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2010-08-25 19: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哪个城市,梦醒时说,北京。做梦时说,马德里。这由不得我,梦决定一切。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哪个城市,梦醒时说,北京。做梦时说,马德里。这由不得我,梦决定一切。 奇怪马德里每次都是夜晚到达,漆黑中有着鬼祟的房子和缓慢的脚步声。那些街道,时窄时宽,我听到熟悉的那个人的脚步,虽然他已做了鬼。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我的长篇《k-英国情人》中的主人公,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离开中国,回英国不久,就到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的国际纵队,他来,就是为了死。十一年前我写他,好多年试着忘了他,可他的身影,偏偏从那些幽暗之处穿过来,向我打招呼。 那天刚下飞机到旅馆,我的西班牙出版家带我到一个有名的餐馆,外观是一座旧火车站,里面的空间很高,有大玻璃窗盖到天花板,大冬天生长着高大的热带植物,不真实,梦幻,有点《阿凡达》的感觉。我跟着女出版家上二楼,座位前有个包厢,可以看到下面就餐的人,就像在歌剧院一样。背景音乐优美哀伤。 餐馆对面有一个广场。周围都是古老的旧建筑,夹有宫庭高大整齐的房子,灯光也打得尤其神秘。 那一次我吃到塞满虾和海鲜的西红柿,是头道菜。西红柿是冷的,没有皮,从外表看不到一个缝隙,不知哪些海鲜怎么塞进去的,神秘加上味道鲜美,令我以后念念不忘。我好奇地想解开谜,可是不能

奇怪马德里每次都是夜晚到达,漆黑中有着鬼祟的房子和缓慢的脚步声。那些街道,时窄时宽,我听到熟悉的那个人的脚步,虽然他已做了鬼。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我的长篇《k-英国情人》中的主人公,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离开中国,回英国不久,就到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的国际纵队,他来,就是为了死。十一年前我写他,好多年试着忘了他,可他的身影,偏偏从那些幽暗之处穿过来,向我打招呼。

。中国大厨,也做一个装虾的西红柿,是用刀小心地揭开盖,放得好,让人完全看不出。可是西班牙的这道西红柿呢,怎么解剖也没发现秘密之途。 朱利安会来这个餐馆吗?我对出版家说。那是第一次我对外人说到朱利安的名字,虽然我读了好些关于他的书,但小说还未动笔。 出版家说,他来过。 路边艺人的佛拉明歌舞的节奏,让我把脸转过来,不管你来过没有,不过我希望这一次你来,因为我在这儿。   好几年过去,我写了朱利安。跟着他的魂魄,我带着另一个英国诗人专门去了奇科特酒吧。在马德里繁华地段GRAN VIA大街上,当年一批艺术家经常去,有七八十年历史了。旋转门里,外厅较小,里厅大多了,墙上挂满海明威等名人的黑白照片,旧人新人挤满一堂。这里酒好,餐前点心烤蘑菇,来者必点。这儿常有演出,皆是西班牙最有名的乐队,要知道当年酒吧并没时尚音乐助兴和走红的歌星。我和他挽手走进,点酒后,蘑菇就送上来了,盘子里还有小西红柿,烤得正香,放了大蒜。 他喝着酒,我拿着插着竹签的蘑菇,望着他。我从不佩服一个人,可我佩服他,心里有由衷的喜悦。我们说着海明威,说太阳照样升起,谈到他的爱情生活与写作生活。他对自己爱惜如命,正由此,他才结束自己的命。中间我去找乐队的吉它手要了

那天刚下飞机到旅馆,我的西班牙出版家带我到一个有名的餐馆,外观是一座旧火车站,里面的空间很高,有大玻璃窗盖到天花板,大冬天生长着高大的热带植物,不真实,梦幻,有点《阿凡达》的感觉。我跟着女出版家上二楼,座位前有个包厢,可以看到下面就餐的人,就像在歌剧院一样。背景音乐优美哀伤。

。中国大厨,也做一个装虾的西红柿,是用刀小心地揭开盖,放得好,让人完全看不出。可是西班牙的这道西红柿呢,怎么解剖也没发现秘密之途。 朱利安会来这个餐馆吗?我对出版家说。那是第一次我对外人说到朱利安的名字,虽然我读了好些关于他的书,但小说还未动笔。 出版家说,他来过。 路边艺人的佛拉明歌舞的节奏,让我把脸转过来,不管你来过没有,不过我希望这一次你来,因为我在这儿。   好几年过去,我写了朱利安。跟着他的魂魄,我带着另一个英国诗人专门去了奇科特酒吧。在马德里繁华地段GRAN VIA大街上,当年一批艺术家经常去,有七八十年历史了。旋转门里,外厅较小,里厅大多了,墙上挂满海明威等名人的黑白照片,旧人新人挤满一堂。这里酒好,餐前点心烤蘑菇,来者必点。这儿常有演出,皆是西班牙最有名的乐队,要知道当年酒吧并没时尚音乐助兴和走红的歌星。我和他挽手走进,点酒后,蘑菇就送上来了,盘子里还有小西红柿,烤得正香,放了大蒜。 他喝着酒,我拿着插着竹签的蘑菇,望着他。我从不佩服一个人,可我佩服他,心里有由衷的喜悦。我们说着海明威,说太阳照样升起,谈到他的爱情生活与写作生活。他对自己爱惜如命,正由此,他才结束自己的命。中间我去找乐队的吉它手要了餐馆对面有一个广场。周围都是古老的旧建筑,夹有宫庭高大整齐的房子,灯光也打得尤其神秘。

那一次我吃到塞满虾和海鲜的西红柿,是头道菜。西红柿是冷的,没有皮,从外表看不到一个缝隙,不知哪些海鲜怎么塞进去的,神秘加上味道鲜美,令我以后念念不忘。我好奇地想解开谜,可是不能。中国大厨,也做一个装虾的西红柿,是用刀小心地揭开盖,放得好,让人完全看不出。可是西班牙的这道西红柿呢,怎么解剖也没发现秘密之途。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哪个城市,梦醒时说,北京。做梦时说,马德里。这由不得我,梦决定一切。 奇怪马德里每次都是夜晚到达,漆黑中有着鬼祟的房子和缓慢的脚步声。那些街道,时窄时宽,我听到熟悉的那个人的脚步,虽然他已做了鬼。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我的长篇《k-英国情人》中的主人公,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离开中国,回英国不久,就到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的国际纵队,他来,就是为了死。十一年前我写他,好多年试着忘了他,可他的身影,偏偏从那些幽暗之处穿过来,向我打招呼。 那天刚下飞机到旅馆,我的西班牙出版家带我到一个有名的餐馆,外观是一座旧火车站,里面的空间很高,有大玻璃窗盖到天花板,大冬天生长着高大的热带植物,不真实,梦幻,有点《阿凡达》的感觉。我跟着女出版家上二楼,座位前有个包厢,可以看到下面就餐的人,就像在歌剧院一样。背景音乐优美哀伤。 餐馆对面有一个广场。周围都是古老的旧建筑,夹有宫庭高大整齐的房子,灯光也打得尤其神秘。 那一次我吃到塞满虾和海鲜的西红柿,是头道菜。西红柿是冷的,没有皮,从外表看不到一个缝隙,不知哪些海鲜怎么塞进去的,神秘加上味道鲜美,令我以后念念不忘。我好奇地想解开谜,可是不能

朱利安会来这个餐馆吗?我对出版家说。那是第一次我对外人说到朱利安的名字,虽然我读了好些关于他的书,但小说还未动笔。

出版家说,他来过。

路边艺人的佛拉明歌舞的节奏,让我把脸转过来,不管你来过没有,不过我希望这一次你来,因为我在这儿。 。中国大厨,也做一个装虾的西红柿,是用刀小心地揭开盖,放得好,让人完全看不出。可是西班牙的这道西红柿呢,怎么解剖也没发现秘密之途。 朱利安会来这个餐馆吗?我对出版家说。那是第一次我对外人说到朱利安的名字,虽然我读了好些关于他的书,但小说还未动笔。 出版家说,他来过。 路边艺人的佛拉明歌舞的节奏,让我把脸转过来,不管你来过没有,不过我希望这一次你来,因为我在这儿。   好几年过去,我写了朱利安。跟着他的魂魄,我带着另一个英国诗人专门去了奇科特酒吧。在马德里繁华地段GRAN VIA大街上,当年一批艺术家经常去,有七八十年历史了。旋转门里,外厅较小,里厅大多了,墙上挂满海明威等名人的黑白照片,旧人新人挤满一堂。这里酒好,餐前点心烤蘑菇,来者必点。这儿常有演出,皆是西班牙最有名的乐队,要知道当年酒吧并没时尚音乐助兴和走红的歌星。我和他挽手走进,点酒后,蘑菇就送上来了,盘子里还有小西红柿,烤得正香,放了大蒜。 他喝着酒,我拿着插着竹签的蘑菇,望着他。我从不佩服一个人,可我佩服他,心里有由衷的喜悦。我们说着海明威,说太阳照样升起,谈到他的爱情生活与写作生活。他对自己爱惜如命,正由此,他才结束自己的命。中间我去找乐队的吉它手要了

  好几年过去,我写了朱利安。跟着他的魂魄,我带着另一个英国诗人专门去了奇科特酒吧。在马德里繁华地段。中国大厨,也做一个装虾的西红柿,是用刀小心地揭开盖,放得好,让人完全看不出。可是西班牙的这道西红柿呢,怎么解剖也没发现秘密之途。 朱利安会来这个餐馆吗?我对出版家说。那是第一次我对外人说到朱利安的名字,虽然我读了好些关于他的书,但小说还未动笔。 出版家说,他来过。 路边艺人的佛拉明歌舞的节奏,让我把脸转过来,不管你来过没有,不过我希望这一次你来,因为我在这儿。   好几年过去,我写了朱利安。跟着他的魂魄,我带着另一个英国诗人专门去了奇科特酒吧。在马德里繁华地段GRAN VIA大街上,当年一批艺术家经常去,有七八十年历史了。旋转门里,外厅较小,里厅大多了,墙上挂满海明威等名人的黑白照片,旧人新人挤满一堂。这里酒好,餐前点心烤蘑菇,来者必点。这儿常有演出,皆是西班牙最有名的乐队,要知道当年酒吧并没时尚音乐助兴和走红的歌星。我和他挽手走进,点酒后,蘑菇就送上来了,盘子里还有小西红柿,烤得正香,放了大蒜。 他喝着酒,我拿着插着竹签的蘑菇,望着他。我从不佩服一个人,可我佩服他,心里有由衷的喜悦。我们说着海明威,说太阳照样升起,谈到他的爱情生活与写作生活。他对自己爱惜如命,正由此,他才结束自己的命。中间我去找乐队的吉它手要了GRAN VIA大街上,当年一批艺术家经常去,有七八十年历史了。旋转门里,外厅较小,里厅大多了,墙上挂满海明威等名人的黑白照片,旧人新人挤满一堂。这里酒好,餐前点心烤蘑菇,来者必点。这儿常有演出,皆是西班牙最有名的乐队,要知道当年酒吧并没时尚音乐助兴和走红的歌星。我和他挽手走进,点酒后,蘑菇就送上来了,盘子里还有小西红柿,烤得正香,放了大蒜。

他喝着酒,我拿着插着竹签的蘑菇,望着他。我从不佩服一个人,可我佩服他,心里有由衷的喜悦。我们说着海明威,说太阳照样升起,谈到他的爱情生活与写作生活。他对自己爱惜如命,正由此,他才结束自己的命。中间我去找乐队的吉它手要了一根香烟,他抽了起来,说这支烟不同。

我说朱利安抽过。

一根香烟,他抽了起来,说这支烟不同。 我说朱利安抽过。 他笑了,说你比别人更懂我的心。 之后好几天他带着我驾着车,进入那些美不胜收的山丘,古老的教堂,马德里远了,远到天边。 等到我返回马德里,准备离开时,曾经空洞的身体被塞得满满的,有伤痛,也有值得一生去珍惜的东西。 海明威,他最后一次离开马德里,失恋了。朱利安·贝尔,他也失恋了。我也失恋了,我们必须离开马德里。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又过了好久,我写了一首诗,说到马德里,“生活的经验,全在水里。一个吊死鬼,被她叫作亲爱的。”那首诗说到爱情,忘了美食,也说到梦境,呵,故意忘了现实。 他笑了,说你比别人更懂我的心。

之后好几天他带着我驾着车,进入那些美不胜收的山丘,古老的教堂,马德里远了,远到天边。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哪个城市,梦醒时说,北京。做梦时说,马德里。这由不得我,梦决定一切。 奇怪马德里每次都是夜晚到达,漆黑中有着鬼祟的房子和缓慢的脚步声。那些街道,时窄时宽,我听到熟悉的那个人的脚步,虽然他已做了鬼。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我的长篇《k-英国情人》中的主人公,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离开中国,回英国不久,就到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的国际纵队,他来,就是为了死。十一年前我写他,好多年试着忘了他,可他的身影,偏偏从那些幽暗之处穿过来,向我打招呼。 那天刚下飞机到旅馆,我的西班牙出版家带我到一个有名的餐馆,外观是一座旧火车站,里面的空间很高,有大玻璃窗盖到天花板,大冬天生长着高大的热带植物,不真实,梦幻,有点《阿凡达》的感觉。我跟着女出版家上二楼,座位前有个包厢,可以看到下面就餐的人,就像在歌剧院一样。背景音乐优美哀伤。 餐馆对面有一个广场。周围都是古老的旧建筑,夹有宫庭高大整齐的房子,灯光也打得尤其神秘。 那一次我吃到塞满虾和海鲜的西红柿,是头道菜。西红柿是冷的,没有皮,从外表看不到一个缝隙,不知哪些海鲜怎么塞进去的,神秘加上味道鲜美,令我以后念念不忘。我好奇地想解开谜,可是不能

等到我返回马德里,准备离开时,曾经空洞的身体被塞得满满的,有伤痛,也有值得一生去珍惜的东西。

一根香烟,他抽了起来,说这支烟不同。 我说朱利安抽过。 他笑了,说你比别人更懂我的心。 之后好几天他带着我驾着车,进入那些美不胜收的山丘,古老的教堂,马德里远了,远到天边。 等到我返回马德里,准备离开时,曾经空洞的身体被塞得满满的,有伤痛,也有值得一生去珍惜的东西。 海明威,他最后一次离开马德里,失恋了。朱利安·贝尔,他也失恋了。我也失恋了,我们必须离开马德里。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又过了好久,我写了一首诗,说到马德里,“生活的经验,全在水里。一个吊死鬼,被她叫作亲爱的。”那首诗说到爱情,忘了美食,也说到梦境,呵,故意忘了现实。 海明威,他最后一次离开马德里,失恋了。朱利安·贝尔,他也失恋了。我也失恋了,我们必须离开马德里。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又过了好久,我写了一首诗,说到马德里,“生活的经验,全在水里。一个吊死鬼,被她叫作亲爱的。”那首诗说到爱情,忘了美食,也说到梦境,呵,故意忘了现实。

一根香烟,他抽了起来,说这支烟不同。 我说朱利安抽过。 他笑了,说你比别人更懂我的心。 之后好几天他带着我驾着车,进入那些美不胜收的山丘,古老的教堂,马德里远了,远到天边。 等到我返回马德里,准备离开时,曾经空洞的身体被塞得满满的,有伤痛,也有值得一生去珍惜的东西。 海明威,他最后一次离开马德里,失恋了。朱利安·贝尔,他也失恋了。我也失恋了,我们必须离开马德里。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又过了好久,我写了一首诗,说到马德里,“生活的经验,全在水里。一个吊死鬼,被她叫作亲爱的。”那首诗说到爱情,忘了美食,也说到梦境,呵,故意忘了现实。

 

马德里,一座为了失恋才存在的城市 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哪个城市,梦醒时说,北京。做梦时说,马德里。这由不得我,梦决定一切。 奇怪马德里每次都是夜晚到达,漆黑中有着鬼祟的房子和缓慢的脚步声。那些街道,时窄时宽,我听到熟悉的那个人的脚步,虽然他已做了鬼。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我的长篇《k-英国情人》中的主人公,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离开中国,回英国不久,就到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的国际纵队,他来,就是为了死。十一年前我写他,好多年试着忘了他,可他的身影,偏偏从那些幽暗之处穿过来,向我打招呼。 那天刚下飞机到旅馆,我的西班牙出版家带我到一个有名的餐馆,外观是一座旧火车站,里面的空间很高,有大玻璃窗盖到天花板,大冬天生长着高大的热带植物,不真实,梦幻,有点《阿凡达》的感觉。我跟着女出版家上二楼,座位前有个包厢,可以看到下面就餐的人,就像在歌剧院一样。背景音乐优美哀伤。 餐馆对面有一个广场。周围都是古老的旧建筑,夹有宫庭高大整齐的房子,灯光也打得尤其神秘。 那一次我吃到塞满虾和海鲜的西红柿,是头道菜。西红柿是冷的,没有皮,从外表看不到一个缝隙,不知哪些海鲜怎么塞进去的,神秘加上味道鲜美,令我以后念念不忘。我好奇地想解开谜,可是不能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