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说句狠话真是生不如死,死不如写这三本书  

2006-07-31 0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分离。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说句狠话真是生不如死,死不如写这三本书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地分离。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说句狠话真是生不如死,死不如写这三本书

说句狠话真是生不如死,死不如写这三本书 博客并不是日记,而是本狐与熟识、陌生朋友心灵相会之地。很多人怕写博客,怕耽误时间,时间其实是越用越多,不用就没有。很多人太喜欢写博客,鸡毛蒜皮都搬了上来,脑子里水灌满,自己也糊了。 吉林文史社出了本狐新的随笔集《离别后爱你不顾一切》,里面的排版装帧甚至每幅图都讲究,封面却不尽人意。 人生就是如此,哪会尽人意呢? 由此想到过去的整整一年半,开始是防盗门锁坏,叫人来修,结果弄不好,最好换掉。然后是打印机坏了,修时发现是磁头坏了,换掉。用了好多年的音响坏了,只能放磁带。只得换掉。 

 

地分离。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博客并不是日记,而是本狐与熟识、陌生朋友心灵相会之地。很多人怕写博客,怕耽误时间,时间其实是越用越多,不用就没有。很多人太喜欢写博客,鸡毛蒜皮都搬了上来,脑子里水灌满,自己也糊了。

吉林文史社出了本狐新的随笔集《离别后爱你不顾一切》,里面的排版装帧甚至每幅图都讲究,封面却不尽人意。

人生就是如此,哪会尽人意呢?

由此想到过去的整整一年半,开始是防盗门锁坏,叫人来修,结果弄不好,最好换掉。然后是打印机坏了,修时发现是磁头坏了,换掉。用了好多年的音响坏了,只能放磁带。只得换掉。冰箱突然一点也不发鲜,放进去的青叶子蔬菜发黄,也只能换掉。之间经历的修理与买东西的种种欺骗不能回想,坏掉的未必不是天意。

地分离。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爱你就是要不顾一切。

爱你到现在才知失去你可以,不能失去自己。这一年半写完了新长篇《上海魔术师》―-旧上海传奇三部曲之三(前两部是《上海王》《上海之死》),一共三年半时间,天杀本狐!

地分离。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说句狠话真是生不如死,死不如写这三本书,本狐穿过时光之镜看见了内心冰山另一角。一个已过世法国女作家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又一艘客轮起航了。每次起航总是一个模样。每次总是载着头一次出海远航的旅客,他们总是在同样的痛苦和绝望之中和大地分离。

地分离。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天已暗下来,乌云堆积。今天本狐脱了鞋,像我这三部曲中的女人公筱月桂、于菫和兰胡儿一样,赤了脚,由着天性,抛开身后一切,升起帆,但愿雨下得别这么无情,闪电因为我远行稍稍有点儿礼貌,但愿向我挥手的人,泪水都咽在心里头。

冰箱突然一点也不发鲜,放进去的青叶子蔬菜发黄,也只能换掉。之间经历的修理与买东西的种种欺骗不能回想,坏掉的未必不是天意。 爱你就是要不顾一切。 爱你到现在才知失去你可以,不能失去自己。这一年半写完了新长篇《上海魔术师》―-旧上海传奇三部曲之三(前两部是《上海王》《上海之死》),一共三年半时间,天杀本狐! 说句狠话真是生不如死,死不如写这三本书,本狐穿过时光之镜看见了内心冰山另一角。一个已过世法国女作家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又一艘客轮起航了。每次起航总是一个模样。每次总是载着头一次出海远航的旅客,他们总是在同样的痛苦和绝望之中和大九点零十分,冰雹也来了,是我离开的时候了。(特自拍这照片留念。)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