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2007-11-16 06: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螃蟹,同吃腹泻; 洋葱蜂蜜,同吃必伤眼睛, 狗肉绿豆,多吃易中毒; 萝卜放木耳,同吃得皮炎; 牛肉搁毛姜,同吃会中毒死亡;驴肉加黄花,同吃会心痛致命; 黑鱼勿加茄子,同吃易会得霍乱;兔肉别放小白菜,同吃易呕吐; 芥菜鸭梨,同吃发呕; 马铃薯香蕉,同吃面部生斑; 海蟹大枣,同吃易得疟疾。还有柿子红薯搭配,会结石;豆浆不宜冲鸡蛋,会便秘;鹅肉鸡蛋,同吃伤元气; 猪肉菱角,同吃会肚子痛;豆腐蜂蜜相拌,耳失聪;胡萝卜白萝卜相冲;蕃茄黄瓜、香蕉芋艿,胃酸会胀痛。 多 少人试过?不得知,但是谁也不敢造次,穷老百姓也爱小命一条,甚至比那些生存条件好的人更爱。关于吃,马虎不得。阎王老爷也是欺软怕硬。说法一久,成为规 矩,就变得神圣。我上小学后,家里姐哥下乡当知青,剩下五哥、我、父亲母亲。父亲眼盲更厉害,我开始做菜,面对那些规矩,也不敢造次。有一次忘记,正值周六 晚,母亲从造船厂回家休息。我把胡萝卜白萝卜炖排骨,果然萝卜不是萝卜,胡萝卜不是胡萝卜,汤少了萝卜的香甜。小碗里是用来拌排骨和萝卜的调料――用家里 的泡江豇,切碎,放了盐酱油和油辣子。父亲一向慈爱,不说好歹。母亲一吃,就搁了筷子,很生气地训斥我:告诉你这两种东西不能放在一起,把这排骨都糟蹋 了。耳朵喝西北风了,听不见? 我 嘴里没说,只是把头低下。可是母亲非要我亲口说错,我就是不说,她觉得我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认理。那晚母亲对我一直没好脸色。不过睡前,我听见她在自言 自语地说,真是,头回吃六妹儿的菜,虽说那萝卜搁错了,汤倒也不难吃,那作料弄得很新鲜。哎,她啷儿跟我一样,天性儿欢喜做菜,搞不准她二天长大了可以做 个呱呱叫的厨师,这也是条谋生的路。她长叹一口气,倒头就睡着。 我 睡不着,做厨师?我很不了然,当时我傻做文学梦,想长大吃笔杆杆饭。不过打那后,每周末母亲回家来,都在说我做的菜。哪怕她进门时再累再不开心,只要拿起 饭碗,和我说做菜时,也会心平气和,显出了不多见的耐心。“做泡菜,要心诚,就会味好,而且不会生花。”这一点,与周遭邻居所说不同,邻居都说,做泡菜筷子不 能沾生水,更能沾油腻,那么会生花会变味到臭。母亲说,“把你的心融在菜里面,菜就会变成你想象的一样好吃。”说实话,母亲的话,我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螃蟹,同吃腹泻; 洋葱蜂蜜,同吃必伤眼睛, 狗肉绿豆,多吃易中毒; 萝卜放木耳,同吃得皮炎; 牛肉搁毛姜,同吃会中毒死亡;驴肉加黄花,同吃会心痛致命; 黑鱼勿加茄子,同吃易会得霍乱;兔肉别放小白菜,同吃易呕吐; 芥菜鸭梨,同吃发呕; 马铃薯香蕉,同吃面部生斑; 海蟹大枣,同吃易得疟疾。还有柿子红薯搭配,会结石;豆浆不宜冲鸡蛋,会便秘;鹅肉鸡蛋,同吃伤元气; 猪肉菱角,同吃会肚子痛;豆腐蜂蜜相拌,耳失聪;胡萝卜白萝卜相冲;蕃茄黄瓜、香蕉芋艿,胃酸会胀痛。 多 少人试过?不得知,但是谁也不敢造次,穷老百姓也爱小命一条,甚至比那些生存条件好的人更爱。关于吃,马虎不得。阎王老爷也是欺软怕硬。说法一久,成为规 矩,就变得神圣。我上小学后,家里姐哥下乡当知青,剩下五哥、我、父亲母亲。父亲眼盲更厉害,我开始做菜,面对那些规矩,也不敢造次。有一次忘记,正值周六 晚,母亲从造船厂回家休息。我把胡萝卜白萝卜炖排骨,果然萝卜不是萝卜,胡萝卜不是胡萝卜,汤少了萝卜的香甜。小碗里是用来拌排骨和萝卜的调料――用家里 的泡江豇,切碎,放了盐酱油和油辣子。父亲一向慈爱,不说好歹。母亲一吃,就搁了筷子,很生气地训斥我:告诉你这两种东西不能放在一起,把这排骨都糟蹋 了。耳朵喝西北风了,听不见? 我 嘴里没说,只是把头低下。可是母亲非要我亲口说错,我就是不说,她觉得我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认理。那晚母亲对我一直没好脸色。不过睡前,我听见她在自言 自语地说,真是,头回吃六妹儿的菜,虽说那萝卜搁错了,汤倒也不难吃,那作料弄得很新鲜。哎,她啷儿跟我一样,天性儿欢喜做菜,搞不准她二天长大了可以做 个呱呱叫的厨师,这也是条谋生的路。她长叹一口气,倒头就睡着。 我 睡不着,做厨师?我很不了然,当时我傻做文学梦,想长大吃笔杆杆饭。不过打那后,每周末母亲回家来,都在说我做的菜。哪怕她进门时再累再不开心,只要拿起 饭碗,和我说做菜时,也会心平气和,显出了不多见的耐心。“做泡菜,要心诚,就会味好,而且不会生花。”这一点,与周遭邻居所说不同,邻居都说,做泡菜筷子不 能沾生水,更能沾油腻,那么会生花会变味到臭。母亲说,“把你的心融在菜里面,菜就会变成你想象的一样好吃。”说实话,母亲的话,我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心向着他人碗里,手却高而长,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心向着他人碗里,手却高而长,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心向着他人碗里螃蟹,同吃腹泻; 洋葱蜂蜜,同吃必伤眼睛, 狗肉绿豆,多吃易中毒; 萝卜放木耳,同吃得皮炎; 牛肉搁毛姜,同吃会中毒死亡;驴肉加黄花,同吃会心痛致命; 黑鱼勿加茄子,同吃易会得霍乱;兔肉别放小白菜,同吃易呕吐; 芥菜鸭梨,同吃发呕; 马铃薯香蕉,同吃面部生斑; 海蟹大枣,同吃易得疟疾。还有柿子红薯搭配,会结石;豆浆不宜冲鸡蛋,会便秘;鹅肉鸡蛋,同吃伤元气; 猪肉菱角,同吃会肚子痛;豆腐蜂蜜相拌,耳失聪;胡萝卜白萝卜相冲;蕃茄黄瓜、香蕉芋艿,胃酸会胀痛。 多 少人试过?不得知,但是谁也不敢造次,穷老百姓也爱小命一条,甚至比那些生存条件好的人更爱。关于吃,马虎不得。阎王老爷也是欺软怕硬。说法一久,成为规 矩,就变得神圣。我上小学后,家里姐哥下乡当知青,剩下五哥、我、父亲母亲。父亲眼盲更厉害,我开始做菜,面对那些规矩,也不敢造次。有一次忘记,正值周六 晚,母亲从造船厂回家休息。我把胡萝卜白萝卜炖排骨,果然萝卜不是萝卜,胡萝卜不是胡萝卜,汤少了萝卜的香甜。小碗里是用来拌排骨和萝卜的调料――用家里 的泡江豇,切碎,放了盐酱油和油辣子。父亲一向慈爱,不说好歹。母亲一吃,就搁了筷子,很生气地训斥我:告诉你这两种东西不能放在一起,把这排骨都糟蹋 了。耳朵喝西北风了,听不见? 我 嘴里没说,只是把头低下。可是母亲非要我亲口说错,我就是不说,她觉得我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认理。那晚母亲对我一直没好脸色。不过睡前,我听见她在自言 自语地说,真是,头回吃六妹儿的菜,虽说那萝卜搁错了,汤倒也不难吃,那作料弄得很新鲜。哎,她啷儿跟我一样,天性儿欢喜做菜,搞不准她二天长大了可以做 个呱呱叫的厨师,这也是条谋生的路。她长叹一口气,倒头就睡着。 我 睡不着,做厨师?我很不了然,当时我傻做文学梦,想长大吃笔杆杆饭。不过打那后,每周末母亲回家来,都在说我做的菜。哪怕她进门时再累再不开心,只要拿起 饭碗,和我说做菜时,也会心平气和,显出了不多见的耐心。“做泡菜,要心诚,就会味好,而且不会生花。”这一点,与周遭邻居所说不同,邻居都说,做泡菜筷子不 能沾生水,更能沾油腻,那么会生花会变味到臭。母亲说,“把你的心融在菜里面,菜就会变成你想象的一样好吃。”说实话,母亲的话,我手却高而长,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心向着他人碗里,手却高而长,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心向着他人碗里,手却高而长,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螃蟹,同吃腹泻; 洋葱蜂蜜,同吃必伤眼睛, 狗肉绿豆,多吃易中毒; 萝卜放木耳,同吃得皮炎; 牛肉搁毛姜,同吃会中毒死亡;驴肉加黄花,同吃会心痛致命; 黑鱼勿加茄子,同吃易会得霍乱;兔肉别放小白菜,同吃易呕吐; 芥菜鸭梨,同吃发呕; 马铃薯香蕉,同吃面部生斑; 海蟹大枣,同吃易得疟疾。还有柿子红薯搭配,会结石;豆浆不宜冲鸡蛋,会便秘;鹅肉鸡蛋,同吃伤元气; 猪肉菱角,同吃会肚子痛;豆腐蜂蜜相拌,耳失聪;胡萝卜白萝卜相冲;蕃茄黄瓜、香蕉芋艿,胃酸会胀痛。 多 少人试过?不得知,但是谁也不敢造次,穷老百姓也爱小命一条,甚至比那些生存条件好的人更爱。关于吃,马虎不得。阎王老爷也是欺软怕硬。说法一久,成为规 矩,就变得神圣。我上小学后,家里姐哥下乡当知青,剩下五哥、我、父亲母亲。父亲眼盲更厉害,我开始做菜,面对那些规矩,也不敢造次。有一次忘记,正值周六 晚,母亲从造船厂回家休息。我把胡萝卜白萝卜炖排骨,果然萝卜不是萝卜,胡萝卜不是胡萝卜,汤少了萝卜的香甜。小碗里是用来拌排骨和萝卜的调料――用家里 的泡江豇,切碎,放了盐酱油和油辣子。父亲一向慈爱,不说好歹。母亲一吃,就搁了筷子,很生气地训斥我:告诉你这两种东西不能放在一起,把这排骨都糟蹋 了。耳朵喝西北风了,听不见? 我 嘴里没说,只是把头低下。可是母亲非要我亲口说错,我就是不说,她觉得我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认理。那晚母亲对我一直没好脸色。不过睡前,我听见她在自言 自语地说,真是,头回吃六妹儿的菜,虽说那萝卜搁错了,汤倒也不难吃,那作料弄得很新鲜。哎,她啷儿跟我一样,天性儿欢喜做菜,搞不准她二天长大了可以做 个呱呱叫的厨师,这也是条谋生的路。她长叹一口气,倒头就睡着。 我 睡不着,做厨师?我很不了然,当时我傻做文学梦,想长大吃笔杆杆饭。不过打那后,每周末母亲回家来,都在说我做的菜。哪怕她进门时再累再不开心,只要拿起 饭碗,和我说做菜时,也会心平气和,显出了不多见的耐心。“做泡菜,要心诚,就会味好,而且不会生花。”这一点,与周遭邻居所说不同,邻居都说,做泡菜筷子不 能沾生水,更能沾油腻,那么会生花会变味到臭。母亲说,“把你的心融在菜里面,菜就会变成你想象的一样好吃。”说实话,母亲的话,我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心向着他人碗里,手却高而长,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我最早的美食老师 这是一个十三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共有两个厨房,一个小的,一个大的。我家的灶在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除了七八个灶,各种锅盆水罅和煤球筐,把大厨房每寸地都塞得严严实实。因为地盘小人多,加上重庆人本来性子急,肝火旺,那块巴掌大的地充满戏,比大剧场的大舞台还生猛好瞧。 普 通百姓,为着那一嘴,奔忙辛苦。普通百姓,眼低,盯着自己锅里,心向着他人碗里,手却高而长,互相尝对方的菜,这是客气的,通常 不必客气,直接把长勺伸向邻灶,土豆空心菜豆子菜包,有啥尝啥,如同自家一般。稍不留神,东家的煤球,就到了西家的灶里,油盐酱醋,更容易搬家。谁家买了 鱼,得小心看护。蹲下身去掏煤灰,一起身,揭开锅盖,鱼少了个头。“啊,我的脑袋不见了。天王老子,当到我的面都敢吃。不要命了?你们这几个东西伸出舌头 来,让我瞧。” 作贼的心虚,不让他瞧。 日你妈哟,那就是你这个龟儿子馋婆娘偷的! 千 万不能说“偷”,更不能指爹娘骂,一旦如此,一场好架开场。牙齿对牙齿,手对手,脚对脚,碗在旋,筷子在飞,煤球也在射,扫把也在狂奔,整个院子有的大人 小孩都到场观战,热闹异常,有添火加油,有劝架的,有说风凉话的。可是不论打得多么厉害,锅里的那顿菜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参战。 打架再厉害,那家人要吃饭,就会自动中断,到屋子里享用食物,不管另一方是如何跺脚指着天骂祖宗八代,还是专心地吃着饭。 家 家生活都不宽裕,如何在有限范围里吃出好菜来,家家都费了脑筋。我开眼看着,充满了惊奇。西瓜吃完后,不舍得扔掉,把皮与芯间的部分切出来,放上盐,拌着 辣椒大蒜酱油,真是又脆又香,可口之极。饭有锅巴,放些水,和萝卜叶子一闷,那萝卜叶子香和米粒完全可进入红楼大观园。逢着生日必做豆花,要蘑黄豆,在豆 江上点出可爱的花来。剩下的豆渣,不会扔掉。纱布包起来煮熟,炒豆渣泡菜,香味不亚豆花。豆渣太多,吃不完,分一小半做豆渣饼,加一点面粉,放一点葱花,搁一点儿菜油和 盐,大铁锅里,烙得两面黄澄澄,脆皮,柔软芯,真是世上美味。 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因为家家都是穷百姓,无能力吃山珍海味,却在做咸菜时讲些笑话满足嘴馋。不过说来道去,大都是食物相克的种种忌讳:羊肉怕西瓜,—同吃伤元气;牛肉惧栗子,—同吃呕吐;柿子畏螃蟹,同吃腹泻; 洋葱蜂蜜,同吃必伤眼睛, 狗肉绿豆,多吃易中毒; 萝卜放木耳,同吃得皮炎; 牛肉搁毛姜,同吃会中毒死亡;驴肉加黄花,同吃会心痛致命; 黑鱼勿加茄子,同吃易会得霍乱;兔肉别放小白菜,同吃易呕吐; 芥菜鸭梨,同吃发呕; 马铃薯香蕉,同吃面部生斑; 海蟹大枣,同吃易得疟疾。还有柿子红薯搭配,会结石;豆浆不宜冲鸡蛋,会便秘;鹅肉鸡蛋,同吃伤元气; 猪肉菱角,同吃会肚子痛;豆腐蜂蜜相拌,耳失聪;胡萝卜白萝卜相冲;蕃茄黄瓜、香蕉芋艿,胃酸会胀痛。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多 少人试过?不得知,但是谁也不敢造次,穷老百姓也爱小命一条,甚至比那些生存条件好的人更爱。关于吃,马虎不得。阎王老爷也是欺软怕硬。说法一久,成为规 矩,就变得神圣。我上小学后,家里姐哥下乡当知青,剩下五哥、我、父亲母亲。父亲眼盲更厉害,我开始做菜,面对那些规矩,也不敢造次。有一次忘记,正值周六 晚,母亲从造船厂回家休息。我把胡萝卜白萝卜炖排骨,果然萝卜不是萝卜,胡萝卜不是胡萝卜,汤少了萝卜的香甜。小碗里是用来拌排骨和萝卜的调料――用家里 的泡江豇,切碎,放了盐酱油和油辣子。父亲一向慈爱,不说好歹。母亲一吃,就搁了筷子,很生气地训斥我:告诉你这两种东西不能放在一起,把这排骨都糟蹋 了。耳朵喝西北风了,听不见?

我 嘴里没说,只是把头低下。可是母亲非要我亲口说错,我就是不说,她觉得我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认理。那晚母亲对我一直没好脸色。不过睡前,我听见她在自言 自语地说,真是,头回吃六妹儿的菜,虽说那萝卜搁错了,汤倒也不难吃,那作料弄得很新鲜。哎,她啷儿跟我一样,天性儿欢喜做菜,搞不准她二天长大了可以做 个呱呱叫的厨师,这也是条谋生的路。她长叹一口气,倒头就睡着。

我 睡不着,做厨师?我很不了然,当时我傻做文学梦,想长大吃笔杆杆饭。不过打那后,每周末母亲回家来,都在说我做的菜。哪怕她进门时再累再不开心,只要拿起 饭碗,和我说做菜时,也会心平气和,显出了不多见的耐心。“做泡菜,要心诚,就会味好,而且不会生花。”这一点,与周遭邻居所说不同,邻居都说,做泡菜筷子不 能沾生水,更能沾油腻,那么会生花会变味到臭。母亲说,“把你的心融在菜里面,菜就会变成你想象的一样好吃。”说实话,母亲的话,我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螃蟹,同吃腹泻; 洋葱蜂蜜,同吃必伤眼睛, 狗肉绿豆,多吃易中毒; 萝卜放木耳,同吃得皮炎; 牛肉搁毛姜,同吃会中毒死亡;驴肉加黄花,同吃会心痛致命; 黑鱼勿加茄子,同吃易会得霍乱;兔肉别放小白菜,同吃易呕吐; 芥菜鸭梨,同吃发呕; 马铃薯香蕉,同吃面部生斑; 海蟹大枣,同吃易得疟疾。还有柿子红薯搭配,会结石;豆浆不宜冲鸡蛋,会便秘;鹅肉鸡蛋,同吃伤元气; 猪肉菱角,同吃会肚子痛;豆腐蜂蜜相拌,耳失聪;胡萝卜白萝卜相冲;蕃茄黄瓜、香蕉芋艿,胃酸会胀痛。 多 少人试过?不得知,但是谁也不敢造次,穷老百姓也爱小命一条,甚至比那些生存条件好的人更爱。关于吃,马虎不得。阎王老爷也是欺软怕硬。说法一久,成为规 矩,就变得神圣。我上小学后,家里姐哥下乡当知青,剩下五哥、我、父亲母亲。父亲眼盲更厉害,我开始做菜,面对那些规矩,也不敢造次。有一次忘记,正值周六 晚,母亲从造船厂回家休息。我把胡萝卜白萝卜炖排骨,果然萝卜不是萝卜,胡萝卜不是胡萝卜,汤少了萝卜的香甜。小碗里是用来拌排骨和萝卜的调料――用家里 的泡江豇,切碎,放了盐酱油和油辣子。父亲一向慈爱,不说好歹。母亲一吃,就搁了筷子,很生气地训斥我:告诉你这两种东西不能放在一起,把这排骨都糟蹋 了。耳朵喝西北风了,听不见? 我 嘴里没说,只是把头低下。可是母亲非要我亲口说错,我就是不说,她觉得我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认理。那晚母亲对我一直没好脸色。不过睡前,我听见她在自言 自语地说,真是,头回吃六妹儿的菜,虽说那萝卜搁错了,汤倒也不难吃,那作料弄得很新鲜。哎,她啷儿跟我一样,天性儿欢喜做菜,搞不准她二天长大了可以做 个呱呱叫的厨师,这也是条谋生的路。她长叹一口气,倒头就睡着。 我 睡不着,做厨师?我很不了然,当时我傻做文学梦,想长大吃笔杆杆饭。不过打那后,每周末母亲回家来,都在说我做的菜。哪怕她进门时再累再不开心,只要拿起 饭碗,和我说做菜时,也会心平气和,显出了不多见的耐心。“做泡菜,要心诚,就会味好,而且不会生花。”这一点,与周遭邻居所说不同,邻居都说,做泡菜筷子不 能沾生水,更能沾油腻,那么会生花会变味到臭。母亲说,“把你的心融在菜里面,菜就会变成你想象的一样好吃。”说实话,母亲的话,我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半懂不懂,可是句句都 烙在心上。 母 亲过世整整一年,在她死前二十年里,我都没向她展现过我的厨艺。我与她,聚少离多,回回在一起,要么是带她去我认可的好餐馆,要么是姐姐哥哥把菜准备好 了,我不必亲自下厨。母亲也未再向我提一句当厨师的话,她可能认为我实现了小时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瞧不起厨师。我呢,为写书和生存,一年比一年忙, 忙得连自己的面目都模糊,一次也未告诉她,我偏爱美食成痴,进行种种尝试研究,胆大眼高,比如把胡萝卜白萝卜放在一起,做成丝,凉拌生吃,两种味仍可保 留,相互辉映。是的,我成了一个美食狂,甚至电视台到家里拍美食家纪录片节目时,都没有告诉她。我忘了母亲早年心里的想法,也很少告诉母亲我自己的生 活,一点儿也没提供给母亲多余的想象空间,母亲想起我时,恐怕都是过去日子的点滴,母亲当然记得小时的我,记得长大后匆匆忙忙的见她的我。 我真是自私透顶。若是我给母亲做一次饭菜,她是那么爱美食,让她吃上一次我的菜,她会多么快乐。母亲,原谅我,你会的,最好像我小时一样,对我大声呵斥:六妹,这个冬瓜豆筋棍啷个烧得寡淡,这么一点点儿? 妈妈,不要生气,一定是被厨房里的偷油婆先尝渗水了。我只得老实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