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一个最伟大的作家  

2008-11-05 13: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俘从废墟中拾起一个古典的小玩意,被发现后,一枪毙掉。冯涅格特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打仗,这是我能得出的唯一结论。” 和平年代的美好,和平年代的人大多未意识到或不珍惜。当然,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只有失去后,才懂得得之不易。冯涅格特作古那天,我收到一封电子信,附件里是冯涅格特为自己设计的一个图片:一个打开鸟笼。这个几代美国青年的偶像之魂终于轻了,属于他自己。 火车朝我的目的地行驶,推着食品小车的漂亮的金发小伙子来了,我朝他灿烂地一笑。只有手捧一杯香茶读着杂志的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 一个最伟大的作家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战俘从废墟中拾起一个古典的小玩意,被发现后,一枪毙掉。冯涅格特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打仗,这是我能得出的唯一结论。” 和平年代的美好,和平年代的人大多未意识到或不珍惜。当然,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只有失去后,才懂得得之不易。冯涅格特作古那天,我收到一封电子信,附件里是冯涅格特为自己设计的一个图片:一个打开鸟笼。这个几代美国青年的偶像之魂终于轻了,属于他自己。 火车朝我的目的地行驶,推着食品小车的漂亮的金发小伙子来了,我朝他灿烂地一笑。只有手捧一杯香茶读着杂志的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

 

上空。他们在晨光中走出肉库时,看到的几乎是月球景色,一个大城市如此干净地消失。德军押着他们成四行队列去挖掘废墟时,满街堆满颓壁,完全不能行走。 冯涅格特(Kurt Vonnegut)花了二十五年,写了这本轰动世界的薄书,他相信有十三万五千人死于这场大屠杀。“整个地球上,轰炸德累斯顿并没有使战争缩短半秒钟,没有削弱德军的防御,没有协助任何方面的攻势,没有从集中营里解救任何人。只有一个人得了好处。那就是我伏涅格特:死一个人我得三美元。”没人敢这么说,也没人写得这么好,他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作家。   易北河两岸绝壁险峰葱绿,花朵缤纷,沙岸平平展展,一顶顶帐篷下一个个躺椅,全是晒得油光光的肉体。那是易北河上有名的天体营,他们拿着望远镜在看火车。经过老城,修复段与废墟段的对峙,华美之极,惨淡之最:修复欲将废墟更新,却装作比废墟古老。那个人就此说,这城市最好永远悬住在这个中间状态,让每个来访者一生难忘。 因为喜欢小说《第五号屠场》。我找来电影看,看得心惊胆战,脑子里始终留着一个镜头:一个美国一个最伟大的作家


上空。他们在晨光中走出肉库时,看到的几乎是月球景色,一个大城市如此干净地消失。德军押着他们成四行队列去挖掘废墟时,满街堆满颓壁,完全不能行走。 冯涅格特(Kurt Vonnegut)花了二十五年,写了这本轰动世界的薄书,他相信有十三万五千人死于这场大屠杀。“整个地球上,轰炸德累斯顿并没有使战争缩短半秒钟,没有削弱德军的防御,没有协助任何方面的攻势,没有从集中营里解救任何人。只有一个人得了好处。那就是我伏涅格特:死一个人我得三美元。”没人敢这么说,也没人写得这么好,他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作家。   易北河两岸绝壁险峰葱绿,花朵缤纷,沙岸平平展展,一顶顶帐篷下一个个躺椅,全是晒得油光光的肉体。那是易北河上有名的天体营,他们拿着望远镜在看火车。经过老城,修复段与废墟段的对峙,华美之极,惨淡之最:修复欲将废墟更新,却装作比废墟古老。那个人就此说,这城市最好永远悬住在这个中间状态,让每个来访者一生难忘。 因为喜欢小说《第五号屠场》。我找来电影看,看得心惊胆战,脑子里始终留着一个镜头:一个美国

曾经好些年都在火车上,临时决定出门,就往火车站跑。买不到坐票,只能买站票或闷罐车票,辛苦八九个小时,脚一踏上目的地,张眼四寻那个人。命运怪异,他与我最后分开,消失在人海之中。

上空。他们在晨光中走出肉库时,看到的几乎是月球景色,一个大城市如此干净地消失。德军押着他们成四行队列去挖掘废墟时,满街堆满颓壁,完全不能行走。 冯涅格特(Kurt Vonnegut)花了二十五年,写了这本轰动世界的薄书,他相信有十三万五千人死于这场大屠杀。“整个地球上,轰炸德累斯顿并没有使战争缩短半秒钟,没有削弱德军的防御,没有协助任何方面的攻势,没有从集中营里解救任何人。只有一个人得了好处。那就是我伏涅格特:死一个人我得三美元。”没人敢这么说,也没人写得这么好,他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作家。   易北河两岸绝壁险峰葱绿,花朵缤纷,沙岸平平展展,一顶顶帐篷下一个个躺椅,全是晒得油光光的肉体。那是易北河上有名的天体营,他们拿着望远镜在看火车。经过老城,修复段与废墟段的对峙,华美之极,惨淡之最:修复欲将废墟更新,却装作比废墟古老。那个人就此说,这城市最好永远悬住在这个中间状态,让每个来访者一生难忘。 因为喜欢小说《第五号屠场》。我找来电影看,看得心惊胆战,脑子里始终留着一个镜头:一个美国真正喜欢火车,是在欧洲,大都乘欧洲之星,那火车之舒服之干净仿佛是非现实世界。沿途风景旖丽如油画,以为是在卢浮宫里穿行。我偏爱逆行座位,让那一幅幅画面慢慢退出眼帘。

 

那个人曾对我说,穷家富路。家里节省可以,出门在外,省不得。喜欢火车上的三门鱼馅面包和桔子水,虽然价格是店里两倍多。不过面包沾了火车的咔嚓声,更加美味,桔子水也多了一番情趣――漂亮的金发小伙子推着小食品车,热情有礼貌地招呼你,那一抬头一递水间的温情脉脉,暖着心眼。

火车向易北河方向驶去。想起那个人对我提过一本小说《第五号屠场》。德累斯顿老城有个大屠宰厂,上百名被俘美军在干苦力活,其中包括伏涅格特。1945年二月盟军飞机轰炸时,战俘们逃入结实的地下肉库。四吨巨型炸弹爆炸,一个个巨大的火山云腾起在易北河上空。他们在晨光中走出肉库时,看到的几乎是月球景色,一个大城市如此干净地消失。德军押着他们成四行队列去挖掘废墟时,满街堆满颓壁,完全不能行走。

冯涅格特(Kurt Vonnegut)花了二十五年,写了这本轰动世界的薄书,他相信有十三万五千人死于这场大屠杀。整个地球上,轰炸德累斯顿并没有使战争缩短半秒钟,没有削弱德军的防御,没有协助任何方面的攻势,没有从集中营里解救任何人。只有一个人得了好处。那就是我伏涅格特:死一个人我得三美元。”没人敢这么说,也没人写得这么好,他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作家。


  易北河两岸绝壁险峰葱绿,花朵缤纷,沙岸平平展展,一顶顶帐篷下一个个躺椅,全是晒得油光光的肉体。那是易北河上有名的天体营,他们拿着望远镜在看火车。经过老城,修复段与废墟段的对峙,华美之极,惨淡之最:修复欲将废墟更新,却装作比废墟古老。那个人就此说,这城市最好永远悬住在这个中间状态,让每个来访者一生难忘。

因为喜欢小说《第五号屠场》。我找来电影看,看得心惊胆战,脑子里始终留着一个镜头:一个美国战俘从废墟中拾起一个古典的小玩意,被发现后,一枪毙掉。冯涅格特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打仗,这是我能得出的唯一结论。”

和平年代的美好,和平年代的人大多未意识到或不珍惜。当然,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只有失去后,才懂得得之不易。冯涅格特战俘从废墟中拾起一个古典的小玩意,被发现后,一枪毙掉。冯涅格特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打仗,这是我能得出的唯一结论。” 和平年代的美好,和平年代的人大多未意识到或不珍惜。当然,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只有失去后,才懂得得之不易。冯涅格特作古那天,我收到一封电子信,附件里是冯涅格特为自己设计的一个图片:一个打开鸟笼。这个几代美国青年的偶像之魂终于轻了,属于他自己。 火车朝我的目的地行驶,推着食品小车的漂亮的金发小伙子来了,我朝他灿烂地一笑。只有手捧一杯香茶读着杂志的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 作古那天,我收到一封电子信,附件里是冯涅格特为自己设计的一个图片:一个打开鸟笼。这个几代美国青年的偶像之魂终于轻了,属于他自己。

上空。他们在晨光中走出肉库时,看到的几乎是月球景色,一个大城市如此干净地消失。德军押着他们成四行队列去挖掘废墟时,满街堆满颓壁,完全不能行走。 冯涅格特(Kurt Vonnegut)花了二十五年,写了这本轰动世界的薄书,他相信有十三万五千人死于这场大屠杀。“整个地球上,轰炸德累斯顿并没有使战争缩短半秒钟,没有削弱德军的防御,没有协助任何方面的攻势,没有从集中营里解救任何人。只有一个人得了好处。那就是我伏涅格特:死一个人我得三美元。”没人敢这么说,也没人写得这么好,他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作家。   易北河两岸绝壁险峰葱绿,花朵缤纷,沙岸平平展展,一顶顶帐篷下一个个躺椅,全是晒得油光光的肉体。那是易北河上有名的天体营,他们拿着望远镜在看火车。经过老城,修复段与废墟段的对峙,华美之极,惨淡之最:修复欲将废墟更新,却装作比废墟古老。那个人就此说,这城市最好永远悬住在这个中间状态,让每个来访者一生难忘。 因为喜欢小说《第五号屠场》。我找来电影看,看得心惊胆战,脑子里始终留着一个镜头:一个美国火车朝我的目的地行驶,推着食品小车的漂亮的金发小伙子来了,我朝他灿烂地一笑。只有手捧一杯香茶读着杂志的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