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自画像  

2011-09-24 21: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点、几条曲线 那些点、曲线早晚会与球面切片遇上 产生一些不可逆转的形状 比红色更轻、比白色更重 在看自己之前,我对着北京划个十字 看在上帝的份上 我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着你 谁的自画像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还有点害怕红色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自画像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谁的自画像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还有点害怕红色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谁的自画像

谁的自画像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还有点害怕红色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谁的自画像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还有点害怕红色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

还有点害怕红色

谁的自画像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还有点害怕红色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空是镜子 镜子掉下来,又是一个镜子 那么北京呢 是一个后海加一个前门 还有,还有什么? 等一下,所有倒下的城墙和星星 为了好主妇的口红鲜艳 我不去广场,也不去长城 窗外一切 就在窗外,那儿慢慢成了一个球面 慢慢成了刀的一个切片 延伸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空是镜子 镜子掉下来,又是一个镜子 那么北京呢 是一个后海加一个前门 还有,还有什么? 等一下,所有倒下的城墙和星星 为了好主妇的口红鲜艳 我不去广场,也不去长城 窗外一切 就在窗外,那儿慢慢成了一个球面 慢慢成了刀的一个切片 延伸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空是镜子

一个点、几条曲线 那些点、曲线早晚会与球面切片遇上 产生一些不可逆转的形状 比红色更轻、比白色更重 在看自己之前,我对着北京划个十字 看在上帝的份上 我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着你

镜子掉下来,又是一个镜子

那么北京呢

一个点、几条曲线 那些点、曲线早晚会与球面切片遇上 产生一些不可逆转的形状 比红色更轻、比白色更重 在看自己之前,我对着北京划个十字 看在上帝的份上 我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着你

是一个后海加一个前门

还有,还有什么?

 

等一下,所有倒下的城墙和星星

为了好主妇的口红鲜艳

我不去广场,也不去长城

一个点、几条曲线 那些点、曲线早晚会与球面切片遇上 产生一些不可逆转的形状 比红色更轻、比白色更重 在看自己之前,我对着北京划个十字 看在上帝的份上 我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着你 窗外一切

就在窗外,那儿慢慢成了一个球面

慢慢成了刀的一个切片

空是镜子 镜子掉下来,又是一个镜子 那么北京呢 是一个后海加一个前门 还有,还有什么? 等一下,所有倒下的城墙和星星 为了好主妇的口红鲜艳 我不去广场,也不去长城 窗外一切 就在窗外,那儿慢慢成了一个球面 慢慢成了刀的一个切片 延伸 延伸一个点、几条曲线

 

那些点、曲线早晚会与球面切片遇上

产生一些不可逆转的形状

谁的自画像 我看北京 其实是为看自己的鼻子 不知所措地迎着可怕的沙尘 有点脆弱 还有点害怕红色 比如血,还有死掉的天才 害怕泪珠铺满马路和天桥 因此我必须笑,笑断头顶的云 北京的后背 总是让我脚心发凉 冰窟是镜子,天

比红色更轻、比白色更重

一个点、几条曲线 那些点、曲线早晚会与球面切片遇上 产生一些不可逆转的形状 比红色更轻、比白色更重 在看自己之前,我对着北京划个十字 看在上帝的份上 我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着你 在看自己之前,我对着北京划个十字

看在上帝的份上

空是镜子 镜子掉下来,又是一个镜子 那么北京呢 是一个后海加一个前门 还有,还有什么? 等一下,所有倒下的城墙和星星 为了好主妇的口红鲜艳 我不去广场,也不去长城 窗外一切 就在窗外,那儿慢慢成了一个球面 慢慢成了刀的一个切片 延伸

我原谅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