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2010-05-31 13: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桃李花皆开得正繁,路上青草丛生。男同学小心地牵我小手,仔细听二姐说话。他拍照时,让我不看镜头,而是看天。可我只是盯着镜头,他笑起来,舒缓了一身紧张,看上去像个好人。 可是父亲说他脸带女相,不实在,反对二姐与他搞对象。母亲也说他长得不壮,两人都体弱,到时生病谁照顾谁? 二姐啥也没说,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堆曝光过度的胶卷。男同学拍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没过多久母亲带二姐到从前做纱厂的姐妹家去,那人把二姐介绍给对门邻居的大儿子。 二姐临结婚前,把男朋友家的聘礼退回。父母把二姐狠狠地训了一顿。经双方父母调解,没多久他们就吃喜糖了。 父母从未在意过家里子女的婚姻,除了二姐在外。大姐是天棒,管不了,先斩后奏,三哥四姐五哥几乎都是快结婚了,父母才知晓。我更叛逆,躲到半个地球之远的英国,嫁人离婚,都自个做主,父母就是想操心也不行,我们都与幸福背道而驰,可二姐这一生与丈夫过得安稳、快乐。 这难道不是笑话? 想想,王宝钏若是听从父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哪会等掉了青春好年华,等回一个早做了别人丈夫的男人?难怪十八天后她就撒手人寰。 我早年去过西安,也在城南小雁塔留影,却未光顾那武家坡上的古寒窑。时光穿梭一千几百年,我瞻前顾后,看天下男女,觉得那古寒窑是面明镜:誡女子莫学王宝钏,男子莫像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虹影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苗圃迎春花谢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虹影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苗圃迎春花谢

                  虹影

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了,桃李花皆开得正繁,路上青草丛生。男同学小心地牵我小手,仔细听二姐说话。他拍照时,让我不看镜头,而是看天。可我只是盯着镜头,他笑起来,舒缓了一身紧张,看上去像个好人。 可是父亲说他脸带女相,不实在,反对二姐与他搞对象。母亲也说他长得不壮,两人都体弱,到时生病谁照顾谁? 二姐啥也没说,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堆曝光过度的胶卷。男同学拍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没过多久母亲带二姐到从前做纱厂的姐妹家去,那人把二姐介绍给对门邻居的大儿子。 二姐临结婚前,把男朋友家的聘礼退回。父母把二姐狠狠地训了一顿。经双方父母调解,没多久他们就吃喜糖了。 父母从未在意过家里子女的婚姻,除了二姐在外。大姐是天棒,管不了,先斩后奏,三哥四姐五哥几乎都是快结婚了,父母才知晓。我更叛逆,躲到半个地球之远的英国,嫁人离婚,都自个做主,父母就是想操心也不行,我们都与幸福背道而驰,可二姐这一生与丈夫过得安稳、快乐。 这难道不是笑话? 想想,王宝钏若是听从父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哪会等掉了青春好年华,等回一个早做了别人丈夫的男人?难怪十八天后她就撒手人寰。 我早年去过西安,也在城南小雁塔留影,却未光顾那武家坡上的古寒窑。时光穿梭一千几百年,我瞻前顾后,看天下男女,觉得那古寒窑是面明镜:誡女子莫学王宝钏,男子莫像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虹影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苗圃迎春花谢 

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了,桃李花皆开得正繁,路上青草丛生。男同学小心地牵我小手,仔细听二姐说话。他拍照时,让我不看镜头,而是看天。可我只是盯着镜头,他笑起来,舒缓了一身紧张,看上去像个好人。 可是父亲说他脸带女相,不实在,反对二姐与他搞对象。母亲也说他长得不壮,两人都体弱,到时生病谁照顾谁? 二姐啥也没说,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堆曝光过度的胶卷。男同学拍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没过多久母亲带二姐到从前做纱厂的姐妹家去,那人把二姐介绍给对门邻居的大儿子。 二姐临结婚前,把男朋友家的聘礼退回。父母把二姐狠狠地训了一顿。经双方父母调解,没多久他们就吃喜糖了。 父母从未在意过家里子女的婚姻,除了二姐在外。大姐是天棒,管不了,先斩后奏,三哥四姐五哥几乎都是快结婚了,父母才知晓。我更叛逆,躲到半个地球之远的英国,嫁人离婚,都自个做主,父母就是想操心也不行,我们都与幸福背道而驰,可二姐这一生与丈夫过得安稳、快乐。 这难道不是笑话? 想想,王宝钏若是听从父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哪会等掉了青春好年华,等回一个早做了别人丈夫的男人?难怪十八天后她就撒手人寰。 我早年去过西安,也在城南小雁塔留影,却未光顾那武家坡上的古寒窑。时光穿梭一千几百年,我瞻前顾后,看天下男女,觉得那古寒窑是面明镜:誡女子莫学王宝钏,男子莫像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虹影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苗圃迎春花谢苗圃迎春花谢了,桃李花皆开得正繁,路上青草丛生。男同学小心地牵我小手,仔细听二姐说话。他拍照时,让我不看镜头,而是看天。可我只是盯着镜头,他笑起来,舒缓了一身紧张,看上去像个好人。

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可是父亲说他脸带女相,不实在,反对二姐与他搞对象。母亲也说他长得不壮,两人都体弱,到时生病谁照顾谁?

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虹影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苗圃迎春花谢二姐啥也没说,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堆曝光过度的胶卷。男同学拍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没过多久母亲带二姐到从前做纱厂的姐妹家去,那人把二姐介绍给对门邻居的大儿子。

饥饿的女儿最新修订版这几天刚上市,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有不少文字与以前不同--出版社删掉敏感部分少一些。 不敢谈爱情圣女王宝钏                   虹影 我不敢写唐代的女子王宝钏,也不敢写她爱着的薛平贵。为什么呢?原因是人家已经典成爱情范本了? 非也。那是由于我打小时起就听见自家大姐说,她不想成为王宝钏,不想独守寒窑十八载,她定要弃旧爱找真爱不可。于是乎,每隔三五年,大姐就离一次婚,弄得惊涛骇浪,血腥风雨,爱情的结晶呢,皆扔回山城父母身边,一拍屁股,走得干净,去寻新的爱情。 也奇怪,我身边倒有不少大姐这类人物,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王宝钏,居然没一个女子愿意等意中人十八年。也许穷人家女儿早醒世事,知道世上男子靠不住;也许那本就是传说,听传说信传说易,进入传说难也。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只有二姐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二姐曾有一个男同学追求她,她婉拒之。毕业分配后,二姐进城中心当教师,她才把他带回家。那个开花的日子,男同学带了相机,到我家。他高高个子,书生模样,对老院子里那些雕花木窗、踩上去嘎吱响的木梯、蜘蛛网产生了浓厚兴趣,拍个不停。 来看热闹的邻居围了三层。母亲对二姐说,你们去苗圃玩吧。 二姐和他走出院门,又折回,叫上小小年纪的我。 苗圃迎春花谢二姐临结婚前,把男朋友家的聘礼退回。父母把二姐狠狠地训了一顿。经双方父母调解,没多久他们就吃喜糖了。

父母从未在意过家里子女的婚姻,除了二姐在外。大姐是天棒,管不了,先斩后奏,三哥四姐五哥几乎都是快结婚了,父母才知晓。我更叛逆,躲到半个地球之远的英国,嫁人离婚,都自个做主,父母就是想操心也不行,我们都与幸福背道而驰,可二姐这一生与丈夫过得安稳、快乐。

这难道不是笑话?

了,桃李花皆开得正繁,路上青草丛生。男同学小心地牵我小手,仔细听二姐说话。他拍照时,让我不看镜头,而是看天。可我只是盯着镜头,他笑起来,舒缓了一身紧张,看上去像个好人。 可是父亲说他脸带女相,不实在,反对二姐与他搞对象。母亲也说他长得不壮,两人都体弱,到时生病谁照顾谁? 二姐啥也没说,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堆曝光过度的胶卷。男同学拍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没过多久母亲带二姐到从前做纱厂的姐妹家去,那人把二姐介绍给对门邻居的大儿子。 二姐临结婚前,把男朋友家的聘礼退回。父母把二姐狠狠地训了一顿。经双方父母调解,没多久他们就吃喜糖了。 父母从未在意过家里子女的婚姻,除了二姐在外。大姐是天棒,管不了,先斩后奏,三哥四姐五哥几乎都是快结婚了,父母才知晓。我更叛逆,躲到半个地球之远的英国,嫁人离婚,都自个做主,父母就是想操心也不行,我们都与幸福背道而驰,可二姐这一生与丈夫过得安稳、快乐。 这难道不是笑话? 想想,王宝钏若是听从父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哪会等掉了青春好年华,等回一个早做了别人丈夫的男人?难怪十八天后她就撒手人寰。 我早年去过西安,也在城南小雁塔留影,却未光顾那武家坡上的古寒窑。时光穿梭一千几百年,我瞻前顾后,看天下男女,觉得那古寒窑是面明镜:誡女子莫学王宝钏,男子莫像想想,王宝钏若是听从父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哪会等掉了青春好年华,等回一个早做了别人丈夫的男人?难怪十八天后她就撒手人寰。

我早年去过西安,也在城南小雁塔留影,却未光顾那武家坡上的古寒窑。时光穿梭一千几百年,我瞻前顾后,看天下男女,觉得那古寒窑是面明镜:誡女子莫学王宝钏,男子莫像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了,桃李花皆开得正繁,路上青草丛生。男同学小心地牵我小手,仔细听二姐说话。他拍照时,让我不看镜头,而是看天。可我只是盯着镜头,他笑起来,舒缓了一身紧张,看上去像个好人。 可是父亲说他脸带女相,不实在,反对二姐与他搞对象。母亲也说他长得不壮,两人都体弱,到时生病谁照顾谁? 二姐啥也没说,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堆曝光过度的胶卷。男同学拍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没过多久母亲带二姐到从前做纱厂的姐妹家去,那人把二姐介绍给对门邻居的大儿子。 二姐临结婚前,把男朋友家的聘礼退回。父母把二姐狠狠地训了一顿。经双方父母调解,没多久他们就吃喜糖了。 父母从未在意过家里子女的婚姻,除了二姐在外。大姐是天棒,管不了,先斩后奏,三哥四姐五哥几乎都是快结婚了,父母才知晓。我更叛逆,躲到半个地球之远的英国,嫁人离婚,都自个做主,父母就是想操心也不行,我们都与幸福背道而驰,可二姐这一生与丈夫过得安稳、快乐。 这难道不是笑话? 想想,王宝钏若是听从父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哪会等掉了青春好年华,等回一个早做了别人丈夫的男人?难怪十八天后她就撒手人寰。 我早年去过西安,也在城南小雁塔留影,却未光顾那武家坡上的古寒窑。时光穿梭一千几百年,我瞻前顾后,看天下男女,觉得那古寒窑是面明镜:誡女子莫学王宝钏,男子莫像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薛平贵,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心似我心,永永远远。 父母是过来之人,知道生活的残酷和存在的本质,明白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终生伴侣。我们这些儿女,却不懂,等懂了,一生已过完了。 幸运的二姐呢,面对春暖花开,背朝群山,她有点忧伤,可只是忧伤而已,她的心是静的,静得让我羡慕不已。 虹影读者见面会 虹影:一个后女权主义者的 私人与历史空间——从《饥饿的女儿》到《好儿女花》 【时间】2010年6月5日(周六) 14:00-17:00 【地点】雨枫书馆•崇文馆(崇文区东打磨厂街7号 新世界女子百货 2层) 【咨询报名问路电话】010-6708747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631833/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