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男人们的特殊性癖好  

2006-10-17 23: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们的特殊性癖好 有专家认为:小脚,这个中国人形象上至今残留不去的污点,原因完全在全中国男人一千年不变的奇怪性心理,即小脚“恋物癖”,比如,康正果最近出版的《身体和情欲》说:“当男人越来越迷恋那三寸的金莲,不缠足或缠足得偏大,失形,竟成了身为女人的致命缺陷。” “全球适用”的规律是:男人的性偏好,是女人身体变形的根据。西方男人对女人的三围要求,迫使女性在身材上竞争诱惑力。西方男人好细腰,于是十八世纪开始流行紧身褡,二十世纪流行减肥节食,做OO7大海报上的美人;西方男人好长身曳臀,于是有高跟鞋;西方男人好大波,于是有{海滩救生队}的帕梅拉,然后隆乳术大兴。 我长期住在西方,但我对西方男人的性趣究竟是否如此,知之不详,评头论足时总觉得力度不够。街上电视上,到处是减肥广告,弄得我也认可了。应当说:减肥对女人本身没有坏处,胖子总死于心脏病。用鞋子撑个高个子,自然也不错:我的邻居玛丽的女儿说,她一旦穿上特高跟的鞋,穿上露出乳沟的晚礼服,很快就发现男人矮一头,对她说话的语调都变得谦恭有礼。 一句话:西方的美容癖好,似乎对女人本身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小脚不然,我想来想去,想不出任何用处。 用这个“定律”套中国,整整一个千年的小脚史,就只能怪中国男人的小脚“性癖好”?我怀疑这个解释,因为小脚非常难看:小时候我喜欢乱串门,邻居老太太解掉裹脚布后的样子,我难以接受,那种丑陋,那种臭味,我一生难忘。我不是中国男人,现在已难抓一批男人来做测试,肯定或否定都是悬猜。 嗜小脚的故事挺多:辜鸿铭爱小脚的特别气味。不过这个人不能算数。他是半洋人,一心一意反潮流。几是北大同事反对的,他都偏要拥护。他做戏挺认真,我们就真上他的当了。 晚男人们的特殊性癖好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男人们的特殊性癖好

 

有专家认为:小脚,这个中国人形象上至今残留不去的污点,原因完全在全中国男人一千年不变的奇怪性心理,即小脚“恋物癖”,比如,康正果最近出版的《身体和情欲》说:“当男人越来越迷恋那三寸的金莲,不缠足或缠足得偏大,失形,竟成了身为女人的致命缺陷。”

人,三十年代如果不休掉小脚夫人就面子扫地。 改造之彻底,之容易,我更不能相信小脚是中国男人的性趣。这个时期男人同时丢失的千年宝物,是科举,证明科举的确与小脚共生。一句话:小脚不是追求性感,而是改变社会地位的努力。一旦无此用途,消失得极快。 有人说,小脚陋习之消失,是西风东渐,社会风气改变,就是中国男人的性趣,变得西方化了。我看这说法完全不了解中国社会,没有任何西化之风能叫僻远山村的在一代之内放弃缠足。 专家们说道:西方女人鞋着高跟,实际上与小脚功用等同。既然如此,那些眼睛贼溜溜地看高跟女郎扭腰摆臀的男人,为什么不去看据说也能使女人摇曳生姿的小脚呢? 电影《毕业生》里的女人的玉腿伸出来,顶端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畸形肉团:中国的达斯丁·霍夫曼站在那儿,激动得心跳都停止了?少胡说吧!告诉那些坚持认为中国人性心理有大毛病的中外专家:我--不--相--信!

 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全球适用”的规律是:男人的性偏好,是女人身体变形的根据。西方男人对女人的三围要求,迫使女性在身材上竞争诱惑力。西方男人好细腰,于是十八世纪开始流行紧身褡,二十世纪流行减肥节食,做OO7大海报上的美人;西方男人好长身曳臀,于是有高跟鞋;西方男人好大波,于是有{海滩救生队}的帕梅拉,然后隆乳术大兴。

人,三十年代如果不休掉小脚夫人就面子扫地。 改造之彻底,之容易,我更不能相信小脚是中国男人的性趣。这个时期男人同时丢失的千年宝物,是科举,证明科举的确与小脚共生。一句话:小脚不是追求性感,而是改变社会地位的努力。一旦无此用途,消失得极快。 有人说,小脚陋习之消失,是西风东渐,社会风气改变,就是中国男人的性趣,变得西方化了。我看这说法完全不了解中国社会,没有任何西化之风能叫僻远山村的在一代之内放弃缠足。 专家们说道:西方女人鞋着高跟,实际上与小脚功用等同。既然如此,那些眼睛贼溜溜地看高跟女郎扭腰摆臀的男人,为什么不去看据说也能使女人摇曳生姿的小脚呢? 电影《毕业生》里的女人的玉腿伸出来,顶端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畸形肉团:中国的达斯丁·霍夫曼站在那儿,激动得心跳都停止了?少胡说吧!告诉那些坚持认为中国人性心理有大毛病的中外专家:我--不--相--信!      我长期住在西方,但我对西方男人的性趣究竟是否如此,知之不详,评头论足时总觉得力度不够。街上电视上,到处是减肥广告,弄得我也认可了。应当说:减肥对女人本身没有坏处,胖子总死于心脏病。用鞋子撑个高个子,自然也不错:我的邻居玛丽的女儿说,她一旦穿上特高跟的鞋,穿上露出乳沟的晚礼服,很快就发现男人矮一头,对她说话的语调都变得谦恭有礼。

     一句话:西方的美容癖好,似乎对女人本身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小脚不然,我想来想去,想不出任何用处。

人,三十年代如果不休掉小脚夫人就面子扫地。 改造之彻底,之容易,我更不能相信小脚是中国男人的性趣。这个时期男人同时丢失的千年宝物,是科举,证明科举的确与小脚共生。一句话:小脚不是追求性感,而是改变社会地位的努力。一旦无此用途,消失得极快。 有人说,小脚陋习之消失,是西风东渐,社会风气改变,就是中国男人的性趣,变得西方化了。我看这说法完全不了解中国社会,没有任何西化之风能叫僻远山村的在一代之内放弃缠足。 专家们说道:西方女人鞋着高跟,实际上与小脚功用等同。既然如此,那些眼睛贼溜溜地看高跟女郎扭腰摆臀的男人,为什么不去看据说也能使女人摇曳生姿的小脚呢? 电影《毕业生》里的女人的玉腿伸出来,顶端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畸形肉团:中国的达斯丁·霍夫曼站在那儿,激动得心跳都停止了?少胡说吧!告诉那些坚持认为中国人性心理有大毛病的中外专家:我--不--相--信!  

     用这个“定律”套中国,整整一个千年的小脚史,就只能怪中国男人的小脚“性癖好”?我怀疑这个解释,因为小脚非常难看:小时候我喜欢乱串门,邻居老太太解掉裹脚布后的样子,我难以接受,那种丑陋,那种臭味,我一生难忘。我不是中国男人,现在已难抓一批男人来做测试,肯定或否定都是悬猜。

嗜小脚的故事挺多:辜鸿铭爱小脚的特别气味。不过这个人不能算数。他是半洋人,一心一意反潮流。几是北大同事反对的,他都偏要拥护。他做戏挺认真,我们就真上他的当了。

晚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男人们的特殊性癖好 有专家认为:小脚,这个中国人形象上至今残留不去的污点,原因完全在全中国男人一千年不变的奇怪性心理,即小脚“恋物癖”,比如,康正果最近出版的《身体和情欲》说:“当男人越来越迷恋那三寸的金莲,不缠足或缠足得偏大,失形,竟成了身为女人的致命缺陷。” “全球适用”的规律是:男人的性偏好,是女人身体变形的根据。西方男人对女人的三围要求,迫使女性在身材上竞争诱惑力。西方男人好细腰,于是十八世纪开始流行紧身褡,二十世纪流行减肥节食,做OO7大海报上的美人;西方男人好长身曳臀,于是有高跟鞋;西方男人好大波,于是有{海滩救生队}的帕梅拉,然后隆乳术大兴。 我长期住在西方,但我对西方男人的性趣究竟是否如此,知之不详,评头论足时总觉得力度不够。街上电视上,到处是减肥广告,弄得我也认可了。应当说:减肥对女人本身没有坏处,胖子总死于心脏病。用鞋子撑个高个子,自然也不错:我的邻居玛丽的女儿说,她一旦穿上特高跟的鞋,穿上露出乳沟的晚礼服,很快就发现男人矮一头,对她说话的语调都变得谦恭有礼。 一句话:西方的美容癖好,似乎对女人本身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小脚不然,我想来想去,想不出任何用处。 用这个“定律”套中国,整整一个千年的小脚史,就只能怪中国男人的小脚“性癖好”?我怀疑这个解释,因为小脚非常难看:小时候我喜欢乱串门,邻居老太太解掉裹脚布后的样子,我难以接受,那种丑陋,那种臭味,我一生难忘。我不是中国男人,现在已难抓一批男人来做测试,肯定或否定都是悬猜。 嗜小脚的故事挺多:辜鸿铭爱小脚的特别气味。不过这个人不能算数。他是半洋人,一心一意反潮流。几是北大同事反对的,他都偏要拥护。他做戏挺认真,我们就真上他的当了。 晚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男人们的特殊性癖好 有专家认为:小脚,这个中国人形象上至今残留不去的污点,原因完全在全中国男人一千年不变的奇怪性心理,即小脚“恋物癖”,比如,康正果最近出版的《身体和情欲》说:“当男人越来越迷恋那三寸的金莲,不缠足或缠足得偏大,失形,竟成了身为女人的致命缺陷。” “全球适用”的规律是:男人的性偏好,是女人身体变形的根据。西方男人对女人的三围要求,迫使女性在身材上竞争诱惑力。西方男人好细腰,于是十八世纪开始流行紧身褡,二十世纪流行减肥节食,做OO7大海报上的美人;西方男人好长身曳臀,于是有高跟鞋;西方男人好大波,于是有{海滩救生队}的帕梅拉,然后隆乳术大兴。 我长期住在西方,但我对西方男人的性趣究竟是否如此,知之不详,评头论足时总觉得力度不够。街上电视上,到处是减肥广告,弄得我也认可了。应当说:减肥对女人本身没有坏处,胖子总死于心脏病。用鞋子撑个高个子,自然也不错:我的邻居玛丽的女儿说,她一旦穿上特高跟的鞋,穿上露出乳沟的晚礼服,很快就发现男人矮一头,对她说话的语调都变得谦恭有礼。 一句话:西方的美容癖好,似乎对女人本身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小脚不然,我想来想去,想不出任何用处。 用这个“定律”套中国,整整一个千年的小脚史,就只能怪中国男人的小脚“性癖好”?我怀疑这个解释,因为小脚非常难看:小时候我喜欢乱串门,邻居老太太解掉裹脚布后的样子,我难以接受,那种丑陋,那种臭味,我一生难忘。我不是中国男人,现在已难抓一批男人来做测试,肯定或否定都是悬猜。 嗜小脚的故事挺多:辜鸿铭爱小脚的特别气味。不过这个人不能算数。他是半洋人,一心一意反潮流。几是北大同事反对的,他都偏要拥护。他做戏挺认真,我们就真上他的当了。 晚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人,三十年代如果不休掉小脚夫人就面子扫地。

     改造之彻底,之容易,我更不能相信小脚是中国男人的性趣。这个时期男人同时丢失的千年宝物,是科举,证明科举的确与小脚共生。一句话:小脚不是追求性感,而是改变社会地位的努力。一旦无此用途,消失得极快。

有人说,小脚陋习之消失,是西风东渐,社会风气改变,就是中国男人的性趣,变得西方化了。我看这说法完全不了解中国社会,没有任何西化之风能叫僻远山村的在一代之内放弃缠足。

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专家们说道:西方女人鞋着高跟,实际上与小脚功用等同。既然如此,那些眼睛贼溜溜地看高跟女郎扭腰摆臀的男人,为什么不去看据说也能使女人摇曳生姿的小脚呢?

人,三十年代如果不休掉小脚夫人就面子扫地。 改造之彻底,之容易,我更不能相信小脚是中国男人的性趣。这个时期男人同时丢失的千年宝物,是科举,证明科举的确与小脚共生。一句话:小脚不是追求性感,而是改变社会地位的努力。一旦无此用途,消失得极快。 有人说,小脚陋习之消失,是西风东渐,社会风气改变,就是中国男人的性趣,变得西方化了。我看这说法完全不了解中国社会,没有任何西化之风能叫僻远山村的在一代之内放弃缠足。 专家们说道:西方女人鞋着高跟,实际上与小脚功用等同。既然如此,那些眼睛贼溜溜地看高跟女郎扭腰摆臀的男人,为什么不去看据说也能使女人摇曳生姿的小脚呢? 电影《毕业生》里的女人的玉腿伸出来,顶端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畸形肉团:中国的达斯丁·霍夫曼站在那儿,激动得心跳都停止了?少胡说吧!告诉那些坚持认为中国人性心理有大毛病的中外专家:我--不--相--信!

电影《毕业生》里的女人的玉腿伸出来,顶端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畸形肉团:中国的达斯丁·霍夫曼站在那儿,激动得心跳都停止了?少胡说吧!告诉那些坚持认为中国人性心理有大毛病的中外专家:我--不--相--信!

清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也有一个嗅脚癖,既是“怪现状”,即非常人所能为。 再看小脚癖的源头:南唐李后主宫中女人太多,窅娘想邀宠,只能大做牺牲,弄出个花招舞姿,引来皇上恩顾。李后主只是喜新厌旧,好新奇这个性趣正常,不能让他为千年陋习负责。等到新奇变成流行,流行变成体制,那就不是性感问题:小脚一千年,没让中国男人腻烦透顶,这才是怪事。 依我小女子之见,小脚与中国人的“性趣”没有什么关系,小脚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特殊的“等级流动”社会制度。与任何社会一样,社会讲等级。西方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国在宋明之前,等级是世世代代不变的。所谓九品中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唐开始施行科举,但族士制度势力依旧。那时没有女人裹小脚之举,裹得再小还是寒族。 赵匡胤大军灭南唐,李后主到汴京做了职业诗人,窅娘当了职业舞女。此后,男人就开始有机会靠苦读写命题作文改变社会地位,全国女人就开始扎小脚表明决心:社会地位能靠吃苦而改变。男的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女的能靠自我折磨的毅力表明改变社会地位的决心。到本世纪初,教训子女的村野小民心里依然明白:“你这男娃儿不刻苦读书,一辈子当不了官。”“你这女娃儿不狠命扎脚,看哪个好人家娶你!”。 满清入关,武力征服成功后,强令汉族男人留辫,女子放脚以示臣服,不惜在江南一再屠城压服反抗。不过女子好像对放脚的抵抗更激烈,满人只能见好就收。汉人做到了“男降女不降”,男子打辫子才能考科举,女子没小脚怎么往上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号信全国军阀政府,忙于内战无法顾及社会改造的国民党政府,在根除小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成功:五四之前妇女就开始纷纷放足,二十年代有面子的男人已经不能再有小脚夫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