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虹影看她的女儿之一  

2010-07-05 17: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封面为《饥饿的女儿》英国Bloomsury今年一月再版的新封面,) 《饥饿的女儿》中文今年五月新版说明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 2009年末,我出版了续篇《好儿女花》,写母亲和我自己内心那些长年堆积的黑暗和爱。扉页上写着给我的女儿。 其实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的怀里或膝上好光景,听他们讲一个长江里金竹寺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妻子每日在江边一个石头上等待他,天长日久化成一块呼归石。这个自家门前的故事,是从街坊邻里道听途说而来。那时我不到五岁。 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从前,我的从前,我母亲的从前,有的出现在《饥饿的女儿》里,有的出现在《好儿女花》里。女儿还不到五岁,听完会有不少问题,有时会说她也在那儿,会帮助大禹战胜龙王。她说她梦见了外婆,外婆摇着一船,带她在长江玩。 重庆老家六号院子那一带马虹影看她的女儿之一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封面为《饥饿的女儿》英国Bloomsury今年一月再版的新封面,)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饥饿的女儿》中文今年五月新版说明

(封面为《饥饿的女儿》英国Bloomsury今年一月再版的新封面,) 《饥饿的女儿》中文今年五月新版说明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 2009年末,我出版了续篇《好儿女花》,写母亲和我自己内心那些长年堆积的黑暗和爱。扉页上写着给我的女儿。 其实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的怀里或膝上好光景,听他们讲一个长江里金竹寺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妻子每日在江边一个石头上等待他,天长日久化成一块呼归石。这个自家门前的故事,是从街坊邻里道听途说而来。那时我不到五岁。 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从前,我的从前,我母亲的从前,有的出现在《饥饿的女儿》里,有的出现在《好儿女花》里。女儿还不到五岁,听完会有不少问题,有时会说她也在那儿,会帮助大禹战胜龙王。她说她梦见了外婆,外婆摇着一船,带她在长江玩。 重庆老家六号院子那一带马

 

(封面为《饥饿的女儿》英国Bloomsury今年一月再版的新封面,) 《饥饿的女儿》中文今年五月新版说明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 2009年末,我出版了续篇《好儿女花》,写母亲和我自己内心那些长年堆积的黑暗和爱。扉页上写着给我的女儿。 其实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的怀里或膝上好光景,听他们讲一个长江里金竹寺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妻子每日在江边一个石头上等待他,天长日久化成一块呼归石。这个自家门前的故事,是从街坊邻里道听途说而来。那时我不到五岁。 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从前,我的从前,我母亲的从前,有的出现在《饥饿的女儿》里,有的出现在《好儿女花》里。女儿还不到五岁,听完会有不少问题,有时会说她也在那儿,会帮助大禹战胜龙王。她说她梦见了外婆,外婆摇着一船,带她在长江玩。 重庆老家六号院子那一带马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

2009年末,我出版了续篇《好儿女花》,写母亲和我自己内心那些长年堆积的黑暗和爱。扉页上写着给我的女儿。

其实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的怀里或膝上好光景,听他们讲一个长江里金竹寺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妻子每日在江边一个石头上等待他,天长日久化成一块呼归石。这个自家门前的故事,是从街坊邻里道听途说而来。那时我不到五岁。

(封面为《饥饿的女儿》英国Bloomsury今年一月再版的新封面,) 《饥饿的女儿》中文今年五月新版说明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 2009年末,我出版了续篇《好儿女花》,写母亲和我自己内心那些长年堆积的黑暗和爱。扉页上写着给我的女儿。 其实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的怀里或膝上好光景,听他们讲一个长江里金竹寺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妻子每日在江边一个石头上等待他,天长日久化成一块呼归石。这个自家门前的故事,是从街坊邻里道听途说而来。那时我不到五岁。 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从前,我的从前,我母亲的从前,有的出现在《饥饿的女儿》里,有的出现在《好儿女花》里。女儿还不到五岁,听完会有不少问题,有时会说她也在那儿,会帮助大禹战胜龙王。她说她梦见了外婆,外婆摇着一船,带她在长江玩。 重庆老家六号院子那一带马

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从前,我的从前,我母亲的从前,有的出现在《饥饿的女儿》里,有的出现在《好儿女花》里。女儿还不到五岁,听完会有不少问题,有时会说她也在那儿,会帮助大禹战胜龙王。她说她梦见了外婆,外婆摇着一船,带她在长江玩。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重庆老家六号院子那一带马上要拆了,成为市建规划。曾回去办理相关手续,去拆迁办的路,全是乱石碎瓦和戴着安全帽拆的工人。我对三哥说,我想回家再看看。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三哥说,没钥匙,进不了门,再说什么东西也没有,也没路可去。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我看看手表,时间不够,只能作罢。

心头却一直不松开。

那些长江边半山腰的老院子,那些建在老院长上的旧楼房,那些拐七拐八的陡峭的街巷,连着那些树草都不在了,说不定在我写这文章时可能就不存在了,从地图上消失殆尽。

(封面为《饥饿的女儿》英国Bloomsury今年一月再版的新封面,) 《饥饿的女儿》中文今年五月新版说明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 2009年末,我出版了续篇《好儿女花》,写母亲和我自己内心那些长年堆积的黑暗和爱。扉页上写着给我的女儿。 其实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的怀里或膝上好光景,听他们讲一个长江里金竹寺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妻子每日在江边一个石头上等待他,天长日久化成一块呼归石。这个自家门前的故事,是从街坊邻里道听途说而来。那时我不到五岁。 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从前,我的从前,我母亲的从前,有的出现在《饥饿的女儿》里,有的出现在《好儿女花》里。女儿还不到五岁,听完会有不少问题,有时会说她也在那儿,会帮助大禹战胜龙王。她说她梦见了外婆,外婆摇着一船,带她在长江玩。 重庆老家六号院子那一带马我的根再也寻不见了。

奥德修斯离乡二十年,经历磨难后重返,没人能一下子把他认出来。我呢,如书中所言1980年离家出走,渡过长江,离开重庆,越走越远,最后到了英国。2000年返回中国。恰好也是二十年。我的经历没有奥德修斯那样的奇险,少有辉煌耀眼的瞬间,多有失败和痛苦的岁月。这二十年,阅读人间,最后渡回长江,归于自己的故土,归于出生之地。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我经常做一个梦,在老家的阁楼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她是一个冤死的鬼,她飘出我的视线后,我要去追她。正在阁楼养鸽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子的三哥却把我推下梯子。我呢,总会爬起来,再爬上梯子。他会再推我下去。我再往上爬。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写作如同爬梯子,目的不是目标,而是为了看清自己从何而来,看见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人和景致,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三十五岁时写作《饥饿的女儿》这本书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四十五岁写作《好儿女花》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用文字重现我的故乡,纪念我不在人世的母亲、生父和养父,也包括那些去世的从前的邻居。

 

谢谢阅读这本书的近三十个国家的读者,特别感谢出版这本书的十月文艺出版社。

上要拆了,成为市建规划。曾回去办理相关手续,去拆迁办的路,全是乱石碎瓦和戴着安全帽拆的工人。我对三哥说,我想回家再看看。 三哥说,没钥匙,进不了门,再说什么东西也没有,也没路可去。 我看看手表,时间不够,只能作罢。 心头却一直不松开。 那些长江边半山腰的老院子,那些建在老院长上的旧楼房,那些拐七拐八的陡峭的街巷,连着那些树草都不在了,说不定在我写这文章时可能就不存在了,从地图上消失殆尽。 我的根再也寻不见了。 奥德修斯离乡二十年,经历磨难后重返,没人能一下子把他认出来。我呢,如书中所言1980年离家出走,渡过长江,离开重庆,越走越远,最后到了英国。2000年返回中国。恰好也是二十年。我的经历没有奥德修斯那样的奇险,少有辉煌耀眼的瞬间,多有失败和痛苦的岁月。这二十年,阅读人间,最后渡回长江,归于自己的故土,归于出生之地。 我经常做一个梦,在老家的阁楼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她是一个冤死的鬼,她飘出我的视线后,我要去追她。正在阁楼养鸽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