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我看《小闲事》  

2009-12-29 12: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笑滑稽,不管之前无性生活,还是之后有了爱人,他做人格外小心谨慎,犹豫难决,甚至到幼稚程度。不管如何,最终,他像所有恋爱中的男人,义无反顾地爱上一匹害马,并与她生活在一起。 作为一个小说家,赵瑜运用想象力在《两地书》缝隙里中插入一件件世人从未了解的小事,像一部电影,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好比在《两地书》这幅素描上,这儿加点颜色,那儿垫点衬托,那一对前世之冤家,显得更加鲜艳夺目。你可以说那是意淫,也可以说是花边,但那就是爱情。赵瑜写到他们婚后分隔两地,尤其有神来之笔,录下片断: “我仿佛穿越时间的烟尘,走在1929年5月的上海街头,一个怀孕的女人,手持一封信,穿过十字路口,路过两个吵架的院落,微笑着,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把信投入到邮局的信箱里。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我看《小闲事》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我看《小闲事》 最是那第一眼,男女对上了,就改不了初衷。我看《两地书》时正处于朦懂之年,能找着的书都看,看不懂也看。可是看这两人写信之频繁就感受到他们一定是日日想着对方。年长后重读此书多遍,明白那种情是冤家必遇的情,那种爱是前世今生的爱,心里好生嫉妒,企盼能有如此良缘。 良缘靠上天赐。上天不赐我,我就找个假想的,假也假不得,便会受伤受罪。有了赵瑜的《小闲事》,仿佛内心遗憾减少些许。实话讲,我就没这本事,写出如此长梦一般的姻缘来。 世面上有多少写鲁迅的书?若包括国外汉学界,那就得好好计算一番。那么多书,谁敢说自己能写好鲁迅呢?谁都不敢。写鲁迅难,写鲁迅的情事更难。可赵瑜敢,在他笔下,鲁迅横眉而不冷视,孝子却不贤朋友,他变得心思重重,为小事也忧心烦恼,有时 我看《小闲事》

可笑滑稽,不管之前无性生活,还是之后有了爱人,他做人格外小心谨慎,犹豫难决,甚至到幼稚程度。不管如何,最终,他像所有恋爱中的男人,义无反顾地爱上一匹害马,并与她生活在一起。 作为一个小说家,赵瑜运用想象力在《两地书》缝隙里中插入一件件世人从未了解的小事,像一部电影,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好比在《两地书》这幅素描上,这儿加点颜色,那儿垫点衬托,那一对前世之冤家,显得更加鲜艳夺目。你可以说那是意淫,也可以说是花边,但那就是爱情。赵瑜写到他们婚后分隔两地,尤其有神来之笔,录下片断: “我仿佛穿越时间的烟尘,走在1929年5月的上海街头,一个怀孕的女人,手持一封信,穿过十字路口,路过两个吵架的院落,微笑着,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把信投入到邮局的信箱里。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                                 

最是那第一眼,男女对上了,就改不了初衷。我看《两地书》时正处于朦懂之年,能找着的书都看,看不懂也看。可是看这两人写信之频繁就感受到他们一定是日日想着对方。年长后重读此书多遍,明白那种情是冤家必遇的情,那种爱是前世今生的爱,心里好生嫉妒,企盼能有如此良缘。


只广东的螃蟹,回到家里煮着吃了。” 一个女人如此爱肚子里的孩子,如此爱这孩子的父亲,那么这个父亲绝不会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不然他怎么可以用他的胸怀和肩膀给他们抵挡一切? 从前这个父亲被一面旗帜神圣地举起来,或被攻击成如何奸恶之人,大半个世纪论争归论争,纷纭归纷纭,可是到了赵瑜笔下,把他拉到一个凡人位置上,让我们看到他真实的一面。就这点,这本书就成了。

良缘靠上天赐。上天不赐我,我就找个假想的,假也假不得,便会受伤受罪。有了赵瑜的《小闲事》,仿佛内心遗憾减少些许。实话讲,我就没这本事,写出如此长梦一般的姻缘来。


世面上有多少写鲁迅的书?若包括国外汉学界,那就得好好计算一番。那么多书,谁敢说自己能写好鲁迅呢?谁都不敢。写鲁迅难,写鲁迅的情事更难。可赵瑜敢,在他笔下,鲁迅横眉而不冷视,孝子却不贤朋友,他变得心思重重,为小事也忧心烦恼,有时可笑滑稽,不管之前无性生活,还是之后有了爱人,他做人格外小心谨慎,犹豫难决,甚至到幼稚程度。不管如何,最终,他像所有恋爱中的男人,义无反顾地爱上一匹害马,并与她生活在一起。


作为一个小说家,赵瑜运用想象力在《两地书》缝隙里中插入一件件世人从未了解的小事,像一部电影,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好比在《两地书》这幅素描上,这儿加点颜色,那儿垫点衬托,那一对前世之冤家,显得更加鲜艳夺目。你可以说那是意淫,也可以说是花边,但那就是爱情。赵瑜写到他们婚后分隔两地,尤其有神来之笔,录下片断:

“我仿佛穿越时间的烟尘,走在1929年5月的上海街头,一个怀孕的女人,手持一封信,穿过十字路口,路过两个吵架的院落,微笑着,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把信投入到邮局的信箱里。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只广东的螃蟹,回到家里煮着吃了。”

我看《小闲事》 最是那第一眼,男女对上了,就改不了初衷。我看《两地书》时正处于朦懂之年,能找着的书都看,看不懂也看。可是看这两人写信之频繁就感受到他们一定是日日想着对方。年长后重读此书多遍,明白那种情是冤家必遇的情,那种爱是前世今生的爱,心里好生嫉妒,企盼能有如此良缘。 良缘靠上天赐。上天不赐我,我就找个假想的,假也假不得,便会受伤受罪。有了赵瑜的《小闲事》,仿佛内心遗憾减少些许。实话讲,我就没这本事,写出如此长梦一般的姻缘来。 世面上有多少写鲁迅的书?若包括国外汉学界,那就得好好计算一番。那么多书,谁敢说自己能写好鲁迅呢?谁都不敢。写鲁迅难,写鲁迅的情事更难。可赵瑜敢,在他笔下,鲁迅横眉而不冷视,孝子却不贤朋友,他变得心思重重,为小事也忧心烦恼,有时

只广东的螃蟹,回到家里煮着吃了。” 一个女人如此爱肚子里的孩子,如此爱这孩子的父亲,那么这个父亲绝不会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不然他怎么可以用他的胸怀和肩膀给他们抵挡一切? 从前这个父亲被一面旗帜神圣地举起来,或被攻击成如何奸恶之人,大半个世纪论争归论争,纷纭归纷纭,可是到了赵瑜笔下,把他拉到一个凡人位置上,让我们看到他真实的一面。就这点,这本书就成了。

一个女人如此爱肚子里的孩子,如此爱这孩子的父亲,那么这个父亲绝不会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不然他怎么可以用他的胸怀和肩膀给他们抵挡一切?

从前这个父亲被一面旗帜神圣地举起来,或被攻击成如何奸恶之人,大半个世纪论争归论争,纷纭归纷纭,可是到了赵瑜笔下,把他拉到一个凡人位置上,让我们看到他真实的一面。就这点,这本书就成了。

可笑滑稽,不管之前无性生活,还是之后有了爱人,他做人格外小心谨慎,犹豫难决,甚至到幼稚程度。不管如何,最终,他像所有恋爱中的男人,义无反顾地爱上一匹害马,并与她生活在一起。 作为一个小说家,赵瑜运用想象力在《两地书》缝隙里中插入一件件世人从未了解的小事,像一部电影,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好比在《两地书》这幅素描上,这儿加点颜色,那儿垫点衬托,那一对前世之冤家,显得更加鲜艳夺目。你可以说那是意淫,也可以说是花边,但那就是爱情。赵瑜写到他们婚后分隔两地,尤其有神来之笔,录下片断: “我仿佛穿越时间的烟尘,走在1929年5月的上海街头,一个怀孕的女人,手持一封信,穿过十字路口,路过两个吵架的院落,微笑着,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把信投入到邮局的信箱里。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