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远行的女子在印尼的特殊经历  

2010-12-10 13: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击中,证明我并不畏惧危险和死的可能。那么为什么要怕爱呢?爱人比恨人更难,可只要去做,就比不做要强,终会如愿。 唐代以前,爪哇一词就是莫须有,想好一点,可以认为它是陶渊明的桃花源。想宽一点,那会是健忘最好的堆放地。想窄一点,那是可以逃离世上最远的地方。 最远的路,其实看得最清。我可以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呢? 多么神奇,雨水停了,雷电停了,我走入游泳池里。那个我应该爱的人悄悄分开两个服务员,跟随着我,也走入池里。我游,剪开水面,像剪开一个新世界。 我游,就像第一次恋爱时一样,就像从未爱过的人,平生知道爱的滋味一样,我加快速度。这短短的五十米长度,我居然游了半个世纪。 我得说,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远行的女子在印尼的特殊经历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

击中,证明我并不畏惧危险和死的可能。那么为什么要怕爱呢?爱人比恨人更难,可只要去做,就比不做要强,终会如愿。 唐代以前,爪哇一词就是莫须有,想好一点,可以认为它是陶渊明的桃花源。想宽一点,那会是健忘最好的堆放地。想窄一点,那是可以逃离世上最远的地方。 最远的路,其实看得最清。我可以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呢? 多么神奇,雨水停了,雷电停了,我走入游泳池里。那个我应该爱的人悄悄分开两个服务员,跟随着我,也走入池里。我游,剪开水面,像剪开一个新世界。 我游,就像第一次恋爱时一样,就像从未爱过的人,平生知道爱的滋味一样,我加快速度。这短短的五十米长度,我居然游了半个世纪。 我得说,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击中,证明我并不畏惧危险和死的可能。那么为什么要怕爱呢?爱人比恨人更难,可只要去做,就比不做要强,终会如愿。 唐代以前,爪哇一词就是莫须有,想好一点,可以认为它是陶渊明的桃花源。想宽一点,那会是健忘最好的堆放地。想窄一点,那是可以逃离世上最远的地方。 最远的路,其实看得最清。我可以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呢? 多么神奇,雨水停了,雷电停了,我走入游泳池里。那个我应该爱的人悄悄分开两个服务员,跟随着我,也走入池里。我游,剪开水面,像剪开一个新世界。 我游,就像第一次恋爱时一样,就像从未爱过的人,平生知道爱的滋味一样,我加快速度。这短短的五十米长度,我居然游了半个世纪。 我得说,女子有行,温柔足也。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击中,证明我并不畏惧危险和死的可能。那么为什么要怕爱呢?爱人比恨人更难,可只要去做,就比不做要强,终会如愿。

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

唐代以前,爪哇一词就是击中,证明我并不畏惧危险和死的可能。那么为什么要怕爱呢?爱人比恨人更难,可只要去做,就比不做要强,终会如愿。 唐代以前,爪哇一词就是莫须有,想好一点,可以认为它是陶渊明的桃花源。想宽一点,那会是健忘最好的堆放地。想窄一点,那是可以逃离世上最远的地方。 最远的路,其实看得最清。我可以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呢? 多么神奇,雨水停了,雷电停了,我走入游泳池里。那个我应该爱的人悄悄分开两个服务员,跟随着我,也走入池里。我游,剪开水面,像剪开一个新世界。 我游,就像第一次恋爱时一样,就像从未爱过的人,平生知道爱的滋味一样,我加快速度。这短短的五十米长度,我居然游了半个世纪。 我得说,女子有行,温柔足也。莫须有,想好一点,可以认为它是陶渊明的桃花源。想宽一点,那会是健忘最好的堆放地。想窄一点,那是可以逃离世上最远的地方。

最远的路,其实看得最清。我可以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呢?

是我情感生活最低谷时期。我借写佛的弟子阿难,细数恒河沙与人性之复杂。佛法如恒河水,流入多灾多难的阿难心,也期盼流入我这样少福少乐的女子心。 Bin女士静静地望着我。哦,不,等等,难道我会对她讲伤害,我对人的伤害和人对我的伤害?一个故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还好,我不肯说,她并不强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说自己的故事,滔滔不绝,一直说到我需要喝一杯水才能接着开始。 “现在,你心里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点点头。 记不得我是如何走出那个充满花香的房间,如何与一群女人们坐着车回旅馆。但我拿了游泳衣,直接乘电梯到楼顶露天游泳池。服务人员拦住我说,女士,“小心,最好不要游。” 我不理会,独自走向大露台。从上往下看,全是一辆跟一辆的汽车摩托挤塞得道路,比马车还慢。而天空阴暗无比。不看得已,一看雷声竟然大起,雨水倾盆而下,如同交响曲在耳边奏响。整个城市乌云翻滚,闪电直射在周围的楼群。我走向一个人也没有的游泳池,水面也有闪电的影子。 我身后两个服务员站着,一副随时要抓住我的姿势。这个超五星级的旅馆,保护客人的措施倒也完善。可我当时完全不屑于他们的存在。我一步步靠近池子,雨水把我的脸和头发衣服浇了个透实。多好,这儿一点不像初冬的北京,寒冷刺骨,一月的爪哇,夏季的高温,雨水在皮肤间流淌得自如、畅快。 如果站在这儿被雷电

多么神奇,雨水停了,雷电停了,我走入游泳池里。那个我应该爱的人悄悄分开两个服务员,跟随着我,也走入池里。我游,剪开水面,像剪开一个新世界。

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的确,你脖颈上有黑痣!” 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在充满茉莉花和蝴蝶兰的房间,说话人就是印尼赫赫有名的时装店主Ben女士,奇怪,她怎么像个巫师,盘膝坐在我对面?窗子开着,两个娟秀的姑娘在大芭蕉树下点染花布,手里握着烧得热热的颜料铁壶。 仿佛我感觉着那铁壶的烫,我吞了吞口水,说:“在娘胎里就有。” “你的几丝魂魄,这刻飘浮千岛之国。” 她坐在一层叠一层的巴迪克上,身上是一件黑花暗纹,包裹着丰盈的腰肢,仅露出脚趾。那脸很模糊,头发太长,也许是因为眼睛亮得刺得我无法看清。 Ben女士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听懂了一句,是说我不敢爱。是呀,这就是爪哇,在我的书《好儿女花》一开篇就写到,母亲说我前世在这儿逛荡时学会了梵语,母亲说我也正也邪,是良药也是毒剂。母亲还说过,面对令你恐惧的世界,若一旦失去我,就索性怀携利刃吧。 温柔而暴烈,是女子远行之必要。 也可以说,温柔是爱,暴烈是不肯原谅过往。 记得我是与一群同开会的女人们,由导游领着进了这儿一家名店。她们忙着买衣服和围巾和布料。我呢,坐在桌前,不安地喝茶。因为这样,我被她注意,鬼差神使地被她逮着,在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房间里。 多年前,我狂恋爪哇,也一度倾心于印度,前者是因为母亲点拔,后者却是出于自觉,写了旅游小说《阿难》。那我游,就像第一次恋爱时一样,就像从未爱过的人,平生知道爱的滋味一样,我加快速度。这短短的五十米长度,我居然游了半个世纪。

我得说,女子有行,温柔足也。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