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上天独宠重庆  

2009-06-06 21: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天门广场的台阶上,顺梯而上,一直到沿江公路,坐满了一身白衣的重庆人。三月十一日,这天早上天一亮,整个城市在红蓝中,九点一刻那一刹那,他们变脸,全部是红颜西施;五分钟之后,一刹那,全部变成白脸唐僧;再过五分钟-- 直升飞机在江中心,有摄相机对准重庆这谜一般的城市,清晰地看见不管是俊男还是美女,在中心半岛上变颜色的只是四个字: “我爱重庆。”   我偷偷地笑了。这个设计的秘密,暂时不能告诉那些在全世界转悠的装置艺术家。各位看到我此段文字,也千万不要向他们泄露我们重庆人的机密。暂且,就让他们呆坐在南岸的江边,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在江面飘打出各种图案,水声敲击着两岸,像乐声,像亲人的低语。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世界头号精品的艺术。 找到这图片,除阁楼的阴暗像小时住的阁楼,阁楼有这么高的屋顶这么好的墙和窗,还有壁柜,这个小屋简直就是天堂。 明天一早乘头班飞机去重庆参加重庆城市形象代言人评选活动,找出谈重庆的文章,摘在此。 上天独宠重庆 每年回重庆住一段时间,每年都惊叹重庆不是原来那个重庆。可是回回在梦中,都见到从前那个重庆,站在南岸山上,俯视重庆两江半岛,或溯江而上,看见屹立在江水中的城市,童话般变成一个现代都市。 有一次荷兰电视台拍我的专题片,几乎把重庆各个地方拍了个遍,那是十年前,重庆还不是直辖市,南滨路仍是沙滩和吊脚楼房子,朝天门广场还没有。可是荷兰导演在人民广场上走着,看着四周冒起来的高楼,他原以为重庆是一个村庄,不由得叫道:“天哪,我怎么觉得到了香港?” 去年吉林电视台又来重庆拍我成长的地方,记者发现,重庆已经比香港还香港。大都会中心,看起来如巴黎和伦敦的购物中心。楼上不仅有重庆火锅,也有地道的西餐,英国领事馆也在这儿,不小心地看,以为不是重庆,可偏偏就是重庆。 他们扛着摄相机,不停地要我讲述重庆掌故,不放过一条小巷子,可是每晚,都回到漂亮的南滨路,坐在餐馆大玻璃窗前呆望重庆夜景。这几个电视台记者,见多识广,见到重庆,只能折腰。 上天独宠重庆,两江环绕,有山有水,山城临江而立,景色分外魅人。成都不如重庆,即使成都搞了个灯光城市,远远不如重庆美得壮观而神秘,上海也只有外滩一部分,从一个特殊角度看,有类似的效果,但是北京上天独宠重庆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找到这图片,除阁楼的阴暗像小时住的阁楼,阁楼有这么高的屋顶这么好的墙和窗,还有壁柜,这个小屋简直就是天堂。 明天一早乘头班飞机去重庆参加重庆城市形象代言人评选活动,找出谈重庆的文章,摘在此。 上天独宠重庆 每年回重庆住一段时间,每年都惊叹重庆不是原来那个重庆。可是回回在梦中,都见到从前那个重庆,站在南岸山上,俯视重庆两江半岛,或溯江而上,看见屹立在江水中的城市,童话般变成一个现代都市。 有一次荷兰电视台拍我的专题片,几乎把重庆各个地方拍了个遍,那是十年前,重庆还不是直辖市,南滨路仍是沙滩和吊脚楼房子,朝天门广场还没有。可是荷兰导演在人民广场上走着,看着四周冒起来的高楼,他原以为重庆是一个村庄,不由得叫道:“天哪,我怎么觉得到了香港?” 去年吉林电视台又来重庆拍我成长的地方,记者发现,重庆已经比香港还香港。大都会中心,看起来如巴黎和伦敦的购物中心。楼上不仅有重庆火锅,也有地道的西餐,英国领事馆也在这儿,不小心地看,以为不是重庆,可偏偏就是重庆。 他们扛着摄相机,不停地要我讲述重庆掌故,不放过一条小巷子,可是每晚,都回到漂亮的南滨路,坐在餐馆大玻璃窗前呆望重庆夜景。这几个电视台记者,见多识广,见到重庆,只能折腰。 上天独宠重庆,两江环绕,有山有水,山城临江而立,景色分外魅人。成都不如重庆,即使成都搞了个灯光城市,远远不如重庆美得壮观而神秘,上海也只有外滩一部分,从一个特殊角度看,有类似的效果,但是北京

找到这图片,除阁楼的阴暗像小时住的阁楼,阁楼有这么高的屋顶这么好的墙和窗,还有壁柜,这个小屋简直就是天堂。

明天一早乘头班飞机去重庆参加重庆城市形象代言人评选活动,找出谈重庆的文章,摘在此。

上天独宠重庆
  找到这图片,除阁楼的阴暗像小时住的阁楼,阁楼有这么高的屋顶这么好的墙和窗,还有壁柜,这个小屋简直就是天堂。 明天一早乘头班飞机去重庆参加重庆城市形象代言人评选活动,找出谈重庆的文章,摘在此。 上天独宠重庆 每年回重庆住一段时间,每年都惊叹重庆不是原来那个重庆。可是回回在梦中,都见到从前那个重庆,站在南岸山上,俯视重庆两江半岛,或溯江而上,看见屹立在江水中的城市,童话般变成一个现代都市。 有一次荷兰电视台拍我的专题片,几乎把重庆各个地方拍了个遍,那是十年前,重庆还不是直辖市,南滨路仍是沙滩和吊脚楼房子,朝天门广场还没有。可是荷兰导演在人民广场上走着,看着四周冒起来的高楼,他原以为重庆是一个村庄,不由得叫道:“天哪,我怎么觉得到了香港?” 去年吉林电视台又来重庆拍我成长的地方,记者发现,重庆已经比香港还香港。大都会中心,看起来如巴黎和伦敦的购物中心。楼上不仅有重庆火锅,也有地道的西餐,英国领事馆也在这儿,不小心地看,以为不是重庆,可偏偏就是重庆。 他们扛着摄相机,不停地要我讲述重庆掌故,不放过一条小巷子,可是每晚,都回到漂亮的南滨路,坐在餐馆大玻璃窗前呆望重庆夜景。这几个电视台记者,见多识广,见到重庆,只能折腰。 上天独宠重庆,两江环绕,有山有水,山城临江而立,景色分外魅人。成都不如重庆,即使成都搞了个灯光城市,远远不如重庆美得壮观而神秘,上海也只有外滩一部分,从一个特殊角度看,有类似的效果,但是北京

每年回重庆住一段时间,每年都惊叹重庆不是原来那个重庆。可是回回在梦中,都见到从前那个重庆,站在南岸山上,俯视重庆两江半岛,或溯江而上,看见屹立在江水中的城市,童话般变成一个现代都市。

,西安、广州都没有这样的夜色倒影。而重庆还有云雾飘绕的山,山上有城,山外有山。江水倒影如虹,像一群美艳的川江女子,手牵在一起,沐浴江中,对山而舞。   我见过的城市,只有旧金山有如此的山水境界。而旧金山一直被许多美国人选为“美国最美的城市”,他们没有机会拿重庆来比一比。让全世界人民投票,或许重庆能胜过旧金山,选作“世界最美的城市”!当然,为此,我们大家都还要作一些努力。我相信,不久后,全世界的人,都会来欣赏重庆之美。   我喜欢乘过江轮渡到朝天门,乘缆车而上。朝天门这艘大船,携带着每个小女孩的梦想,一直等着她长大。女孩子总有一天长大了,就会朝上走,走到解放碑步行街。转到较场口,下可过大桥到南坪和南滨路,上可到人民大会堂看杂技听川剧,那塔式绿顶红柱,仿佛来自上天之手。女孩子长大,要去北京,在朝天门广场上与亲人相拥泣别。要去国外读书,她会再看一眼磁器口古镇和奥体中心,然后经过观音桥北城天街,来到江北机场,她应该想到用数码相机与新航站大楼一起留个影。 她在飞机上,飞机正在离开从小生长的重庆,飞机懂得她舍不得离开,就绕着重庆上空飞。她看着,看着,觉得此生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行为加装置艺术。这件艺术品,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从大都会耸入云端的楼顶开始,朝两江空中缆车散开,西延到江北机场,东过长江大桥到南滨路,全部用红蓝两色布包裹,十六岁以下的孩子,签名在红布上,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签名在蓝布上。同时,从江边上到有一次荷兰电视台拍我的专题片,几乎把重庆各个地方拍了个遍,那是十年前,重庆还不是直辖市,南滨路仍是沙滩和吊脚楼房子,朝天门广场还没有。可是荷兰导演在人民广场上走着,看着四周冒起来的高楼,他原以为重庆是一个村庄,不由得叫道:“天哪,我怎么觉得到了香港?”

去年吉林电视台又来重庆拍我成长的地方,记者发现,重庆已经比香港还香港。大都会中心,看起来如巴黎和伦敦的购物中心。楼上不仅有重庆火锅,也有地道的西餐,英国领事馆也在这儿,不小心地看,以为不是重庆,可偏偏就是重庆。

他们扛着摄相机,不停地要我讲述重庆掌故,不放过一条小巷子,可是每晚,都回到漂亮的南滨路,坐在餐馆大玻璃窗前呆望重庆夜景。这几个电视台记者,见多识广,见到重庆,只能折腰。

上天独宠重庆,两江环绕,有山有水,山城临江而立,景色分外魅人。成都不如重庆,即使成都搞了个灯光城市,远远不如重庆美得壮观而神秘,上海也只有外滩一部分,从一个特殊角度看,有类似的效果,但是北京,西安、广州都没有这样的夜色倒影。而重庆还有云雾飘绕的山,山上有城,山外有山。江水倒影如虹,像一群美艳的川江女子,手牵在一起,沐浴江中,对山而舞。

  我见过的城市,只有旧金山有如此的山水境界。而旧金山一直被许多美国人选为“美国最美的城市”,他们没有机会拿重庆来比一比。让全世界人民投票,或许重庆能胜过旧金山,选作“世界最美的城市”!当然,为此,我们大家都还要作一些努力。我相信,不久后,全世界的人,都会来欣赏重庆之美。

,西安、广州都没有这样的夜色倒影。而重庆还有云雾飘绕的山,山上有城,山外有山。江水倒影如虹,像一群美艳的川江女子,手牵在一起,沐浴江中,对山而舞。   我见过的城市,只有旧金山有如此的山水境界。而旧金山一直被许多美国人选为“美国最美的城市”,他们没有机会拿重庆来比一比。让全世界人民投票,或许重庆能胜过旧金山,选作“世界最美的城市”!当然,为此,我们大家都还要作一些努力。我相信,不久后,全世界的人,都会来欣赏重庆之美。   我喜欢乘过江轮渡到朝天门,乘缆车而上。朝天门这艘大船,携带着每个小女孩的梦想,一直等着她长大。女孩子总有一天长大了,就会朝上走,走到解放碑步行街。转到较场口,下可过大桥到南坪和南滨路,上可到人民大会堂看杂技听川剧,那塔式绿顶红柱,仿佛来自上天之手。女孩子长大,要去北京,在朝天门广场上与亲人相拥泣别。要去国外读书,她会再看一眼磁器口古镇和奥体中心,然后经过观音桥北城天街,来到江北机场,她应该想到用数码相机与新航站大楼一起留个影。 她在飞机上,飞机正在离开从小生长的重庆,飞机懂得她舍不得离开,就绕着重庆上空飞。她看着,看着,觉得此生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行为加装置艺术。这件艺术品,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从大都会耸入云端的楼顶开始,朝两江空中缆车散开,西延到江北机场,东过长江大桥到南滨路,全部用红蓝两色布包裹,十六岁以下的孩子,签名在红布上,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签名在蓝布上。同时,从江边上到

  我喜欢乘过江轮渡到朝天门,乘缆车而上。朝天门这艘大船,携带着每个小女孩的梦想,一直等着她长大。女孩子总有一天长大了,就会朝上走,走到解放碑步行街。转到较场口,下可过大桥到南坪和南滨路,上可到人民大会堂看杂技听川剧,那塔式绿顶红柱,仿佛来自上天之手。女孩子长大,要去北京,在朝天门广场上与亲人相拥泣别。要去国外读书,她会再看一眼磁器口古镇和奥体中心,然后经过观音桥北城天街,来到江北机场,她应该想到用数码相机与新航站大楼一起留个影。

她在飞机上,飞机正在离开从小生长的重庆,飞机懂得她舍不得离开,就绕着重庆上空飞。她看着,看着,觉得此生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行为加装置艺术。这件艺术品,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从大都会耸入云端的楼顶开始,朝两江空中缆车散开,西延到江北机场,东过长江大桥到南滨路,全部用红蓝两色布包裹,十六岁以下的孩子,签名在红布上,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签名在蓝布上。同时,从江边上到朝天门广场的台阶上,顺梯而上,一直到沿江公路,坐满了一身白衣的重庆人。三月十一日,这天早上天一亮,整个城市在红蓝中,九点一刻那一刹那,他们变脸,全部是红颜西施;五分钟之后,一刹那,全部变成白脸唐僧;再过五分钟--

直升飞机在江中心,有摄相机对准重庆这谜一般的城市,清晰地看见不管是俊男还是美女,在中心半岛上变颜色的只是四个字:

“我爱重庆。”

  我偷偷地笑了。这个设计的秘密,暂时不能告诉那些在全世界转悠的装置艺术家。各位看到我此段文字,也千万不要向他们泄露我们重庆人的机密。暂且,就让他们呆坐在南岸的江边,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在江面飘打出各种图案,水声敲击着两岸,像乐声,像亲人的低语。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世界头号精品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