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米米朵拉 Mimidola:The River Child   

2016-03-15 21:3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浴兰节

米米朵拉一直在等待这个周末,恰好这天是一个少见的蓝天,她握着母亲的手,跟着人群走下陡峭的石阶,石阶底端是南岸码头。大中国水城江州,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浴兰节,几个踩着高跷的渔夫,全身披挂各色长长的飘带,手持捕鱼工具,像个庞然大物,从江边走上来。

耀眼的阳光直射下来,江面碎银闪闪,停泊着大大小小的客船、货轮。这条横跨大中国东西的大江,在江州有条支流绿江,使对岸城中心区成了半岛,众多摩天大楼中耸立着亚洲最高楼,顶端字母O做成枚尖尖的炮弹射向天际。整个江州城依山傍水,沿江岸有不少中西合璧的建筑,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滨江路在两江汇合处临时搭建了几个仿古牌坊,奇装异服的大人小孩,披兽皮戴鬼头或鱼面具,追随踩高跷的渔夫,在其间穿来穿去。乐高公司新款机器塑料人沿石梯端正站立,跟人类一起参加这嘉年华会。

米米朵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十年前母亲怀她时,特别喜欢吃米饭,隔着肚子就叫她“米米”。上学时,母亲把自个儿的姓名“田朵拉”拆开,和她的小名放在一起,“米米朵拉”成了她的正式名字,表示两人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相比同龄女孩,她矮矮小小的,却格外古灵精怪,长长的睫毛下一双亮亮的眼睛总在想着什么,她披着齐腰的长发,一身橘色旗袍式连衣裙,衬得她光洁的脸蛋红润健康。

她的母亲戴了顶插了羽毛的宽边黑帽,白衣裙上套了件裁剪别致的蓝色薄风衣,短发剪得层次分明,微微有点往外卷曲。说实话,她看上去不是特别美、特别高挑、特别年轻,可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让人越看越想看的味儿。米米朵拉整个人也有这种吸引人的味儿。

从北岸驶来三艘扎了布幔的大龙船,身披朱红袈裟的和尚边诵经边往江里抛豆子,祭冥府河神。豆子掉入江中,浪花翻卷。另一艘桅杆上挂着两幅金缎的船上,穿紫衣的尼姑们盘膝而坐,敲着木鱼,一个老尼立于船舷,手持拂子,朝江水一扫,顿时波浪平息如如镜。

米米朵拉惊奇地碰了碰母亲的手,叫道:“妈妈,快看!”

母亲没有反应,掏出手机,低头看微信,眉头紧锁。米米朵拉有点扫兴地摇了摇头。周围众多怪鱼怪兽,她俩的服饰比较正常,反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好几个黑衣戴虾头的人盯着她们。船上和尚击鼓吹响喇叭,发出宏壮悦耳的声音,这回他们撒下的豆子在江水上跳好几下才掉入,有的还转了几圈,才掉下江去,消失不见。母亲放下手机,看上去非常疲倦和焦虑,四下张望,看到米米朵拉时,头往边上偏了偏。米米朵拉一看,轮渡口上端搭了个垂着红锦缎帘子的戏台。她灵巧地绕到母亲身后,抓着她的手臂撒娇地说:“妈妈,我要你背我,带我去!”

    母亲听话地背上她,往戏台方向走。天上飘浮着五彩气球。兜售东西的小贩,将带轮的柜台或小车摆得到处都是,有古装孩童模样的针插,也有各式粽子和讨吉利的七彩线。小贩们有不少戴着龙头,装扮成龙王,也有装扮成虾兵的,可是叫卖声大过龙王。

戏台前围满了人,米米朵拉从母亲的背上滑下地,往前挤,前排有一些小孩子坐在地上,这不妨碍她看得清楚。戏台大约四米长两米高,红锦缎帘子拉开,背景是波光闪闪的江水,两个嘴角有痣的紫衣女人拉着木偶,木偶母亲很漂亮,一身丝绸绿旗袍,头发上插着珠玉;木偶小姑娘,可爱的圆脸蛋,穿着蓝丝绸旗袍,扎了两条长辫。

在二胡舒缓的音乐声中,木偶小姑娘手指着江上,用江州土腔问:“妈妈,为啥子要撒豆子驱鬼?”

木偶母亲朝女儿走近两步,也用江州土腔说:“若是不祭河神,等哈儿鬼节到了,妖怪魔头就会从江里跑出来吃人哟。”

木偶小姑娘害怕得浑身一抖。

“别怕。”木偶母亲面朝江上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江里住着妖怪,也住着神仙,有坏人,也有好人,有好多好多的故事,记得我给你讲的娃娃鱼与小孩子的故事吗?”

“记得,全记得。娃娃鱼是精怪呀,浑身发绿,有数也数不清的獠牙,经常从江里爬上来吃我们小孩子的嫩肉,喝我们小孩子的鲜血。”木偶小姑娘紧张地东看看,西望望。“我有妈妈,我不怕。”

“记住,我的孩子。”木偶母亲声音缓慢地说:“人不要得罪娃娃鱼,若得罪了,娃娃鱼会报复,绝不放过。”

笛子响起,二胡声加入,音乐幽怨而急促,台上背景变了,一个木偶娃娃鱼从滔滔江水里跳出来。木偶母女俩吓了一跳,两赶紧手拉着手,急急地走着。台上背景变了,换成半山腰众多的吊脚楼,再转换成一幢小平房。她俩进房里,关上门。

红锦缎帘子拉上了,音乐结束。

       台下的米米朵拉也松了一口气,回过身,发现母亲又在看微信,她伸出小手遮着手机屏,不高兴地说:“妈妈,不要看了,妈妈你见过娃娃鱼吗?”

母亲只得收了手机,轻声说:“没有见过。有人说吃过娃娃鱼,美味无比,其实那不过是人工养殖或是长得相似的鱼而已;有人说娃娃鱼把他害惨了,家破人亡。也没有证据,都是传说。”

       “知道我的班主任老师,怎么说娃娃鱼吗?歪管是什么鱼,能让人吃的,才是最好的鱼。我才不要做班主任的心肝宝贝萝卜。听话的同学都被选入拉拉队,他们明天要去机场欢迎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访问江州。”

“有你吗?”

“没有。对不起,妈妈。昨天我对老师说,‘我对安哥拉的兴趣仅仅在于安哥拉的野生动物园呀。’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你寸步都不想离开我,可你的小脑袋瓜想法极怪,但愿给你带来的不是坏事。”母亲担忧地说。

“我当然不要你离开我。”她拉了拉母亲的手。

米米朵拉上小学四年级,母亲是学校家长委员会副会长,会长是母亲的好友兼闺密欧笛,她的O公司和国外贸易公司、好几个机构一起提供部分资金,与众多学校家长委员会合作,每年寒暑假把优等生送去国外度假、短期集训外语。欧笛的女儿上六年级,表现好,门门成绩优,被派到英国三个月。米米朵拉知道母亲和欧笛最近都在忙这件事,她俩把送去欧洲学习的计划叫“小小大中国人”。

“我可以当‘小小大中国人’吗?”米米朵拉问母亲。

“什么?”母亲吃惊地问,声音却低下去,“米米,你怎么知道‘小小大中国人’?”

“我想去法国,为了当‘小小大中国人’,我会非常听话的。”米米朵拉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她看看母亲有些着急的神色说,“不要那样狠狠地盯着我,你和欧笛阿姨打电话时经常说‘小小大中国人’。”

“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个!答应我。”母亲似乎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呢?”

“大人的事,可以说给孩子听的,自然会说。” 母亲的脸绷着。

“不然,孩子问也不说,对吧?嘿。妈妈,你怎么啦?”

母亲看着她说:“没事,我的小姑娘,你怎么跟我一样敏感。我倒希望你性格粗糙点,那样不易受伤。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妈妈。你不要担心,你要担心了,我便会担心。”她握住母亲的手。

“等这儿完事了,我带你去城中心的云屋吃饭。”

米米朵拉高兴地跳起来,指着对岸半岛上的最高楼问:“在168层楼上的云屋吃饭吗?”

 “我一直说要带你去的。正好想要去O公司,和欧笛见面。”母亲眼神很忧愁,似乎想说什么,却犹豫着。

“那我可以见到欧笛阿姨吗?”

“也许。”母亲皱着眉头说。

“妈妈,你心里很不高兴,对我说吧,我们一起分享秘密,一起保守秘密。”

“看着我,米米,答应妈妈,若遇到了难事,不要怕。记得妈妈在你是小宝贝时怎么说的?”

米米朵拉拍着自己的胸膛说:“米米呀,你要小心点,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母亲笑了。

“可是,我不能自己照顾自己,我要妈妈照顾我。”

母亲皱眉毛。“早晚你得长大,早晚你得自己照顾自己呀。”

“不行,妈妈,我不要长大,我要一直做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这时台上音乐响起,节奏诡谲阴森,除了二胡,还加入了怪诞的打击乐,渐强渐急,戛然而止,复又加入打更棒棒声。米米朵拉看到红锦缎帘子拉开,木偶娃娃鱼跳出来,往山坡上边走边张望。两个紫衣操偶女人忙着,台上背景迅速换成江岸上的景致。木偶娃娃鱼一变脸成了木偶狼外婆,头上多了一根头巾,朝观众露出大獠牙。台上背景变成那幢平房。木偶狼外婆蹑脚蹑手地走到平房窗边偷听。木偶母亲在房里对木偶小姑娘道别:“我托人捎过口信,让外婆来照看你。再见,宝贝儿。”

一阵烟雾从戏台上弥漫开来,遮住了戏台里的小平房。

戏台外,整个码头,雾气也从江面弥漫上来,阳光突然被乌云隐去,雾气越来越浓,一时看不到江上的木船,仿佛水里的妖怪隐在其中,朝岸上移来。

米米朵拉紧紧地抱住母亲。母亲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不怕。”

一道闪电掠过,米米朵拉还没回过神来,一个大火球从天而降,一声巨响,戏台被劈掉一半,燃烧起来。戏台上下的人惊慌失措,有人悲惨地大叫:“不该演娃娃鱼的戏,雷神来了,遭报应了!”

母亲一把握着米米朵拉的手,她们跟着人群往渡轮方向跑,跑出了好长一段路,阳光突然射出云层,雾散了。警察拿着喇叭喊:“没危险了!”所有的人停住脚步,松了一口气。米米朵拉抬脸看母亲,发现一个黑衣戴面具的男人拉着她的手。她扔掉他,往回跑,边跑边叫:“妈妈!”

消防人员握着长水管,围着戏台喷水。几个人用担架抬着两个昏迷的操偶人,往石梯上端的120救护车走去。空气里一片焦糊的气味,除此之外,一切恢复正常。和尚和尼姑们静坐在各自的船上闭目念经,江面有数不清的冥灯,静静地往下游飘去。

米米朵拉顺着江岸走,目光搜索穿蓝色风衣、戴黑帽的人,不管上石阶下,或是码头周围,都没有母亲的身影,米米朵拉的心怦怦直跳,慌张得脚下一歪,跌到地上。“怎么办,妈妈在哪里呢?”她爬起来,看到右前方的临时公共厕所,五个门前排着长队,没有母亲。一个个从厕所门里走出来的人,也不是母亲。

母亲不见了,这是什么一回事?米米朵拉急忙掏出衣袋里的手机,拨母亲的号码,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说:“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米米朵拉不相信,再拨,听到的仍是同样的话。她小小的额头沁出汗珠,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母亲真的不见了,就像一阵风从河岸上消失了。她脸色发白,脑子轰轰响,鼻子一酸,哭了起来。

(待续)

《米米朵拉》(虹影...)【简介_书评_在线阅读】 - 当当图书 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91739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