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2010-03-13 22: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你短信告诉妈妈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张枣叔叔去世了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你说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这是你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你说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我说,孩子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生命本来就是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生命离开生命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连声音也没有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我说,孩子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死亡也是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能去死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能受伤害

能孤独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定,是不是?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张枣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2010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3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10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当他从美国回来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我的心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也凉了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你步履轻松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走路没有声音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报纸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我支支吾吾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这份残忍

本狐读到崔卫平的诗,甚为惊叹,想不到这位令我敬佩不已的学者,写的诗比那些著名的诗人还漂亮,自己枉认识她这么多年月。故摘在此。 张枣叔叔去世(外一首) 《张枣叔叔去世》 ——与女儿对话 你短信告诉妈妈 张枣叔叔去世了 你说 这是你 第一个有 具体记忆而去世的人 你说 张枣叔叔 无非就是 爱诗爱酒 可能还爱姑娘 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我说,孩子 不是因为他有害 他才去世的 生命本来就是 这么脆弱 这么无常 你说 好可怕啊妈妈 生命好孤独啊 生命离开生命 连声音也没有 我说,孩子 死亡也是 对于生命的赞美 是不是? 能去死 能受伤害 能孤独 也是对于生命 的肯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以后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20103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10之南” 是你接待 你宽阔的脸膛上 有着细密的皱纹 这使得你 永远像在甜美地 微笑 你步履轻松 走路没有声音 像一只猫 答应给你寄的 报纸 终于没有寄出 你来信问 我支支吾吾 三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好兄弟 标签 说明书 电影海报一般 出色的兄弟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这份残忍 是否也有 我的一份 没有想到 男人们这么脆弱 这么笨 以后 我对我的兄弟 要好一些 2010年3月10日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定,是不是? 你说 你一直以为 他住在德国 偶然回国 不知道在什么饭局上见面 我说 张枣叔叔 带走了你很小一部分生命 你却在记忆中 将他整个留了下来 张枣 你知足吧 今晚有一对母女 为你痛苦不堪 为美和脆弱的事物 痛苦不堪 2010年3月10日 《3月是个残忍的季节》 一 3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死神带走了我 不只一个 兄弟 第一次见张枣时 惊讶于世界上 还有这么美的男人 唇红齿白 像一个少女 当他从美国回来 已经臃肿不堪 资本主义黄油 真会拿人开玩笑 他说 飞机一落地 见到破旧的北京机场 心就凉了 再次见到他 我的心 也凉了 二 还有你杨昆兄弟 上回去“云

选自崔卫平的博客 http://www.bullock.cn/blogs/cuiweiping/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