的光,冷漠,蔑视。她在我的小说《脏手指·瓶盖子》里出现过。记得我把仅有的一大盘墨汁用尽,女孩的形和魂才留在了白墙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