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当世界变成辣椒   

2012-11-27 09: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男来北往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切磋技艺,可是一见钟情的人大都不吃辣椒,看来吃到一块不是男女在一起的决定因素。我渐渐明白父母间的那缺憾所在了。 如今当了母亲,女儿比一般孩子喜爱辣椒,她会问些辣椒的问题,辣椒从哪里而来? 我说原产国墨西哥,由欧洲传播,明代才传入中国。 女儿说,原来辣椒转了一个地球呀!难怪DAD也喜欢,我们都是辣椒人。 经常有朋友吃饭时说到辣椒,却对辣椒传入中国知之不多。15世世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把辣椒从那儿带回欧洲,再由此全球传播。明初时传入中国,通过两条路径,一个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一个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沿海一带、在云南广西等地栽培。可是开始并不受欢迎,只能当做药,驱寒,止痢、杀虫、增强食欲、促进消化,对身体有发散、行气、活血等功能,后来才渐渐作为酸、苦、甜、辛和咸五味的调和。清陈淏子之《花镜》有辣椒的记载。今中国各地普遍栽培,成为一种大众化蔬菜。所以,到乾隆年间,贵州开始大量食用辣椒,紧接着与贵州相邻的云南镇雄和湖南辰州府也开始食用辣椒。 台湾在清嘉庆年间才食用辣椒。道光年间,贵州北部已到顿顿吃饭必放辣椒的程度。同治时,贵州人则“四时以食”辣椒。清代末

当世界变成辣椒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当世界变成辣椒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

当世界变成辣椒

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男来北往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切磋技艺,可是一见钟情的人大都不吃辣椒,看来吃到一块不是男女在一起的决定因素。我渐渐明白父母间的那缺憾所在了。 如今当了母亲,女儿比一般孩子喜爱辣椒,她会问些辣椒的问题,辣椒从哪里而来? 我说原产国墨西哥,由欧洲传播,明代才传入中国。 女儿说,原来辣椒转了一个地球呀!难怪DAD也喜欢,我们都是辣椒人。 经常有朋友吃饭时说到辣椒,却对辣椒传入中国知之不多。15世世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把辣椒从那儿带回欧洲,再由此全球传播。明初时传入中国,通过两条路径,一个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一个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沿海一带、在云南广西等地栽培。可是开始并不受欢迎,只能当做药,驱寒,止痢、杀虫、增强食欲、促进消化,对身体有发散、行气、活血等功能,后来才渐渐作为酸、苦、甜、辛和咸五味的调和。清陈淏子之《花镜》有辣椒的记载。今中国各地普遍栽培,成为一种大众化蔬菜。所以,到乾隆年间,贵州开始大量食用辣椒,紧接着与贵州相邻的云南镇雄和湖南辰州府也开始食用辣椒。 台湾在清嘉庆年间才食用辣椒。道光年间,贵州北部已到顿顿吃饭必放辣椒的程度。同治时,贵州人则“四时以食”辣椒。清代末

 

当世界变成辣椒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男来北往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切磋技艺,可是一见钟情的人大都不吃辣椒,看来吃到一块不是男女在一起的决定因素。我渐渐明白父母间的那缺憾所在了。 如今当了母亲,女儿比一般孩子喜爱辣椒,她会问些辣椒的问题,辣椒从哪里而来? 我说原产国墨西哥,由欧洲传播,明代才传入中国。 女儿说,原来辣椒转了一个地球呀!难怪DAD也喜欢,我们都是辣椒人。 经常有朋友吃饭时说到辣椒,却对辣椒传入中国知之不多。15世世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把辣椒从那儿带回欧洲,再由此全球传播。明初时传入中国,通过两条路径,一个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一个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沿海一带、在云南广西等地栽培。可是开始并不受欢迎,只能当做药,驱寒,止痢、杀虫、增强食欲、促进消化,对身体有发散、行气、活血等功能,后来才渐渐作为酸、苦、甜、辛和咸五味的调和。清陈淏子之《花镜》有辣椒的记载。今中国各地普遍栽培,成为一种大众化蔬菜。所以,到乾隆年间,贵州开始大量食用辣椒,紧接着与贵州相邻的云南镇雄和湖南辰州府也开始食用辣椒。 台湾在清嘉庆年间才食用辣椒。道光年间,贵州北部已到顿顿吃饭必放辣椒的程度。同治时,贵州人则“四时以食”辣椒。清代末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年贵州地区盛行的苞谷饭,其菜多用豆花,便是用水泡盐块加辣椒,用作蘸水,像四川好多地方的豆花辣椒蘸水。 湖南一些地区在嘉庆年间食辣还不多,但道光以后,食用辣椒便较普遍了。据清代末年《清稗类钞》记载:“滇、黔、湘、蜀人嗜辛辣品。” 没吃过辣椒的人拒吃,可不小心吃了后,就狂爱不止,有心尝试,并吃苦不少,方才明白辣椒之真谛。爱是什么?平常的爱不是爱,世界是什么?没有辣椒的世界缺少真实,拥有辣椒的世界,才可面对那最可怕的时刻来临,值得为所爱付出自已的一切。 写作也是如此,虽偶尔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但相遇上了魔鬼般的辣椒,心里反而会涌起一股绵长的欣喜。 ;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年贵州地区盛行的苞谷饭,其菜多用豆花,便是用水泡盐块加辣椒,用作蘸水,像四川好多地方的豆花辣椒蘸水。 湖南一些地区在嘉庆年间食辣还不多,但道光以后,食用辣椒便较普遍了。据清代末年《清稗类钞》记载:“滇、黔、湘、蜀人嗜辛辣品。” 没吃过辣椒的人拒吃,可不小心吃了后,就狂爱不止,有心尝试,并吃苦不少,方才明白辣椒之真谛。爱是什么?平常的爱不是爱,世界是什么?没有辣椒的世界缺少真实,拥有辣椒的世界,才可面对那最可怕的时刻来临,值得为所爱付出自已的一切。 写作也是如此,虽偶尔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但相遇上了魔鬼般的辣椒,心里反而会涌起一股绵长的欣喜。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男来北往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切磋技艺,可是一见钟情的人大都不吃辣椒,看来吃到一块不是男女在一起的决定因素。我渐渐明白父母间的那缺憾所在了。

年贵州地区盛行的苞谷饭,其菜多用豆花,便是用水泡盐块加辣椒,用作蘸水,像四川好多地方的豆花辣椒蘸水。 湖南一些地区在嘉庆年间食辣还不多,但道光以后,食用辣椒便较普遍了。据清代末年《清稗类钞》记载:“滇、黔、湘、蜀人嗜辛辣品。” 没吃过辣椒的人拒吃,可不小心吃了后,就狂爱不止,有心尝试,并吃苦不少,方才明白辣椒之真谛。爱是什么?平常的爱不是爱,世界是什么?没有辣椒的世界缺少真实,拥有辣椒的世界,才可面对那最可怕的时刻来临,值得为所爱付出自已的一切。 写作也是如此,虽偶尔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但相遇上了魔鬼般的辣椒,心里反而会涌起一股绵长的欣喜。 如今当了母亲,女儿比一般孩子喜爱辣椒,她会问些辣椒的问题,辣椒从哪里而来?

我说原产国墨西哥,由欧洲传播,明代才传入中国。

年贵州地区盛行的苞谷饭,其菜多用豆花,便是用水泡盐块加辣椒,用作蘸水,像四川好多地方的豆花辣椒蘸水。 湖南一些地区在嘉庆年间食辣还不多,但道光以后,食用辣椒便较普遍了。据清代末年《清稗类钞》记载:“滇、黔、湘、蜀人嗜辛辣品。” 没吃过辣椒的人拒吃,可不小心吃了后,就狂爱不止,有心尝试,并吃苦不少,方才明白辣椒之真谛。爱是什么?平常的爱不是爱,世界是什么?没有辣椒的世界缺少真实,拥有辣椒的世界,才可面对那最可怕的时刻来临,值得为所爱付出自已的一切。 写作也是如此,虽偶尔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但相遇上了魔鬼般的辣椒,心里反而会涌起一股绵长的欣喜。

女儿说,原来辣椒转了一个地球呀!难怪DAD也喜欢,我们都是辣椒人。

当世界变成辣椒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

经常有朋友吃饭时说到辣椒,却对辣椒传入中国知之不多。15世世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把辣椒从那儿带回欧洲,再由此全球传播。明初时传入中国,通过两条路径,一个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一个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沿海一带、在云南广西等地栽培。可是开始并不受欢迎,只能当做药,驱寒,止痢、杀虫、增强食欲、促进消化,对身体有发散、行气、活血等功能,后来才渐渐作为酸、苦、甜、辛和咸五味的调和。清陈淏子之《花镜》有辣椒的记载。今中国各地普遍栽培,成为一种大众化蔬菜。所以,到乾隆年间,贵州开始大量食用辣椒,紧接着与贵州相邻的云南镇雄和湖南辰州府也开始食用辣椒。

台湾在清嘉庆年间才食用辣椒。道光年间,贵州北部已到顿顿吃饭必放辣椒的程度。同治时,贵州人则四时以食 当世界变成辣椒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辣椒。清代末年贵州地区盛行的苞谷饭,其菜多用豆花,便是用水泡盐块加辣椒,用作蘸水,像四川好多地方的豆花辣椒蘸水。

湖南一些地区在嘉庆年间食辣还不多,但道光以后,食用辣椒便较普遍了。据清代末年《清稗类钞》记载:滇、黔、湘、蜀人嗜辛辣品。

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男来北往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切磋技艺,可是一见钟情的人大都不吃辣椒,看来吃到一块不是男女在一起的决定因素。我渐渐明白父母间的那缺憾所在了。 如今当了母亲,女儿比一般孩子喜爱辣椒,她会问些辣椒的问题,辣椒从哪里而来? 我说原产国墨西哥,由欧洲传播,明代才传入中国。 女儿说,原来辣椒转了一个地球呀!难怪DAD也喜欢,我们都是辣椒人。 经常有朋友吃饭时说到辣椒,却对辣椒传入中国知之不多。15世世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把辣椒从那儿带回欧洲,再由此全球传播。明初时传入中国,通过两条路径,一个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一个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沿海一带、在云南广西等地栽培。可是开始并不受欢迎,只能当做药,驱寒,止痢、杀虫、增强食欲、促进消化,对身体有发散、行气、活血等功能,后来才渐渐作为酸、苦、甜、辛和咸五味的调和。清陈淏子之《花镜》有辣椒的记载。今中国各地普遍栽培,成为一种大众化蔬菜。所以,到乾隆年间,贵州开始大量食用辣椒,紧接着与贵州相邻的云南镇雄和湖南辰州府也开始食用辣椒。 台湾在清嘉庆年间才食用辣椒。道光年间,贵州北部已到顿顿吃饭必放辣椒的程度。同治时,贵州人则“四时以食”辣椒。清代末没吃过辣椒的人拒吃,可不小心吃了后,就狂爱不止,有心尝试,并吃苦不少,方才明白辣椒之真谛。爱是什么?平常的爱不是爱,世界是什么?没有辣椒的世界缺少真实,拥有辣椒的世界,才可面对那最可怕的时刻来临,值得为所爱付出自已的一切。

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男来北往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切磋技艺,可是一见钟情的人大都不吃辣椒,看来吃到一块不是男女在一起的决定因素。我渐渐明白父母间的那缺憾所在了。 如今当了母亲,女儿比一般孩子喜爱辣椒,她会问些辣椒的问题,辣椒从哪里而来? 我说原产国墨西哥,由欧洲传播,明代才传入中国。 女儿说,原来辣椒转了一个地球呀!难怪DAD也喜欢,我们都是辣椒人。 经常有朋友吃饭时说到辣椒,却对辣椒传入中国知之不多。15世世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把辣椒从那儿带回欧洲,再由此全球传播。明初时传入中国,通过两条路径,一个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一个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沿海一带、在云南广西等地栽培。可是开始并不受欢迎,只能当做药,驱寒,止痢、杀虫、增强食欲、促进消化,对身体有发散、行气、活血等功能,后来才渐渐作为酸、苦、甜、辛和咸五味的调和。清陈淏子之《花镜》有辣椒的记载。今中国各地普遍栽培,成为一种大众化蔬菜。所以,到乾隆年间,贵州开始大量食用辣椒,紧接着与贵州相邻的云南镇雄和湖南辰州府也开始食用辣椒。 台湾在清嘉庆年间才食用辣椒。道光年间,贵州北部已到顿顿吃饭必放辣椒的程度。同治时,贵州人则“四时以食”辣椒。清代末写作也是如此,虽偶尔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但相遇上了魔鬼般的辣椒,心里反而会涌起一股绵长的欣喜。

 

 

当世界变成辣椒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

 

当世界变成辣椒 虹影 喜欢辣椒的色泽,无论黄红紫绿,都亮闪闪的,像女人配饰,拿在手上嚼在嘴里,添了许多妩媚。 喜欢辣椒的多变,甜中带麻,麻中带针刺般舒适,像印度魔鬼椒,吃一枚就可让从不吃辣椒的人在地上打滚,汗流如注。传说红军长征时伤员开刀没有麻药,用此做汤,伤员喝了便可浑身麻得无知觉。 喜欢辣椒的尖圆长短,弯着挺着,像恋爱的情侣,呈现最美的状态。 也喜欢辣椒的猛烈和牵肠挂肚,一边为之流汗流泪,一边直逼往事的深渊,追寻未来的北斗。 十八岁前,长江山城南岸野苗溪六号院子,那间小小的房里,辣椒如同三八线,把一家人划成两派,一派是母亲大姐四姐,每頓非辣椒不可,母亲在外做造船厂抬工,周末回船厂上班去必带辣椒; 另一派是父亲五哥二姐,父亲是江浙人,不喜辣偏爱甜味。我和三哥属于中间派,可左可右。家里做菜时是先做不辣的,分为两碗,其中一碗放辣椒。父母对辣椒的喜爱不一,让我那时感觉这个家存在某种缺憾。却不知那是因为我是个非婚子。 吃可把陌生人变成朋友,也可把朋友间距离拉远,变成陌生人。吃在一块与否可见极其重要。 过了十八岁,我从中间地段越过辣椒三八线,跑到母亲那一派。天天吃辣椒,一天不吃,就会想得心里发慌,我更是喜欢以吃辣椒的为朋

  评论这张
 
阅读(293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