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最最爱的人  

2007-10-25 00: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喜欢你画的盒子里的羊,最年轻的羊。重读这些故事,以小王子的眼睛看周遭,伊呀呀,节省泪水,流泪水多也,就会变成盐;必须记起某个人时,就遗忘,遗忘会变成糖。做菜做了几十年了,菜里一向多盐少糖,美味常年这般,怎会不衰败?坐在桌前一个小时,至十二点,到车库,见美女导演,一同去新源里,坐在车里讨论《绿袖子》剧本,明春开拍。看见了路边小店衣服耀眼,下去挑了三件给第一个阿姨,她总穿一件斑马的毛绒衣,这下可以不想象身在非洲;挑一件小花毛衣给第二个阿姨,她可以把手里啤酒浇在衣服上。给自己什么呢? 回到车里,发现玻璃窗上有一张罚单。我和美女导演对着单笑,因为车箱里有好多张发单,笑着穿过马路到湖南板鸭店买三只,又返回车里。到了南洋莱泰红京鱼吃水煮鱼,临时改了心思,炝白菜一碗凉面水煮腰片。出红京鱼,看见一街各色餐馆的服务员在打羽毛球,太阳还是没有露面。回家三点半,看两阿姨试各自的衣服,接电话,订雀巢纯净水。五点半切土豆丝黄瓜丝,砍板鸭,蒸饭。六点西比尔游泳,小鱼儿小球儿都掉入水池,我们都掉入水池,水波浪起来,牛马在叫唤,小猫小狗小猪一起唱,不只是四月最残忍,十月荒地也能长丁香。天黑下我最最爱的人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A K摄影)来,吃不下饭,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发黄日记,十点多电视里正在直播电影金鸡奖开幕式,葛优说了一句话,又说了一句话,最后还说了一句话,行,再见,逗笑了所有的人。 明天ZT会来见面,会绕着花园来来回回走路,踏着石子数着落叶。后天小曼黄大仙等人来,谈美食家的传记,有人有好传也好,再后天A一路辛苦回北京,再后天的后天,与那些事淡开来。正午夜,推开日记本站起,胸口闷,好多东西堆在那儿,倒一杯法国南方的香茶,也喝不下去,喉咙里冒着烟,像要燃烧起来: 妈妈,我最最爱的人,离开你一年,只有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多么孤独!


谁跪在庙前的石阶上?

(A K摄影) 谁跪在庙前的石阶上? 那是我的汉娜小姐在哀悼我刚去世的母亲,她面前是我母亲抱着我的照片,还有一束鲜花、燃烧的香烛。时间是一年前。 时间静止,如果能如此,当然不,时间从不静止。放下手里尖利的刀在案板上,默默在厨房里朝母亲可能经过的方向呆痴痴地望着。清晨五点起来,太阳被阻隔在云层里,静静地注视西比尔,她进入梦境。厨房的冰箱乱叫,开始清理,不知不觉中发现好几种咸菜和牛奶。母亲喜欢任何咸菜,却是对牛奶不太喜欢,觉得吃了会拉肚子,如此说是曾经家穷,没钱买,以后能吃上,肚子真不适应。她总爱把桔子皮放在冰箱里,味好闻,她说。如法炮制,然后关上冰箱门。八点不到送货员已把网上订购的日用品送到。交钱,点货,他穿了一双好跑路的布鞋,一脸孩子气。阿姨来,东北人,土里土气,健壮如墨西哥婆娘,双臂有好力气。 补睡一个小时,电话一直在响,傻人儿,为何不用伊妹妹?不想回答。第二个阿姨来,电话又响,她喜欢接电话,说是国际专递,问家里有人吗?要得要得,来嘛。第二个阿姨用四川话回答。她放下电话,用啤酒擦兰花和滴水观音。进卫生间,小王子在嘲笑大人们,你们真多事,我只爱一朵玫瑰花,我那是我的汉娜小姐在哀悼我刚去世的母亲,她面前是我母亲抱着我的照片,还有一束鲜花、燃烧的香烛。时间是一年前。

时间静止,如果能如此,当然不,时间从不静止。放下手里 (A K摄影) 谁跪在庙前的石阶上? 那是我的汉娜小姐在哀悼我刚去世的母亲,她面前是我母亲抱着我的照片,还有一束鲜花、燃烧的香烛。时间是一年前。 时间静止,如果能如此,当然不,时间从不静止。放下手里尖利的刀在案板上,默默在厨房里朝母亲可能经过的方向呆痴痴地望着。清晨五点起来,太阳被阻隔在云层里,静静地注视西比尔,她进入梦境。厨房的冰箱乱叫,开始清理,不知不觉中发现好几种咸菜和牛奶。母亲喜欢任何咸菜,却是对牛奶不太喜欢,觉得吃了会拉肚子,如此说是曾经家穷,没钱买,以后能吃上,肚子真不适应。她总爱把桔子皮放在冰箱里,味好闻,她说。如法炮制,然后关上冰箱门。八点不到送货员已把网上订购的日用品送到。交钱,点货,他穿了一双好跑路的布鞋,一脸孩子气。阿姨来,东北人,土里土气,健壮如墨西哥婆娘,双臂有好力气。 补睡一个小时,电话一直在响,傻人儿,为何不用伊妹妹?不想回答。第二个阿姨来,电话又响,她喜欢接电话,说是国际专递,问家里有人吗?要得要得,来嘛。第二个阿姨用四川话回答。她放下电话,用啤酒擦兰花和滴水观音。进卫生间,小王子在嘲笑大人们,你们真多事,我只爱一朵玫瑰花,我尖利的只喜欢你画的盒子里的羊,最年轻的羊。重读这些故事,以小王子的眼睛看周遭,伊呀呀,节省泪水,流泪水多也,就会变成盐;必须记起某个人时,就遗忘,遗忘会变成糖。做菜做了几十年了,菜里一向多盐少糖,美味常年这般,怎会不衰败?坐在桌前一个小时,至十二点,到车库,见美女导演,一同去新源里,坐在车里讨论《绿袖子》剧本,明春开拍。看见了路边小店衣服耀眼,下去挑了三件给第一个阿姨,她总穿一件斑马的毛绒衣,这下可以不想象身在非洲;挑一件小花毛衣给第二个阿姨,她可以把手里啤酒浇在衣服上。给自己什么呢? 回到车里,发现玻璃窗上有一张罚单。我和美女导演对着单笑,因为车箱里有好多张发单,笑着穿过马路到湖南板鸭店买三只,又返回车里。到了南洋莱泰红京鱼吃水煮鱼,临时改了心思,炝白菜一碗凉面水煮腰片。出红京鱼,看见一街各色餐馆的服务员在打羽毛球,太阳还是没有露面。回家三点半,看两阿姨试各自的衣服,接电话,订雀巢纯净水。五点半切土豆丝黄瓜丝,砍板鸭,蒸饭。六点西比尔游泳,小鱼儿小球儿都掉入水池,我们都掉入水池,水波浪起来,牛马在叫唤,小猫小狗小猪一起唱,不只是四月最残忍,十月荒地也能长丁香。天黑下案板上,默默在厨房里朝母亲可能经过的方向呆痴痴地望着。清晨五点起来,太阳被阻隔在云层里,静静地注视西比尔,她进入梦境。厨房的冰箱乱叫,开始清理,不知不觉中发现好几种咸菜和牛奶。母亲喜欢任何咸菜,却是对牛奶不太喜欢,觉得吃了会拉肚子,如此说是曾经家穷,没钱买,以后能吃上,肚子真不适应。她总爱把桔子皮放在冰箱里,味好闻,她说。如法炮制,然后关上冰箱门。八点不到送货员已把网上订购的日用品送到。交钱,点货,他穿了一双好跑路的布鞋,一脸孩子气。阿姨来,东北人,土里土气,健壮如墨西哥婆娘,双臂有好力气。
补睡一个小时,电话一直在响,傻人儿,为何不用伊妹妹?不想回答。第二个阿姨来,电话又响,她喜欢接电话,说是国际专递,问家里有人吗?要得要得,来嘛。第二个阿姨用四川话回答。她放下电话,用啤酒擦兰花和滴水观音。进卫生间,小王子在嘲笑大人们,你们真多事,我只爱一朵玫瑰花,我只喜欢你画的盒子里的羊,最年轻的羊。重读这些故事,以小王子的眼睛看周遭,伊呀呀,节省泪水,流泪水多也,就会变成盐;必须记起某个人时,就遗忘,遗忘会变成糖。做菜做了几十年了,菜里一向多盐少糖,美味常年这般,怎会不衰败?坐在桌前一个小时,至十二点,到车库,见美女导演,一同去新源里,坐在车里讨论《绿袖子》剧本,明春开拍。看见了路边小店衣服耀眼,下去挑了三件给第一个阿姨,她总穿一件斑马的毛绒衣,这下可以不想象身在非洲;挑一件小花毛衣给第二个阿姨,她可以把手里啤酒浇在衣服上。给自己什么呢?

回到车里,发现玻璃窗上有一张罚单。我和美女导演对着单笑,因为车箱里有好多张发单,笑着穿过马路到湖南板鸭店买三只,又返回车里。到了南洋莱泰红京鱼吃水煮鱼,临时改了心思,炝白菜一碗凉面水煮腰片。出红京鱼,看见一街各色餐馆的服务员在打羽毛球,太阳还是没有露面。回家三点半,看两阿姨试各自的衣服,接电话,订雀巢纯净水。五点半切土豆丝黄瓜丝,砍板鸭,蒸饭。六点西比尔游泳,小鱼儿小球儿都掉入水池,我们都掉入水池,水波浪起来,牛马在叫唤,小猫小狗小猪一起唱,不只是四月最残忍,十月荒地也能长丁香。天黑下来,吃不下饭,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发黄日记,十点多电视里正在直播电影金鸡奖开幕式,葛优说了一句话,又说了一句话,最后还说了一句话,行,再见,逗笑了所有的人。 (A K摄影) 谁跪在庙前的石阶上? 那是我的汉娜小姐在哀悼我刚去世的母亲,她面前是我母亲抱着我的照片,还有一束鲜花、燃烧的香烛。时间是一年前。 时间静止,如果能如此,当然不,时间从不静止。放下手里尖利的刀在案板上,默默在厨房里朝母亲可能经过的方向呆痴痴地望着。清晨五点起来,太阳被阻隔在云层里,静静地注视西比尔,她进入梦境。厨房的冰箱乱叫,开始清理,不知不觉中发现好几种咸菜和牛奶。母亲喜欢任何咸菜,却是对牛奶不太喜欢,觉得吃了会拉肚子,如此说是曾经家穷,没钱买,以后能吃上,肚子真不适应。她总爱把桔子皮放在冰箱里,味好闻,她说。如法炮制,然后关上冰箱门。八点不到送货员已把网上订购的日用品送到。交钱,点货,他穿了一双好跑路的布鞋,一脸孩子气。阿姨来,东北人,土里土气,健壮如墨西哥婆娘,双臂有好力气。 补睡一个小时,电话一直在响,傻人儿,为何不用伊妹妹?不想回答。第二个阿姨来,电话又响,她喜欢接电话,说是国际专递,问家里有人吗?要得要得,来嘛。第二个阿姨用四川话回答。她放下电话,用啤酒擦兰花和滴水观音。进卫生间,小王子在嘲笑大人们,你们真多事,我只爱一朵玫瑰花,我

明天ZT会来见面,会绕着花园来来回回走路,踏着石子数着落叶。后天小曼黄大仙等人来,谈美食家的传记,有人有好传也好,再后天A一路辛苦回北京,再后天的后天,与那些事淡开来。正午夜,推开日记本站起,胸口闷,好多东西堆在那儿,倒一杯法国南方的香茶,也喝不下去,喉咙里冒着烟,像要燃烧起来:
(A K摄影) 谁跪在庙前的石阶上? 那是我的汉娜小姐在哀悼我刚去世的母亲,她面前是我母亲抱着我的照片,还有一束鲜花、燃烧的香烛。时间是一年前。 时间静止,如果能如此,当然不,时间从不静止。放下手里尖利的刀在案板上,默默在厨房里朝母亲可能经过的方向呆痴痴地望着。清晨五点起来,太阳被阻隔在云层里,静静地注视西比尔,她进入梦境。厨房的冰箱乱叫,开始清理,不知不觉中发现好几种咸菜和牛奶。母亲喜欢任何咸菜,却是对牛奶不太喜欢,觉得吃了会拉肚子,如此说是曾经家穷,没钱买,以后能吃上,肚子真不适应。她总爱把桔子皮放在冰箱里,味好闻,她说。如法炮制,然后关上冰箱门。八点不到送货员已把网上订购的日用品送到。交钱,点货,他穿了一双好跑路的布鞋,一脸孩子气。阿姨来,东北人,土里土气,健壮如墨西哥婆娘,双臂有好力气。 补睡一个小时,电话一直在响,傻人儿,为何不用伊妹妹?不想回答。第二个阿姨来,电话又响,她喜欢接电话,说是国际专递,问家里有人吗?要得要得,来嘛。第二个阿姨用四川话回答。她放下电话,用啤酒擦兰花和滴水观音。进卫生间,小王子在嘲笑大人们,你们真多事,我只爱一朵玫瑰花,我妈妈,我最最爱的人,离开你一年,只有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多么孤独!
来,吃不下饭,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发黄日记,十点多电视里正在直播电影金鸡奖开幕式,葛优说了一句话,又说了一句话,最后还说了一句话,行,再见,逗笑了所有的人。 明天ZT会来见面,会绕着花园来来回回走路,踏着石子数着落叶。后天小曼黄大仙等人来,谈美食家的传记,有人有好传也好,再后天A一路辛苦回北京,再后天的后天,与那些事淡开来。正午夜,推开日记本站起,胸口闷,好多东西堆在那儿,倒一杯法国南方的香茶,也喝不下去,喉咙里冒着烟,像要燃烧起来: 妈妈,我最最爱的人,离开你一年,只有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多么孤独!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