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影的博客

 
 
 

日志

 
 

神奇的另一个世界,与我们世界并列   

2016-03-30 11:0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虹影新长篇《米米朵拉》将于这周上市。《米米朵拉》新书发布会将于四月五日上午十点(周二)在北京举行,到时会评选七位优秀短评者(300字以上,地区不限)特邀参加,并有亲笔双封面签名和小礼物。@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将从微博里挑选,盼喜爱这本书的读者从近日始发布微博短评。

小说选载 冥界三

两个男人都朝米米朵拉的橘色长袍看,不对,是往她身后看,她也掉头看,原来不远处站着一个一身黑色窄袖袍衫的人,戴了一顶像蒙古帽的帽子,大半张脸遮着,看不出年龄,看不出用意。他倚着墙,腰上佩戴了一把剑,并没有看他们,盯着小鞋铺,想着什么,样子非常神秘。

米米朵拉害怕地说:“他是黑无常吗?等着抓我这大活人?”

“你这小屁孩,明知自己是个大活人,就该懂祸事就在脚下,快从我们身边躲开。”

“天哪,我吓得快尿尿了。”

“稳着。”小矮人对她说。

大力士将小矮人的脏手往米米朵拉脸上一抹,一把将小矮人挟在胳膊下,往巷子口急奔而去。

米米朵拉吓了一跳,想用袖子擦净脸,但马上住手了,大力士这么做,是不要让这儿的人看出她是活人。本该止步,可是她太害怕,又充满好奇,便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巷子通向一个街中心,那儿有东南西北四个牌坊,朝外都写着“四方街”,朝里都烫着两个金字“幽都”,每个牌坊通向不同的街。

大力士和小矮人穿过牌坊往东走,街不长,每隔几步便有一尊石兽,有的形态狰狞,有的样貌安详,这儿大都是钱庄、茶店、字画古董店,有家铜器店,摆了好多格架子的壶锅碗,店主坐在门口,专门地敲打一个盆。米米朵拉悄悄地跟着他们走到街尾,眼前一亮,面前是一个圆形广场,左边是威严的衙门,挂着写有“冥府”的牌匾,屋檐雕着麒麟神兽,衙门两侧有石狮和驮碑石龟,隐约可见高高院墙里的参天古木,依着陡峭的山而建的大大小小的楼阁宫殿四周萦绕着云雾。

虽不知高墙内哪一个宫殿属于河神,但离娃娃鱼说的镇江宝物近了,她的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时看到衙门前手握钢叉的牛头马面,整个人僵住了。牛头马面虽站如雕塑,但米米朵拉知道一有风吹草动,他们的一根手指头就会令任何对手瞬间灰飞烟灭。

米米朵拉掉转身看衙门前的圆形广场,它特别大,东西两侧皆伫立着十八根罕见的大石柱子,柱子上雕刻着各种动物,有野牛和大象,有狮子和豹子,还有好些她叫不出来名字的兽,非常壮观。这些石柱高过广场周边的二层房子,柱子上盖有廊顶,石柱底端生长着红辣椒,还有不少蒲公英贴地开着白绒球。要不是情况特殊,她一定去摘绒球吹。广场中心有一个刻有阴阳图的圆池,她快步经过,朝广场南端走去,那儿有一座雕着云彩翻腾的玉石大牌坊,后面是一座九龙飞舞的紫蓝壁,壁前搭了一座古色古香的戏台,正在演偶戏。

台下密密麻麻站满观众。她瞅着一个空位蹿入,望着台上:

一个闭门的小房子,窗子很大,可以看到里面的家具。背景是宽阔的江水,一条木偶娃娃鱼跃出水面,跳到岸上,一转身变成一个木偶狼外婆,鬼鬼祟祟地出现在小房子前望了望,哈哈大笑,锣鼓喧天。

米米朵拉觉得这戏好熟,她的眼睛扫过台下观众,没一个人是母亲,却发现大力士和小矮人倚靠右边第三个柱子站着,也在看表演。她人小,没一会儿就钻到他俩前的一个柱子边站着。

戏台上,木偶狼外婆在门外偷听木偶母亲说话:“我的乖女儿,我要出外办事,请了外婆来照顾你。”木偶小姑娘无可奈何地点点头,与母亲再见后,关上门。锣鼓声急促,包着头巾的木偶狼外婆扭着腰肢上台,猛地一回头亮相,轻轻地敲门。木偶小姑娘一看是外婆,把门打开。戏台上移背景,换成屋里陈设,点着灯,很温馨。木偶狼外婆走到床上躺下,轻声呻吟:“眼睛痛,不能开灯!”木偶小姑娘赶快熄掉灯,点蜡烛。

木偶狼外婆叫:“背痛,快来给我捶背。”

木偶小姑娘走近床边,给木偶狼外婆捶背,惊异地问:“外婆呀,你的脸上怎么长了这么多毛?”

“我吃中药了。”木偶狼外婆回答,并露出獠牙,流出口水,眼睛放出凶光。

木偶小姑娘反倒笑了,递了一块手绢过去。木偶狼外婆擦了口水,坐起来,一派认真地问:“我的小心肝,你想不想吃我?”

“你这样毛茸茸的,烤着吃,费神;做刺身,更费劲,没人要吃。”

“你不吃我,那我就要吃你了。”

“那等我把尿尿和臭大粪都拉出来,吃个干净的我吧。”

木偶狼外婆看了看木偶小姑娘,点点头,从身上掏出绳子套住她。木偶小姑娘走出房间,把绳子系在树上。木偶狼外婆拉拉绳子,有东西,放心了。木偶小姑娘拼命地在戏台上来回地跑,并用江州土腔喊:“狼外婆要吃我,狼外婆要吃我,谁来救我?”后台的琴师拉着恐怖的音乐。

那戏台比一般偶戏戏台大,木偶也大多了,表情活灵活现;刺绣的服饰,一针一线做得考究;床雕花,漆彩漆,桌椅锃亮照人。红锦缎帘子后的艺人熟练地操纵戏偶,一举手一抬足都恰到好处,一会儿装木偶小姑娘的声音,稚声稚气唱着:“这世上,谁可信谁可依靠呀?”一会儿装木偶狼外婆嘶哑的声音,连连回应:“我呀,信我呀!”

米米朵拉的眼睛突然一亮,两个操偶女人,穿着紫衣,嘴角有痣,这不是浴兰节上的操偶师吗?难怪刚才一看,觉得戏熟。当时这两个操偶师连同戏台被雷击中,救护车来将她们载走。这么说她们没被救活,都死了,下到冥都来?有意思的是,操偶师在这儿也组了班子表演偶戏。米米朵拉仔细盯着她俩看,除了脸上蒙有一层灰色外,两人神态镇定自若。戏台后面的琴师拉着忧伤的音乐,听着听着,米米朵拉心里充满了悲痛,她想母亲,平常不喜欢母亲低头看手机的模样,嫉妒那机器;而这时觉得即便是那样也好,毕竟母亲也是够得着的,似乎没什么不好。

戏台换了一个布景,是城隍庙。木偶小姑娘疾步跑来,跪在一尊城隍菩萨前,说狼外婆是妖怪变的,要菩萨替她做主,送狼外婆到地狱去。木偶狼外婆也追去那儿,辩解道:“不要相信这个小姑娘的话,我谁也没来得及吃,请菩萨还我清白!”

戏台上城隍菩萨开始审狼外婆,台上喊“镇静!”,台下却一片喧嚣,观众朝假外婆大声喊:“处死她!炸油锅!她是假的,她吃小孩!”

这戏正到了高潮,突然响起一阵鸣锣敲鼓声,震得耳朵都要从脑袋上掉下来。米米朵拉双手捂着耳朵看过去,从广场南端左边一个石柱后面走出一队白衣人,前呼后拥着一个黄盖红帏大轿。轿子在戏台前停住,从里边走出一个左手捻珠、右手执锡杖的红衣人,光光的头,红红的脸,面相很有几分如来佛的样子。

戏台上的操偶人,戏台下的观众,连连惊呼:“来了,来了!红脸菩萨!”“幽冥教主!”他们马上趴在地上,朝红衣人叩头请安。

米米朵拉问边上的一个戴帽的青年男子:“请问来者是谁?”他悄悄对她说:“真正的城隍菩萨来了!”

这声音听上去很熟,她看了一下这人,并不认识,再瞧第二眼时,认出他就是巷子里那个穿黑色长袍的戴帽人,心里陡然一惊,他的脸还是遮了一大半,瞧不出实际年龄来。她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红脸菩萨一身刺绣的牡丹仙鹤丝绸长袍,在仪仗和辇驾的簇拥下,走上戏台。戏台瞬间陡变,偶戏搭的房子和戏偶移走,红脸菩萨一落座,莲花生出。他念了一段经,然后朝下面点点头。

台下人纷纷站起来,这时白衣侍从高声吼叫一声,台下立即涌出好几个人,在戏台下从左到右一排跪着。

红脸菩萨右手一抬。

台下人马上抬起脸来,神情期待而紧张。

红脸菩萨看着左边第一位红衣女子的眼睛,轻轻一笑:“不服阎罗小子的判决入仙界?”

那女子说:“小女子孟姜积德修行不够,愧入仙界。”

红脸菩萨目光扫向台下,下面鸦雀无声,他说:“允—”声音拖得很长,然后扔给红衣女子一个小木牌,上面有一朵花。

红衣女子拿着木牌连叩三个响头,欢天喜地地走了。

那边大力士与小矮人朝前进了两步,米米朵拉也进了两步,她不懂他俩为何神情格外紧张,突然发现排在第二位的竟然是一条小黑狗,那专注的神态,微微前倾的样子,只可能是她的小黑。不会吧,哪有这么巧?她顾不上那么多,竭力挤到前面一看,真是她两个月前被人打死的狗小黑。

红脸菩萨照样盯着狗的眼睛看了一下,问:“牲畜不入牲畜道,有何理讲?”

小黑叫了三声。

红脸菩萨微微一笑说:“听懂了,你说人界不爱狗,你被人类群殴致死,不想返回。”

小黑点头。

“今天皆怪事,这冥界如此好,天界人界都不如!”红脸菩萨看着下面的观众,自言自语,他手拿木牌,又搁下了。

大力士与小矮人急忙跑到台前,在刚才红衣女子空出来的地方跪下:“请菩萨大人允了小黑!”

米米朵拉睁大眼睛,生怕看漏听漏了一丁点儿。

台下一片寂静,全都提心吊胆。这之前从未有一个鬼或人,甚至神,敢对着红脸菩萨擅自行事,他们均小心谨慎,不去惹恼红脸菩萨。米米朵拉觉得红脸菩萨脸变得更红了,风吹过来,有酒的气味,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只听红脸菩萨问:“为何?何为,何何不为,何何有为?”

大力士紧张地说:“我们返回阳间程序有错,成了半人半动物。本想求菩萨给我们一个完整的人脸人身,保留我们原有的记忆。可是比起小黑来,我们的事不重要,如果今天只允一个,请允给小黑。”

台下的观众马上瞧他俩,看不清楚的,绕到边上看,可不,一个是人马,一个是人兔。

红脸菩萨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将头左右来回摇着,然后右手掌放在膝前,口念一段经,朝台下扔了一个空白大木牌。

两个白衣侍从接了木牌,当即把小黑、大力士和小矮人抓起来。小黑抱怨地叫了起来,被侍从一掌拍下去,便安静了。

米米朵拉想都不想便往里冲,边上的黑衣戴帽人拉着她的衣袖,她动弹不了。待那一行人走掉后,那人才松开手,她生气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拔腿就追。

  评论这张
 
阅读(12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