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爱北京的一种理由,怀念蔡其矫先生  

2008-09-26 16: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皆不满意。一直找到二十多年后,我也没有找到。我不再写诗。 今天我独自一人沿着护城河走着,也许整个北京城就剩下这一段老城墙。太阳褪掉光环,在一片疯长的建筑群中,建国门、永定门倨傲之态如从前。他不在人世,已有一年九个月。他走得很安静,只有几个诗人去送他。如果我在北京,我会去送他吗? 我不敢说,我能去。 当年他说人生反复无常,生死更是如此。如果有一天我死,你得答应我,不必送我。人生的确如此。没了他的北京,朝着天空生长的玫瑰改变了开放的轨道,那个我寻找了许久的词接近了我,谢谢他,使我重新成了一位诗人。 爱北京的一种理由,怀念蔡其矫先生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去,皆不满意。一直找到二十多年后,我也没有找到。我不再写诗。 今天我独自一人沿着护城河走着,也许整个北京城就剩下这一段老城墙。太阳褪掉光环,在一片疯长的建筑群中,建国门、永定门倨傲之态如从前。他不在人世,已有一年九个月。他走得很安静,只有几个诗人去送他。如果我在北京,我会去送他吗? 我不敢说,我能去。 当年他说人生反复无常,生死更是如此。如果有一天我死,你得答应我,不必送我。人生的确如此。没了他的北京,朝着天空生长的玫瑰改变了开放的轨道,那个我寻找了许久的词接近了我,谢谢他,使我重新成了一位诗人。  (因为才返回北京,在意大利山中无法上网,本狐未继续写博客,请网友们谅解)

一切恍若旧梦。有一次到西山,注视那些山顶和寺庙顶的残雪,我看见一列火车驶入北京站,一个少女一步跨下站台,东张西望,不错,那正是无家流浪的年轻的我。 护城河的古城墙差不多全坍塌,阳光刺人地耀眼。一位诗人朝我走来,他就是蔡其矫先生,他写虹时,不识我,我却能背诵他的一本本诗集。 心中的布谷鸟已飞离,只剩下一根羽毛,在结冰的河上随风呻吟。 河上有的地方冰裂开,我想踩上去。这种疯狂的自杀冲动,使我的脸通红。他伸过手来,握着我:孩子,记住,人要能忍,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那个下午,我们在老城墙边来来回回走,他说到延安参加革命,每次运动都遭到打击,爱情也抵挡不了命运的愚弄。政治圆得可憎;诗尖得无形,把脑袋里的筋击裂又重组,一次又一次。 他终日飘泊在一个个城市,到偏远之地一住就是一年。旅行就是艳遇,是黑塞教会他用艺术来填塞周身上下痛苦的洞穴。好在诗神没有像女人一样丢弃他,终于成就了他的一代诗名。 我这个异乡人在北京,因为遇上他,感觉北京没有寒冷刺骨沁肺,渐渐地,北京这个名字在我心里成了一个象征。我日复一日找一个妥当的词来比喻,日复一日地抹

女友听说我要坐几天几夜火车去北京,发现我没有厚毛衣,说是首都冰天雪地,羽绒衣内得穿暖和才行。她找出一堆咖啡色的粗毛线。她织正身,我织袖子。我们一边织一边说话,连更带夜赶活儿,天发亮,一件毛衣摊在床上。火车是中午的,她又要织一根围巾。她飞针穿线,在我上火车时,我的脖子上系了一条围巾。

(因为才返回北京,在意大利山中无法上网,本狐未继续写博客,请网友们谅解) 女友听说我要坐几天几夜火车去北京,发现我没有厚毛衣,说是首都冰天雪地,羽绒衣内得穿暖和才行。她找出一堆咖啡色的粗毛线。她织正身,我织袖子。我们一边织一边说话,连更带夜赶活儿,天发亮,一件毛衣摊在床上。火车是中午的,她又要织一根围巾。她飞针穿线,在我上火车时,我的脖子上系了一条围巾。 那时我青春年少,整个身体鼓满了渴望。第一天一口气走遍了故宫的每个角落,直接爬上了景山亭子里,这个北京的制高点,四下望去,整个古都一览无遗,气派恢弘。故宫一重重城门,一直到前面的天安门,整齐得像棋盘。整个北京也是个大棋盘,东城西城隔中轴相对。往西北城外,颐和园、万寿山下湖面上,一座座白玉桥,尽是色亮瓦亮的建筑。 多年后,我写长篇《K》时,女主人公林对爱人朱利安说:“登高好,登高不仅看得远,登高还阳光充足。” 落笔之际,我记起当年的我满眼风光。 那时不曾想过,日后行千里万里路,都会返回这座古都。窄长的胡同里传出老北京腔叫卖着冰糖葫芦,掉漆的木门,爬出院墙来的腊梅花,朵朵幽香,

那时我青春年少,整个身体鼓满了渴望。第一天一口气走遍了故宫的每个角落,直接爬上了景山亭子里,这个北京的制高点,四下望去,整个古都一览无遗,气派恢弘。故宫一重重城门,一直到前面的天安门,整齐得像棋盘。整个北京也是个大棋盘,东城西城隔中轴相对。往西北城外,颐和园、万寿山下湖面上,一座座白玉桥,尽是色亮瓦亮的建筑。

多年后,我写长篇《K》时,女主人公林对爱人朱利安说:“登高好,登高不仅看得远,登高还阳光充足。”
落笔之际,我记起当年的我满眼风光。 

那时不曾想过,日后行千里万里路,都会返回这座古都。窄长的胡同里传出老北京腔叫卖着冰糖葫芦,掉漆的木门,爬出院墙来的腊梅花,朵朵幽香,一切恍若旧梦。有一次到西山,注视那些山顶和寺庙顶的残雪,我看见一列火车驶入北京站,一个少女一步跨下站台,东张西望,不错,那正是无家流浪的年轻的我。

护城河的古城墙差不多全坍塌,阳光刺人地耀眼。一位诗人朝我走来,他就是蔡其矫先生,他写虹时,不识我,我却能背诵他的一本本诗集。

一切恍若旧梦。有一次到西山,注视那些山顶和寺庙顶的残雪,我看见一列火车驶入北京站,一个少女一步跨下站台,东张西望,不错,那正是无家流浪的年轻的我。 护城河的古城墙差不多全坍塌,阳光刺人地耀眼。一位诗人朝我走来,他就是蔡其矫先生,他写虹时,不识我,我却能背诵他的一本本诗集。 心中的布谷鸟已飞离,只剩下一根羽毛,在结冰的河上随风呻吟。 河上有的地方冰裂开,我想踩上去。这种疯狂的自杀冲动,使我的脸通红。他伸过手来,握着我:孩子,记住,人要能忍,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那个下午,我们在老城墙边来来回回走,他说到延安参加革命,每次运动都遭到打击,爱情也抵挡不了命运的愚弄。政治圆得可憎;诗尖得无形,把脑袋里的筋击裂又重组,一次又一次。 他终日飘泊在一个个城市,到偏远之地一住就是一年。旅行就是艳遇,是黑塞教会他用艺术来填塞周身上下痛苦的洞穴。好在诗神没有像女人一样丢弃他,终于成就了他的一代诗名。 我这个异乡人在北京,因为遇上他,感觉北京没有寒冷刺骨沁肺,渐渐地,北京这个名字在我心里成了一个象征。我日复一日找一个妥当的词来比喻,日复一日地抹

心中的布谷鸟已飞离,只剩下一根羽毛,在结冰的河上随风呻吟。

河上有的地方冰裂开,我想踩上去。这种疯狂的自杀冲动,使我的脸通红。他伸过手来,握着我:孩子,记住,人要能忍,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因为才返回北京,在意大利山中无法上网,本狐未继续写博客,请网友们谅解) 女友听说我要坐几天几夜火车去北京,发现我没有厚毛衣,说是首都冰天雪地,羽绒衣内得穿暖和才行。她找出一堆咖啡色的粗毛线。她织正身,我织袖子。我们一边织一边说话,连更带夜赶活儿,天发亮,一件毛衣摊在床上。火车是中午的,她又要织一根围巾。她飞针穿线,在我上火车时,我的脖子上系了一条围巾。 那时我青春年少,整个身体鼓满了渴望。第一天一口气走遍了故宫的每个角落,直接爬上了景山亭子里,这个北京的制高点,四下望去,整个古都一览无遗,气派恢弘。故宫一重重城门,一直到前面的天安门,整齐得像棋盘。整个北京也是个大棋盘,东城西城隔中轴相对。往西北城外,颐和园、万寿山下湖面上,一座座白玉桥,尽是色亮瓦亮的建筑。 多年后,我写长篇《K》时,女主人公林对爱人朱利安说:“登高好,登高不仅看得远,登高还阳光充足。” 落笔之际,我记起当年的我满眼风光。 那时不曾想过,日后行千里万里路,都会返回这座古都。窄长的胡同里传出老北京腔叫卖着冰糖葫芦,掉漆的木门,爬出院墙来的腊梅花,朵朵幽香,

那个下午,我们在老城墙边来来回回走,他说到延安参加革命,每次运动都遭到打击,爱情也抵挡不了命运的愚弄。政治圆得可憎;诗尖得无形,把脑袋里的筋击裂又重组,一次又一次。

他终日飘泊在一个个城市,到偏远之地一住就是一年。旅行就是艳遇,是黑塞教会他用艺术来填塞周身上下痛苦的洞穴。好在诗神没有像女人一样丢弃他,终于成就了他的一代诗名。

去,皆不满意。一直找到二十多年后,我也没有找到。我不再写诗。 今天我独自一人沿着护城河走着,也许整个北京城就剩下这一段老城墙。太阳褪掉光环,在一片疯长的建筑群中,建国门、永定门倨傲之态如从前。他不在人世,已有一年九个月。他走得很安静,只有几个诗人去送他。如果我在北京,我会去送他吗? 我不敢说,我能去。 当年他说人生反复无常,生死更是如此。如果有一天我死,你得答应我,不必送我。人生的确如此。没了他的北京,朝着天空生长的玫瑰改变了开放的轨道,那个我寻找了许久的词接近了我,谢谢他,使我重新成了一位诗人。

我这个异乡人在北京,因为遇上他,感觉北京没有寒冷刺骨沁肺,渐渐地,北京这个名字在我心里成了一个象征。我日复一日找一个妥当的词来比喻,日复一日地抹去,皆不满意。一直找到二十多年后,我也没有找到。我不再写诗。


今天我独自一人沿着护城河走着,也许整个北京城就剩下这一段老城墙。太阳褪掉光环,在一片疯长的建筑群中,建国门、永定门倨傲之态如从前。他不在人世,已有一年九个月。他走得很安静,只有几个诗人去送他。如果我在北京,我会去送他吗?

我不敢说,我能去。 

当年他说人生反复无常,生死更是如此。如果有一天我死,你得答应我,不必送我。人生的确如此。没了他的北京,朝着天空生长的玫瑰改变了开放的轨道,那个我寻找了许久的词接近了我,谢谢他,使我重新成了一位诗人。

(因为才返回北京,在意大利山中无法上网,本狐未继续写博客,请网友们谅解) 女友听说我要坐几天几夜火车去北京,发现我没有厚毛衣,说是首都冰天雪地,羽绒衣内得穿暖和才行。她找出一堆咖啡色的粗毛线。她织正身,我织袖子。我们一边织一边说话,连更带夜赶活儿,天发亮,一件毛衣摊在床上。火车是中午的,她又要织一根围巾。她飞针穿线,在我上火车时,我的脖子上系了一条围巾。 那时我青春年少,整个身体鼓满了渴望。第一天一口气走遍了故宫的每个角落,直接爬上了景山亭子里,这个北京的制高点,四下望去,整个古都一览无遗,气派恢弘。故宫一重重城门,一直到前面的天安门,整齐得像棋盘。整个北京也是个大棋盘,东城西城隔中轴相对。往西北城外,颐和园、万寿山下湖面上,一座座白玉桥,尽是色亮瓦亮的建筑。 多年后,我写长篇《K》时,女主人公林对爱人朱利安说:“登高好,登高不仅看得远,登高还阳光充足。” 落笔之际,我记起当年的我满眼风光。 那时不曾想过,日后行千里万里路,都会返回这座古都。窄长的胡同里传出老北京腔叫卖着冰糖葫芦,掉漆的木门,爬出院墙来的腊梅花,朵朵幽香,


一切恍若旧梦。有一次到西山,注视那些山顶和寺庙顶的残雪,我看见一列火车驶入北京站,一个少女一步跨下站台,东张西望,不错,那正是无家流浪的年轻的我。 护城河的古城墙差不多全坍塌,阳光刺人地耀眼。一位诗人朝我走来,他就是蔡其矫先生,他写虹时,不识我,我却能背诵他的一本本诗集。 心中的布谷鸟已飞离,只剩下一根羽毛,在结冰的河上随风呻吟。 河上有的地方冰裂开,我想踩上去。这种疯狂的自杀冲动,使我的脸通红。他伸过手来,握着我:孩子,记住,人要能忍,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那个下午,我们在老城墙边来来回回走,他说到延安参加革命,每次运动都遭到打击,爱情也抵挡不了命运的愚弄。政治圆得可憎;诗尖得无形,把脑袋里的筋击裂又重组,一次又一次。 他终日飘泊在一个个城市,到偏远之地一住就是一年。旅行就是艳遇,是黑塞教会他用艺术来填塞周身上下痛苦的洞穴。好在诗神没有像女人一样丢弃他,终于成就了他的一代诗名。 我这个异乡人在北京,因为遇上他,感觉北京没有寒冷刺骨沁肺,渐渐地,北京这个名字在我心里成了一个象征。我日复一日找一个妥当的词来比喻,日复一日地抹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