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米米朵拉:半山腰上的家   

2016-03-17 17:45:00|  分类: 虹影,文化,米米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正在#微博青少年书榜#为http://weibo.com/p/100202read9303993?from=page_100202打榜!优质童书,与君共享。一起帮好书上头条!

米米朵拉:半山腰上的家 - 火狐虹影 - 虹影的博客


半山腰上的家

 

 

没准母亲突然生病晕倒,被送进医院。米米朵拉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南岸市一院的标志时,脑子里蹦出这个想法,便朝医院走去。她走得一身是汗到了医院,问了好多人,才说急诊是在副一楼的一层。急诊室的椅子坐满了人。米米朵拉焦急地问值班护士:“护士阿姨,我找田朵拉我的妈妈!请问她在哪?”

护士埋头看电脑,手往自己身后的墙上一指。可不,上面有急诊病人的名单,可是没有“田朵拉”三个字。

米米朵拉像条小狗嗅着楼上楼下每个地方都找了,空气里没有妈妈的气味,她只得回家。

位于半山腰的左岸小区的白色大楼间,种了好多竹子和茶花。当她穿过庭院,进到楼里,乘电梯来到701房门前时,害怕得直喘气。她输入密码推开门,大叫:“妈妈!妈妈!”

屋子里安静极了,门口没有母亲的鞋子和衣服。

米米朵拉一身是汗,踢掉鞋,跑进母亲的房间,书和桌椅整整齐齐,笔记本电脑搭了块绿丝巾,跟早上母亲离开时一样,旁边是一叠防空气污染的硬形口罩。她累坏了,一下子躺在地板上,大喘气。

过了好一阵子,她翻了个身,发现躺着的尼泊尔老地毯似乎不太对劲,她站起来一看,原来地毯被调了一个方向,有大象和盛开的花树本是朝上,现在却朝下。

谁动了地毯呢?米米朵拉拨了母亲的手机,还是关机。她坐在地毯上,给忧忧发微信,但是发不出去,便拨了忧忧的电话,没人回答,只能发信息:

忧忧,忧忧,在吗?我和妈妈在江边跑散了,我遇到你的爸爸。给我回信,千万。

 

 

屋子好空,屋顶好高,没了母亲,她脑子里一片白色。真的是白色,她的手发抖。怎么办,怎么办。她躺在那儿,回想,怎么就跟母亲分开了呢?那个黑衣男人居然抓了她的手跑。她真是笨得要命,那都不是母亲软软的手。一慌,就错了。现在更慌,母亲不在家呀。她打欧笛的号码没人接,改打办公室座机电话:“我妈妈说,要和欧笛阿姨在公司谈事,请问我妈妈在吗?”秘书小姐回答:“不在,小朋友,欧笛总裁不在。”

她每隔几分钟打一次母亲的手机,打得精疲力竭,打得泪流满面,手机一直关机。她哭得鼻子发痛了,才止住哭。

她披头散发,站起来到书房,准备用母亲的笔记本电脑,揭开绿丝巾,发现是一堆书,路由器歪倒在椅子腿边,发出黄色信号。难怪微信发不了,原来是没有网络。

米米朵拉四下搜了一下,电脑不在书房里,不在母亲的卧室枕头下,也不在沙发、厨房和阳台。

有可能母亲突然有事,拿了电脑走了。走得急,弄倒了路由器,地毯弄歪了。鬼才信呢?母亲平常陪她时几乎不看手机。母亲有心事,母亲打算带自己去江对岸最高的168层楼的云屋吃午饭,就很不同寻常。

以前母亲有急事离开,都会和她打招呼,留个纸条或发个手机信息,说去哪里,大概几时回。这种时候,母亲的手机24小时开着,随时可以找到。

这次例外。莫非,有什么坏蛋趁母亲和她不在时进来过,偷走了笔记本电脑?

这么一想,她不禁浑身发抖。

若是有父亲该多好。她从未见过父亲,一直以来她与母亲相依为命。小小孩时,她问为何别的孩子有父亲,她没有?母亲说,对不起,你只有母亲。母亲规定以后在家里不要再提“父亲”两字。她发脾气,不吃饭。母亲还动手打了她手心。当天晚上,母亲向她道歉,说对不起,一直准备对她说,因为父亲得了病,不让母亲知道,在米米朵拉一岁时突然离家出走,从人间蒸发了。所以她在心里不原谅他。“你不爱他吗?”母亲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伤心地愣在那儿。从此之后,她们便没再提过父亲。手机响了,是同学小芳的声音:“找不到你妈妈,我们擅自作主,让广播播了你妈妈的名字,让她回家。她回家了吗?”

       “没有呀。”米米朵拉回答。她和小芳在电话里聊了一阵子,聊得她心更乱了。小芳搁电话时说,要是米米朵拉需要,她们随叫随到。

 

 

广播播了,也没有用,母亲仍没回来。她的肚子饿得慌,咕咕咕地叫起来。从来都是母亲做饭,哪怕是母亲突然有事,也是给她做好饭,让临时看管的阿姨热一下,给她吃。她几乎没有脱离开母亲的照顾和保护。

厨房的冰箱里有西红柿、黄瓜、面包和火腿肉,鲜牛奶和橘子汁,还有一瓶白葡萄酒。她想做三明治,结果做得乱七八糟,她吃了一口,难吃得马上吐出来。可是饿得很,她就皱着眉头咽下去,喝了一大杯牛奶。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不巧碰着遥控板,电视开了。

电视一台正在播社会新闻,对岸两路口一个擦眼泪的老太太,说自己牵着三岁的孙女在家附近的马路上散步,一个黑夹克男子趁她不防,一把抢走孙女,一路狂奔。老太太追过去。,没用,那男子抱起孩子钻进路边一辆车开走。

最近一段时间新闻频道总有失踪孩子的事,母亲说那些拐卖孩子的人跟杀人犯一样罪该万死,应该判死刑。

米米朵拉害怕地问:“妈妈,如果有人把我偷走了——

母亲马上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母亲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汗珠,过了一会儿,才说:“妈妈没有男人,可以坚强地活下去,妈妈没有你,妈妈活不了。妈妈不可能都在你身边,你一个人时一定要小心,记住,你是我的一切!”

“妈妈,放心,我会跆拳道。”

“你才红黑带,远远不够。我要你坚持练下去。”

她朝母亲点点头。

米米朵拉的肚子还饿,她索性将剩下的火腿和西红柿都吃了,吃得呛着了,她着急地喝水,突然放声大哭,哭得毫无顾忌,成了个泪人儿。没有孩子的父母真可怜,没有父母的孩子更可怜。妈妈不见了,我既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也是没有爸爸的孩子,电视机啊电视机,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妈妈没我,不能活,我没妈妈,也活不了呀!她伸手关掉电视。

好不容易止住哭,她红着眼睛去上卫生间。镜子里的她,衣服脏得厉害,脸上也花花的,胸前全是西红杮汁。她冲了个淋浴,穿上一身白色中式长裙。

学校里老师总是说,你们这些孩子身处百年难遇的太平盛世,幸运无比。既是如此,母亲怎会凭空不在了呢?她走到门口,穿上透气的皮质意大利红短靴,拉上门时,扯了一根自己的头发,夹在门锁边上。这是从读过的侦探小说学来的一招。

 

 

米米朵拉从小区大门走出来,本来要坐公共汽车去南岸的中心区巴王广场,结果看到车全堵着,好多车子从江边方向驶来,一定是浴兰节散了。时间过得飞快,竟然是傍晚了,天出奇地亮,亮得像透明的纸,一戳就会破。好在路不远,她走了一站路,就到了巴王街上。她害怕地推开网吧门,走进去。一个T型窄长条,昏暗的灯下,每台电脑前有薄板隔开,错落成蜂窝状,人非常很多,差不多都是少年少女,他们目不斜视,专心地玩游戏。

柜台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冷冷地说:“十元,两个小时。”

米米朵拉递上十元钞票。那人收下钱,在纸条上写下上网密码。

她拿着纸条,经过窄窄的过道,看到右边第三排角落里有空位,便走到那儿,坐下后拿出手机,输入上网密码,就上线了。

微信里母亲没有任何片言只字。

妈妈,快快回家!你的电脑不见了,家里没有网络。我在家里哭了好久,求你了,我的好妈妈,快给我打电话!!!没你,我活不了。

突然手机哒的一声,有微信来,一看,是忧忧:“米米,对不起,我今天出外了,没带手机。你妈妈回家了吗?”

她对着话筒说:没有,没有妈妈,求你爸爸,帮我查妈妈,我到处查了,去一院查了,没一个是我的妈妈,你说我的妈妈会去哪里呢?

忧忧的微信马上到了:我告诉爸爸。我在走廊里。不行,我得走了。

米米朵拉等了好一会儿,忧忧还是没有信来,弄不清是什么急事需要他走开。她陆续给母亲的朋友们发手机短信,发电子邮件,发微信,请他们帮忙找母亲。找邻桌帮忙,将自己的手机和电脑连上,将母亲的一张穿蓝风衣的特写照片调出来,印了50份。她在照片空白处写上母亲的名字、失踪的时间和地点,自己的手机号码,顶端写上:“寻母启事”。写了50份相同的内容,米米朵拉的手又酸又痛。

到柜台买胶贴结账后,她来到街上,在招贴栏上贴寻母启事。母亲偏爱CK的衣服,照片上这件蓝风衣,试穿时,母亲对镜连连转了两圈,可爱又逗人。“妈妈,你快钻出来吧,天快黑了,晚上我怎么办?”她对着照片上的母亲说。招贴栏上有孩子走失或被拐走的纸条,大都三四岁的孩子,她看了一眼,不敢看下去。米米朵拉穿过巴王广场,发现前面就是中心街两江艺术家的工作间,母亲在市电视台工作,偶尔在这里录她编导的美食节目,有时也露几手私房菜。最近几个月她变得忙起来,经常和欧笛在外面与人谈事,要把那个“小小大中国人”计划扩展得更大,经常是米米朵拉睡着后才回家。她走进去问,里面有个看门的人说:“下班了,没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