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  

2007-05-18 00: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读后 虹影首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其次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在作家虹影身上,三种身份纠缠在一起,互为影响,互为作用,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虹影。但 是,当我们说起虹影时,一般只指涉她三种身份中的一种,这多多少少使虹影的面目变得模糊,并进而造成了有关作家虹影的误读。 虹影最显耀的身份是小说家,作为小说家的虹影已经成功的从前卫色彩较浓的先锋文学写作的高地撤至一般意义的主流小说写作的平台,接着又再退一步,降至商业 大众文学的低地。当然了,这么说不带有任何贬意。虹影目前的小说仍然是文学写作,她前卫作家时期的血色素仍然弥漫在她目前的小说中。只是虹影已是中国纯文 学写作中比较畅销的作家这一事实不容否认,虹影在小说写作上,确实向大众阅读做出了有效的技术含量很高的让步。因为个人经历带来的特殊的便利条件,虹影小 说是目前中国小说中周游世界最多的小说之一。但是,虹影代表中国文学吗?当然代表。虹影代表中国文学的顶级成就吗?我认为不。虹影小说的流传与热销有很多 文学之外的因素,而这些因素,是命运对虹影的垂青,更是虹影性格带来的副产品,别人不可复制。 其次,虹影还是一个先锋诗人。虹影在文学上推开的第一扇门就是诗歌,虽然后来虹影一直无法杀到一线诗人的行列中去。但虹影的诗歌写作有其特点,在海外华人 文学界中尤其有影响。作为诗人的虹影无法拒绝“诗”进入她的小说,这客观上使虹影的小说拥有了一般小说所没有的叙事节奏与语言质量。诗之于虹影,不能说不 重要。 最后,虹影还是目前我们文学界中并不多见的公众人物,带有很强的明星作家的意味。作为明星作家的虹影一直在文学界、期刊界和出版界中享有某种特权,被商业和纯文学双重接纳。类似于虹影这样的作家,在我们的文学界中,并不多见。 在这三种身份之上,一直跟随着虹影的五彩祥云就是所谓的“女权主义或女性主义”。“女主义”的祥云笼罩着我们有着妙曼女人体与流盼女人眼的虹影女士,使她的三种身份发出了更强烈的光芒。这光芒在虹影的文本与生活中挥之不去,既是虹影的护身符,更是虹影的身份证,还是虹影的强化剂,它保护着虹影自由而精彩的 出入于这三种身份之中,并使这三种身份可持续性的互为加强。 我很怀疑中
更近,她的“女性主义”也更加真实。中间地带的虹影卸去了她文学与心灵中一切刻意和不真实的东西。 于是,她变得更加有力,更加打动人心。 中间地带是个减负的地带,减负了的虹影反而拥有了抵达更多地方的能力。那地方有时候是文学的密室,有时候就是你的心灵——正在读这本书的读者们的心灵。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在责任编辑的精心打磨下,也具有了艺术品的向度,赏心悦目,非常值得玩味。对读书人和藏书人来说,绝对不应错过。 除了文章外,本书还 收有大量的虹影照片。虹影在这些照片中周游世界,笑厣如花。另外,编辑还妙手采撷了虹影的数首诗歌,让它们充当“隔断”,将虹影的文字分成几大部分,从而 有效的使书的阅读空间变得立体而有序。虹影曾在一篇随笔中感叹装修房子之难与众口难调,依我看,虹影这本书“装修”得就不错,古雅与时尚相得益彰,那些拥 有古典时期手绘之美的唯美花纹与最新潮流的版式编排很见匠心。同时,文章的分类也让我们隐隐感到了编辑与作者的心有灵犀。看见这些文章住进了这么讲究的 “房子”,虹影会会心一笑吗?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男性读者,我希望本书再版时,虹影那些照片,全部能由黑白变为彩色。 文董辑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读后 虹影首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其次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在作家虹影身上,三种身份纠缠在一起,互为影响,互为作用,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虹影。但 是,当我们说起虹影时,一般只指涉她三种身份中的一种,这多多少少使虹影的面目变得模糊,并进而造成了有关作家虹影的误读。 虹影最显耀的身份是小说家,作为小说家的虹影已经成功的从前卫色彩较浓的先锋文学写作的高地撤至一般意义的主流小说写作的平台,接着又再退一步,降至商业 大众文学的低地。当然了,这么说不带有任何贬意。虹影目前的小说仍然是文学写作,她前卫作家时期的血色素仍然弥漫在她目前的小说中。只是虹影已是中国纯文 学写作中比较畅销的作家这一事实不容否认,虹影在小说写作上,确实向大众阅读做出了有效的技术含量很高的让步。因为个人经历带来的特殊的便利条件,虹影小 说是目前中国小说中周游世界最多的小说之一。但是,虹影代表中国文学吗?当然代表。虹影代表中国文学的顶级成就吗?我认为不。虹影小说的流传与热销有很多 文学之外的因素,而这些因素,是命运对虹影的垂青,更是虹影性格带来的副产品,别人不可复制。 其次,虹影还是一个先锋诗人。虹影在文学上推开的第一扇门就是诗歌,虽然后来虹影一直无法杀到一线诗人的行列中去。但虹影的诗歌写作有其特点,在海外华人 文学界中尤其有影响。作为诗人的虹影无法拒绝“诗”进入她的小说,这客观上使虹影的小说拥有了一般小说所没有的叙事节奏与语言质量。诗之于虹影,不能说不 重要。 最后,虹影还是目前我们文学界中并不多见的公众人物,带有很强的明星作家的意味。作为明星作家的虹影一直在文学界、期刊界和出版界中享有某种特权,被商业和纯文学双重接纳。类似于虹影这样的作家,在我们的文学界中,并不多见。 在这三种身份之上,一直跟随着虹影的五彩祥云就是所谓的“女权主义或女性主义”。“女主义”的祥云笼罩着我们有着妙曼女人体与流盼女人眼的虹影女士,使她的三种身份发出了更强烈的光芒。这光芒在虹影的文本与生活中挥之不去,既是虹影的护身符,更是虹影的身份证,还是虹影的强化剂,它保护着虹影自由而精彩的 出入于这三种身份之中,并使这三种身份可持续性的互为加强。 我很怀疑中
更近,她的“女性主义”也更加真实。中间地带的虹影卸去了她文学与心灵中一切刻意和不真实的东西。 于是,她变得更加有力,更加打动人心。 中间地带是个减负的地带,减负了的虹影反而拥有了抵达更多地方的能力。那地方有时候是文学的密室,有时候就是你的心灵——正在读这本书的读者们的心灵。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在责任编辑的精心打磨下,也具有了艺术品的向度,赏心悦目,非常值得玩味。对读书人和藏书人来说,绝对不应错过。 除了文章外,本书还 收有大量的虹影照片。虹影在这些照片中周游世界,笑厣如花。另外,编辑还妙手采撷了虹影的数首诗歌,让它们充当“隔断”,将虹影的文字分成几大部分,从而 有效的使书的阅读空间变得立体而有序。虹影曾在一篇随笔中感叹装修房子之难与众口难调,依我看,虹影这本书“装修”得就不错,古雅与时尚相得益彰,那些拥 有古典时期手绘之美的唯美花纹与最新潮流的版式编排很见匠心。同时,文章的分类也让我们隐隐感到了编辑与作者的心有灵犀。看见这些文章住进了这么讲究的 “房子”,虹影会会心一笑吗?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男性读者,我希望本书再版时,虹影那些照片,全部能由黑白变为彩色。 文董辑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读后


虹影首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其次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在作家虹影身上,三种身份纠缠在一起,互为影响,互为作用,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虹影。但 是,当我们说起虹影时,一般只指涉她三种身份中的一种,这多多少少使虹影的面目变得模糊,并进而造成了有关作家虹影的误读。

国的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虽然她们的姿态有时候比西方正宗的女性主义还女性,但是她们真的彻底脱离了男权的辐射或者说她们真的离开了男权的助推 吗?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虹影,她虽然是个著名的所谓的女性作家,但她生活中几个重要的台阶还是男人的肩膀。这么说也没有丝毫贬义,这只是女人生活的常 态而已,刻意逃避男性社会或者与之对立,本身就是反人性的,反女性的。 当第一种身份的虹影益发的走向前台,第二种身份的虹影不由自主的退向幕后,第三种身份的虹影成为她写作的一个隐形的包袱的时候,第四个虹影出现了,这就是 中间地带的虹影,处于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现在完整的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最近,吉林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我的人生笔记”系列之虹影卷《我与卡夫卡的爱 情》,让我们看到了中间地带的虹影。相比于她诗歌的个人化和小说的商业色彩,在文学中间地带散步的虹影也许才是最本真、最自然的那个虹影。 所谓的文学中间地带,是指散文、随笔、笔记、言说、讲演等自在文字,一些不刻意为之的也许原本并不是为了发表而写下的心情语言,它们全部带有灵魂语法的特 点,因为不过于用力而妙在自然,因为不必考虑更多的社会功利和文学功利而更贴近灵魂。《我与卡夫卡的爱情》就是虹影的散文、随笔集,是目前坊间所见的收录 较全、内容较广泛的虹影散文、随笔合集。在这本丰富而又耐读的文集中,我们看见了款款行走在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一个性情更真实,文字更自然,感觉更随 意的虹影,文学中的本真虹影。 她的生活,她的血液,她的心灵,她的梦想、欢乐和心碎的声音,统统在这本闪耀着橘红之光的书中,在这些更多时候游走于散文、随笔、故事的三合板文体中静静 的燃烧或汹涌的激荡。它们不象她的诗歌那么破碎,那么曲里拐弯,但是全部拥有她诗歌的灵感与语言角度;它们不象一般散文那么一本正经四平八稳,但更自由和 丰富,并且全部拥有一种类文体混合文体的魅力;它们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随笔,诗意、虚构还有奇怪的混乱的想法与非常私人化的情绪常常涨破规定文体的外 壳,散漫而迷人的流淌在她的文字之中。在这些有关她生活、故乡、亲人、见闻、写作、所感的带有想象力体操之特点与虚构的热情之痕迹的或长至近万言或短至几百字的文章中,虹影似乎比小说与诗歌中的她离真正的文学


虹影最显耀的身份是小说家,作为小说家的虹影已经成功的从前卫色彩较浓的先锋文学写作的高地撤至一般意义的主流小说写作的平台,接着又再退一步,降至商业 大众文学的低地。当然了,这么说不带有任何贬意。虹影目前的小说仍然是文学写作,她前卫作家时期的血色素仍然弥漫在她目前的小说中。只是虹影已是中国纯文 学写作中比较畅销的作家这一事实不容否认,虹影在小说写作上,确实向大众阅读做出了有效的技术含量很高的让步。因为个人经历带来的特殊的便利条件,虹影小 说是目前中国小说中周游世界最多的小说之一。但是,虹影代表中国文学吗?当然代表。虹影代表中国文学的顶级成就吗?我认为不。虹影小说的流传与热销有很多 文学之外的因素,而这些因素,是命运对虹影的垂青,更是虹影性格带来的副产品,别人不可复制。


其次,虹影还是一个先锋诗人。虹影在文学上推开的第一扇门就是诗歌,虽然后来虹影一直无法杀到一线诗人的行列中去。但虹影的诗歌写作有其特点,在海外华人 文学界中尤其有影响。作为诗人的虹影无法拒绝“诗”进入她的小说,这客观上使虹影的小说拥有了一般小说所没有的叙事节奏与语言质量。诗之于虹影,不能说不 重要。

更近,她的“女性主义”也更加真实。中间地带的虹影卸去了她文学与心灵中一切刻意和不真实的东西。 于是,她变得更加有力,更加打动人心。 中间地带是个减负的地带,减负了的虹影反而拥有了抵达更多地方的能力。那地方有时候是文学的密室,有时候就是你的心灵——正在读这本书的读者们的心灵。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在责任编辑的精心打磨下,也具有了艺术品的向度,赏心悦目,非常值得玩味。对读书人和藏书人来说,绝对不应错过。 除了文章外,本书还 收有大量的虹影照片。虹影在这些照片中周游世界,笑厣如花。另外,编辑还妙手采撷了虹影的数首诗歌,让它们充当“隔断”,将虹影的文字分成几大部分,从而 有效的使书的阅读空间变得立体而有序。虹影曾在一篇随笔中感叹装修房子之难与众口难调,依我看,虹影这本书“装修”得就不错,古雅与时尚相得益彰,那些拥 有古典时期手绘之美的唯美花纹与最新潮流的版式编排很见匠心。同时,文章的分类也让我们隐隐感到了编辑与作者的心有灵犀。看见这些文章住进了这么讲究的 “房子”,虹影会会心一笑吗?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男性读者,我希望本书再版时,虹影那些照片,全部能由黑白变为彩色。 文董辑


最后,虹影还是目前我们文学界中并不多见的公众人物,带有很强的明星作家的意味。作为明星作家的虹影一直在文学界、期刊界和出版界中享有某种特权,被商业和纯文学双重接纳。类似于虹影这样的作家,在我们的文学界中,并不多见。


在这三种身份之上,一直跟随着虹影的五彩祥云就是所谓的“女权主义或女性主义”。“女主义”的祥云笼罩着我们有着妙曼女人体与流盼女人眼的虹影女士,使她的三种身份发出了更强烈的光芒。这光芒在虹影的文本与生活中挥之不去,既是虹影的护身符,更是虹影的身份证,还是虹影的强化剂,它保护着虹影自由而精彩的 出入于这三种身份之中,并使这三种身份可持续性的互为加强。


我很怀疑中国的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虽然她们的姿态有时候比西方正宗的女性主义还女性,但是她们真的彻底脱离了男权的辐射或者说她们真的离开了男权的助推 吗?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虹影,她虽然是个著名的所谓的女性作家,但她生活中几个重要的台阶还是男人的肩膀。这么说也没有丝毫贬义,这只是女人生活的常 态而已,刻意逃避男性社会或者与之对立,本身就是反人性的,反女性的。


当第一种身份的虹影益发的走向前台,第二种身份的虹影不由自主的退向幕后,第三种身份的虹影成为她写作的一个隐形的包袱的时候,第四个虹影出现了,这就是 中间地带的虹影,处于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现在完整的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最近,吉林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我的人生笔记”系列之虹影卷《我与卡夫卡的爱 情》,让我们看到了中间地带的虹影。相比于她诗歌的个人化和小说的商业色彩,在文学中间地带散步的虹影也许才是最本真、最自然的那个虹影。


所谓的文学中间地带,是指散文、随笔、笔记、言说、讲演等自在文字,一些不刻意为之的也许原本并不是为了发表而写下的心情语言,它们全部带有灵魂语法的特 点,因为不过于用力而妙在自然,因为不必考虑更多的社会功利和文学功利而更贴近灵魂。《我与卡夫卡的爱情》就是虹影的散文、随笔集,是目前坊间所见的收录 较全、内容较广泛的虹影散文、随笔合集。在这本丰富而又耐读的文集中,我们看见了款款行走在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一个性情更真实,文字更自然,感觉更随 意的虹影,文学中的本真虹影。


她的生活,她的血液,她的心灵,她的梦想、欢乐和心碎的声音,统统在这本闪耀着橘红之光的书中,在这些更多时候游走于散文、随笔、故事的三合板文体中静静 的燃烧或汹涌的激荡。它们不象她的诗歌那么破碎,那么曲里拐弯,但是全部拥有她诗歌的灵感与语言角度;它们不象一般散文那么一本正经四平八稳,但更自由和 丰富,并且全部拥有一种类文体混合文体的魅力;它们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随笔,诗意、虚构还有奇怪的混乱的想法与非常私人化的情绪常常涨破规定文体的外 壳,散漫而迷人的流淌在她的文字之中。在这些有关她生活、故乡、亲人、见闻、写作、所感的带有想象力体操之特点与虚构的热情之痕迹的或长至近万言或短至几百字的文章中,虹影似乎比小说与诗歌中的她离真正的文学更近,她的“女性主义”也更加真实。中间地带的虹影卸去了她文学与心灵中一切刻意和不真实的东西。 于是,她变得更加有力,更加打动人心。

国的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虽然她们的姿态有时候比西方正宗的女性主义还女性,但是她们真的彻底脱离了男权的辐射或者说她们真的离开了男权的助推 吗?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虹影,她虽然是个著名的所谓的女性作家,但她生活中几个重要的台阶还是男人的肩膀。这么说也没有丝毫贬义,这只是女人生活的常 态而已,刻意逃避男性社会或者与之对立,本身就是反人性的,反女性的。 当第一种身份的虹影益发的走向前台,第二种身份的虹影不由自主的退向幕后,第三种身份的虹影成为她写作的一个隐形的包袱的时候,第四个虹影出现了,这就是 中间地带的虹影,处于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现在完整的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最近,吉林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我的人生笔记”系列之虹影卷《我与卡夫卡的爱 情》,让我们看到了中间地带的虹影。相比于她诗歌的个人化和小说的商业色彩,在文学中间地带散步的虹影也许才是最本真、最自然的那个虹影。 所谓的文学中间地带,是指散文、随笔、笔记、言说、讲演等自在文字,一些不刻意为之的也许原本并不是为了发表而写下的心情语言,它们全部带有灵魂语法的特 点,因为不过于用力而妙在自然,因为不必考虑更多的社会功利和文学功利而更贴近灵魂。《我与卡夫卡的爱情》就是虹影的散文、随笔集,是目前坊间所见的收录 较全、内容较广泛的虹影散文、随笔合集。在这本丰富而又耐读的文集中,我们看见了款款行走在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一个性情更真实,文字更自然,感觉更随 意的虹影,文学中的本真虹影。 她的生活,她的血液,她的心灵,她的梦想、欢乐和心碎的声音,统统在这本闪耀着橘红之光的书中,在这些更多时候游走于散文、随笔、故事的三合板文体中静静 的燃烧或汹涌的激荡。它们不象她的诗歌那么破碎,那么曲里拐弯,但是全部拥有她诗歌的灵感与语言角度;它们不象一般散文那么一本正经四平八稳,但更自由和 丰富,并且全部拥有一种类文体混合文体的魅力;它们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随笔,诗意、虚构还有奇怪的混乱的想法与非常私人化的情绪常常涨破规定文体的外 壳,散漫而迷人的流淌在她的文字之中。在这些有关她生活、故乡、亲人、见闻、写作、所感的带有想象力体操之特点与虚构的热情之痕迹的或长至近万言或短至几百字的文章中,虹影似乎比小说与诗歌中的她离真正的文学


中间地带是个减负的地带,减负了的虹影反而拥有了抵达更多地方的能力。那地方有时候是文学的密室,有时候就是你的心灵——正在读这本书的读者们的心灵。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 --《我与卡夫卡的爱情》读后 虹影首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其次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在作家虹影身上,三种身份纠缠在一起,互为影响,互为作用,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虹影。但 是,当我们说起虹影时,一般只指涉她三种身份中的一种,这多多少少使虹影的面目变得模糊,并进而造成了有关作家虹影的误读。 虹影最显耀的身份是小说家,作为小说家的虹影已经成功的从前卫色彩较浓的先锋文学写作的高地撤至一般意义的主流小说写作的平台,接着又再退一步,降至商业 大众文学的低地。当然了,这么说不带有任何贬意。虹影目前的小说仍然是文学写作,她前卫作家时期的血色素仍然弥漫在她目前的小说中。只是虹影已是中国纯文 学写作中比较畅销的作家这一事实不容否认,虹影在小说写作上,确实向大众阅读做出了有效的技术含量很高的让步。因为个人经历带来的特殊的便利条件,虹影小 说是目前中国小说中周游世界最多的小说之一。但是,虹影代表中国文学吗?当然代表。虹影代表中国文学的顶级成就吗?我认为不。虹影小说的流传与热销有很多 文学之外的因素,而这些因素,是命运对虹影的垂青,更是虹影性格带来的副产品,别人不可复制。 其次,虹影还是一个先锋诗人。虹影在文学上推开的第一扇门就是诗歌,虽然后来虹影一直无法杀到一线诗人的行列中去。但虹影的诗歌写作有其特点,在海外华人 文学界中尤其有影响。作为诗人的虹影无法拒绝“诗”进入她的小说,这客观上使虹影的小说拥有了一般小说所没有的叙事节奏与语言质量。诗之于虹影,不能说不 重要。 最后,虹影还是目前我们文学界中并不多见的公众人物,带有很强的明星作家的意味。作为明星作家的虹影一直在文学界、期刊界和出版界中享有某种特权,被商业和纯文学双重接纳。类似于虹影这样的作家,在我们的文学界中,并不多见。 在这三种身份之上,一直跟随着虹影的五彩祥云就是所谓的“女权主义或女性主义”。“女主义”的祥云笼罩着我们有着妙曼女人体与流盼女人眼的虹影女士,使她的三种身份发出了更强烈的光芒。这光芒在虹影的文本与生活中挥之不去,既是虹影的护身符,更是虹影的身份证,还是虹影的强化剂,它保护着虹影自由而精彩的 出入于这三种身份之中,并使这三种身份可持续性的互为加强。 我很怀疑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在责任编辑的精心打磨下,也具有了艺术品的向度,赏心悦目,非常值得玩味。对读书人和藏书人来说,绝对不应错过。

除了文章外,本书还 收有大量的虹影照片。虹影在这些照片中周游世界,笑厣如花。另外,编辑还妙手采撷了虹影的数首诗歌,让它们充当“隔断”,将虹影的文字分成几大部分,从而 有效的使书的阅读空间变得立体而有序。虹影曾在一篇随笔中感叹装修房子之难与众口难调,依我看,虹影这本书“装修”得就不错,古雅与时尚相得益彰,那些拥 有古典时期手绘之美的唯美花纹与最新潮流的版式编排很见匠心。同时,文章的分类也让我们隐隐感到了编辑与作者的心有灵犀。看见这些文章住进了这么讲究的 “房子”,虹影会会心一笑吗?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男性读者,我希望本书再版时,虹影那些照片,全部能由黑白变为彩色。


国的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虽然她们的姿态有时候比西方正宗的女性主义还女性,但是她们真的彻底脱离了男权的辐射或者说她们真的离开了男权的助推 吗?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虹影,她虽然是个著名的所谓的女性作家,但她生活中几个重要的台阶还是男人的肩膀。这么说也没有丝毫贬义,这只是女人生活的常 态而已,刻意逃避男性社会或者与之对立,本身就是反人性的,反女性的。 当第一种身份的虹影益发的走向前台,第二种身份的虹影不由自主的退向幕后,第三种身份的虹影成为她写作的一个隐形的包袱的时候,第四个虹影出现了,这就是 中间地带的虹影,处于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现在完整的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最近,吉林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我的人生笔记”系列之虹影卷《我与卡夫卡的爱 情》,让我们看到了中间地带的虹影。相比于她诗歌的个人化和小说的商业色彩,在文学中间地带散步的虹影也许才是最本真、最自然的那个虹影。 所谓的文学中间地带,是指散文、随笔、笔记、言说、讲演等自在文字,一些不刻意为之的也许原本并不是为了发表而写下的心情语言,它们全部带有灵魂语法的特 点,因为不过于用力而妙在自然,因为不必考虑更多的社会功利和文学功利而更贴近灵魂。《我与卡夫卡的爱情》就是虹影的散文、随笔集,是目前坊间所见的收录 较全、内容较广泛的虹影散文、随笔合集。在这本丰富而又耐读的文集中,我们看见了款款行走在文学中间地带的虹影——一个性情更真实,文字更自然,感觉更随 意的虹影,文学中的本真虹影。 她的生活,她的血液,她的心灵,她的梦想、欢乐和心碎的声音,统统在这本闪耀着橘红之光的书中,在这些更多时候游走于散文、随笔、故事的三合板文体中静静 的燃烧或汹涌的激荡。它们不象她的诗歌那么破碎,那么曲里拐弯,但是全部拥有她诗歌的灵感与语言角度;它们不象一般散文那么一本正经四平八稳,但更自由和 丰富,并且全部拥有一种类文体混合文体的魅力;它们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随笔,诗意、虚构还有奇怪的混乱的想法与非常私人化的情绪常常涨破规定文体的外 壳,散漫而迷人的流淌在她的文字之中。在这些有关她生活、故乡、亲人、见闻、写作、所感的带有想象力体操之特点与虚构的热情之痕迹的或长至近万言或短至几百字的文章中,虹影似乎比小说与诗歌中的她离真正的文学

/董辑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