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2009-03-05 17: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虹影荷兰文版《背叛之夏》
虹影荷兰文版《背叛之夏》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荷兰《China Nu》记者Guido van Oss 文,小鱼译 《背叛之夏》 虹影的另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二十年前那场学生运动前后的生活为主题。虹影在这本小说里写她的背叛之感。在男人身上寻觅感情和信任而遭遇的性的背叛,是这本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叛逆的学生在那个动荡之夏受到盘查、逮捕,他们被迫自我批评,甚至自杀。 虹影得出了痛苦的结论,她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说的最后一章中,所有人参加送朋友到国外的饯行晚会成为一夜疯狂。虹影是这样描写小说主人公(即作家自我)的和一个男人的性行为的:“性,就是不应当管这种性外之事。就像现在,不管身下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相识,我都情愿把他当作陌生人。在这一刻,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崭新的感觉。我摸到他的头发,俯下身把脸贴了上去,整个身体跟着贴了上去。不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是我自己需要。” 游离灵魂的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避雷针,是那个春天开始后充满怀疑和背叛的混乱时期里的发泄手段。虹影将自己的性自由经验、性别冲突以及政治权力之争融为一体,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来:“描述我的性生活,只是想要表达,性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往往给我们不少安慰。”她从清教徒的立场来看,中国有全部的理由查禁此书。然而虹影没有给他们这个机 会。她根本没有尝试在中国出版这部用中文写的小说。如今差不多过去二十年了,虹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出版《背叛之夏》:“可是我觉得的时机尚未成熟。在小圈子里,人们无所不谈,所以对这件事议论颇多。西方人没有认识到,尽管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荷兰《China Nu》记者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Guido van Oss  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文,小鱼译

虹影荷兰文版《背叛之夏》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荷兰《China Nu》记者Guido van Oss 文,小鱼译 《背叛之夏》 虹影的另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二十年前那场学生运动前后的生活为主题。虹影在这本小说里写她的背叛之感。在男人身上寻觅感情和信任而遭遇的性的背叛,是这本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叛逆的学生在那个动荡之夏受到盘查、逮捕,他们被迫自我批评,甚至自杀。 虹影得出了痛苦的结论,她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说的最后一章中,所有人参加送朋友到国外的饯行晚会成为一夜疯狂。虹影是这样描写小说主人公(即作家自我)的和一个男人的性行为的:“性,就是不应当管这种性外之事。就像现在,不管身下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相识,我都情愿把他当作陌生人。在这一刻,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崭新的感觉。我摸到他的头发,俯下身把脸贴了上去,整个身体跟着贴了上去。不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是我自己需要。” 游离灵魂的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避雷针,是那个春天开始后充满怀疑和背叛的混乱时期里的发泄手段。虹影将自己的性自由经验、性别冲突以及政治权力之争融为一体,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来:“描述我的性生活,只是想要表达,性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往往给我们不少安慰。”她从清教徒的立场来看,中国有全部的理由查禁此书。然而虹影没有给他们这个机 会。她根本没有尝试在中国出版这部用中文写的小说。如今差不多过去二十年了,虹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出版《背叛之夏》:“可是我觉得的时机尚未成熟。在小圈子里,人们无所不谈,所以对这件事议论颇多。西方人没有认识到,尽管

 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 虹影荷兰文版《背叛之夏》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荷兰《China Nu》记者Guido van Oss 文,小鱼译 《背叛之夏》 虹影的另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二十年前那场学生运动前后的生活为主题。虹影在这本小说里写她的背叛之感。在男人身上寻觅感情和信任而遭遇的性的背叛,是这本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叛逆的学生在那个动荡之夏受到盘查、逮捕,他们被迫自我批评,甚至自杀。 虹影得出了痛苦的结论,她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说的最后一章中,所有人参加送朋友到国外的饯行晚会成为一夜疯狂。虹影是这样描写小说主人公(即作家自我)的和一个男人的性行为的:“性,就是不应当管这种性外之事。就像现在,不管身下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相识,我都情愿把他当作陌生人。在这一刻,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崭新的感觉。我摸到他的头发,俯下身把脸贴了上去,整个身体跟着贴了上去。不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是我自己需要。” 游离灵魂的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避雷针,是那个春天开始后充满怀疑和背叛的混乱时期里的发泄手段。虹影将自己的性自由经验、性别冲突以及政治权力之争融为一体,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来:“描述我的性生活,只是想要表达,性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往往给我们不少安慰。”她从清教徒的立场来看,中国有全部的理由查禁此书。然而虹影没有给他们这个机 会。她根本没有尝试在中国出版这部用中文写的小说。如今差不多过去二十年了,虹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出版《背叛之夏》:“可是我觉得的时机尚未成熟。在小圈子里,人们无所不谈,所以对这件事议论颇多。西方人没有认识到,尽管《背叛之夏》

 虹影的另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二十年前那场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学生运动前后的生活为主题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虹影在这本小说里写她的背叛之感。在男人身上寻觅感情和信任而遭遇的性的背叛,是这本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叛逆的学生在那个动荡之夏受到盘查、逮捕,他们被迫自我批评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甚至自杀 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虹影得出了痛苦的结论,她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说的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最后一章中,所有人参加送朋友到国外的饯行晚会成为一夜疯狂。虹影是这样描写小说主人公(即作家自我)的和一个男人的性行为的:“性,就是不应当管这种性外之事。就像现在,不管身下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相识,我都情愿把他当作陌生人。在这一刻,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崭新的感觉。我摸到他的头发,俯下身把脸贴了上去,整个身体跟着贴了上去。不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是我自己需要。 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游离灵魂的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避雷针,是那个 虹影荷兰文版《背叛之夏》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荷兰《China Nu》记者Guido van Oss 文,小鱼译 《背叛之夏》 虹影的另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二十年前那场学生运动前后的生活为主题。虹影在这本小说里写她的背叛之感。在男人身上寻觅感情和信任而遭遇的性的背叛,是这本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叛逆的学生在那个动荡之夏受到盘查、逮捕,他们被迫自我批评,甚至自杀。 虹影得出了痛苦的结论,她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说的最后一章中,所有人参加送朋友到国外的饯行晚会成为一夜疯狂。虹影是这样描写小说主人公(即作家自我)的和一个男人的性行为的:“性,就是不应当管这种性外之事。就像现在,不管身下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相识,我都情愿把他当作陌生人。在这一刻,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崭新的感觉。我摸到他的头发,俯下身把脸贴了上去,整个身体跟着贴了上去。不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是我自己需要。” 游离灵魂的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避雷针,是那个春天开始后充满怀疑和背叛的混乱时期里的发泄手段。虹影将自己的性自由经验、性别冲突以及政治权力之争融为一体,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来:“描述我的性生活,只是想要表达,性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往往给我们不少安慰。”她从清教徒的立场来看,中国有全部的理由查禁此书。然而虹影没有给他们这个机 会。她根本没有尝试在中国出版这部用中文写的小说。如今差不多过去二十年了,虹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出版《背叛之夏》:“可是我觉得的时机尚未成熟。在小圈子里,人们无所不谈,所以对这件事议论颇多。西方人没有认识到,尽管春天开始后充满怀疑和背叛的混乱时期里的发泄手段。虹影将自己的性自由经验、性别冲突以及政治权力之争融为一体,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来:“描述我的性生活,只是想要表达,性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往往给我们不少安慰。”她从清教徒的立场来看,中国有全部的理由查禁此书。然而虹影没有给他们这个机 会。她根本没有尝试在中国出版这部用中文写的小说。如今差不多过去二十年了,虹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出版《背叛之夏》:“可是我觉得的时机尚未成熟。在小圈子里,人们无所不谈,所以对这件事议论颇多。西方人没有认识到,尽管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审查依然存在,私下里思想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收效甚佳。” 虹影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着眼于打破禁忌。“我的略含色情描写的小说《K》在中国惹了麻烦, 因为书里详尽细微地描写了女人的性感觉。《K》 也被译成荷兰文。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可以接受的,什么是被允许的,这些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人的视野日益开阔,这与作家的影响不无关系。我的感觉是中 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出版审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正在从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迅速转型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接触到新的想法和习惯。作家应该站在这一发展的前列。” 让虹影感到失望的是,如今艺术家的先锋作用与1989年相比大大减弱了。“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人才和还是创意层出不穷,一切似乎都是可能的。可从那以后艺术家变成了商人。798艺术中心成了批量生产和国际银行家追逐时尚大掏腰包的地方。希望信贷危机是一个迫使艺术家回归真正的艺术的转折点,真正的艺术人才也可以被重新承认。”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

虹影对中国的性别冲突持乐观态度。“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大大改观。大批女性在政府部门、媒体和商界持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当然农村的差距还很大,那里的生活更传统、更保守。但是事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女性拥有自己的抱负、希望和机会。中国正经历着积极的巨变。

虹影认为西方人通常无法全面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文太少了。在中国受读者欢迎的作品不见得就能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中国文学不仅仅局限于穷女人的性描写。如果自己的书能够帮助西方人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虹影将会感到欣慰。“特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虹影荷兰文版《背叛之夏》 中国正在进入欧洲的六十年代(之二) 荷兰《China Nu》记者Guido van Oss 文,小鱼译 《背叛之夏》 虹影的另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二十年前那场学生运动前后的生活为主题。虹影在这本小说里写她的背叛之感。在男人身上寻觅感情和信任而遭遇的性的背叛,是这本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叛逆的学生在那个动荡之夏受到盘查、逮捕,他们被迫自我批评,甚至自杀。 虹影得出了痛苦的结论,她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说的最后一章中,所有人参加送朋友到国外的饯行晚会成为一夜疯狂。虹影是这样描写小说主人公(即作家自我)的和一个男人的性行为的:“性,就是不应当管这种性外之事。就像现在,不管身下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相识,我都情愿把他当作陌生人。在这一刻,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崭新的感觉。我摸到他的头发,俯下身把脸贴了上去,整个身体跟着贴了上去。不是为了取悦这个男人,而是我自己需要。” 游离灵魂的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避雷针,是那个春天开始后充满怀疑和背叛的混乱时期里的发泄手段。虹影将自己的性自由经验、性别冲突以及政治权力之争融为一体,以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来:“描述我的性生活,只是想要表达,性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往往给我们不少安慰。”她从清教徒的立场来看,中国有全部的理由查禁此书。然而虹影没有给他们这个机 会。她根本没有尝试在中国出版这部用中文写的小说。如今差不多过去二十年了,虹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出版《背叛之夏》:“可是我觉得的时机尚未成熟。在小圈子里,人们无所不谈,所以对这件事议论颇多。西方人没有认识到,尽管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别是开放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印象好像缠在过去的茧里。现今的中国是一个比过去更自由、更强大的社会。” 尽管持不同政见,虹影仍然为中国感到自豪。虹影对抨击现今中国问题的犀利笔锋,是与她对于祖国未来的坚定信念齐驱并进的。“我会永远爱自己的国家。当然中国很大,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做一个中国人让我很自豪。这一点,在我的家乡四川去年遭受地震之后,举国上下,鼎力相助,感受特别深。尽管1989年至今一直都是一党专政, 变化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变化,求得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需要二十年。” 对虹影来说,一年半前女儿的诞生是生活中迄今最美好的事情。“很遗憾,隔了这么久,我才鼓起要一个孩子的勇气。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别人如何记得我无关紧要。有人读我的书,我将欣慰。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读我的书。”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