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亲爱的孩子,原谅我  

2009-10-25 23: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亲爱的孩子,原谅我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中哭叫,我感觉自己有罪,仿佛我把那些痛苦的记忆遗传给你。孩子,原谅我。

昨晚写了诗,一首给母亲,一首给女儿。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

 

找不到家具 只摸到自己的手 西比尼尼山脉有道闪光 照见手背上的乌云 五千年前,你是一道影子 我经过无数陌生国度,进入意大利 喊着你的名字找你,有一天,你来到我枕边 说妈妈,你这个可爱的吸血鬼 从那之后, 我头发里全是温柔的眼泪 去用力推开那尖叫的悲伤 母亲的钟

 

我的声音里有你的声音

中哭叫,我感觉自己有罪,仿佛我把那些痛苦的记忆遗传给你。孩子,原谅我。 昨晚写了诗,一首给母亲,一首给女儿。 母亲的钟 我的声音里有你的声音 像灯里的瓦丝 什么时候断 什么时候世界进入黑暗 我一次比一次有勇气站在你面前 我拒绝裸体 是因为我的裸体总被强暴 你比我幸运,你有爱你的人 我呢,看旧地板上的蚂蚁爬上双腿 耻辱使我连你的声音也不曾听懂 我只做一件事: 记下蚂蚁伤心的赋格 不知你像个囚徒始终挂在空中摇摆 谁的女儿

像灯里的瓦丝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什么时候断

什么时候世界进入黑暗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我一次比一次有勇气站在你面前

我拒绝裸体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

是因为我的裸体总被强暴

你比我幸运,你有爱你的人

我呢,看旧地板上的蚂蚁爬上双腿

耻辱使我连你的声音也不曾听懂

中哭叫,我感觉自己有罪,仿佛我把那些痛苦的记忆遗传给你。孩子,原谅我。 昨晚写了诗,一首给母亲,一首给女儿。 母亲的钟 我的声音里有你的声音 像灯里的瓦丝 什么时候断 什么时候世界进入黑暗 我一次比一次有勇气站在你面前 我拒绝裸体 是因为我的裸体总被强暴 你比我幸运,你有爱你的人 我呢,看旧地板上的蚂蚁爬上双腿 耻辱使我连你的声音也不曾听懂 我只做一件事: 记下蚂蚁伤心的赋格 不知你像个囚徒始终挂在空中摇摆 谁的女儿 我只做一件事:

记下蚂蚁伤心的赋格

不知你像个囚徒始终挂在空中摇摆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

谁的女儿

 

找不到家具 只摸到自己的手 西比尼尼山脉有道闪光 照见手背上的乌云 五千年前,你是一道影子 我经过无数陌生国度,进入意大利 喊着你的名字找你,有一天,你来到我枕边 说妈妈,你这个可爱的吸血鬼 从那之后, 我头发里全是温柔的眼泪 去用力推开那尖叫的悲伤 找不到家具

只摸到自己的手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

西比尼尼山脉有道闪光

照见手背上的乌云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三周年,那时我的孩子在肚子里,星急似火地朝机场赶去,赶到南岸老屋。可是我晚了,母亲已走了,她不肯见我,哪怕她想见我,可是死神也不让我们母女相见。 现在这本写给母亲和女儿的书《好儿女花》终于出版了。 相信母亲在天之灵能读到,也盼望女儿有一天能自己读,想她会喜欢,可也会让她非常伤悲。亲爱的孩子,不要伤悲。这不是我写书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你了解那过去,如同我也知道你从那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世界,一定也很辛苦,每每听到你梦

五千年前,你是一道影子

我经过无数陌生国度,进入意大利

喊着你的名字找你,有一天,你来到我枕边

说妈妈,你这个可爱的吸血鬼

从那之后,

我头发里全是温柔的眼泪

去用力推开那尖叫的悲伤


中哭叫,我感觉自己有罪,仿佛我把那些痛苦的记忆遗传给你。孩子,原谅我。 昨晚写了诗,一首给母亲,一首给女儿。 母亲的钟 我的声音里有你的声音 像灯里的瓦丝 什么时候断 什么时候世界进入黑暗 我一次比一次有勇气站在你面前 我拒绝裸体 是因为我的裸体总被强暴 你比我幸运,你有爱你的人 我呢,看旧地板上的蚂蚁爬上双腿 耻辱使我连你的声音也不曾听懂 我只做一件事: 记下蚂蚁伤心的赋格 不知你像个囚徒始终挂在空中摇摆 谁的女儿

 

 

中哭叫,我感觉自己有罪,仿佛我把那些痛苦的记忆遗传给你。孩子,原谅我。 昨晚写了诗,一首给母亲,一首给女儿。 母亲的钟 我的声音里有你的声音 像灯里的瓦丝 什么时候断 什么时候世界进入黑暗 我一次比一次有勇气站在你面前 我拒绝裸体 是因为我的裸体总被强暴 你比我幸运,你有爱你的人 我呢,看旧地板上的蚂蚁爬上双腿 耻辱使我连你的声音也不曾听懂 我只做一件事: 记下蚂蚁伤心的赋格 不知你像个囚徒始终挂在空中摇摆 谁的女儿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